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認識,她就是奪取林明地盤的人,而你的判斷也冇有錯,她也是約翰派過來的殺手。”

一聽到是約翰的人,鬱雨晨大怒:“那你還等什麼,不趕快動手,難道是因為她是女人嗎?”

鬱雨晨這個問題無異於給林昊當頭一棒,無奈的攤開雙手說道:“鬱總,什麼時候你的想象力變得這麼豐富了?花音的確是約翰手下的人,但我和她有言在先,隻要我能防禦住她三次暗殺的話,她不僅會把金翅鳥的地盤全部奉還,而且還會聽我們的調度,這樣兩全其美的生意我當然不會放過。”

聽完林昊的一番解釋之後,鬱雨晨想起今天中午在食堂的奇怪事件,很自然的便把懷疑目標放在了花音的身上。

“這麼說來的話,今天在食堂坐在你和我旁邊的人,就是她了?”

林昊點點頭:“不錯,算起來這回正好是第三次的暗殺,花音,如今你三次暗殺皆以失敗而告終,我希望你能遵守當時你和我的賭注,並承擔其後果。”

花音露出了少見的笑容:“當然,隻不過我想在加註一條,如果你能打贏我的話,我不會有絲毫的反悔。”

林昊掃了一眼身後的鬱雨晨,如果是和花音單槍匹馬戰鬥的話,林昊毫不畏懼,隻不過現在鬱雨晨在身邊,林昊非常擔心花音會對鬱雨晨下手,就算自己的實力在厲害,一心也不可能二用。

花音似乎從林昊的臉上看出了其憂慮的事情,平靜的說道:“林昊,你放心,我不會對鬱總下手,我要鬱總親眼看著你敗在她的麵前,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相信那種感覺一定非常美妙。”

鬱雨晨本來就對林昊私自答應和花音賭注的事情耿耿於懷,如今又聽這花音及其放縱的大話,心中的怒火兀自燃燒起來。

“誰勝誰負還不見得,林昊,你一定要加油。”

說著,鬱雨晨拍了拍林昊的後背,為其加油打氣。

林昊知道這隻不過是大敵當前讓鬱雨晨放棄了自己的脾氣,轉而為自己加油,等這件事情一旦得到平息之後,鬱雨晨還會向自己詢問這件事情的原始本末,不過至少現在鬱雨晨的態度能夠讓自己放心坦然的和花音進行一場對決。

林昊看著電梯中的警示燈依然在亮著,便說道:“如果我猜的冇有錯的話,這個電梯的問題也是你造成的吧?”

“當然,本以為藉著這次機會可以讓你身敗名裂,冇有想到如此縝密的計劃還是讓你識破,看來你果然不是好對付的。”

林昊安置好鬱雨晨之後,便調整著全身的氣息,準備好和花音進行一場對決。

而花音見林昊也做好了準備,將太刀握在手中,雖然準備好發起進攻。

花音先發製人,縱身一躍,一記重腳狠狠的踢向林昊,林昊最先感覺到的是淩厲的風,冇有任何放鬆,豎起胳膊來擋,一腳一手,就這樣硬生生的撞在一起,林昊的力量終究要高過花音一些,花音頓時感覺到腳部一麻,踉蹌的退後幾步,由於電梯的空間有限,花音的退後伴隨著撞到電梯門也就停止了下來。

花音現在尚能感覺到腿部的麻感,心知自己在腿腳上的功夫不可能是林昊的對手,於是改變進攻模式,使用太刀無情的向林昊橫劈豎斬過去。

麵對著鋒利的刀刃,林昊提起全身的注意力,和花音開始糾纏起來,雖然花音的每一擊都用儘全部心思,不過在林昊看來根本不具有讓自己全力以赴的價值,隻是一味的閃躲,一直都冇有采取反攻。

花音猛然揮出太刀,向著林昊的勃頸處砍了過來,一旁觀戰的鬱雨晨心中一涼,眼看著動了殺機的花音向林昊下了毒手,而自己卻隻有審時度勢的權力,心中有一些失落。

林昊連忙向後退,無奈空間狹小,雖然躲開了花音的刀刃,但自己也退到了最後方,眼看著林昊掉進了自己的陷阱中,花音猛力一推,刀刃筆直的朝著林昊刺了過去,就在花音以為的手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林昊稟足氣息,雙腳雙手支撐著內部而起,巧妙的躲過了花音的攻擊,還未等花音緩過神的時候,林昊直接跳了下來,抓住花音的胳膊,奮力一拉,強大的力量迫使花音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太刀。

自認為可以取下林昊性命的攻擊,卻被其輕鬆避開,花音這時也相信了自己不是林昊的對手,無奈的說道。

“我輸了。”

見花音認了輸,林昊也就將其放開,正在鬱雨晨以為一切都結束的時候,花音快速的從地上撿起太刀,襲擊目標改變為鬱雨晨,這樣的場麵讓林昊和鬱雨晨都始料未及,眼看著泛著寒光的刀刃馬上逼近鬱雨晨的身前時,林昊毫不猶豫的伸出手,將其一把握住,鮮血直接順著刀刃流淌下來,滴落在地上。

林昊的表情開始變得冰冷起來:“你不是說不會對鬱總下手嗎,怎麼反悔了?”

花音試著掙脫開林昊的雙手,卻發現林昊正死死抓住,看來如果自己不給林昊一個合理的解釋,估計林昊不會痛快的放開自己的刀。

花音冷笑一聲:“我並冇有反悔,隻不過是想試探一下林先生的人品罷了,我看起來雖然是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但我也有自己的行為準則,不會替一個鐵石心腸的人工作,不過從剛剛的表現來看,你過關了。”

得到花音認可後的林昊,將信將疑的把太刀鬆開,花音順勢將刀收了回來,戴上帽子,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的樣子,與此同時,天雨集團的維修師傅也發現了電梯的異常,並進行了處理,很快電梯就恢複了正常,當電梯門打開的一霎那,花音先行離開,甩下林昊和鬱雨晨兩個人。

一想起花音剛剛的所作所為,再加上林昊手上的傷勢,鬱雨晨對這個花音的好感度直線下降,急忙通知王思勝等人對其進行抓捕,卻被林昊強製製止下來。

鬱雨晨不平的說道:“剛剛那個女人的行為你也看到了,不僅充滿了挑釁的意味,而且還無法無天,如果不對其下手的話,早晚會成為我們的擔憂。”

林昊笑著搖頭道:“雖然花音這個人不苟言笑,動起手來也不講情麵,既然今天她當著你和我的麵服了軟,就說明她現在已經成為了我們的人,也不會在隨意更改,這樣下來的話,之前所付出的種種代價也是值得的。”

見林昊說的有理有據,鬱雨晨也冇有太過堅持,隻能搖頭作罷,連忙帶著林昊來到了醫務室,進行簡單的包紮。

回到據點的花音看著把守門口的人,心中湧現出一種不祥的預感,隨著逐步的深入,花音也慢慢發現了這股不安的源頭,正是約翰和傑瑞兩個人。

見花音回來,約翰下來迎接說道:“花音小姐可真是辛苦,我聽說你親自去刺殺林昊,不知道結果怎麼樣?”

花音敏銳的目光在手下人的身上遊走,當看到一個人的臉上有閃過的時候,便知道是其將訊息出賣給了約翰,以至於兩個人會親自找上門來。

麵對著實力高出自己的約翰和傑瑞,花音冇有太多的畏懼,依舊冰冷的說道:“林昊果然不是等閒之輩,三次暗殺都以失敗而告終,好在林昊冇有對我下手,否則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裡和你對話。”

約翰笑了起來:“林昊的實力我們是清楚的,隻不過我們遲遲不動手是有自己的原因,既然花音小姐剛剛也說了自己出師不利,那我也冇有必要再對這件事情深追究下去,不過我聽到的訊息卻不僅僅是這些,好像花音小姐和林昊之間存在一個賭注,如果林昊能保證在三次暗殺下毫髮無損的話,花音小姐不僅會把搶奪來的地盤全部奉還,而且還會為林昊所用,我說的對嗎?”

見約翰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小媚也冇有再隱瞞下去,而是坦然的說道:“不錯,我雖然是一個女人,但說話算話,我很快就會把原屬於林昊的東西悉數奉還,而我自己也會脫離你。”

約翰不怒反笑道:“我真的搞不懂林昊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夠讓你出爾反爾,不過你也應該清楚,從你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就會采取行動。”

聽著約翰動了殺機的話,花音拿起放在一旁的太刀,與此同時,拔出剛剛和林昊交戰所使用的短太刀,雙刀合十握在身前。

一直沉默不語的傑瑞從凳子上走了下來,饒有興趣的看著花音。

“早就聽說過花音小姐的暗殺術能在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對其一擊必殺,今天終於能有幸與其交鋒,還希望花音小姐不要手下留情,否則你會後悔的。”

花音的四個姐妹走到花音的身後,和其統一戰線,而其他人則站在了約翰的身後,兩大勢力開始對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