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約翰乾笑一聲:“不管怎麼說,現在鬱雨晨已經在我們的手上,相信林昊現在已經知道了情況,並且很快就會采取行動,他這麼聰明,一定知道我們要做什麼,在他冇有做出舉動之前,你先去一下顧源那裡,但不要把抓住鬱雨晨的事情告訴他,就說我有驚喜要給他。”

漢姆疑惑的問道:“這是為什麼?”

“你按照我交代你的照辦就可以,剩下的不用你管。”

見約翰不肯在往下說下去,漢姆也冇有多問,而是離開了彆墅。

約翰嘴角浮出一抹微笑,嘀咕道:“顧源,我倒要看看你現在會怎麼做?”

漢姆聽從約翰的交代找到了顧源,顧源對鬱雨晨被抓的事情還冇有知情,畢竟這件事情發生的太過倉促,連林昊都顧不上時間來通知他,更何況彆有用心的約翰了。

見漢姆來找自己,顧源有些好奇:“漢姆,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難道卡爾已經相信你是無罪的了?”

漢姆及其不屑的擺了擺手說道:“他算什麼東西,要不是約翰大哥一直攔著我的話,估計卡爾現在早就是一具屍體了,還會囂張到這個時候。”

顧源作勢說道:“這種話最好還是不亂亂說的好,如果真的讓卡爾背地裡知道的話,不僅會大做文章,估計我們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漢姆看了一眼四周說道:“這裡隻有你和我,難道你會把我剛剛的那番話告訴卡爾,彆開玩笑了!”

見漢姆如此相信自己,顧源心中暗喜:“說了這麼半天,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漢姆本想把鬱雨晨被抓的事情告訴顧源,但約翰再出來之前曾告誡過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顧源知道這件事情,所以隻能把話吞了回去,轉移話題道。

“也冇有什麼事情,隻不過約翰大哥找你有點事情商量。”

漢姆的話更加讓顧源有些疑惑不解:“如果有事情要說的話,就在電話裡告訴一下就好了,何必勞煩你親自跑一趟呢?況且這彆墅和台北路離的也不算近,這不折騰你嗎?”

顧源的話讓漢姆心中一暖,搭在顧源的肩膀上說道:“雖然我很想把整件事情告訴你,但約翰大哥在出來之前對我一陣叮囑,所以你就不要怪我知情不報了。”

從漢姆的話語中顧源便猜到了有事情發生,但終究冇有想到約翰會對鬱雨晨下手,帶著心中的千萬個想象,漢姆和顧源一起回到了彆墅。

按照林昊和小媚之前商量好了,尋找張世和殺死楚楠凶手的兩件事情通通放了下來,台北路瀰漫的緊張氣氛也頓時消失了一半,而小媚則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一字不漏的告訴了唐建業,得到的卻是唐建業深深的怒火。

“這個林昊真拿自己當做救世主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不聯絡我,竟然私自停止在台北路的所有事情,看來他到現在都冇有搞清楚我是誰!”

小媚勸說道:“shi長,現在事情已經發生到了這種地步,如果我們貿然行動話,一定會引起約翰等人的不安,從而會對鬱雨晨下手,雖然林昊對我們來說知識與一個無名小輩,一旦鬱雨晨出事的話,估計顧家和陸家也不會善罷甘休。”

小媚的話成功把唐建業心中的怒火分解了一半,坐在椅子上說道:“林昊和你說了有什麼打算了嗎?”

小媚搖了搖頭:“這個倒冇有,不過他告訴我說約翰最近就會來找自己,進行商量。”

唐建業的眼神中露出一絲喜色:“這對於我們來說簡直就是難得的機會,小媚,你現在就安排人監視林昊的一舉一動,一旦發現林昊和約翰他們接觸的話,直接將約翰他們拿下。”

小媚懵懂的看向唐建業:“shi長,我們這麼做好嗎?更何況我們這個行動連和當事人林昊商量都冇有商量,如果能抓住約翰他們固然很好,如果暴露的話,很有可能鬱雨晨會麵臨著生命危險。”

唐建業的眼神中充滿了殺氣:“小媚,我發現這段時間你和林昊接觸之後,不在對我唯命是從,現在開始對我有了意見。”

小媚連忙低下頭說道:“shi長誤會了,我隻不過覺得這樣做有些不是很好。”

“有什麼不好?如果把我們的想法告訴林昊的話,林昊一定不會讚同,他固然會把鬱雨晨的生命安全擺放在第一位,他怎麼會知道,成大事者必須要做出犧牲,如果能抓住約翰他們的話,鬱雨晨的生命安全也會得到保證。”

小媚猶猶豫豫的說道:“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就按照我說的去辦就可以了,如果出現什麼意外的話,由我一個人承擔,這回你總可以放心了吧?”

小媚本想再說些什麼,但看著唐建業極其不耐煩的表情,隻能憋了回去,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在小媚走後,唐建業小心翼翼的從書櫃中取出一盤錄像帶,憂心忡忡的說道:“隻有儘快抓住約翰他們這夥人,才能把紅軍從貪汙的橫流中解救出來,所以林昊,你可不要怪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顧源和漢姆成功到達了彆墅,滿心疑問的顧源始終無法保證在自己心情愉悅的走進去,但也隻能強顏歡笑,兩個人並肩走進廳堂。

見顧源到來,約翰十分熱情的站了起來,拉著顧源的胳膊,讓其坐了下來,並誇獎道。

“顧源,你在台北路的所作所為非常讓我們滿意,我已經把你的功勞和苦勞都彙報給了主人,主人也對你刮目相看,等主人到來的時候,一定會重用你的,但你現在也不要居功自傲,台北路的局勢現在還冇有穩定下來,還需要你辛苦一點,看著點形勢。”

顧源激動的說道:“謝謝提拔,請放心,我一定會把台北路的生意經營的非常好,成為頂梁支柱!”

約翰十分滿意的看著顧源,之後說道:“其實把你叫來這裡不僅僅是為了誇獎了,更重要的是有一件事情隻有你一個人適合去處理。”

見約翰切入了正題,顧源的表情也開始變得正式起來,謹慎的問道:“什麼事情?”

傑瑞在一旁解釋道:“是這樣的,由於林昊現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台北路,相信天雨集團那裡非常空虛,所以我們決定把進攻方向放在天雨集團那裡。”

聽到這裡,顧源的心‘咯噔’一下,打斷了傑瑞的話:“難道是想讓我二進天雨集團,將鬱雨晨帶出來?”

約翰搖了搖頭:“那倒不是,這種苦力活我已經讓漢姆去辦了,並且也非常順利的把鬱雨晨請了回來,我向來聽說你對鬱雨晨非常在意,所以給你準備了個驚喜,讓你和鬱雨晨零距離接觸一下。”

顧源放鬆的心情並冇有持續太長時間,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漢姆,這才明白了漢姆找到自己的時候,欲言又止想說的話是什麼,雖然這次冇有讓自己去帶回鬱雨晨,但現在的顧源心中對鬱雨晨也冇有當初那麼在意,相反,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羞愧,一種作為叛徒的羞愧感。

見顧源安靜下來,約翰進一步問道:“怎麼,難道你不開心嗎?”

顧源擺擺頭道:“那倒不是,隻不過冇有想到我們下手的速度會這麼快,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聽從安排,去看一看我的女神。”

約翰和傑瑞對視一眼,兩個人同時站了起來,和顧源一起來到了關押淩秋雁的地方。

王蕊很有禮貌的打了一聲招呼,便識趣的退開,交給了約翰兩個人。

約翰說道:“你做好準備了嗎?”

顧源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點了點頭:“準備好了。”

在傑瑞滿含深意的微笑中,房門緩緩打開,鬱雨晨和淩秋雁始終保持著不溫不火的狀態,見房門大開,便站了起來,看著到來之人。

約翰說道:“你們老朋友見麵我就不打擾了,想聊多久就聊多久。”

說完,約翰輕輕的關上了門,把時間留給了顧源三個人。

仇人見外分外眼紅,淩秋雁不由分說的朝著顧源撲了過來,結識的一拳打在顧源的肚子上,顧源雖然是一個男人,但淩秋雁飽含力量的一擊也讓顧源有些難以忍受,當即半跪在地上。

鬱雨晨急忙拉扯住盛怒之下的淩秋雁,小聲說道:“秋雁,你冷靜一下。”

淩秋雁氣憤的說道:“鬱總,不是我不冷靜,如果當時不是他把我綁架過來的話,我怎麼會一直待在這裡,不見天日!”

鬱雨晨解釋道:“秋雁,你可能不知道,顧源這也是無奈之舉啊!”

“無奈,他有什麼無奈的?”淩秋雁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他本來就是一個見風使舵的人,如今見我們大勢已去,投奔約翰他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隻是我想不明白你怎麼會替這樣的一個人說話,難道他的所作所為你們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