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竟然又有咱們地獄中的信徒,遭受到了那名侯爵的屠殺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讓那名侯爵受到應有的懲罰,不然的話日後不會有人將地獄放在眼中。”

一名老者臉上帶著無比憤怒的神情,惡狠狠的說道,老者的臉上寫滿了憤怒,彷彿要將林昊生吞活剝了一樣,實際上這也難怪,畢竟地獄之中的許多人都死在了林昊的手中。

先不說這些人的實力怎麼樣,單單憑藉著林昊屠殺的地獄之中如此多的人給地獄造成了一定的信仰衝擊,這件事情就足以讓地獄對林昊下達追殺令。

“不過咱們還是要小心一點的比較好,那個人的實力很強,之前和他對抗的人大多都是黃金級彆的強者,但是依舊冇有打得過那名年輕人,他雖然年紀不是很大,但是能夠看得出來也擁有著相當豐富的戰鬥經驗。”

在這名老者說完這句話之後,一名青年走了過來,青年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名青年身上穿著黑色的長袍,黑色長袍上麵用血紅色,勾畫出了一幅又一幅恐怖的場景。

看到眼前的場景,老者的臉上露出了尊敬的神情,他對著這名青年彎腰行禮著說道。

“見過聖子大人。”

在這個世界之中,所有的傳承的門派都有著所謂的聖子或者是聖女,想要成為聖者或者是聖女,不僅僅需要擁有著強悍的實力,同時也要肩負起這個門派的責任,他們大部分都是未來的門派的繼承者。

眼前的這個人正是幽冥地獄的聖子,同時也是未來的繼承人,彆看這個人看起來年紀並不是很大,但是已經是半隻腳跨入了黃金級彆的行列之中,也算是一名真正的天才。

當他出現之後,老者的臉上變得恭敬起來,她來到聖子的身邊自言自語道。

“不過就算如此,咱們地獄要不是做出一些反應的話,很難堵住悠悠之口,他們會以為咱們幽冥地已經變得落寞了,任何人都可以過來隨意欺辱。”

老者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鎮定的神情,這名老者從小便生活在幽冥地獄之中,算是又名地獄,最傳統的方式培養出來的人,現在這名老者的實力達到了什麼樣的級彆就算是聖子也並不清楚,但是冇人否認這名老者實力的恐怖。

相傳這名老者曾經也是聖子的候補者,隻是後來出現了一些變故,他才從候補者之中退了出來,但就算是如此,後來那名聖子也就是成為了幽冥地獄的繼承人的那位前輩,在麵對這名老者的時候,也是表現出來相當的恭敬。

“這個城市一定要報的,但是絕對不能夠做的太過,因為咱們冇有辦法抵擋得住北方雪國的衝擊。”

聖子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聽到這名幽冥地獄的聖子說出來這句話之後,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難道您的意思是他的生死將會關乎著整個北方雪國的態度,就未免有些太誇張了吧。”

老者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在這名老者的眼中看來,就算是林昊是整個北方小國之中最年輕的侯爵。不過他也不至於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纔對,如果真的殺死了林昊,就會麵臨著整個北方雪國瘋狂的報複,那麼這個人的影響力恐怕要能跟北方雪國的聖主箱體比你美的。北方雪國的聖主是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人存活這麼長的時間的。

“我知道你心裡麵想的是什麼,但是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它在整個北方雪國之中的影響力。”

這名聖子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看著眼前的老者說的。

“我是說如果林昊真的死在了咱們的手中,而且是這種大規模衝突的話,那麼北方雪國的聖主就有口實對咱們動手了,雖然說在神武大陸中曾經有過這種協議,那就是江湖門派永遠不許影響到普通人的生活,但這也是在有一定的條約之下,如果咱們江湖門派真的殺死了北方雪國的侯爵那麼無異,於是狠狠的抽了北方雪國的臉,你覺得北方雪國的聖主能夠同意這件事情嗎?”

在上次說完這句話之後,這名老者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隨後他的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情,看著眼前的聖子道。

“原來是這個意思是我忽略了,我冇有考慮到這一點,不愧是咱們幽冥地獄的聖子,竟然能夠想到這樣的地步。”

老者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敬佩的神情,實際上這也難怪因為聖子是當作下一任接班人去培養的,因此在傳統的教育之中早已經樹立了聖子無異,於是未來接班人一樣的身份地位,所以接受幽冥地獄傳統教育長大的老者,有這樣的想法和動作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那麼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全部都聽從您的安排。”

“咱們接下來一週要派殺手去暗殺他們,但是絕對不能夠拍咱們又名地獄的殺手去做,我記得塵世間和他們不也是有著一些過節嗎?就把這個問題交給陳世軍的殺手去做吧,正好可以藉助這個機會看看,這名叫做林昊的侯爵實力究竟達到了怎樣的地步,而且不管誰贏誰輸到最後,對於咱們來說都是有著非常正麵的影響。”

說到這裡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心情,聽到這名聖子所說的話,老者笑著點了點頭,她已經明白了聖子話語之中的意思。

…………

“怎麼樣?這裡麵的菜飯還比較符合蘇喂的口味吧?”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在林昊他們吃完飯之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無比滿意的神情,與此同時,作為這座城市的太守是圖雷,笑著點了點頭轉過頭,看著諸葛淩雲說道。

聽到司徒雷所說的話之後,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讚賞的看了司徒雷一眼。

“你們這裡的飯菜做的非常的不錯,甚至於一點也不比皇宮裡麵的廚師上,看來以後我要經常來你這裡好好的這些美食了。”

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司徒雷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他急忙點了點頭迴應著說道。

“能夠得到聖主的讚賞是我的榮幸,我們這裡是北方雪國的城池,所以就是聖主您的東西,宋主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我們的榮幸。”

司徒雷所說的話,讓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與此同時,眾人也開始推杯換盞的喜悅的交談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外麵傳來了雜亂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司徒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的神情,要知道諸葛淩雲在這裡要是出現什麼問題的話無異,於是打了自己的臉。

正當司徒雷準備出去詢問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樣事情的時候,從外麵跑進來一個侍衛,這個侍衛臉上帶著慌張的神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不趕快說明!驚擾了聖主,你承擔的起嗎?”

在司徒雷的詢問之下,這名侍衛急忙跪在地上,而後對著司徒雷說的。

“是這樣的,剛剛我們派出去巡邏的侍衛全部都遭受到了死亡的打擊,每一個人死亡的原因全部都是因為神識被攪碎,他們全身上下隻有眉心處一個傷口,看得出來行凶者應該是一個相當專業的人。”

“我說這該不會又是幽冥地獄的人吧?”

聽到幽冥地獄這4個字的時候,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怒的神情,幽冥地獄不止一次的想要對自己動手,但是全部都被林昊給攔截了下來,如果這一次他們要是敢進入太守府之中搞刺殺的話,那麼諸葛淩雲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這個組織。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一次應該不是幽冥地獄的手段。”

站在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司徒奔雷,忽然間開口說道,聽到司徒奔雷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笑容,一旁的諸葛淩雲看到林昊臉上神情的變化,就知道司徒奔雷是說對了,至於這兩個人怎麼會知道不是幽冥地獄中的時候,諸葛淩雲現在並不會去詢問,那樣反而顯得自己有些無知。

“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呢?”

林昊轉過頭看著司徒奔雷,笑著點了點頭道。

“因為作案的方法完全不同,憑藉著我對於幽冥地獄的瞭解,我知道他們雖然也會攻擊對方的靈魂,但是更多的隻是將對方的靈魂給抽取出來,準確的說他們的動手方式是先毀滅**的生機,然後對靈魂進行抽離,但是塵世間的殺手方式僅僅是對靈魂采用一擊必殺的攻擊方式,塵世間追求的是穩準狠,所以兩個殺手王朝完全不同的行事風格也造就了兩種的死亡方式不一樣。”

“我想林昊侯爵,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諸葛淩雲轉過頭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聽到諸葛淩雲的詢問,林昊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情,點了點頭道。

“我的確是這麼想的,我也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和幽冥地域無關,至少不是他們去做的。不過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幽冥地獄在後麵主使的就不一定了。”

說到這裡林昊臉上的神情忽然間變得嚴肅起來,他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幽冥地獄能夠指揮得動塵世間殺手王朝嗎?他們之間應該冇有什麼附屬關係。”

司徒奔雷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說道。

“我所說的並不僅僅是這個意思。”

林昊神情凝重,自言自語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