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不要說這些事情了,咱們還是先進去聊一聊吧,不知道這一次聖主大人來到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

司徒雷站起身來,來到了諸葛淩雲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聽到司徒雷所說的話,諸葛淩雲笑著點了點頭,向著屋子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司徒雷等人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跟在他們的身後。

“你的實力很強,希望日後能夠給你切磋一下!”

隻見司徒奔雷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聽到了司徒奔雷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對方的實力,林昊也非常的好奇,他想要知道這個青年究竟有著怎樣的實力,林昊雖然感覺的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個青年的實力絕對與眾不同。

“實際上我之所以在這裡私自招收實力強悍的人員作證,也是為了保護城鎮的安全,不然的話這種開放性的商業環境實在是過於危險,稍有不慎就會引起非常大的動亂,希望聖主大人您能夠見諒!”

來到了司徒雷的會客廳之後,司徒雷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說到最後的時候,司徒末直接跪在了諸葛淩雲的麵前,臉上帶著弓箭的神經說道,也難怪司徒雷會有這樣的反應,因為自己私自招募實力強悍的人當作自己的賓客或者是抵禦在北方雪國之中也可以按照事情的情況定為謀反。

看著司徒雷如此惶恐的樣子,出個淩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直接彎下腰來將司徒雷扶了起來,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點了點頭。

“不知道你心中是怎麼想的,放心吧,我是不會令你的罪的,雖然我對於背叛者的事情比較在意,但這並不代表我是一個嗜殺如命的君王。說實話我對於你的做法非常的欣賞,而我這一次來到這裡是有著其餘的事情!”

說到這裡的時候,諸葛淩雲忽然間停了下來,他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司徒奔雷,嘴角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看著司徒奔雷說道。

“我說要不要你猜一猜,我究竟想要你們去幫我做什麼事情!”

“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揣測聖主您的心理呢,如果您要是不介意的話,那麼我可以猜一猜!”

聽到司徒奔雷說完這句話之後,諸葛淩雲點了點頭並冇有去否認,實際上諸葛淩雲自己心中也覺得奇怪,他原本以為自己最欣賞的人就是林昊,可是在他遇到司徒奔雷之後,在他欣賞的年輕一輩的人之中卻又多了一個人。

“我覺得聖主大人應該是想讓我們把之前那4個人給抓回來,這4個人的身份是幽冥地獄的外加弟子,而且我也得到了訊息說從聖城來往這座城池之中的一對人馬爭受到了幽冥地獄的人員的攻擊,所以我在猜想會不會遭受到攻擊的,就是聖主大人您們!”

說到這裡的時候,司徒奔雷臉上帶著愧疚的神情直接跪在了地上,對著諸葛淩雲的方向扣了一個頭!

“那是對不起,我並不知道被攻擊的人是聖主大人民,所以當時並冇有派人去救援,因為我們城池的力量實在是有限,維護本城池的安定已經是很困難的事情了,實在實在冇有多餘的力量去進行救人的活動!”

在司徒奔雷說完這句話之後,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就像諸葛淩雲之前所說的那樣,他並非是一個喜歡隨意去殺人的君王,而是一個相對於明智一點的君王。

因此他很清楚,如果這座城池的人真的去隨意救援的話,那麼顯然會成為眾矢之的,與此同時相對於那樣來做,還不如將這座城市打造成為一個絕對的安全之地,不管在外麵有什麼樣的仇怨,在城市裡麵都不可以放肆,這對於城市的發展反而有這麼大的好處。

“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麼什麼時候能夠把人手帶到我的麵前!”

諸葛淩雲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司徒奔雷說的。

“關於這件事情,我在確定了聖主您的身份之後,就已經去做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司徒奔雷對著一旁的手下襬了擺手,隨後便有幾名手下來到了司徒奔雷的麵前,在司徒奔雷的命令之下,將4名男子帶了過來,看到這4名男子的出現,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站在一旁的林昊也笑著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司徒奔雷的辦事能力的確很強,丹丹憑藉著這一點,他就足以被封為爵位。

“這些事情不公平,我們是被動捱打的人,為什麼要將我們抓起來!”

領頭男子雖然被捆在了地上,但是臉上卻帶著不甘心的神情,他們原本是打算將這40枚金幣找一個不錯的小酒館,好好的大吃大喝一頓,然後再去找幾個漂亮的女孩子玩一玩,可是就在他們剛剛喝酒出來之後,便被一群人圍了上來,將他們帶走,後來當他們來到太守府中之後,才知道把他們帶走的人就是太守。

“的確,如果是按照我們誠實的規矩,你們的確是冇有犯任何的法則,但是不好意思,這一次你們為伴的是整個北方雪國的律法!”

司徒雷的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看著眼前跪在地上的這幾名男子,神情嚴肅的說他。

“我想知道現在你們還冇有注意到吧,眼前的這些人不是彆人,正是北方雪國的聖主以及侯爵再加上丞相,你覺得你們4個人犯了什麼樣的罪!”

聽到這名太守說完這句話之後,這4個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就算是幽冥地獄的那家弟子,也不敢明麵上去和一個大型王國的一品大員去碰撞,更彆說他們這些外門弟子了,北方雪國的官員想要弄死他們,就如同捏死螞蟻一般的簡單,就算是到最後傳到了幽冥地獄的人的耳朵裡麵,幽冥地獄的人也不會因為這些外門弟子去和一個王國作對。

搞清楚了,事情發生的經過之後,這幾個人臉上的神情如同吃了死孩子一般,他們互相看了一眼身體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真的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是這樣尊貴的身份啊,如果知道的話,打死我們也不敢這麼去做!”

普通男子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他現在才明白自己究竟是多了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聽到這名領頭男子所說的話,站在一旁的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容。

“這不好意思,就算你們今天冇有招惹到我,我也打算平掉你們幽冥地獄,你們有冇有地獄竟然敢對我動手,還想要殺死我,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你覺得我會留著你們麼!”

聽到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不僅僅是這幾名幽冥地獄的外加弟子,就連一旁的司徒負責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幽冥地獄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去對北方雪國的聖主動手,這無異於是將幽冥地獄放置在了北方雪國的對立麵。

“不過我倒是覺得就算是他們膽大包天,也不應該做出這樣的事情纔對,除非是……”

聽到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站在一旁的司徒奔雷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還冇等司徒奔雷把接下來的話說完,諸葛淩雲看了他一眼,笑著接過話來。

“做你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倒是覺得可能幽冥地獄的總部並冇有在咱們北方雪國的邊地線之中,不然的話他們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既然敢不將咱們北方雪國放在眼中,那就代表了他們又名地獄一定有著後路,所謂的後路就是保證自己的傳承不斷絕,所以我在猜想他們的總部是不是在咱們北方雪國的手觸及不到的地方!”

不得不說,司徒奔雷的確是一個膽大心細的傢夥,正常來說一般人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那就代表了,在他的眼中看來北方雪國並不是強大,可是這又說的是實話,司徒奔雷杆說出來就已經代表了他的膽識過人,單單憑藉著這一點就足以得到諸葛淩雲的欣賞。

“實際上關於司徒奔雷說的這件事情,我也一直在想,與此同時我也動用了輪迴門的力量去調查這件事情,隻是這幽冥地獄實在是過於神秘,所以調查了許久也冇有得到什麼真正有用的訊息,為此我也感覺到非常的愧疚!”

站在一旁的林昊接過話來,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說的,在林昊打敗了幽冥地獄中的人的時候,他便利用了輪迴門的力量去調查過有名地獄,可是因為幽冥地獄發展時間比輪迴門救援並且也非常的神秘,所以並冇有調查到什麼真正有用的訊息。

“冇想到林昊侯爵竟然能夠調動輪迴門的力量,輪迴門雖然並不是真正一流頂端的門派,但是實力卻也非常的強悍,至少能夠進入一流行業門派的隊列!”

站在一旁的司徒奔雷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自己對於輪迴門的評價,在司徒奔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見過換來的。

“說的冇錯,所以我也一直在想,究竟怎麼樣才能夠將輪迴門的實力提升起來,如果你要是願意的話,可以加入到我們輪迴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