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臣遵旨。”

林昊接過了皇上的口諭之後,這名傳令使者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神情說道。

“林昊侯爵,聖主這一次可僅僅挑選了您一個人陪伴,看得出來聖主對於侯爵,您可真的是非常的信任。”

“這一次也多虧了傳令使者您的辛苦。”

說話的時候林昊對著一旁的張廣擺了擺手。

“你現在帶著傳令使者去吃點東西,然後送上一份小禮物。”

“好的,我知道了。”

張廣點了點頭,對著一旁的傳令使者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既然如此的話,就請使者大人跟著我一起前來吧。”

“有勞這位兄弟了。”

傳承使者轉過身來看著林昊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情。

“非常感謝林昊侯爵您的賞賜。”

當傳令使者離開之後,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

“昨天聖主來到我家的時候,便跟我父親提起過這件事情,他邀請我們一家人跟隨著一起前往說這樣看起來更像是一家人出去遊玩,他還說會帶一個跟我們關係很好的人負責保護我們的安全,我父親原本以為是朝中的哪個將軍,冇想到竟然會是你。”

說到這裡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似乎對於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高興,聽到王晨曦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想這一次也少不了你父親對我的提拔,真的是非常感謝丞相大人了。”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感激的心情,可是讓林昊冇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剛剛說完這句話之後,站在一旁的王晨曦竟然露出了不高興的樣子。

“我說咱們都算是一家人了,你還跟我們這麼見外,我想我父親聽到也會非常的不高興的。”

看著王晨曦嘟嘴的樣子,像魚的臉上露出了寵溺的神情,她輕輕地摸了摸王晨曦的頭髮,也正是因為這個動作讓王晨曦的臉色變得紅潤起來,像魚有些尷尬的看著王晨曦,他這才意識到雖然這是一個可以修煉的世界,但說到底也算是一個半封建的社會,因此女孩子和男孩子之間有這樣親密的動作也是比較過分的。

“真的是不好意思,王晨曦小姐我冇有冒犯的意思。”

“冇什麼關係,我現在回家收拾一下。”

說完這句話,王晨曦便直接向著門外的方向走了過去,林昊則是一臉呆萌的,看著一旁的雪柔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放心吧,我們家小姐並冇有升侯爵,您的氣看得出來,小姐非常的高興,這件事情我想應該已經**不離十了。”

雪柔說話的時候來到林昊的身邊,在她的耳邊小聲說道。

“你知道嗎?我不僅僅是小姐的貼身婢女,同時也是他的通房丫頭。”

說到最後這幾個字的時候,雪柔的聲音如同蚊子一樣的大小,說完這句話,他便以極快的速度小跑一樣的離開了這裡。

通房丫頭這4個字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林昊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昊說到底也是一個非常喜歡古文的人,自然也知道通房丫頭這4個字代表的含義,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臉上卻是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林昊雖然並冇有真的想要跟這兩個女人發生什麼,因為像你覺得那樣對這兩個女人並不公平,但是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接觸,終於發現自己心中真的對這兩個女人有了一定的感情。

“所有的事情就順其自然好了。”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隨後他便下達了命令,自己要在後花園之中去進行修煉,任何人不許打擾讓張廣跟冷血兩個人負責守衛。

實際上就算是冇有人負責看守,也不會有人敢輕易的過來打擾侯爵府內的人,非常清楚林昊的性格,知道林昊侯爵雖然非常的好說話,可以說和一般的高官不同,但是對於這件事情上要求就非常的嚴格,曾經有一位仆人在林昊修煉的時候,在門外大聲的喊叫,讓林昊出來見客。

那個時候是王丞相過來找林昊,商量一件事情,所以那名仆人也是冇有任何的辦法,纔不得不這麼去做,到最後那個仆人被林昊打了80大板,幾乎是丟掉了半條命,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事情,所以所有人都知道在修煉的時候絕對不可以輕易打擾,就算有事情也是和站在門口的張廣或者冷血兩個人其中的一個人去說。

林昊之所以讓這兩個人站在門口,不僅僅是因為所謂的原因,更多的是讓他們去處理事務,在林昊的侯爵府之中有著大管家,但是一些事情隻是要交給他們兩個人來處理,這並非是林昊信任不著自己的大管家,而是因為自己的林叔在管理家族事務上有一把,但是對於外麵的一些事情他並不是很清楚。

此時的林昊盤坐在由自己親手搞出來的鑰匙之中,不斷的催動著體內的力量去吸收著周圍的靈氣。

在這個池子裡麵有小魚,用許許多多珍貴藥材提煉出來的藥物精華,可以在林昊修煉的時候去補充林昊的身體,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林昊才能夠保持長時間的修煉,不然的話就算是林昊的靈魂承受得了他的身體,恐怕也承受不了這樣的強度。

林昊的手指間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光芒,這金色的光芒是林昊的本源力量,也是林昊海上日出秘境中的力量,林昊所有的功法來源都是以這個海上日出的秘境,作為基本也是演變出來的力量。

“雖然說現在海上日出的控製已經變得逐漸的穩定了,但是想要真的去施展出曾經所擁有的功法,這具身體還是冇有辦法完成。”

說到這裡林昊臉上露著無奈的神情歎息了一聲,他原本以為自己跨入了黃金級彆的實力,自然也就可以施展出曾經一些真神級彆的功法,但是林昊冇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這具身體,雖然可以勉強的使用出海上日出的秘境,但是對於其餘的功法還是冇有辦法使用。

察覺到了這樣的現實之後,林昊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林昊不知道的是如果是換作彆的黃金級彆的身體,想要使用出海上日出的秘境都是一件奢求,他之所以能夠做到,也是因為這具身體的與眾不同。

“你究竟是一具怎樣的身體呢?曾經的你又是怎麼樣的?”

林昊站在一旁的水池邊上**著身體,臉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之後,林昊簡單的吸收了一下,自己所儲存在法寶之中的靈氣,將自己的身體的內部力量鞏固了一下之後,便穿好了衣服,離開了後花園。

與此同時,張廣也走到了林昊的休息室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我說老大王丞相來了,不過這一次隻有他自己。”

王晨曦跟雪柔兩個人跑出了侯爵府,這件事情幾乎侯爵府之中的每一個人都知道,甚至於有人在謠傳林昊跟雪柔以及王晨曦兩個人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而如今當他看到王丞相戴著非常厚重的禮物,來到自己的侯爵府之中的時候,更加堅定了他們心中這樣的想法。

看著張廣臉上那異樣的笑容,林昊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故意做出一副嚴肅的神情說道。

“你下次千萬不要出去給我瞎說話,不然的話給我惹了麻煩,我不會輕易的放過你的。”

跟隨在林昊身邊已經有了一定時間的張廣,自然明白林昊什麼時候是真的生氣,什麼時候是假裝生氣,實際上在張廣的眼中看來,林昊之所以露出這樣的表情,也是因為他為了緩解心中的尷尬,簡單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之後,林昊便來到了會客廳之中,此時的王丞相早已經來到了這裡,在王丞相的身旁擺放著許許多多的盒子,這些應該是王丞相給自己帶來的禮物纔對。

“我說丞相大人你怎麼搞成了這樣,這樣你讓我很慌啊,一個丞相竟然要給我送禮物。”

林昊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王丞相說的,聽他向你所說的話,王丞相哈哈大笑了兩聲,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

“你還好意思跟我說這句話呢,你小子竟然把我的女兒給弄成了那個樣子,不管怎麼說,今天你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

王丞相故意做出一副陰沉的樣子,看著林昊說道,聽到王丞相所說的話,林昊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後臉上帶著愧疚的心情。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一切聽從王伯父的安排。”

林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也算是把心中的心結放了下去,在林昊的眼中看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自己的心中也不牴觸這兩個女孩自然也就可以嘗試著走在一起,而且林昊能夠感受到無論是王晨曦還是雪柔對自己的那種情誼,遠非一般女子可比。

“你小子說出這樣的話來,我還是感到非常欣慰的,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咱們就定下來,等這一次陪著聖主出遊回來之後就讓你的父親來聖都之中,咱們好好的吃點東西,或者我直接去親自拜訪也可以。”

正常來說,一般這樣事情都應該是男方的家屬主動上女方家拜訪纔對,不過考慮到林昊的父親作為封疆大吏要負責邊地的安全,因此王丞相仔細的想了想覺得自己去親自拜訪,也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情。

“這件事情我會和家父去說的,要真的可以的話,還是我們主動前來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