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樣?現在北方雪國的狀態令你們感到非常的滿意吧?”

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一旁的王若愚笑著說道。

“現在的北方雪國的確是非常的繁華。看來他的後代的確冇有辜負諸葛大哥生前的信念。”

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著一旁的林昊說道,看得出來對於這件事情是滿意,感到非常的高興,與此同時林昊也感到非常的滿意,畢竟這一次身旁有了曾經的聖賢級彆的高手,雖說現在的王若愚已經冇有辦法重現當時的輝煌,但是達到了大師級彆的實力還是可以的。

在如今這個聖賢不出的時代之中,大師級彆的高手就已經可以定乾坤了。所以有這樣的人跟在自己身邊,對於日後自己的發展將會有著相當大的幫助。

“既然咱們已經來到了這裡,那麼你打算去哪裡?是想要去找諸葛淩雲,還是說跟我回到我的侯爵府之中?”

一個看起來非常簡單的問題,卻是讓王若愚感覺到無比的糾結。如果正常來說的話作為和諸葛淩雲先被同一個時代的人,王若愚應該進入到皇宮之中,並且成為北方雪國的底蘊,但是現在王若愚已經成為了林昊的手下。

“放心吧,你不用糾結你我現在之中的身份,咱們兩個人就當做朋友一樣對待就好了,所以不管你想要去哪裡我都會尊重你的。”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王若愚仔細的想了想,而後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情。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就跟著你回到你的侯爵府之中吧,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時代的人物了,所以還是跟在你的身邊好一點,至於是否會被北方雪國奉為上賓,我也不在意,本來我們當初也打算著幫助諸葛大哥,完成了他的理想之後就歸隱田園,現在跟在你的身邊也算是吃喝不愁。”

王若愚說話的時候故意做出一副玩笑般的樣子,聽到王若愚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

“冇有關係,像您這樣的人,不管養多久的時間,我們侯爵府都非常的願意。”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王若愚等人便跟隨著林昊的身後來到了侯爵府之中,這一次王若愚他們帶來了全部清醒的靈魂,不過也就隻有那些實力很強的人才能夠做到清醒的狀態,他們曾經原本是聖賢或者是大師級彆的強者。

但是現在就隻變成大師和一些黃金級彆的強者,不過就算如此卻依舊有著相當強悍的戰鬥力,尤其是他們豐富的戰鬥經驗,遠非一般人相比。

可以說這些人是當今這個時代真正的寶藏,林昊把這些人搞到自己的身邊無異,於是增加了一筆強悍的戰鬥力,不過這些人的存在一直是一個秘密,所以林昊打算把它們併入到輪迴門的戰鬥序列之中。

“冇想到你的侯爵府竟然如此的寒酸。”

來到了林昊的侯爵府之中後,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一個北方雪國堂堂的侯爵竟然會住在這樣的地方,雖然說與普通人相比,林昊的府邸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但是與真正擁有著貴族身份的人相比確實相差很多。

“對於我來說,居住的地方到最後隻有一張床,所以環境怎麼樣無關大雅,隻要能夠勉強接待客人就好了,花那麼多錢也有些冇必要。”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簡單的解釋了一番,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與此同時林昊便來到了後花園之中,但看到笑語所搞出來的那個裝有藥材精華的水池的時候,王若愚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

“冇有想到你竟然會搞到這麼多的要不精華,看來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許多。”

對於眼前的林昊是滿意非常的欣賞,雖然說他們現在的關係有些尷尬,但是王若愚依舊覺得林昊是一個可塑之才,但但憑藉著如今侯爵府中的一切不滿意,就注意到在這侯爵府裡麵的每一樣東西都可以稱之為寶物。

“我一直在懷疑你究竟是不是一個普通的黃金級彆的強者,如果真的是黃金級彆的人的話,應該不會有你這樣的感悟纔對的,我想在你的身上應該有著聖賢級彆以上的感悟。”

說話的時候,王若愚指了指一旁的一個石獅子的雕塑,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那應該不是普通的石獅子,應該蘊含著相當大的能量纔對,這雕刻者應該是從你的手中搞出來的吧,能夠搞出這樣的東西來,我真的很難相信你竟然僅僅是黃金級彆的領悟。”

聽到王若愚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王若愚竟然會將事情看的如此的透徹,不過仔細的想一想,林昊倒也就釋然了,畢竟王若愚是一個擁有聖賢級彆實力的強者,因此能夠看穿這些事情也是理所應當的。

“我希望您能夠幫我保密,我有著一些和你一樣的經曆,所以才掉到了黃金級彆,準確的說我是掉到了青銅的級彆,然後一點一點往上升的,因此會保留一些曾經的感悟以及一些曾經的感官,不過這件事情事關機密,所以希望您能夠幫我保密。”

林昊之所以能夠將事情的真相跟王若愚說出來,不僅僅是因為林昊對於王若愚信任,而是因為他們簽訂了所謂的靈魂契約,如果王若愚背叛林昊的話,不管他的實力有多麼強大,僅僅憑藉著一個念頭像魚就能夠拿走王若愚的姓名。

所以林昊一點也不擔心,王若愚會將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畢竟冇人會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

“原來是這樣,那麼你曾經是什麼級彆的強者?”

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好奇的神情,看著林昊問道,也難怪王若愚會有這樣的反應,畢竟這侯爵府之中看起來雖然非常的樸素,但是這其中卻蘊含浩淼,甚至於在這個院落之中隨處可見的是一些非常厲害的陣法。

憑藉著聖賢級彆強者的眼光,想要破解這些陣法都非常困難,而且在來到侯爵府之後,王若愚發現在整個侯爵府之中,林昊的實力是很強的,所以說這些陣法應該就是林昊自己佈置下來的。

既然能夠有這樣的能力,不止現在這種陣法,那麼它應該有的不僅僅是黃金級彆的理解能力。因為說陣法也是天行大道的演化一種,所以隻要掌握更深的天行大道才能夠鍛造出更厲害的陣法。

“關於我之前的修為是什麼樣子的,你就不要問了,隻能說比你巔峰時期還要厲害一些。”

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讓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要知道就算是在鄰近衝突的時期,神武大陸之中想要出線聖賢級彆的強者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更何況王若愚最為巔峰的時候達到了大聖賢的級彆,那是聖賢級彆強者的頂峰。

“冇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情況,看來我選擇跟在你的身邊,真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

王若愚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到了當天夜晚的時間,林昊便給這些人安排好了居住的地方,自己回到屋子裡麵思考著接下來的事情,他現在已經成為了北方雪國的侯爵,雖然並非是真正重要的職位,但是卻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比林昊厲害的人,也就隻有丞相以及聖主這些存在,丞相對自己有拉攏之意,至於聖主也是對自己非常的信任,大將軍那邊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可就算是如此,林昊依舊冇有找到任何能夠回家的方式。

林昊之所以想要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角色,就是希望能夠找到回家的方法,可是結果卻是讓林昊覺得有些失望,不管他怎麼努力都找不到任何關於回家的事情。

“算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不管怎麼說,這也不是著急的事情。”

正當林昊準備躺下休息的時候,忽然之間外麵傳來了輕微的能量波動,感受到這股能量波動之後,林昊先是一道,然後臉上露出了鬼魅的笑容。

“就讓我看看你作為聖賢級彆的強者究竟有多麼厲害好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小心翼翼的向著外麵的方向走了過去,並且施展出自己真實級彆的靈魂力量,將自己的身體包括住,這樣就可以避免被其餘人的神識探查的。

如果林昊真的想要隱藏自己的蹤跡的話,恐怕一般人都冇有辦法發現他的行蹤,畢竟真神級彆的靈魂不是隨便就可以超越的。

“果然他現在的修為不僅僅是大師級彆的實力。”

隱藏在暗處的林昊,看著屬於王若愚的院落之中,王若愚正在院子裡麵不斷的盤坐著,同時引導著周圍的靈氣進入到自己的身體裡麵,就算平日裡可以隱藏自己的修為,但是一旦動用功法的時候,最真實的力量就會展現出來,這是任何人都冇有辦法隱藏的。

所以才感受到了外麵這種非常弱的能量波動之後,林昊纔會跟出來想要探查一下關於王若愚真正的實力究竟是怎麼樣的。

感受到周圍靈氣,瘋狂的向著王若愚的身體之中湧入過去,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隱約的感覺到王若愚真正的實力遠,不止是聖賢級彆的強者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