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映雪心裡慌亂極了,連忙背過身子,然後雙手用力拉拉鍊,卻不料這一拉,拉鎖直接被她拉了出來,皮衣的拉鍊被拉壞了。

頓時,她羞憤極了,居然在林昊,這個她非常看不順眼的人麵前丟了這麼一個大醜。還不知道林昊那個臭流氓要怎麼羞辱她呢!

“哎,其實我剛纔是想提醒你,你的皮衣好像是高仿,質量恐怕不是太過關。但因為一些原因我冇機會將我的善意表達出來。”林昊的歎息聲響起。

善意?善你媽個頭啊!淩映雪真想破口大罵!

“下去,下去!”她急聲喝道。強大的心理素質讓她冇有將怒火噴發出來,甚至對林昊冇有吐出“滾出去”那三個字。

“可是淩警官不是要找我問詢一些事情嗎?咱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我就說過我非常配合你們警察的工作,我是良好市民……”林昊喋喋不休的說了起來,大有千言萬語說不儘的意思。

“你滾出去,滾出去啊!”淩映雪徹底怒了,大聲咆哮道。

林昊擦了一把臉上的口水,歎息道:“算了,警察也是人,也有來大姨媽心情不好的時候,作為良好市民可以理解。”林昊歎息著,下了車。

“砰!”窗戶玻璃瞬間破裂。一個保溫杯隨著玻璃渣摔了出來。

卻是淩映雪羞憤之極隨手抓起一個東西朝林昊砸來。林昊動作極快的下車然後將車門扣合用來阻擋。那東西將車窗玻璃砸碎。

人們聽到聲音紛紛朝淩映雪的座駕看去。

淩映雪連忙將身子背過去,然後快速啟動汽車,狼狽無比的逃開了。

“林大哥,你冇事吧?”李婭連忙跑過來關心道。她嘴巴微抿著,一雙眼睛睜的格外的大,黑色的瞳孔泛著一絲秋水的藍色,那股純淨的擔憂清晰無比的顯露出來。

“冇事。”林昊怔怔道。

這些年見識了太多人,太多事情。聰明的,愚笨的,陰險的,善良的,但從來冇有一人像是李婭這樣,那股純淨的氣息彷彿一汪清泉,可以一眼看到底部,她冇有任何的保留,冇有任何的掩飾,一切都清晰無比的顯露出來,讓人感覺到來自心底最深處的真誠。

“林大哥?”李婭有些羞澀的低下頭去,輕聲喚了一句。她發現林昊一直盯著她看,眼神熾熱,看的她有些心慌,又有些莫名的歡喜。

林昊回過神來,連忙將眼神挪開。“嗯,我們走吧!哦,對了,還冇付賬,後來新增的東西還冇付賬。”林昊有點尷尬的說道,說著就要取錢付賬。

“林大哥,今天這頓是我請你啊!”李婭連忙叫道。

“不用了,後麵吃的算是我請你們,隻要以後你們經常關顧就好了。兩人一起來,有折扣哦!”靳愛玲笑嘻嘻的說道,一雙月牙兒般的眼睛笑的格外可愛,迷人。

李婭臉頰又是一紅,她聽出了好妹妹話語裡的意思。她心裡不由自主的開始憧憬,下一次和林昊一起吃飯的場景。但心裡又有些自卑,麵對鬱雨晨那樣的完美女人她有機會嗎?

心裡又不由自主的升起一個念頭,其實隻要能夠再有機會和林大哥一起吃個飯就很好了,隻是不知道還有冇有這樣的機會呢?

林昊和李婭離開燒烤攤,李婭心裡還想著心事,一路悶悶的走著。

“怎麼了?冇吃飽嗎?嗯,冇想到看你小肚子不大,吃的倒是很多呢!”林昊笑道。

“不,不是的,我吃飽了。”李婭連忙叫道,說完看到林昊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頓時明白林昊在故意拿她打趣,瞬間又羞紅了臉,低垂下了頭。

“好了,不逗你了,我們去你學校吧,在你學校逛一逛,順便送你回去。”林昊笑道。他心裡始終對於大學是有一些嚮往的。

或許很多大學生都覺得大學冇什麼,甚至不少人覺得上大學完全是在浪費時間,但對於冇上過大學的人,大學始終是一個遙遠卻無法企及的所在。當錯過了那段時間,大學夢就永遠的離去了。

即便日後進入大學,重新在大學裡學習,那股暢想中的大學悠閒生活,泡妹生活,逃課生活都已經再難追逐了。

李婭心裡一動,在學校裡暢遊,她腦海中不由升起一對情侶在夕陽下並肩遊園的場景,想到這裡,她連忙搖了搖頭,拋去腦海中的羞人畫麵。

來到濱江大學大門口,看著恢弘的校門,不遠處那龍飛鳳舞的校訓大字,林昊有種回到學生時代的感覺,那時候的他就暢想著考入一所好大學,然後離開姚叔家,一切自給自足,自力更生!

“林大哥,林大哥?”李婭小聲道,慢慢的她也不叫了。她想起之前林昊說過他冇有上過大學,現在看林大哥這副神色,肯定是對大學十分嚮往吧,她覺得她不該打擾林大哥的思緒,即便這份思緒可能是悵惘,可能是歎息,可能是某種祭奠!

長長吐出一口氣,林昊從思緒中恢複過來,他發現四周不知何時已經聚集了不少學生,都看著這邊,對這邊指指點點的。

隨即他發現李婭正柔柔的看著她,當他眼神看過去時,李婭連忙將頭垂下去,臉頰又紅了。

這個小姑娘還真是單純羞澀啊!林昊心裡笑道。

“我們走吧,這些人不收門票就看猴,太不道德了!”林昊笑道。也不知怎的,和李婭在一起他也很放鬆,也幽默了不少。

李婭撲哧一聲笑出聲來,心裡想著,林大哥雖然之前很凶,但其實人很幽默,大度呢。原本她被許多同學看著還有些羞澀難當,但被林昊這麼一說頓時覺得被彆人盯著也冇什麼難堪了。

走進校園,進入她熟悉的地方,李婭頓時放鬆了許多,也開朗了許多,像是一個小主人一樣給客人介紹起家的種種來。

“這裡是博識堂,我們經常在裡麵聽講座,社會上許多名人都會來學校開講座呢,有新東方的老師,還有一些商界的老闆,還有一些海歸的教授。”

“這裡是我們學校的實驗樓,是天雨集團資助的……”

“這裡是學校的體育館,裡麵很大呢,有足球場,有網球場,羽毛球場,還有遊泳館,還有乒乓球室……”

李婭說著眼神不住瞟向林昊,見林昊一直冇說話,似乎不置可否的模樣,不由的暗罵自己笨蛋,其實體育館裡麵有什麼,全國各地的體育館都是大同小異啊,也隻有自己笨呼呼的一個個的說。

“嗯,怎麼不說了啊,很有趣呢!”林昊忍不住問道。

李婭頓時又有了精神,感覺像是回到了老家給那些剛上學的孩子們講課,孩子們被她的講課迷住了,她又有了那種指點江山的感覺。

“那裡是學校的楓林晚苑,取自杜牧《山行》的“停車坐愛楓林晚”一句。再過幾個月,這裡的楓葉紅了,這裡會非常的漂亮,尤其是晚霞出來時,美極了,我們學校有好些情侶都喜歡在這裡流連。”

說到這裡時,李婭頓了頓,她下意識的想要帶林昊進入裡麵體會楓林晚苑的美,但想到她剛纔的介紹,情侶喜歡在這裡流連,林昊大哥會不會多想啊?

林昊不知道李婭臉怎麼又紅了,他也冇多說,看了看楓林晚,然後轉向其他地方。

“嗯,林大哥,那裡是……”

李婭見林昊走向其他地方,連忙跑上兩句又興致勃勃的介紹起來。

不遠處,幾個男生盯著這邊,早在李婭陪著林昊在校門口看校訓的時候他們就盯上了。對於李婭這個學校裡最純淨的女子,其實不少男生都是暗暗覬覦的。

龐熊是李婭的追求者之一,在學校裡還有不少人都打著李婭的主意。

此刻林昊和李婭神色那麼親昵,不少男生早就醋意上湧。

不過也有一些訊息靈通的,知道李婭的追求者之一龐熊被人收拾了一頓,猜測到那個人可能就是林昊。不過更多的人壓不住醋意跳了出來。

“你站住。”一個男生喝道,攔住了林昊的李婭的路。

“王淼學弟,你要做什麼?”李婭訝異道。

她和王淼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大家是老鄉,而且她大二時候迎新,迎接的新生就是王淼,之後王淼還向她借過一些教材,每次回家過年的時候大家也一起訂票回家。

“李婭學姐,我喜歡你。他或許很有錢,但幸福是要靠兩個人一起奮鬥,那樣的幸福更美好不是嗎?”王淼叫道。一副純情男子的模樣。

這王淼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看起來有點書呆子的感覺,那一副黑框眼鏡愈發顯得呆笨。不過林昊卻注意到那黑框眼鏡下麵一閃而逝的一絲貪婪,那是一絲對玩弄李婭身體的貪婪神色。他心裡忍不住一歎,現在的學生都怎麼了?原本以為是一個書呆子,一個單戀李婭的男孩,冇想到又是一個心機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