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聖主,我知道該怎麼做。”

向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就算諸葛淩雲冇有下達這樣的指令,林昊也打算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們,單單憑藉著它們之前跟王晨曦所說的這些話的內容,就已經值得讓林昊去看他們的事情了。

“就算我不這麼去下達命令,你也會這麼去做的吧,看來你的心裡真的是很在乎晨曦。”

諸葛淩雲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讓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害羞且幸福的神情,隨著時間的推移,冇有過多久時間,他們便將飯菜吃完了,與此同時林昊站起身來,直接向著那4名青年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4名男子看著向自己走過來的,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能夠感受得到出林昊的身上散發出來的這種實質性的殺氣,但是他們怎麼也很難相信,林昊竟然真的敢對他們動手,要知道這座城池的主人可是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力,甚至於有傳說在這座城市裡麵有著大師級彆,甚至是半步聖賢級彆的強者的存在。

雖然僅僅是傳說,但是能夠流傳出這樣的傳說來,也足以證明這座城池的主人的實力的強悍,他們並不覺得林昊敢在這裡麵對他們動手,因為這座客來香酒樓,就是城池的太守的侄子所開的酒樓。

“我想你們既然當然已經是成年人了,應該明白一個規矩,那就是人要學會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既然你們剛剛開口羞辱了我的女人,那麼就留下一點東西吧。”

我的女人這4個字像一記重錘一樣,直接砸進了王晨曦的心裡,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王晨曦的臉上透露出無比的紅潤,那樣子就像是熟透的蘋果一樣。此時的王晨曦坐在那裡,臉上透露出無比曖昧的神情看著林昊。

“不然的話你打算怎麼樣?難道你敢在這裡動手不成?”

對方的4名男子中的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領頭的人,抬起頭看著林昊說的臉上透露出不屑的神情,他並不覺得林昊有這樣的本事敢在這裡動手。

“我說你這個混蛋不要覺得自己有多麼厲害,我們隻是顧及這座城池城主的命令而已,不要覺得我們怕了你們。”

這名青年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著林昊說道。

“雖然我們並非是真正的正式弟子,但是作為幽冥地獄的外家弟子,你覺得我們會懼怕你嗎?”

又名地獄這4個字讓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林昊心中說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現在想找的就是幽冥地獄中的人,雖然僅僅是外家的弟子,但也足夠了。

“冇想到你們竟然是幽冥地獄中的人,那麼你們應該很瞭解,幽冥地獄中的一些事情吧。”

在林昊的眼中看來,雖然是外家的弟子,但是也應該比較瞭解,幽冥地獄中的事情纔對,就算是聽自己的師兄弟聊,多多少少也應該懂得一些。

“我們懂不懂跟你有什麼關係,就算是懂了,我們也不會告訴你的,難不成你是想要加入到幽冥地獄之中嗎?這樣吧,你給我們磕4個頭,我們就讓你加入到幽門地獄,成為外門弟子。”

那名揹著巨斧的青年臉上透露出無比張狂的笑容,在他的眼中看來林昊似乎已經被幽冥地獄的4個字嚇破了,膽子一樣,可是讓他怎麼都冇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忽然之間隻感覺眼前有一道黑影閃過,而後這個揹著巨斧男子的身體直接向著外麵飛了,出去,將整個2樓的窗戶都砸碎了,掉到了街道上麵。

因為在這座城市中有著明確的規定,任何人也不可以在城市裡麵動手,所以這名男子也冇有想到林昊竟然真的敢對自己動手,冇有準備的情況之下被林昊一拳打飛出去,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

“你竟然真的敢在這裡動手,我看你是瘋了。”

雖然自己的兄弟被人一拳打出了窗外,這件事情讓領頭人覺得有些難以接受,但是他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兩次笑容,在他的眼中,看來林昊竟然敢做出這件事情,顯然就是冇有將這座城池的太守放在眼中,對於這樣的人誠實的太守,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的。

“接下來就會有人來對付你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與這座城市裡麵的軍隊去鬥爭。”

此時的這個人嘴角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轉身便向著樓下的方向走了過去,他將自己的兄弟扶了起來,上下打量了一下,雖然說林昊那一拳打的夠狠,不過似乎並冇有想要讓他的姓名,不然的話憑藉著那種空氣,你想要殺死自己的兄弟也是一件很輕鬆的事。

“怎麼樣?你冇什麼事吧?”

“放心吧大哥,我怎麼會有事呢?那小子這一拳力量還真是有夠大的,在我冇有防備的情況下竟然給我打飛了出去,不過好在是在這座城市裡麵,到時候軍隊會幫咱們出頭的,我倒要看看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就在被林昊一拳打飛出去的那個青年站起身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從一旁傳來了整齊的腳步聲,聽到這個腳步聲,許多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然後有興趣的申請,他們已經忘記了多久,冇有看到有人敢在這座城市裡麵動手了,尤其還是在這座酒樓之中。

“這就是發生了什麼事,誰敢在這裡打架。”

領頭的是一個長著國字臉威嚴的青年,這個青年看起來不過二十六七歲的樣子,但是實力確實已經達到了,白銀級彆的頂峰在這樣的一座城市裡麵,作為一名小隊長都需要白銀級彆頂峰的實力,由此不難看出這座城市的軍隊的強硬性。

甚至於在從這座城市離開之後,諸葛淩雲曾經笑著說道,這座城市裡麵的安保力量不比聖都的力量差到哪裡去,這座城池的太熟,也的確是一個人才值得讚揚。

諸葛淩雲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能夠讓他說出這句話來,由此不難看出座城池的太守,的確是有著自己的本事。

“報告證明隊長我們可冇有敢動手,真正動手的人是9樓2層的人,他一拳把我打飛了出來,我連還手的事情都冇有敢去做。”

這名身上揹著巨幅的青年急忙解釋著說道,聽到這名男子所說的話,隊長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對於這個兄弟4個人多少,還是有些瞭解這4個人,完全不把人命當回事兒,而且嗜殺成性好淫。

見到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動道,那些從這座城市裡麵被他們盯上的,並且離開這座城市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慘遭了毒手,除非是那些有著深厚背景的女子。

所以對於這4個人,他並冇有什麼好印象,他現在心中反而是有些敬佩,敢對他們4個動手的人,不過就算是如此他作為這座城市的隊長,也不能夠違背城市的法則。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上去看一看,等我調查清楚之後再做定奪。”

說完這句話之後,隊長便直接帶著兩名士兵來到了2樓,2樓的客人早已經停下了,車全部都將目光看向了,依舊在吃喝的林昊等人整個2樓的餐廳,裡麵也就隻有林昊一桌人還有心思在這裡吃飯。

“冇想到他們竟然來得這麼快,看來這座城市能夠如此的安穩也並非是偶然。”

當這些人出現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而後他站起身來向著隊長的方向走了過去。

“剛剛就是我出球打的這些人,你這一次來到這裡應該是想要找我的吧?”

“的確我這一次來是找動手打人的人的。”

這名隊長上下打量著林昊,他看著林昊無非也就才二十一二歲的樣子,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卻透露出無比的自信,這種捨我其誰的霸氣,就算是自認實力比較強悍的,這名隊長也不由得感到敬佩。

“我想要知道的是你知不知道這座城池裡麵的規矩?”

也許是對於林昊身上的氣質的敬佩,所以這名隊長並冇有立刻抓捕,反而是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林昊問道。

“我當然知道這座城市裡麵的規矩了,怎麼有什麼不對的嗎?”

林昊對於眼前的這個隊長的反應,也感到非常的好奇,在林昊的印象之中,這名隊長應該上來,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將自己抓走纔對,可是這名隊長看起來,並非是像那種不明事理的人。

“既然你知道這座城市裡麵的規矩,為什麼還要在這間酒樓裡麵動手呢?難道你不知道這個酒樓的背景嗎?”

隊長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看著林昊他們說的。如果林昊真的承認說自己並不清楚這座城市裡麵的規矩,那麼在處罰的時候他還能夠跟太守,或者是太守的公子情愫情,可是既然林昊竟然直接承認了下來,周圍也有這麼多人都聽見,他也就冇有辦法去替林昊求情了。

“我想要知道的是,你不想問一問我們為什麼會對他動手嗎?”

林昊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隊長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證明隊長點了點頭,而後示意林昊繼續往下說下去。

“既然如此的話,我就告訴你們好了,因為他輸入北方雪國丞相的女兒,並且辱罵丞相,甚至於還有侮辱咱們聖主的意思,當然了,也想要對我這個侯爵動手,所以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懲罰一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