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咱們接下來應該去哪裡?”

諸葛淩雲轉過頭看著身旁的林昊說道,聽到諸葛淩雲的問話,林昊仔細的想了想,他注意到在前麵不遠處有一座城池,這座城市並不是很大,但是卻非常的繁華,算是聖都周圍少有的一座商業中心。

也許是因為離商都比較近,而且這裡算是交通要道的一座城池,因此許許多多的人都在這裡進行的交易,在這座城市裡麵的價格恐怕也僅次於聖都。

“我一直聽說過這座城市,但是也冇有機會過來看看,如今正好過去觀看一下究竟是怎麼樣,我對於那座城池的太守也比較好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把一座城市,發展成這個樣子。”

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對於這名太俗的做法感到非常的滿意,既然王丞相雲都已經同意了下來,那麼林昊便駕駛著馬匹,帶著諸葛淩雲等人向著城市裡麵的方向前進了過去。

在此之前林昊已經安排著其餘的人,讓他們率先趕到城市裡麵。他們的任務非常的簡單,先將城市裡麵的情況打探一下,然後定幾間非常不錯的房間。

雖然這一次諸葛淩雲是微服私訪,但說到底也是一名王國的國王,所以出行所居住的地方,自然不能夠插林昊把這件事情交給了張飛去,坐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張飛比任何人都適合去做這件事情。

當林昊他們來到了這座城市裡麵的時候,被眼前的繁華的景象震驚了,雖然林昊他們之前心中已經有了一定的準備,可是親眼目睹這座城市的繁華,多少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甚至於在這座城市裡麵,商業上麵的繁華程度一點也不比,聖都之中的商業街差,甚至於用有過之而無不及,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冇想到這座城市竟然能夠繁華到這樣的地步,看來我真應該好好的讚賞一下,這座城市的太熟了。”

諸葛淩雲牽著自己的馬在街上漫步著,因為這條街區比較繁華,而且整座城市裡麵除了居民之外,幾乎隨處可見的都是大型的商業活動,所以為了避免出現混亂的狀態,這座城市的太守下達了命令,不管任何人隻要進入到這座城市之中,一定要采用走路的方式。

“不過我在想他是怎麼能夠維持得了這樣的秩序的,要知道在這座城市裡麵進行交易的人,恐怕也有一些實力強大的存在,他們那些人的性格普遍都比較高傲,我並不覺得他們會輕易的遵守,這座城市的太守所定下來的規矩。”

雖然這麼去說有些損害北方雪國的威嚴,但諸葛淩雲所說的倒也是事實,對於那些真正實力強大的傢夥,他們是不會輕易的遵守普通人,或者是普通的王朝所製定下來的法則的。

在他們的眼中看來,那些實力強大的人對於普通人來說,就如同上帝一般的存在,隻要他們願意,他們可以隨意的摧毀一座城市,這也是為什麼那些王朝,會將一些實力強大的人,奉為尚斌作為底蘊的力量去供養他們,原因也就是在這裡。

“我想在這裡麵應該有著一群實力強大的人的存在吧,他們負責著這座城市的安全和秩序,不然的話這座城市轉了這麼多錢,還能夠保持如此安定,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接過話來說道,與此同時他得到了從張飛的純音樂配置中傳來的訊息他們已經搞定了,所有的事情不僅僅是住宿還是客房之類的事兒,他們選擇的是一家叫做客來香的一家酒店。

這家酒店的名字雖然聽起來有一些中二,但實際上卻是這座城市中最好的一家酒店,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的價格也很貴,一般來這裡經商的人捨不得錢,花這麼多去住酒店的。

因為在這間酒店裡麵居住一宿,差不多能夠在彆的酒店中居住3到4萬,因此並不是很多人都會選擇這裡。

“我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咱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在詢問了諸葛淩雲的意思之後,林昊便帶著諸葛淩雲,他們向著客來香酒店的方向走了過去。

在酒店的門口等他們把馬匹上麵的韁繩,交到店小二的手中之後,他們便來到了2樓客來香酒店的用餐地點一共有兩層2層,一般都是非常貴的。這不僅僅是說他們的菜品非常貴,想要在2樓消費一定要達到多少元的金額纔可以。

“冇想到這酒店還有這樣的地方,看來多出來走走也是好事。”

諸葛淩雲看著滿桌的飯菜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些飯菜都比較符合他的口味,當然了,之所以能夠點出這樣的菜品,也是因為林昊下了一定的心思,他在臨行之前詢問過皇宮裡麵的人,探聽到了諸葛淩雲喜歡吃什麼東西。

“不過有件事情咱們一定要好好的去準備一下,那個叫做幽冥地獄的門派,一定不能夠讓他們存活。”

說到這裡的時候,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憤恨的神情,雖然北方雪國一向不提倡與江湖門派有什麼樣的衝突,但是他還是第1次遇到江湖門派中的人,敢來刺殺自己。

先不說是不是江湖門派的高層的意思,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作為北方雪國的國主卻冇有任何反應的話,那麼日後北方雪國的威嚴將會不斷的麵臨條件。

曾經在神武大陸上的曆史中,就不止一次的發生江湖門派去對王朝開戰,到最後王朝被江湖門派掀翻的事情,北方雪國雖然在神武大陸中算得上是排名不錯的國家,不過麵對那些特彆巨大的江湖門派依舊難以抵抗,所以這一次北方雪國一定要表現出強硬的姿態,不然將會成為隨意都可以欺負的存在。

“這件事情您放心吧,就算冇有您的命令又名地獄那些傢夥,我也不會讓他們存活太長時間,他們這些人完全不把人的性命當回事,這樣的人多活一天,對於整個社會來說就是禍害。”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諸葛淩雲心中很清楚,隻要是林昊說出來的事情就一定能夠做到。

“冇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能碰到這麼漂亮的女子,看來咱們這一次是不虛此行啊。”

正當林昊他們準備吃飯的時候,忽然之間一個極為不和諧的聲音傳入到了他們的耳朵裡麵,聽到這個聲音,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作為王晨曦的父親,王丞相直接站了起來,林昊循聲看去隻見4個**著上半身,手裡拿著笨重武器的傢夥,正坐在他們身後的桌子上。

他們這些人一看就像是江湖人士,看起來非常的粗魯,這也是讓王丞相覺得非常不滿的原因,林昊對著王丞相搖了搖頭,故意用非常大聲的聲音說道。

“王叔叔,你也冇有必要在意他們,難不成狗咬你一口,你還要去咬狗一口嗎?”

這一次林昊故意用非常大的聲音說到,幾乎整個2樓的人都能夠聽得一清二楚,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整個2樓爆發出了鬨笑的聲音,他們冇有想到這個看起來非常沉穩的小夥子,竟然會說出這麼陰損的一句話來。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其中一個拿著巨斧身上纏繞著鐵鏈的男子猛的站起身。準備向著林昊的方向走了過去,但是就在她剛剛邁出去一步的時候,卻被他身旁的另一名男子給攔截了下來,男子的臉上帶著無比低沉的神情對著那個人搖了搖頭。

“難道你忘記了這個城市的太少所致定下來的規矩嗎?任何人不可以在城中之中鬥毆,不然的話將會冇收你在這座城市之中進出的資格,並且將你在這座城市裡麵的財產清除乾淨甚至於會丟掉性命。”

聽到自己身旁的人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個身上揹著巨斧的男子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情,似乎這件事情讓他們覺得非常的恐怖似的,坐在一旁的諸葛淩雲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種以雷霆手段進行壓製的方式是他喜歡的。

“看來這個太守還算是一個人才,與日後可以好好的提拔一下。”

諸葛淩雲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林昊麵對著敢羞辱王晨曦的人,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麵大聲的譏諷著說的。

“看到了嗎?王叔叔,我就說了像這些傢夥冇有必要跟他們動手,就像咱們對待一條狗似的,他犯錯誤了,隻需要赫晨幾句就可以了,他們就會老老實實的夾起尾巴做人。”

林昊說完這句話,周圍的那幾個人的臉色都變得鐵青了起來,要不是礙於這座城市的探索製定下來的命令,他們恐怕早就對林昊發動攻擊了,不過考慮到所造成的巨大的後果不是他們能夠承受得了的,因此也就隻好隱忍了下來。

那名身上揹著巨斧的人,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林昊,嘴角不斷的抽搐著,顯然是因為在忍受著心中的怒火,而造成的身體的副作用。

“不過就這麼放過他們,未免有些過於便宜了,這樣吧,一會你去對付一下他們,我也正好看一看這座城池的太守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

諸葛淩雲仔細的想了想,而後看著一旁的林昊說道說道,這名太熟的所作所為比較對自己的口味,但諸葛淩雲也不能僅僅因為這一點就去賞賜的,至少也要看一看這個人是不是講道理的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