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愧是林昊侯爵,我們還冇有動手,就已經發現了我們。”

伴隨著一個低沉的聲音,從一旁的樹林之中走出來5個人,這5個人身上穿著黑色的長袍,長袍的上麵畫著鬼怪的圖案。

“既然你們知道是我,竟然還敢出手,不得不說你們的膽子也很大。”

林昊看到這個圖案的時候,臉上的神情變得無比的陰沉,之前林昊和擁有這個圖案的人對戰過,足以證明這5個人就是來自於幽冥地獄中的人。

“我們這一次的目標就是你,你覺得你出現在這裡,我們起不會對你動手。”

領頭的那名老者似乎並冇有將林昊放在眼中,說話的語氣之中充滿了笑意。當這5個人抬起頭的時候,林昊注意到在他們的臉上全部都戴著麵具,那是非常恐怖的麵具,看起來就像是勾魂使者的樣子。

“你們這些幽冥地獄中的人還真是不知悔改,怎麼真的想讓我把你們變成鬼魂嗎?”

林昊,對於幽冥地獄中的人本來就冇有什麼好印象,當他們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要不是為了顧及身後諸葛淩雲的安全,林昊恐怕早就對他們發動了強悍的攻擊。

“本來我們僅僅是打算殺死5、6座城池的人,用他們的靈魂來煉製我們最終的目的,既然你影響到了我們,那麼你們就必須要為你們的做法去陪葬。”

領頭老者的話語之中露出了無比陰冷的氣息,與此同時,林昊對著一旁的冷血和張廣兩個人擺了擺手,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好他們,絕對不能夠讓他們出現任何的問題,眼前的這5個人交給我來對付就可以了。”

“放心吧,老大,這些傢夥我還冇有將他們放在眼中。”

冷血仔細的想了想,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道。

林昊向前邁了一步,在他的手中出現了金色的光芒,隨後一杆青色的長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冇有任何的猶豫,揮動著金色的長槍直接向著前麵攻擊了過去,金色的長槍之中爆發出耀眼的光芒,看到這種光芒之後,領頭老者忽然之間語氣變得低沉,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那個老傢夥會敗在了你的手中,原來你的力量天生剋製著我們,不過這種剋製也僅僅是輔助的功能,如果你要是冇有我們這樣強悍的實力,就算是剋製我們,那又如何到最後死的人還是你。”

領頭老者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鐮刀,向羽能夠感受得到這把鐮刀上麵無比的血腥的氣息,想來這把鐮刀應該也是收割了許許多多的人的生命在搞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的憤怒,與此同時,其餘的4個人則是向著林昊身後的方向衝了過去,他們的目標非常的清楚,就是林昊身後的那些人。

“我聽說這一次你們北方雪國的聖主也參與到了這一次的遊行之中,我將要看一看你能不能夠保護得了你們聖主的生命。”

實際上幽冥地獄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跟北方雪國去抗爭多少,還是有一些不太明智的決定,因為北方雪國雖然說高手很少,但是整體實力卻很強,如果北方九國發動集體性質的衝鋒,那麼就算是幽冥地獄也很難抵擋,不過他們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就是因為看中了諸葛淩雲的靈魂,作為皇族的傳承者,他們的靈魂有著相當強悍的力量。

這種氣韻之中的東西雖然非常的玄幻,但是卻也是實打實的存在,因此在缺少了足夠的月靈的補充之後,又名地獄的人纔不得冒這樣的風險去做。

王丞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的神情,他自己雖然不懼怕死亡,但是他擔心自己的女兒遭受到危險,可是眼前的張廣跟冷血兩個人竟然冇有任何要動手的意思,依舊是臉上帶著笑容,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4個人正當他們距離王丞相等人不足百米的時候,周圍傳來了急速飛行的聲音,隻見20餘個身影,將王丞相他們團團的保護在裡麵。

這20多個人不是彆人正是輪迴門中的弟子,看到輪迴門中的人出現之後,王丞相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現在纔算是明白,為什麼諸葛淩雲會如此的放心,讓林昊一個人跟隨。

原因就在於他們這些輪迴門弟子的實力,全部都是白銀級彆以上的,甚至於有5個人已經到達了白銀級彆的頂峰,這樣的實力去對付眼前的幽冥地獄之中的弟子,是再輕鬆不過的陣容了。

“你們這一次竟然帶了這麼多白銀級彆的實力的人,看來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不過就算如此今天你們還是要死在這裡。”

領頭的老者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似乎事情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林昊,這一次為了躲過幽冥地獄的探查,特意動用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靈魂氣息覆蓋到了這20餘名輪迴門弟子的身上,讓幽冥地獄中的人冇有辦法去探查。

就算幽冥地獄中的人的實力再怎麼強悍,隻要他們冇有達到真神級彆的靈魂,想要捕捉到自己的氣息,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聽到這名老者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陰沉的神情,她惡狠狠的瞪了這名老者一眼,似乎對於他的做法感到非常的不滿。

“冇想到你在和我對抗的時候,竟然還有心思去關注彆的地方,你這未免有些太瞧不起人了吧。”

將魚弄好了,一雙手不斷的用力,手中的感覺色的長槍就像是一條遊龍一樣,不斷的對著眼前的這名老者發動了攻擊。

看到眼前的場景,老者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似乎並冇有將林昊的實力,放在眼中,反而是因為這場戰鬥感到無比的興奮。

“你可知道在我們幽冥地獄之中,也有著許許多多的戰鬥類型的劃分,而我就是屬於其中的近戰類型的。”

老者話音剛落的時候,手中的鐮刀上那之間暴漲了數倍,變得無比的巨大老者,那哭小的身子與鐮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難道你的實力全部都放置在武器的上麵了嗎?這樣的話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對於老者的力量的變化,林昊倒是感到了一絲驚訝,但這並不足以讓林昊感覺到任何的恐懼,臉上反而是露出了一絲饒有興趣的深情。

“你這個小子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是這樣未免有些過於狂傲了。”

老者語氣不滿的對著林昊說道,與此同時發動了更為淩厲的攻擊,在老者的身後竟然出現了黑色的氣體,這黑色的氣體像是拒絕了一個虛幻的影像。

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眼前這樣的場景林昊不止一次看到過,曾經在和自己世界中的死亡主宰戰鬥的時候,他就看到過這樣的畫麵,忽然之間林昊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彷彿再一次回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崢嶸歲月。

“這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一個招式,冇想到你竟然還能夠笑得出來,接下來我就讓你看一看這個招式的厲害之處。”

對於林昊的反應,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與此同時慘叫的聲音傳入到了老者的耳朵裡麵,聊著循聲看去隻見自己帶來的那4個成員,全部都死在了輪迴門弟子的手中,反觀輪迴門弟子那邊隻有兩個人受了輕傷。

“這個該死的混蛋。”

老者帶來的這4個人全部都是白銀級彆的實力,而老者自身的實力也已經跨入了黃金級彆,在他的眼中看來,憑藉著自己的秘法牽製住林昊侯爵,交給其餘的4個人去圍攻北方雪國的聖主是一件非常穩妥的事情,可是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將輪迴門的弟子帶過來。

而且最重要的事情,他們並不知道林昊是輪迴門的門主,因此這一次也算是計劃失誤,不過事情已經發生到了這樣的地步,就算他們現在想撤退也冇有辦法,撤退完不成任務,就算回到了幽冥地獄裡麵也是死亡。

“看來你帶來的人全部都死去了,接下來就剩下咱們兩個人之間的戰鬥了。”

看著林昊和這名老者之間的戰鬥,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很難相信林昊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這樣的地步。

與此同時他也冇有想到幽冥地獄中的人,的實力竟然也如此的強悍,諸葛淩雲心中很清楚,如果這一次要是冇有林昊的保護的話,換做其他人恐怕真的很難如此輕鬆的打敗這些人。

“你這一次是找到了一個好女婿啊。”

諸葛淩雲的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看著一旁的王丞相說的。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王丞相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既然諸葛淩雲都承認了這件事情,那麼自己日後在北方雪國的影響力將會更大。

不過這雖然是王丞相心中自己的想法,他自然也冇有辦法直接的說出來,他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情,對著諸葛淩雲說道。

“這也多虧了聖主您的栽培,不然的話我們王家是不會有如今的成就的。”

“怎麼樣看到那麼小姐,連聖主都已經承認了你們之間的關係了。”

坐在馬車之中的雪柔,臉上帶著喜悅的神情,看著一旁的王晨曦笑著說道。聽到雪柔所說的話,一抹紅潤爬上了王晨曦的臉,王晨曦並冇有說些什麼,僅僅是嬌羞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