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要突破黃金壁壘,距離現在的能量還有一段時間,在這之中你一定要把握好,因為在你突破黃金壁壘的過程之中,就會有天劫雷電的攻擊隨之降落。”

司馬懿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在司馬懿的眼中,看來林昊如此強悍的實力應該知道這件事情纔對,可是他完全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竟然對這種事情一點感覺都冇有那樣子,就像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新人一樣。

“如果不是確定了你的身份,那我都會懷疑你是不是從彆的星球過來的人,竟然對於這個世界的修煉體係一點都不瞭解,但是偏偏你又一飛沖天直接一躍而成了黃金級彆的高手。”

聽到司馬懿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而事情的結果也差不多,就如同司馬懿所說的那樣,他自己的確不是這個世界中的人,隻是找到了關於這個世界之中的一些記憶而已。

不過林昊也不能夠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那樣恐怕會引起軒然大波,對於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太好的影響。

“不過我相信憑藉著你的能力,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黃金壁壘這件事情,那麼你就應該會做好準備,至於彆的事情我就不先管你了,等過一段時間你在輪迴門之中給我們挑選出一個地方,我會為你訓練50名手下的成員,關於這件事情張廣應該也跟你說過了吧。”

司馬懿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的神情,聽到司馬懿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這件事情張廣也是在今天剛剛和自己說的,不過林昊已經準備好了這些人員,所以不會有什麼問題。

“放心吧前輩,我已經準備好了。”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這些對自己有幫助的事情一向是非常的用心。

“老大剛剛聖主派人過來說讓你去皇宮裡一趟。”

就在這時張廣從外麵走了進來他看得到司馬懿點頭行禮,而後轉過頭對著林昊說道。

“那我就先準備一下,馬上就去皇宮。”

說話的時候,林昊轉過頭來看著司馬懿問道。

“今天你要不要過去看一看?”

“冇什麼必要了,我們已經不是這個時代的人,能夠活下來已經是恩賜了,就算回到皇宮之中又能夠怎麼樣過的日子,恐怕也冇有在你這裡舒服。”

司馬懿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神情,她原本願意幫助諸葛家族的人創立北方雪國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夠保證北方人員的生活太平,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她也就做好瞭解甲歸田的打算,實際上當初司馬懿的靈魂之所以冇有消散的原因,也是因為心中有這樣的執念。

由此不難看出司馬懿是一個非常重情重義的人,至少在這樣的事情上麵不會有任何的囉嗦。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後,林昊便坐著馬車來到了北方雪國的皇宮之中,此時在諸葛淩雲的屋子裡麵還站滿了其餘的大臣,林昊簡單的看了一下,全部都是自己認識的人,分彆是王丞相以及李廣再加上其餘的一些大臣和將軍,不過全部都是二品以上的官員。

“到底是什麼事情搞得這麼隆重?”

林昊心中疑惑的說道。

看著林昊這一臉疑惑的樣子,諸葛淩雲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她來到林昊的身邊熱情的拉住了她的手,向著自己的位置方向走了過去,這在北方雪國來說算是聖主能夠給予的最大的恩賜了,表明他對於林昊的看重兩個人甚至可以平起平坐。

“我說聖主大人這可不行,說到底我也是一名臣子。”

林昊故意做出一副惶恐的樣子,對著諸葛淩雲說道,雖然林昊知道諸葛淩雲這是發自內心的,但要是冇什麼表示的話,恐怕也會引起諸葛淩雲不滿,諸葛淩雲作為領袖的確有著領袖應有的氣魄,但是卻也有著所有領袖經常會有的壞毛病,那就是猜疑病很重。

甚至與林昊在諸葛淩雲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三國時期的一代梟雄,曹操的影子。

“咱們兄弟之間就不用搞這些虛假的禮儀了,再說了,在場的這些人也都冇有外人,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諸葛淩雲雖然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但心中卻無比的滿意,對於林昊所做出來的事情,一直都冇有任何的挑剔。

“不知道這一次聖主您喊我過來有什麼事情。”

坐在了諸葛淩雲的旁邊之後,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說道。這套也並非是林昊故意裝出來的,而是他心中的確有搞不清楚究竟是為了什麼。

“這一次中州神橋和南部王國之間的戰爭已經結束了,最終以中州的神常獲勝作為標準,所以這一次為了展現自己的強大實力,中州聖朝也打算舉行一次比武大賽邀請整個神武大陸的各國勢力前來參加,所以這一次我打算讓林昊你帶隊帶領著幾個實力比較不錯的人去參與這一次的比賽。”

說到這裡諸葛淩雲便不再多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看著林昊,似乎在等待著林昊接下來的反應,林昊並冇有任何的回答,而是眉頭緊鎖在思考著這件事情。這也是諸葛淩雲欣賞林昊的一個原因。

因為不管林昊接到自己任何的任務,都會在第一時間思考自己能否把這個任務完美的完成,要是冇有辦法完美完成的話,林昊也不會輕易的答應下來。

“這個任務可以接受,但是人員的話,究竟是我自己挑選還是由聖足聯指派呢?”

“關於這一次我也已經想好了,人員就由你挑選好了,你不用在乎那些人員的出生,隻需要挑選幾個你覺得比較不錯的人就可以。”

得到了諸葛淩雲的回答之後,林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對於這件事情他還是比較滿意的,如果真的諸葛淩雲給自己隻拍了放心吧,一些實力並不是很強的世家公子的話,那麼林昊纔會覺得非常的困難。

“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好了,一定不會丟了咱們北方學過的臉。”

林昊站起身來,臉上帶著無比恭敬的神情說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做好了。”

諸葛淩雲滿意的笑了笑,隨後便進行了接下來的一些關於民生大計的安排,不得不說諸葛淩雲的確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君主,雖然有一些猜疑的性格,但這與其餘的優點相比可以忽略不計。

結束了會議之後,林昊便準備離開這裡,就在這時李廣快走兩步,追上了林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李廣將軍臉上的神情,林昊就已經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隨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轉過頭看著李廣。

“李廣將軍,我還有件事情需要得到您的支援。”

還冇等李廣說話,林昊便率先搶先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李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但還是點了點頭。

“不知道您家的少爺李淩波現在有冇有時間,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希望能夠讓他和我一起去中州一趟,那樣我們互相照顧也算是有個幫忙的。”

林昊心中很清楚,李廣這一次找自己應該就是為了自己兒子的事情,畢竟這是一次在中州露臉的機會,雖說中州之中有著許許多多的人才。但是能夠在那裡嶄露頭角,對於自己的兒子日後的發展也會有著相當好的助理。

如果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搶先把這件事情說了出來,李廣雖然是一名將軍,但是在官場之中混跡了很多年,自然很清楚,這是林昊故意這麼去做的,為的就是要保留自己的麵子。

“真的是非常感謝你了,林昊小兄弟,日後有什麼事情你儘管開口,隻要是我李廣能夠做得到的事情一定會去做。”

以往少有的露出了嚴肅的神情,對著林昊深深的躬的弓手,對於一名將軍來說,能夠讓他對一名晚輩後生,做出這樣的事情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呢。

“我和李淩波兄弟彼此之間關係也很好,所以這件事情李廣將軍,您就不用在意了。”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也對於李廣表現出了應有的尊敬,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李光滿意的笑了笑,而後抬起頭看著林昊說道。

“既然如此回家之後,我就讓我家那個不成器的小子去你的侯爵府之中等待著,至於彆的人員,你也可以自己看著辦,不過我倒是覺得司徒奔雷那個人不錯,他的實力應該也達到半部黃金級彆的實力,再加上你如今的實力以及我家的那個白銀級彆頂峰的青年應該已經足夠了,至於剩下的兩個人,你再隨便找一找就行。”

作為武將出身的李廣,對於實力判定這一塊有著相當獨到的眼光,雖然林昊一直冇有明確表示自己的修為實力,但是李廣還是可以輕鬆的感應到的。

“好的,多謝李將軍提醒,我現在就回去準備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侯爵府之中,與此同時,林昊也通過傳遞訊息讓在輪迴門之中生活的司徒奔雷,來到了自己的侯爵府裡麵,現在對於林昊來說還差兩個人的人選。

“冇想到竟然會有這麼有趣的事情,老大你還算是夠義氣,竟然冇有忘了我,如果你要是不通知我的話,我肯定會一輩子跟你生氣的。”

來到林昊身邊的司徒奔雷,故意做出一副傲嬌的樣子說道。聽到司徒奔雷的話,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