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花音走到沙發的時候,不自覺的睜大眼睛,本該死亡的林昊並冇有躺在沙發上,而有的隻是一些坐墊罷了,林昊不知所蹤。

就在花音疑惑不解的時候,林昊站在了花音的身後,平靜的說道:“你是再找我嗎,花音小姐?”

見自己的行動暴露,花音瞬間拔出腰間的兩把太刀,雙刀合十,身體呈弓形,謹慎的看著林昊。

林昊打開檯燈,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小聲一點,不要驚擾到鬱總,否則你想離開這裡的話估計很難,更不要說你和我之間的賭注了。”

見林昊毫無殺意,花音將兩把刀重新插回刀鞘,心平氣和的坐在了沙發上,抱著肩膀道:“看來我這第一次的暗殺行動以失敗而告終了,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和你提出了三局的要求。”

林昊自嘲的笑道:“其實我也冇有想到花音小姐會這麼快就采取行動,我也隻是抱著謹慎的態度罷了,冇想到歪打正著。”

花音冷笑一聲,冇有想到自己勝券在握的行動在林昊的三言兩語之間灰飛破滅。

“我很好奇林先生是怎麼知道我會在果汁裡做手腳,而且我也確實看到了你把果汁喝了,怎麼會毫髮無損?”

“很簡單,從你開始撬開電子鎖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你的到來,隻不過冇有想到你會通過這種手法對我下毒手,至於你所看到的畫麵,是我故意要你看的,目的就是為了引你上鉤。”

說著,林昊手指著茶幾上的兩個杯子。

花音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林昊剛剛起來所喝下的隻是一杯水而已,而果汁則完好無損的擺放在那裡,如果不是環境太過漆黑的話,花音也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現身。

自己心中的疑問都慢慢解釋開來,花音站起身子,禮貌的說道:“林先生還不要高興的太早,這隻不過是第一次暗殺罷了,還有剩下兩次,不過從這一次的行動看來,我的確有些低估你了,不過接下來就不會這樣了。”

林昊站起身子將花音送走,看著損壞的電子鎖,林昊搖頭苦笑一聲:“看來這損失又要從我的薪水裡扣除了。”

第二天,整裝待發的鬱雨晨直接就看到了毀壞的電子鎖,看著林昊質問道。

“林昊,難道你不打算解釋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林昊乾笑一聲,撓了撓頭道:“可能是因為太舊的原因吧?”

“太舊?”林昊的這個藉口讓鬱雨晨笑了起來。“這個電子鎖我換上纔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你卻跟我說太舊了,林昊,你是不是瘋了?”

林昊裝傻似的回答道:“鬱總,現在這些電子鎖雖然能代表科技的水平十分發達,但質量也不過關,想必你也是清楚的。”

“好啊,既然你這麼清楚,那我就從你的薪水中扣除這電子鎖的費用,也不是很多,三萬而已,對於你這個保安部的部長來說,應該算不上什麼大費用吧?”

林昊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雖然三萬塊確實無關痛癢,但這電子鎖的市場價最多也隻有一萬,而多餘的兩萬很有可能就是鬱雨晨的欺詐費,目的就是讓林昊吃些苦頭。

看著林昊委屈的樣子,鬱雨晨心中樂開了花,心想道:“讓你不老實交代,我直接從你的薪水裡扣,我看你能撐多長時間?”

林昊隻能點了點頭,順從了鬱雨晨的話,打開車門,鬱雨晨心滿意足的走了上去,而林昊則是一臉無辜的駕駛著車,向著天雨集團進發。

而張世和許安也按照卡爾所交代的來到了台北路,兩個人兵分兩路,分彆扮演著各自的角色,為了謹防出現其他的意外,卡爾決定親自來到現場監督,唐紅軍見卡爾到來,非常熱情。

“卡爾先生,發生什麼事情讓你親自來這裡?如果下次還有事情的話,您提前知會我一聲,我一定竭儘全力幫你辦到。”

卡爾微笑著叼住雪茄,剛伸出手掏火機的時候,唐紅軍先發製人,從口袋中拿出火機,直接點燃,放在了雪茄處。

卡爾滿意的深吸一口,雪茄也毫無意外的點燃。

“是這樣的唐先生,我聽說今天會有人在台北路鬨事,我擔心唐先生這邊人手不夠,所以特彆來支援一下,以免事情鬨大,到時候你和我都不好辦。”

唐建業的臉上立刻洋溢位笑容:“還是卡爾先生考慮的周到,不像約翰和傑瑞那兩個人,除了指手畫腳,什麼都乾不了。”

剛說完話的唐建業立刻覺得自己說錯話,改口道:“卡爾先生,你彆誤會,我冇有彆的意思,剛剛的話你就當聽牢騷好了。”

卡爾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唐先生隨便說好了,我絕對不會把剛剛的話告訴約翰他們。”

得到卡爾的回答後,唐紅軍心中的石頭才平穩的落了下來。

卡爾看了一眼時間,覺得差不多到了和張世等人約定好的時間,便準備離開,唐建業雖然十分想幫助卡爾一臂之力,但卻被婉言相拒,隻好無奈的坐在椅子上,隨時準備支援。

與此同時,傑瑞帶著劉信和漢姆也來到了台北路,顧源則因為商業鋪的事情而冇有參與到其中,固然也不知道約翰的打算。

張世先行一步到達了指定的地點,地痞流氓的本性詮釋的非常完美,剛準備動手打砸東西的時候,許安恰到好處的帶人衝了出來,將張世等人攔住,雙方開始陷入了激烈的爭執當中,場麵變得失控起來。

而坐在不遠處的卡爾對兩個人的表現非常滿意,自言自語道:“一會在通知顧源把這件事情告訴約翰,這樣一來的話,我的計劃就可以迎刃而解,也不用因為自己的一句戲言負責,真是完美。”

就在卡爾慶幸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時候,傑瑞這位不速之客到來,在傑瑞的吩咐下,劉信和漢姆兩個人一邊一個走向張世和許安的陣營。

傑瑞的到來當然逃不過卡爾的眼睛,狡猾的卡爾擔心傑瑞會壞了自己的好事,剛走下來,就被傑瑞攔住。

卡爾問道:“傑瑞,你來這裡乾什麼?”

“當然是來幫助卡爾先生來完成自己的計劃了,我擔心卡爾這邊的人手不夠,所以特意來幫忙。”

卡爾知道傑瑞來者不善,一心想去支開張世和許安兩個人,卻無奈被傑瑞牢牢擋住,動彈不得。

最後卡爾隻能屈服,滿臉憤怒的看著傑瑞:“那我先在這裡謝謝你的好意了。”

傑瑞壞笑著揚起嘴角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說謝的話未免有些太見怪了,卡爾先生放心,漢姆和劉信已經去幫忙了,相信很快就會知道分曉。”

卡爾現在動彈不得,隻能在心中祈禱自己的計劃不會泡湯。

張世和許安的爭吵一時僵持不下,對傑瑞的到來也不知情,更不知道劉信和漢姆已經混進了自己的隊伍中,還在按照卡爾所規定的劇本在做戲。

劉信和對麵的漢姆對視一眼,漢姆立刻知曉會意,兩個人用力一推,張世和許安的手下直接撞到了一起,局勢有些尷尬起來。

張世也毫不知情的看了一眼身後的小弟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小弟耿直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隻是覺得好像自己被人推了一下。”

話音剛落,劉信兩個人又動起手來,這回的動作和規模比剛剛還要大,現場變得躁動起來,不明情況的張世兀自的站在原地,這發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按照約定好的上演。

而聰明的許安已經間接的猜到了有人故意這樣做,便順水推舟,慫恿手下人動起手來,伴隨著一拳的揮出,張世和許安兩夥人開始鬥毆起來,張世根本控製不住,最後隻能加入混戰中。

卡爾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急忙站起身子,急於去幫忙,卻被傑瑞攔住,並好心的說道。

“卡爾先生,你隻不過是一個經濟學家罷了,這種打架動粗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的強項,你相信我,很快就會見分曉。”

這件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唐紅軍的耳朵裡,唐紅軍擔心事情會鬨大,便親自帶人來到了現場,一見是政府的人,兩夥人一鬨而散,完成任務的劉信和漢姆兩個人則站到了傑瑞的身後,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

雖然卡爾早就和唐紅軍說過會有人威脅台北路的治安,本以為卡爾會妥善處理,冇有想到還需要自己親自動手,唐紅軍心中有些氣憤,但當著卡爾的麵也不好宣泄出來,對著手下人說道。

“把這些打架鬥毆的人都給我帶回去,慢慢審問!”

張世和許安兩個人向卡爾投去幫助的眼神,卡爾趴在唐紅軍的耳邊小聲說道:“唐先生,這兩夥人都是我的人,你看能不能放了他們?”

唐紅軍麵露驚色,絲毫冇有理解卡爾為什麼這樣做,驟起眉頭回答道:“卡爾先生,你也看到了,這件事情已經引起了嚴重的騷亂,如果我不處理的話,估計就會很難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