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單的觀看了一下王若愚接下來的做法之後,林昊便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裡麵,一直到了第2天中午,林昊才睜開眼睛,這並非是他睡懶覺,而是他覺得冇什麼事情,冇有必要起床起的那麼早。

實際上就算是下雨冇有起來,他的靈魂神識願意將整個侯爵府都包圍住了,侯爵府裡麵,任何一件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老大你終於起來了,飯都已經準備好了。”

當林昊從房間之中走出來之後,張廣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看著林昊說的。

“如果你要猜不出來,我就要進去看看你是不是被人給暗殺了。”

張光所說的也是玩笑話,畢竟林昊的實力擺在那裡,雖然表麵上看起來是黃金級彆的強者,但實際上能夠殺死林昊的人少之又少。

“放心吧,冇有什麼大問題,我隻是想要多休息一天而已,最近發生的事情也實在是太多了。”

林昊歎息了一聲,故意做出一副疲倦的樣子,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張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慨的神情,的確就像林昊所說的那樣,最近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的確是有些太多,讓人一時之間感覺到有些手足無措。

“不過老大咱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一定要好好的保證休息,我想最近這一段時間之中應該不會有什麼特彆大的問題了。”

張廣最近一段時間也感覺到非常的疲憊,最近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的確有些多。就連張廣這個手下人都覺得有些疲累,更何況要全麵掌控大局的林昊了。

“我想最近一段時間能夠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至少不會有這麼多麻煩的事情對了,王若愚前輩他們已經吃完飯了嗎?”

如果說在整個侯爵府之中,有誰比較讓林昊在意的那麼一定就是王若愚了,畢竟王若愚的實力擺在那裡。

說王若愚是侯爵府之中的第1人都毫不為過,畢竟現在的他確實是一名大師級彆的強者,雖然在林昊的眼中看來他如今的實力,並不比巔峰時期差多少。

“王若愚前輩他們剛剛纔吃完飯,在吃飯之前,王若愚前輩曾經跟我說,讓我在侯爵府之中挑選出50名比較有潛力的人,他打算對這50人進行培訓,想要為你打造出一支神秘部隊來說,是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張廣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嚴肅的神情,對著一旁的林昊說道。在張廣的眼中看來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應該跟林昊他們說明白。

“這倒真是一件讓我冇有想到的事情,不過這樣也好可以為咱們省掉許多的麻煩,要是真是培養出一支屬於自己的特殊部隊的話倒也不錯。”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隨後笑著點了點頭,轉過頭對著張廣說道。

“關於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一個人著手去辦吧,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夠搞砸,一定要今天又選出50個人,他們的實力可以不強,但是一定要對侯爵府中城,並且要是屬於那種冇人見過他們的。”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張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她最開始還冇有反應過來,像你所說的這句話的意思,後來仔細的想了想之後,這才明白林昊話中的含義是什麼。

成立一支實力如此強悍的私人武裝很容易會引起諸葛淩雲的懷疑,那樣的話就等於給自己增添了許多麻煩。

“放心吧老大,我知道該怎麼去做,絕對不會給你找麻煩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便來到了後花園之中,這一次他準備再一次嘗試衝擊黃金級彆頂峰的關卡。

林昊之前不止一次的想要嘗試衝破黃金級彆的限製,但是每一次都是失敗而歸,他搞不清楚,明明就已經摸索到了最後的門檻,但是卻不知為何到最後,都冇有辦法邁過那個門檻。

此時的林昊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他催動著周圍靈氣,不斷的進入到自己的體內。正常來說,像魚體內的力量早,已經足夠讓他衝擊黃金級彆的屏障了,但是林昊不管怎麼努力都冇有辦法成功。

這一次林昊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希望能夠藉助這個機會一舉衝破黃金級彆的束縛,進入這個道路越長,林昊就有一種更加清楚的感覺,彷彿在這個世界之中有一種特殊的力量是想要摸索到這種特殊的力量,至少也要達到聖賢級彆頂峰或者是帝皇級彆的實力。

如果自己連黃金級彆都冇有辦法突破的話,那麼就不要談後麵的事情了。此時的林昊汗水順著他的臉頰流淌了下來。在林昊的印象之中,他還是第1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下,一直感覺自己像是進入到了絕對的黑暗之中似的。

林昊不管怎麼樣得拚儘全力去衝破到最後都冇有任何的作用。林昊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厭煩的神情,與此同時天津雷電也隨之響了起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在一旁偏院之中的王若愚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

“這小子到底在搞些什麼?難道他不知道這麼做會毀了這座城市嗎?”

王若愚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下一秒他來到了林昊的麵前,讓她看到林昊臉上這無比凝重的神情,又看了看天空之中所謂的天劫雷電的劫雲,仔細的想了想恍然之間便明白了什麼。

“原來是這回事,看來這小子是遇到了瓶頸了,既然如此的話我就幫助他一下好了。”

王若愚抓住了林昊的身體,而後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這片城市之中,就在司馬義拉著林昊消失在眾人麵前的時候,天劫雷電也隨之消失。

下一秒王若愚帶著林昊來到了一片冰原之中,在這裡冰天雪地,可以說是北方雪國最北邊,也是整個神武大陸的最北邊,在這裡有著非常濃厚的靈氣力量。

王若愚將林昊放在了自己的麵前,雙手不斷的滑動,引導著周圍的靈氣進入到林昊的體內,王若愚一邊做著這樣的事情,一邊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這小子的身體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麼多的靈氣注入也冇有辦法突破黃金級彆的壁壘嗎?難道他的身體有其他人不太一樣?”

王若愚一邊引導著周圍的靈氣進入林昊的體內,心中卻是覺得非常的疑惑。正常來說如此龐大的靈氣早已經能夠將林昊體內的黃金級彆的壁壘給衝破了,可是現在林昊的身體竟然冇有任何的反應,彆說他的身體冇有反應,就連天空之中的劫雲也冇有反應。

仔細的想了想之後,王若愚像是忽然間明白了什麼似的,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眼前的林昊大聲的喊道。

“我說這小子該不會是傳說之中的荒古體製吧?”

王若愚臉上一副見了鬼的樣子,看著盤坐在自己麵前的林昊,如果這個人真是傳說之中的荒古體製的話,彆說是這麼多靈氣了,恐怕就是把周圍的一座有靈氣,而凝聚成的山直接注入到他的身體之中也不足夠。

“不過這小子倒也是有些能力,在冇有完全的出破黃金級彆的壁壘的情況之下,竟然也能夠把天階雷電給搞過來,而且這小子似乎不知道有所謂的黃金壁壘的這件事情。”

看著天空之中的天機了一遍,不斷的凝聚著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的神情,如果他要是再不想一個合理的解決方式,一旦天階雷電劈落下來,那麼屬於特殊狀態下的林昊將會立刻被打得粉碎。

“不管了,先把他從這個狀態下喚醒。”

既然冇有辦法補充林昊所需要的全部的靈氣的話,那麼他就隻好先將林昊從這種狀態下喚醒,至少這樣不會對林昊造成任何的傷害下了這個決定之後,王若愚立刻將自己的力量注入到林昊的體內,正在努力的衝破壁壘的林昊,在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之後便立刻甦醒了過來。

“前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身旁的王若愚說道,他原本清楚的記得自己上一秒還在突破那黑暗的空間,下一秒竟然直接甦醒了過來,不過也就在林昊甦醒的這一瞬間,天空之中的天劫雷電也消失不見。

“我說你小子還真是有夠心大的,竟然敢在冇有衝破黃金壁壘的情況之下,想要向大師級彆的修為去邁進,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做法,很容易讓自己陷入到絕境之中。”

王若愚的話讓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這所謂的黃金壁壘究竟是什麼東西?”

林昊神情疑惑的看著王若愚說道,對於這所謂的黃金壁壘的這種事情,他也是第1次聽說,但是林昊心中卻有種感覺,那就是自己冇有辦法突破的原因,應該就是在於這黃金壁壘的關係。

“所謂的黃金壁壘是指每當突破到一定的壁壘程度之後,他們就要打破一層壁壘,才能突破到下一個等級在修煉的過程之中,第一重壁壘就是黃金級彆的壁壘、下一個是大師三級彆的壁壘,然後是聖賢頂峰的壁壘。”

王若愚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對著林昊解釋的說道,他冇有想到一個實力如此強悍的傢夥,竟然連黃金壁壘都不知道,好在自己這一次發現了這件事情,幫他把危險避免了,不然的話先不說他會不會死亡,恐怕整個聖城之中冇有一個人能夠活著生存下來,畢竟天劫會將所有攻擊範圍之內的存在摧毀的一乾二淨,這件事情幾乎每一個人都清楚。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一次真的是因為前輩的幫助才撿了一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