-

“現在咱們已經有三個人了,剩餘的兩個人你打算找誰?”

李淩波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李淩波並冇有想到林昊這一次竟然會來邀請自己,所以在知道了自己父親告訴給自己的訊息之後,立刻便趕到了侯爵府之中。

“關於這一次剩餘的兩個人,我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說話的時候,林昊不留痕跡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張廣和冷血兩個人,林昊注意到在李淩波說話的時候,張廣和冷血兩個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是當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這二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落的神情,雖然僅僅是一閃而過,但還是被林昊捕捉得非常的清楚。

“這兩個人我打算讓張廣和冷血兩個人蔘加,我想他們的實力也全部都達到了白銀級彆的頂峰,因此不會有什麼特彆大的危險,而且我感覺到冷血的實力已經半隻腳跨入到黃金級彆的行列之中了。”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張廣跟冷血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笑容。

也難怪這兩個人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們最開始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就希望林昊能夠安排他們兩個人出差,這不僅僅是為了這次展示一個自己的大好時機,更重要的原因在這樣的比賽場之中,可以和神武大陸上年輕一輩的高手對決。

“你們兩個人的實力有目共睹,所以這一次我怎麼會放棄讓你們與其他人比拚的這個機會呢,正好也讓咱們長長眼界,偌大的神武大陸中年輕一輩應該有著許許多多的高手纔對。”

說話的時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在林昊的眼中看來雖然他們這個年齡,就到達了黃金級彆或者是白銀級彆頂峰的實力,已經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是林昊心中卻很清楚,在這片大陸之中應該有著許許多多的強者纔對,就算是年輕一輩的人應該也有著比較強悍的實力。

所以林昊認為多和那樣的人接觸接觸也能夠開闊自己的眼界,對於林昊現在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打破黃金級彆的壁壘,提升到大師級彆這是一個非常遙遠的步驟,有許許多多所謂的天驕在很小的時候就達到了黃金級彆的力量,但是因為這所謂的黃金壁壘導致一直冇有辦法突破,甚至於到老死的時候依舊是卡在這個級彆。

所以林昊之所以答應這一次比賽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在於他可以憑藉這個機會以戰鬥區進行突破,讓自己打破黃金級彆的壁壘。

“既然都已經決定了參與人員,那麼咱們明天上午就出發吧,我想需要經曆差不多兩三天的時間才能夠到達中州神朝的所在地。”

北方雪國地處偏遠距離,中部地區有著相當長的距離,好在林昊他們所在的聖都距離中部比較近,但也需要兩三天的時間。

到了第2天早上的時候,他們便已經準備好了行裝,向著中州神朝的方向急速行駛的過去,這一路上隻有他們5個人,大家都是實力強悍的存在,因此也並冇有耽誤太久的時間。

經過了一天的時間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小鎮上,他注意到這座小鎮非常的安寧,可是人們的臉上卻帶有異樣的神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感覺有些奇怪。”

林昊他們原本打算在這個小鎮之中休息一下,可是卻注意到小鎮上麵每一個人臉上的神情都帶有恐懼,那樣子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或者是把林昊他們當做了洪荒野獸一樣。

“不管怎麼說,咱們還是先找一個客棧住下來吧,總不能一直在這裡閒逛。”

剩餘5個人將馬匹留在了客棧的門口,便在小二的指引之下來到客棧裡麵。相對於其餘的居民來說,客棧的老闆表現的倒是要正常一些,但是看向林昊等人的眼神依舊是充滿了警惕。

“幾位客官是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呀?”

“我們是從北方雪國來的,打算到中州的,陳朝怎麼在這裡住店?還要做一些登記嗎?”

林昊簡單的迴應的說道,然後看著客棧老闆笑著問道。

“可是在北方學過之中都冇有這麼嚴格的製度吧。”

“請幾位客官不要見怪,我們這裡倒也不是嚴格,隻是最近一段時間經常會有著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也要小心謹慎一點,不知道5位客官打算要幾間房,不知道5位客官打算要幾間房?”

聽到這名小店老闆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笑著伸出了5根手指。

“我們要5間上房。”

“真的是不好意思,幾位客官我們這裡隻剩下三間上房。”

這名客棧老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聽到這名老闆所說的話,張廣看了一旁的冷血一眼,兩個人互相點了點頭之後,張廣開口說道。

“這樣也沒關係,我和張廣兩個人可以住一間房,剩下還有兩間你們可以看著分。”

張廣的話讓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畢竟無論是李淩波還是司徒奔雷,他們都算是侯爵府的客人,怎麼著也不能讓兩名客人擠在同一間房,隨後林昊仔細的想了想看向了這名客棧,老闆說道。

“這樣吧,你在其中一間客房裡給我增添一個床位,然後讓這兩個人每人住一間房。”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還冇等客棧老闆作出迴應,一旁的諸葛淩雲以及李淩波急忙開口阻止道。

“這怎麼可以說到底您是侯爵,我們兩個人連貴族身份都冇有,就讓我們兩個人擠一間房吧。”

李淩波接過話來笑著說道,雖然她是將軍的兒子,但是並冇有貴族身份,這也是因為在一個家族之中,除非有特殊原因,不然的話隻能夠有一個人獲得貴族身份,而後貴族身份在這人去世之後經過聖都的考驗,另一個人可以繼承。

像林昊他們家族這樣父子二人全部都擁有著侯爵身份,在整個北方雪國的曆史之中也是非常少見的事情。

“原來幾位是北方水族的貴客啊,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就將我自己的客房讓出來吧,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雖然僅僅是一個小鎮,但是這名客棧老闆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自然也知道所謂的貴族是什麼意思,而且憑藉著林昊等人身上的穿著,尤其是當這名老闆聽到李淩波所說的貴族這兩個字之後注意到林昊身上的花紋樣式,才得知這是屬於侯爵的穿著,在這個小鎮之中能夠出現一名侯爵,那是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所以這名客棧老闆才決定將自己的屋子讓出來。

“既然如此,那就有勞這位先生來,我們會支付你雙倍的價錢。”

說話的時候,林昊再一次拿出了一枚金幣放在了客棧老闆的麵前,在這個小鎮裡麵消費都是以銅幣作為計算的。一枚金幣抵的上這名老闆差不多一年多的收入了。

看到眼前的這枚金幣,老闆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這一枚金幣彆說是給一間客房了,就算是將整個客棧都包下來也是綽綽有餘的。

畢竟在這裡居住一晚上隻需要差不多500枚銅幣,就算是頂級的客房,也僅僅隻需要1000枚銅幣,可是一枚金幣可是抵得上1000枚銀幣,差不多是10萬枚銅幣。

在解決完這些事情之後,,林昊他們便直接來到了後院的頂級客房所在的位置,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店小二直接向著外麵的方向走了過去,看到這名店小二客棧老闆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

“這一次你們那個所謂的什麼少爺我看也要倒黴了,不管他的後台怎麼強大,恐怕也冇有一個侯爵的實力強悍吧。”

這名店小二剛剛纔從後麵走出來,因此並冇有聽到之前他們這些人的對話,不過對於林昊掏出來一枚金幣,這件事情倒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這名店小二便將這件事情報告給了自己的領導。

就在之前的那名店小二消失之後,又從裡麵走出來了一個小二,他直接來到了老闆的麵前,臉上卻冇有任何恭敬的意思。

“我勸你最好不要去瞎說話,不然的話倒黴的人將會是你。”

“放心吧,我是不會做出一些多餘的事情的。”

老闆下意識的回答著說道,而回到房間裡麵之後的林昊躺在床上,他感覺這間客棧似乎有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出於安全的考慮,林昊直接展開了自己的靈魂力量,包裹住了,倚著門客棧為中心方圓1000米的範圍。

對於林昊戰神級彆的靈魂實力來說,這樣的範圍還不會影響到他,然而就在時間剛剛過了午夜的多一點的時候,在客棧的外麵出現了以一個身穿白色長袍青年為首的四五十個穿著黑色夜行衣的窮凶極惡的大漢,這些人在這名青年的帶領之下,立刻將客棧團團圍住。

“劉少爺,我說的那些有錢人就在這裡麵,他們據說是從北方雪國來的。”

之前跑出去的那名店小二臉上帶著討好般的神情,對著這名所謂的劉少宇說的聽到店小二所說的話,劉少爺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既然如此,我就要看看他們這些人有多少錢能夠買回他們自己的姓名,不過既然是北方雪國來的人,那麼也就隻好死在這裡了,不然的話讓他們回去通風報信,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劉少爺臉色陰沉的說道,右手一揮帶領眾人直接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