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商定了接下來的一些細節方麵的事情之後,王丞相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了林昊的侯爵府,在王丞相離開之後,張廣跟冷血兩個人來到了林昊的身邊,帶著陰陽怪氣的樣子看著林昊說的。

“我說老大怎麼你現在要結婚了嗎?說到底還真是有些讓我們驚訝啊。”

張廣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

“不過這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至少咱們這裡能夠多一個女主人,不然的話天天都是咱們這幫男的,倒也是有些無聊。”

一向性格比較冷淡的冷血,此時也難得的開了一個玩笑,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人是真的為自己高興。

“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護好聖主,這一次的出行,我覺得身處此世的雛形應該不僅僅是為了視察民情纔對。現在的北方雪國雖然看起來非常的安定,但實際上早已經是暗流湧動,因此稍有不慎的話,北方結果可能就會捲入到戰爭裡麵,所以憑藉著諸葛淩雲的性格,應該不僅僅會在這個時候想去視察民情。”

“這件事情咱們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這一次還是由我們兄弟兩個人跟著你吧,到時候有什麼事情也方便一點。”

張廣仔細的想了想,臉上嬉笑的神情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雖然這個傢夥比較喜歡去開玩笑,但是也知道什麼時候應該開什麼樣的玩笑。

“你們兩個人當然要跟著我了,而且這一次我需要你安排輪迴門之中的弟子卻在暗中進行著保護,因為諸葛淩雲要出事情的話,咱們都逃不了關係,雖然我並不在意北方雪國皇族的威嚴,但是也不想現在給自己招惹到麻煩。”

向你說完這句話之後,冷血點了點頭,很清楚林昊話中的意思,隨後他走到一旁拿出了一塊傳音玉佩,將林昊的命令傳遞給輪迴門之中的人之後,再回到了林昊的身邊。

“我已經把訊息傳出去了,我想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就會有人來到這裡跟咱們彙合。”

解決完這些事情之後,林昊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因為他有一個神器級彆的儲物法寶,因此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裝到那個空間裡麵,甚至於如果林昊願意的話,他可以將整座侯爵府裝載進去。

到了第2天約定的時間,林昊他們便來到了皇宮的門口,此時的王丞相雲雲身上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袍,手中拿著一把車上看起來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王丞相則是帶著王晨曦以及雪柔,兩個女子來到了諸葛淩雲的身邊。

王丞相這一次則是穿著一襲黑色的長袍,雖然王丞相本身想要穿白色的,不過在他得知諸葛淩雲的穿著之後,他覺得跟自己的上司撞衫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

“冇想到咱們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麵,不過仔細的想一想到底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咱們這一次出遊不僅僅是為了視察民情,同時也要看一看國內究竟到底有著多少的不安分的勢力。”

說到這裡的時候,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少有的威嚴,對於這件事情他一直比較在意諸葛淩雲一直信奉著一個觀點,那就是想要對外征戰,首先要保證內部的穩定,如果內部都冇有辦法穩定的話,那麼提出對外征戰的事情,顯然就是在開玩笑,很有可能後院起火給敵人偷襲的機會。

“我想不安分的勢力應該哪裡都有,畢竟咱們北方雪國是以戰立國的國家,崇尚著強者為王敗者寇,因此那些實力強悍的傢夥應該會,加入到或者是自行組織一些,不是合法的組織。”

林昊之所以說出這句話來,是為了給諸葛淩雲提個醒,讓他心中多少有個準備,以免真的麵對這些人的時候,會因為過分的怒火而喪失了自己的判斷能力。

諸葛淩雲作為北方雪國的喪圖,自然明白林昊話中的意思,就像羽笑著點點頭道。

“放心吧,我是不會因為那樣的事情而影響到自己心裡的判斷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也就冇有資格去擔任北方雪國的這個勝者。”

“既然咱們都準備好了,那麼就出發了。”

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向前邁了一步,然而就在她剛剛邁出去一步的時候,忽然之間王丞相的聲音傳入到了諸葛淩雲的耳中。

“我說聖主大人,雖然咱們這一次是微服出行,但是這樣未免有些太不安全了。說到底您是北方雪國的聖族,因此還是帶著一些人手去進行保護吧。”

在王丞相說完這句話之後,諸葛淩雲仔細的想了想,隨後笑著搖了搖頭,諸葛淩雲的反應有些出乎於王丞相的意外,在王丞相的眼中,看來王丞相雲一向是一個非常穩當的人,不管做什麼樣的事情都不會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

“放心吧,這一次有林昊侯爵陪伴著我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我想他已經做好了嚴密的保衛措施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諸葛淩雲轉過頭,看著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

“怎麼樣?林昊侯爵我應該冇有說錯吧。”

“我一定會保護好聖主您的安全的。”

林昊的臉上帶著堅定的神情點了點頭,他的心中忽然間有一種感覺,那就像是諸葛淩雲,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安排是的,不過仔細的想一想也就釋然了,諸葛淩雲作為整個北方雪國的聖主自然有著相當的頭腦,不然的話,他也冇有辦法將偌大的北方雪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北方雪國是一個以武立國的國家,如果要冇有這強硬的手段的話,想讓將這些一個個實力強悍的將軍控製住,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既然諸葛淩雲跟林昊兩個人都這麼說了,王丞相自然也就不好說些什麼幾個人騎著馬,便向著城外的方向飛奔了出去。

因為王晨曦和雪柔兩個女孩子的關係,所以這一次他們一共是五匹馬,再加上一輛馬車,向著外麵的方向行駛了出去就在他們剛剛離開聖城,冇有多久的時間之後,便有差不多20餘人騎著馬匹在飛快的速度跟隨在他們的身後,諸葛淩雲自然注意到了這些人的存在,隨後諸葛淩雲一邊騎著馬一邊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

“如果我要是冇有猜錯的話,這些人應該是你們輪迴門之中的弟子吧,一個個實力的確很強,全部都達到了白銀的級彆。”

對於輪迴門這樣的江湖門派來說,能夠找出一群白銀門派的弟子,已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說道理論文並不是一個非常大的門派,隻是在整個北方雪國之中有著一定的位置。

而且在北方雪國的範圍之中有著許許多多隱世不出的大型門派,這也是為什麼在北方雪國裡麵有著許許多多的唄,官方禁止進入的禁地。

那些所謂的禁地便是這些門派的所在的地方,北方雪國的官方人員害怕因為平民的進入而引發一些矛盾,那可就得不償失了,如果北方雪國的平民真的遭受到了,這些江湖門派的傷害的話,那麼北方雪國也就不得不做出一些態度。

“他們都是我們最忠誠的弟子,所以由他們來保證您的安全,應該是一件最為合適的選擇了。”

林昊大大方方的承認了這件事情,諸葛淩雲倒是冇什麼反應,反而是一旁的王丞相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我說你竟然能夠調動得了江湖門派的弟子,你的實力還真是有夠強的。”

王丞相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雖然關於這件事情還冇有真正的公佈出去,但是隻要不是傻子都能夠看得出來,林昊成為王丞相家的女婿,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我說難道你還不知道嗎?林昊就是輪迴門的門主,也是整個輪迴門的老大,所以他的一聲令下,輪迴門的弟子怎麼敢不聽從林昊的安排?”

諸葛淩雲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讓王丞相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他冇有想到林昊竟然還有這樣的身份,現在在王丞相的眼中,看來能夠把林昊拉攏到自己的身邊,那是一件最合適不過的事情了。

“不過你小子竟然把這件事情跟我隱瞞,是不是信不著我呀?真是有夠讓我傷心的。”

王丞相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著像你說的聽到王丞相所說的話,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關於這件事情,他並不打算讓太多人知道,因為這是自己最後的一張底牌,可以說在必要的時候才能夠量的出來。

實際上王丞相也並冇有真的生氣,他更多的則是喜悅,看到林昊臉上的神情,王丞相就知道林昊可能把自己的事情當真了,而正當他準備去解釋一下,這次開玩笑的時候,林昊臉上的神情忽然間變得陰沉起來。

直接林昊拍了一下,馬背整個人高高的淩空而起,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的能量波動飛行了出去就算王丞相的實力並不是很強,但也能夠感受得到,現在應該是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事件。

諸葛淩雲也是一臉的陰沉,看著眼前的方向,他想要看一看究竟是有誰這麼大的膽子,在自己剛剛走出聖城,冇有多久的時間就敢對自己發動攻擊。

“既然都已經來了,那麼就趕快滾出來,不要在這裡服裝神弄鬼的樣子,有辱了你們的名聲。”

林昊的手中拿著一把摺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眼神之中卻是充滿了犀利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