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的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之前在那邊公司聽到他所說的話,其餘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的神情,就如同那個公子所言,這10棵千年桃樹被埋入地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先輩留下的命令,這樣去做可以保證小鎮的安寧。

甚至於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他們的小鎮之所以冇有遭受到攻擊的原因,就是因為有這10棵千年桃樹的保護。

“這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侯爵,難道你在質疑聖都的安排嗎?”

當趙山河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名公子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有著這麼厲害的身份,如果早知這樣的話,那名公子當初打死他也不會去和林昊為敵。

“我不知道你最近在搞一些什麼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夠搞得定的,千萬不要做出背叛咱們小鎮的事情。”

雖然已經知道了林昊的身份,讓這名公子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夠讓這件事情成功。看著這份公子臉上這略帶遲疑的神情,林昊像是忽然間明白了什麼。

“我想你應該是被人給玩弄了吧,有人給你承諾會在明天晚上消滅整個小鎮中的所有人,到時候會讓你成為這7個小鎮所掌管區域的最高領導,但是他們確實欺騙了你。”

在心裡說完這句話之後,公子的瞳孔急速的收縮,這一瞬間的變化讓林昊確定他所說的事情是真的,隨後這名公子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看著林昊。

“你可不要瞎說話,我可並冇有做出什麼背叛咱們小鎮中居民的事情。”

“我可以實話告訴你,雖然陣法將會在明天淩晨的時候被催動,但實際上在今天晚上陣法就會控製住小鎮之中所有的出入,如果你要是想在明天白天時間將你的資產全部都轉移出去,那麼我會明確的告訴你,你將會成為這陣法之中的亡魂。”

林昊說的如此的肯定再加上他的身份擺在那裡,周圍的人也逐漸相信了林昊所說的話,此時他們臉上帶著憤怒的目光看向了這邊公子,他們冇有想到這名公子竟然為了一己之力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徐文,你真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嗎?”

這名公子的名字叫做徐文,在確定了徐文真的有嫌疑,做出這件事情之後,其餘小鎮中的居民臉上帶著憤怒的神情,看著他甚至於一些脾氣暴躁的人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要不是周圍有著徐文的手下在進行攔截,恐怕他早已經被這些小鎮的居民痛揍一頓。

“我說了你不要在這裡冤枉我,不然的話我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你的。”

徐文的臉上帶著歇斯底裡的神情大聲的喊道事情,已經到瞭如今的這個地步,就算他在說些什麼話否定也冇有人會去相信他一些小鎮的居民正準備對徐文動手,但是卻被林昊給攔了下來,林昊環視一週,看著小鎮居民說的。

“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他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自然由北方雪國的法律來懲罰他,我不希望你們做出什麼過激的事。”說完這句話之後

說完這句話,林昊右手一揮,徐文竟然當著眾人的麵前消失了。

“有這麼厲害的侯爵在這裡,我們安全了。”

也不知道是誰率先喊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其餘的人也開始高聲歡呼了起來,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一揮手就能夠讓一個大活人消失,這樣的實力遠非常人可比有這樣的人在保護著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現在你們立刻將第10顆桃樹挖出來,我有重要的用處。”

在得到了林昊的命令之後,這些小鎮中的居民便開始熱火朝天的乾了起來,與此同時林昊則是拉著趙雲走到了一旁的角落,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看著趙雲問道。

“怎麼樣?讓你安排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咱們輪迴門的地址有冇有改過來?”

“輪迴門的門徒已經趕過來了,我想應該再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能夠到了。”

趙雲仔細的想了想,而後迴應著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你就安排他們千萬不要進城,要在城外邊守候著,我想他們既然明天晚上打算將這裡全部清除,但是今天晚上就進行了封鎖,他們應該是想要對這座城市進行一些搶奪,不然天劫雷電將發下來,任何東西都將不複存在。”

林昊作為真神級彆的強者,自然明白雷電的恐怖之處,麵對著雷電的攻擊,除非是一些珍貴的天生天養的天材地寶之外,任何東西也冇有辦法抵抗住雷電的力量。

“好的老大,我知道該怎麼去做了,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

說完這句話,趙雲便直接離開了這座城市,與此同時,隨著時間的推移,林昊已經將這10顆桃樹安置好了,在林昊的雙手不斷的滑動之下,周圍的靈氣受到了林昊的指引全部都進入到了桃樹之中,桃樹互相連接形成了一個奇妙的圖案,這個圖案的形狀有點類似於北鬥7星,但是卻擁有著北鬥七星陣法的功效。

“這纔是真正的北鬥7星的陣法,可以擁有著強悍的力量,壓製著反北鬥七星陣法。”

林昊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雖然他也知道這些人不一定能夠聽得懂這件事情,但還是說出一點來讓他們覺得安心。

聽到林昊的解釋之後,果然那些人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此時的小鎮鎮長趙山河來到了林昊的身邊笑著說道。

“林昊侯爵,你所說的那些我們都不懂,我們僅僅是一些普通人跟你們這些實力強悍的修煉者,冇有辦法相比,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要是能活下來我們會對您感恩戴德,要是活不下來也冇有關係,大不了大家一起去死唄。”

趙山河的確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小鎮,鎮長看得出來她在普通百姓心中的地位非常的高,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每一個人都熱情的迴應了起來。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你們就在這裡等著,每一個人都進行著正常的生活,放心吧,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交給我去負責就好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來到了雪柔的身邊,看著他笑著點了點頭。

“這裡麵的事情我處理的差不多了,隻需要晚上將來犯之敵打退就好,他們差不多應該會有著一些兵馬,但是我也已經把人調過來了,所以你們就該怎麼做怎麼做,等後天的太陽升起之後,所有的事情就不是事情了。”

林昊的話讓雪柔的臉上露出了安心的神情,雪柔忽然間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隻要跟在林昊的身邊不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他都冇有必要擔心。

正當林昊準備離開這裡的時候,忽然間雪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看著林昊說道。

“可是我叔叔跟阿姨怎麼辦?他們兩個人還能夠找得到嗎?”

雪柔和林昊兩個人來到這座小鎮,就是為了雪柔自己叔叔和阿姨的事情,可是林昊從頭到尾也冇有提過。

雪柔原本語文是林昊還冇有去雪柔,可是後來林昊將這些事情都搞得一清二楚,那就證明瞭林昊多多少少已經雪柔到了一些,冇有告訴自己,那就應該不是什麼好訊息。

“人總要學會自己成長不是嗎?不管怎麼說以後你身邊還有我以及王晨曦的陪伴呢,放心吧,我們那裡就是你的家,侯爵府就是你第2個家。”

雖然林昊不願意去告訴雪柔,她的叔叔阿姨的靈魂波動已經徹底的消失了,不過這種事情也是瞞不了的,越加的隱瞞就會越加增加雪柔心中的悲痛,果然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雪柔的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自己的叔叔阿姨從小照顧自己的樣子。

“冇什麼關係,以後你還有我們呢,這裡就是你的家。”

雪柔的伯伯跟嬸嬸來到了雪柔的身邊,輕輕的將她抱在了懷裡,臉上露出了心疼的神情,雪柔這個女孩子彆看從小一副開朗的樣子,但實際上心中比任何人都壓抑。

因為從小無父無母受到了許許多多的欺負,要不是叔叔阿姨叫她收養過來,恐怕他早已經死在了街頭,幾乎這座街道上的人都是看著雪柔長大的,因此都把他當做了自己的孩子,這也是為什麼當雪柔知道這座小鎮可能會有危險的時候,如此著急的就把林昊給帶過來了。

“我知道你們都會把我當自己的孩子去對待的,但是我還是希望能給我的叔叔阿姨另一個墳墓。”

雪柔擦乾了眼睛上麵的淚痕,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雪柔說完這句話之後,其餘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了讚賞的神情,像雪柔這種招人喜歡又非常孝順的女孩子,如今不多見了,有些人甚至想要給自己的兒子跟雪柔提親,不過考慮到雪柔這一次竟然能夠把侯爵帶過來,那麼在聖都的地位自然也非常的高,便將這件事情壓製了下來。

“怎麼樣?都準備好了嗎?”

林昊來到了城外,雙手不斷的滑動,直接催動了陣法的力量,陣法爆發出劇烈的光芒,將整個小鎮包裹到了裡麵,正當眾人驚訝的時候,林昊的聲音在雪柔的腦海之中迴盪了起來。

“告訴他們冇有必要驚慌,這是我佈置下來的陣法,保護他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