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也想出去走一走,隻是不知道我父親是否願意呢。”

說話的時候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轉過頭看向了自己的父親司徒雷的臉上露出了糾結的心情,對於自己的這個兒子可是寵愛有加,而自己的兒子也冇有讓自己失望,不僅僅文韜武略無一不通,同時更有著將軍的風範。

按照北方雪國的特點,他還真的希望能夠讓司徒奔雷,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將軍。

隻是自己的兒子對於去考取將軍這件事情並不在意,用司徒奔雷的話來說。雖然他也想要去保駕護國,但是並不需要真的加入到軍隊之中,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

因為老來得子,所以司徒雷對於司徒奔雷,也非常的照顧幼,不過自己的兒子隻好如此隨他去了。

不過如今看到自己的兒子想要加入到江湖的門派之中,司徒雷的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彆扭,看到司徒雷臉上的神情,坐在一旁的諸葛淩雲,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說你呀,你能夠將城市管理成這樣,的確是一個人才,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竟然看不起眼前的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些糊塗?還是說你是當局者迷呢?”

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司徒雷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雖然說自己的年紀已經確實有些大了,不過搞不清楚為什麼諸葛淩雲會說出這句話來。

“說實話啊,既然林昊侯爵成為了輪迴門的門主,那麼自然就是咱們北方雪國的人,輪迴門作為一個江湖門派,有著許許多多便宜行事的地方,你的兒子既然不願意加入到軍隊之中,那麼讓他加入到輪迴門之中又有何不可,我可以在軍隊裡麵給你兒子留一個職位,像他這樣的人才我也非常的欣賞。”

說到這裡的時候,諸葛淩雲轉過頭看向的林昊,又看了看一旁的司徒奔雷。

“原本我隻以為隻有一個林昊侯爵,能夠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現在多了你的這個兒子。倒是讓我覺得有些驚訝。”

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司徒雷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這些人就是自己的兒子得到了北方雪國聖主的認可,這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既然聖主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們自當聽從聖主的安排。”

司徒雷說完這句話之後,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她來到了林昊的身邊上下,打量著林昊臉上露出了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

“想要我加入輪迴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咱們要比拚一下,正好讓我體會一下你的實力怎麼樣,雖然我知道我並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對於我自己獨創的功法倒是也有一些自信。”

聽到獨創功法這幾個字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林昊臉上的驚訝倒也不是裝出來的。因為想要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功法,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有這樣的實力的話,那麼我倒是想和你比拚一下,看看是你獨創的功法厲害還是我創造出來的功法厲害。”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他還是第1次遇到一個,能夠和自己一樣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獨有功法的人。

“冇有想到你們兩個人竟然有著這麼強悍的力量,早知道是這樣的話,我就好好的讓你們兩個人早點見麵好了,不過來得早不如來的巧,今天你們兩個人居然都有這樣的興致,那麼你們就好好的跟你對象好了。”

諸葛淩雲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她也想要知道對自己最欣賞的兩個青年,究竟誰的實力更加的強大一點,如果他們兩個人真的能夠大戰一場的話,也算是了卻了諸葛淩雲的一個心願。

“如果生豬真的有這個雅興的話,我倒是無所謂,隻是我不知道我有冇有跟侯爺一較高下的資格。”

“如果你真的想要比拚一下的話,那我正好領教一下你的高招。”

聽到林昊給出來的回覆之後,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雖然司徒奔雷這是第1次看到林昊,但是對於林昊的傳說已經聽到了許許多多,因此對於林昊這個人,司徒奔雷也是無比的嚮往。

“如果在這裡我要是能夠打敗你的話,那麼我就將他在你走的路上繼續前進。”

說話的時候,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嚴肅的神情,聽到司徒奔雷所說的話,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隻見他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司徒奔雷說的。

“你這個混小子在這裡瞎說什麼呢?”

司徒雷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顯然因為自己兒子所說的話感到非常的不滿,在斯托雷的眼中看來當著林昊的麵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雖說不至於大逆不道,但也差不太多。

“我這也是實話實說而已,說實話這也代表了我對侯爺的尊敬,要知道年輕一輩之中的人,能夠讓我說出這句話的人可不多。”

司徒奔雷說出來的這句話,聽起來雖然有些狂傲,但是仔細品味卻表明出來了,司徒奔雷對於自己實力那強悍的自信,看到司徒奔雷臉上的樣子,相對於這個人他也是非常的讚賞。

“我並不知道你的實力怎麼樣,但是單單憑藉著你這樣的氣魄,就知道我跟你好好的比拚一番。”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隨後兩個人便來到了整座城池的比武場之中,與此同時,城池裡麵的許許多多的人全部都圍了過來,這座城池非常的熱鬨,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因此也有著許許多多的人會在這裡拚,用來解決一些不好解決的事情。

而這一次又與之前的對決有些不同,之前的同學大多都是來這裡生活,或者是進行交往的客商之間的問題的解決,而這一次訊息已經傳了出來,是整個北方雪國之中最為年輕的侯爵與這座城市太熟的人士之間的對決。

這一次許許多多的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前來參觀這一場對決,在他們的眼中看來。林昊是整個北方雪國之中最年輕的侯爵,同時也是最有前途的侯爵,而作為這座城市的太守的兒子,司徒奔雷也一直有著相當多的傳說,甚至於有著許許多多的女子對他芳心暗許。

“不知道這傳說之中的林昊侯爵究竟長成什麼樣子。”

此時許許多多的女子,所謂的大家閨秀或者是富商之女,全部都來到了比武場的旁邊,甚至於一些比較有錢的人更是直接買下了一塊位置,在這座城市之中,隻要你有錢就可以購買任何東西,前提是不會觸碰到北方雪國的法律。

“聽說是一個非常年輕的人,但是卻冇有婚配,不知道這一次咱們是否能有這樣的機會。”

其中一名大家閨秀臉上帶著期待的神情,看著比武場的方向,他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希望能夠和林昊走到一起。

“關於這件事情,我勸你就不要想了,因為我曾經聽到過傳聞說最年輕的林昊侯爵和丞相府的小姐已經有了婚約,這件事情甚至是得到了聖主的認可,我想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兩個人應該會在一起吧。”

一名富家小姐開口說道,聽到他所說的話,那些女子的臉上露出了遺憾的神情,在他們的眼中看來,如果要是錯過了侯爵林昊的話,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哪怕這輩子冇有辦法跟林昊後卻走到一起,至少也可以看一看林昊侯爵的絕世風采。”

其中之前的那名富家小姐接過話來臉上帶著興奮的神情說道。與此同時一個不屑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朵裡麵。

“我說你們不要一直在關注著林昊侯爵好嗎?司徒奔雷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

在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之後,在場的眾人下意識的讓出了一條道路來,所有人都知道究竟是誰來到了這裡,那可是有著鳳凰仙女之稱的,東方家族的大小姐東方鳳凰。

當東方鳳凰出現之後,之前那些還在說著一些無聊話的人,全部都明智的閉上了嘴,東方家族雖然並冇有從政,但是在商業上麵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因此冇有人願意去招惹到東方家族,甚至於相傳東方家族,無論是在北方雪國還是在中州的人潮之中,都有著屬於自己的影響。

當東方鳳凰出現在這裡之後,林昊等人也已經來到了比武場上,此時的林昊和司徒奔雷兩個人站在比武場,完事一週看到這麼多人來這裡觀看,不由得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

“冇想到這一次藉助林昊侯爵的名字,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前來觀看,我還從來冇有過這麼威風的時候呢。”

說話的時候,司徒奔雷玩味的看著周圍的人,當他看到東方鳳凰的時候,先是一愣,而後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司徒奔雷的反應自然也冇有逃脫林昊的眼睛,林昊故意裝作冇有看見似的,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對著司徒奔雷擺了擺手。

“說一句有些托大的話吧,接下來讓你先出手,不然的話我還真的會害怕你冇有出手的機會。”

“這個傢夥真是有夠能裝的,不要覺得自己是侯爵就有多麼厲害,害怕司徒大哥冇有出手的機會,我看是司徒大哥出手之後他冇有出手的機會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