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後他掀開了馬車的車簾,透過縫隙看著正在外麵戰鬥的林昊,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情,此時的他並不希望林昊真正成為了力壓世界的人,他隻希望林昊能夠平平安安的陪伴在她的身邊。

站在一旁的雪柔臉上露出了安慰般的笑容,看著此時的王晨曦安慰著點了點頭道。

“放心叭林昊,侯爵的實力很強之前我見過他的戰鬥,雖然隻是遠遠的看去,但是那麼多人都不是林昊後覺得對手更彆說眼前這個老不死的傢夥了。”

“我說雪柔說老不死,這三個字可不是咱們丞相府的教養啊。”

王晨曦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雪柔說道,此時的老者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因為他發現自己不管怎麼樣的去努力,都冇有辦法傷害到林昊的,分毫實際上彆說是傷害對方了,就連想要觸碰到林昊的衣服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怎麼你現在已經對自己的實力感到動搖了嗎?作為一個修煉者來說,如果他不相信自己的實力,那麼就在那一刻就已經宣佈了它的死亡。”

說完這句話,林昊整個人以極快的速度向著眼前的老者衝擊了過去,看到林昊的動作,老者的臉上的神情就如同見了鬼一般的男女之間,他還能相信林昊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提升自己的速度。

“難道這個傢夥之前,一直在隱藏著自己的實力嗎?這怎麼可能?”

老者心中震驚的說道,不過現在也容不得他多想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林昊,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隻見林昊的手中的長槍不斷的揮動著,對這兩者的身體發動了攻擊。

看到眼前的場景,一旁的諸葛淩雲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大聲的為林昊鼓了鼓掌在諸葛林雲的帶領之下,其餘的輪迴門的弟子也開始大聲都被林昊叫好。

王丞相女人心中對於,幽冥地獄中的人感到非常的憤怒,作為北方雪國的聖主是整個北方地區最高的統治者,而幽冥地獄的人竟然敢對自己發動攻擊,就算幽冥地獄的人是一個傳承很長時間的組織,但這樣的做法已經是觸碰到了諸葛淩雲的底線。

現在如果實力允許的話,諸葛淩雲恨不得直接動用北方雪國的百萬大軍對著幽冥地獄發動了最後的衝擊,一定要將幽冥地獄踏平,不過心中的理智製止了諸葛淩雲的這個想法,現在北方雪國雖然看起來非常的安寧,但實際上也算得上是一直處於動盪的邊緣。

中州神橋和南方的兩個王國之間的戰鬥依舊冇有結束,雖然中州神朝並冇有取得決定性的優勢,但是相對於來說,諸葛淩雲的心中覺得中州神朝一定會勝利,原因非常的簡單,隻是因為周身長的手中掌握著強大的力量。

北方雪國的聖主,他很清楚中州神朝有著一支實力最為強悍的軍隊,而這支軍隊還冇有完全的施展出來。

所以中州神朝最後一定能夠掌握住整體zha

zhe

g的優勢,一旦到了那個時候,北方雪國可能就會被牽扯到zha

zhe

g裡麵。

“看來你對於你自己所研究出來的功法,似乎是很有自信嘛,不過不好意思,你這種功法是我玩剩下的東西。”

看著老者臉上這近乎於難以置信的神情,像女的心中忽然間有一種想法,那就是她要好好的打擊這名老者一下,果然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老者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充滿著難以置信的神情。

“不要在跟我開玩笑了,就算你的實力比我強,你也不能夠如此的羞辱,我告訴你這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功法。”

看著這名老者臉上這近乎於癲狂的心情,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林昊忽然間想起了自己的世界之中,曾經老一輩人所說的話,欲讓其亡必讓其狂。現在林昊要做的事情就是讓這名老者變得瘋狂起來。

相對於這名老者的癲狂的狀態,林昊則是淡淡的笑了,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既然你不相信的話,那我就讓你看一看什麼叫做真正的死亡之舞好了。”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雙手不斷的滑動,它引導著周圍的靈氣凝聚在自己的體內,隨後林昊通過自己真神級彆的力量,將原來的死亡主宰的方式功法施展了出來。

隨後在老者臉上這難以置信的神情之中,在林昊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影子,這個影子手中拿著一把長槍,看起來就像是上古時期的戰神似的,隻不過與那名老者不同的是他身後的影子出現了是無儘的死亡氣息,而在林昊身後的影子出現的則是無儘的神性的氣息。

“怎麼樣?這樣被我說對了吧,你所施展的功法到達了最極限的時候,差不多就是這種狀態,隻是你的力量和我之間相差太多,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林昊每向前邁一步,老者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向著自己的方向席捲了過來,這種壓力讓老者有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要不是心中最後的堅持,控製著自己的身體,讓她不至於倒下的話,老者恐怕早就已經跪倒在了地上。

“作為一個嚇破膽的對手,我是實在冇有心情再和他去戰鬥,所以現在的你可以死了。”

再向你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揮動著手中的長槍,對著老者直接刺了過去,與此同時,林昊身後的那個巨大的影子做出了同樣的動作,林昊手中的長槍觸碰到老者身體的時候。林昊身後的那個巨大影子的長槍,直接貫穿了老者的身體。

隨後老者的身體內部的力量直接成為了林昊秘境之中的補充,林昊現在很清楚他能夠調集出來的終極力量也就隻有自己的命力量,所以他現在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將力量源源不斷的補充到自己的秘境之中。

“真的是不好意思,聖主大人讓你受驚了。”

在解決完了眼前的這些敵人之後,林昊來到了諸葛淩雲的身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諸葛淩雲說的林昊,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心中很清楚,諸葛淩雲並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這樣的戰鬥還不至於讓他感覺到多麼吃驚。

“你小子隱藏的夠深的呀,真的是騙的我好苦。”

諸葛淩雲並冇有回答林昊的問題,反而是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薑禦仔細的想了想,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裡欺騙諸葛淩雲了。

“你竟然有這麼強悍的實力,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反而一直是在隱藏著,我想憑藉著你的實力,應該可以和金龍將距離廣大戰一場了吧。”

金龍將軍李廣是在北方雪國之中已經公佈排名的將軍裡麵實力最強悍的存在,諸葛淩雲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顯然是對於林昊的實力的真正的認可。

“我說聖主大人,您就不要開我的玩笑了……”

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笑容,他轉過頭看著聖主說道。

“說實話,金龍將軍李廣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偶像,所以能夠跟他進行交流,對我來說都是莫大的榮幸,更不要說是和他去比拚了,我自認為我冇有那樣的能力。”

林昊是一個不卑不亢的人,諸葛淩雲欣賞的也正是他的這一點,在諸葛淩雲的眼中看來林昊這樣的性格,一般人很少能夠擁有,尤其是在林昊獲得了這樣的地位之後。

如果僅僅是北方雪國的侯爵,就已經是一個讓人感到驚訝的身份了,再加上林昊之前,因為救了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的原因,因此被封為中州神朝的男爵。

這樣的身份在整個神武大陸中也很難找出幾個來,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同時獲得兩個國家的貴族身份,除非你對這兩個國家貢獻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纔可以。

“這件事情隻要有你去管理,我就非常的放心放心吧,我是不會有任何擔憂的事情的,不過我現在在想的一件事情,就是你們兩個人什麼時候完婚。”

諸葛淩雲說話的時候轉過頭看向了自己身後的馬車,當諸葛淩雲看到王晨曦透過馬車窗戶裡麵的縫隙看向林昊的時候,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看到了嗎?這個小丫頭可以說是非常的擔心你,如果你要是敢對不起她的話,那麼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怎麼還違背聖主的命令呢?而且我對晨曦的寵愛也是不會縮減的,這一次等平定了內亂之後,我們回去就希望能夠在聖主的鑒定之下完婚。”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車子裡麵的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與此同時雪柔也是一臉的微笑,王晨曦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頭看著雪柔說道。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做我們的通房丫頭呢,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咱們兩個人日後就姐妹相稱,我也會跟林昊去說,讓他將你收為自己的妾室給你一個名分,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你,畢竟每個人都需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如果是換做彆人聽到王晨曦的話,恐怕會選擇第二者,因為那樣的話自己將會追求真愛並且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但是雪柔聽到王晨曦所說的話,卻是嬌羞的點了點頭。

“小姐,你又拿我開玩笑了,你能知道我心中對於林昊侯爵是什麼樣的想法,如果小姐不介意的話,我是非常願意去做這個通房丫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