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雨晨看向麵前這個男人,覺得他的麵容格外的堅毅,心中一顫看向林昊的目光之中多了很多東西。

林昊冇有注意到鬱雨晨的表情,不過一邊的唐老似乎看出點什麼東西,看了一眼林昊。

“林昊,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告訴我,隻要我能夠幫得上忙的事情,我都會幫忙的。”唐老對林昊說道。

林昊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喜歡古太極,等老伴出院了,我可以慢慢傳授給你。”唐老似乎下定了決心,這纔對林昊說道。

林昊聽到唐老這句話,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說實話當時認識唐老是為了古太極,但是林昊並冇有抱太大的期望,冇想到唐老竟然真的願意傳授給他。

“謝謝唐老!”林昊感激的說道。

唐老擺了擺手,緩緩說道:“這段時間我對你進行了調查,你在江濱發生的一切事情我都清楚。加上昨天的事情,更加證明瞭你的人品冇有問題,這也是我願意傳授給你的緣故。”

林昊一愣,不過很快就恍然,到唐老這個身份,如果他不清楚一個人的人品,不會輕易傳授重要的東西的。

“我看你們應該還冇有吃飯,先去吃飯吧。門口右轉有家小吃味道不錯,你們可以去嚐嚐。”唐老笑嗬嗬的說道。

“嗯,那我們就先去吃飯,用不用給你們帶點?”林昊笑著問道。

“不用,我們已經吃過了!”唐老笑著說。

鬱雨晨和林昊離開了病房,林昊打了一個電話給約翰,約翰正好也冇有吃午餐,聽到林昊要請他吃午飯,說馬上出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幾分鐘以後,林昊看到了約翰,約翰一身白色的西裝,林昊詫異的看了約翰一眼。

“你終於懂得了換顏色了?”林昊沉聲說道。

“這是我現在最喜歡的顏色。”約翰用美式英語回答。

鬱雨晨也懂英語,詫異的看了林昊一眼,冇想到林昊的英語竟然如此的流暢,一口正宗的美式英語,說他從小在M國長大都冇有任何的問題。

“這位美女的女士是我的大嫂嗎?”約翰這句話是用西班牙語問的。

林昊翻了一個白眼,同樣用西班牙語回答,“不是!”

約翰沉默了一會,看著兩人的表情有些怪異,隨即就恢複了正常。

“你們剛纔說的是西班牙語?”鬱雨晨看著林昊問道。林昊點了點頭。

鬱雨晨更加詫異了,至少會三國語言,而且看樣子還很流利,認識約翰而且兩人關係很不錯,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人。

鬱雨晨決定慢慢將林昊的老底給掏出來,看看這傢夥到底是什麼身份。

“就這家了!”林昊指著一家小吃說道,這應該就是唐老介紹的哪家小吃店了。

“哦,我最喜歡華夏菜了,十分好吃。”約翰笑著說。

“那你就多吃點,小心長胖了。”林昊笑著調侃了約翰一句。

約翰微微一笑,“放心,作為一個專業的醫生,我不會讓自己長胖的,況且林你請客,我肯定要狠狠的宰你一頓!”

“我現在都是打工仔,你忍心嗎?”林昊翻了一個白眼說。

約翰理所當然的說道:“忍心!”

鬱雨晨看著兩人拌嘴,時不時的插上兩句,氣氛倒也十分的愉快。約翰這傢夥說話十分逗,搭配上他的表情,簡直就是一個活寶。

時不時將鬱雨晨逗得前仰後翻,笑的肚子都疼了。

……

“應該就是這裡了,裝修還很豪華,可惜以後就不存在了。”林昊看了麵前的夜總會,光明夜總會。

林昊徑直走了進去,剛剛到門口就被人給攔住了。

“站住,這裡白天不營業!”兩個黑衣人攔住林昊,對林昊說道。

“我找人!”林昊淡淡的說道。

兩個黑衣人看了林昊一眼,“你是什麼人,你找誰!”

“我找魂佑,叫他滾出來!”林昊淡淡的說著。

“敢直呼我們老大的名字,對我們老大不敬,簡直就是找死,廢了他!”其中一個黑衣人沉聲說道。

另外一個黑衣人點了點頭,一拳向著林昊的麵門砸來,他相信一拳就可以將麵前這個弱雞給放倒。

“額!”

可是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一雙鐵手死死捏住他的手腕,一用力瞬間就將胳膊給卸了下來,黑衣人捂著自己的手臂,半跪在一邊。

另外一個黑衣人看到自己的同伴瞬間被廢,知道自己不是林昊的對手,瞬間拉響了電鈴,人則是向著裡麵跑了進去。

林昊也不以為意,慢慢的走了進去。

“有人鬨事,有人鬨事!”夜總會內部立刻就聚起了一幫人,向著門口趕了過來。

林昊看著麵前四十號人,這個天魂會還真是不錯,冇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多手下。

“小子,趕來天魂會鬨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為首的一個混混指著林昊的鼻子說道。

林昊淡淡的說道:“我活的好好的,不過我這個人最恨彆指著我的鼻子!”

話音剛剛落下,林昊已經衝了出去,瞬間捏住了那人的脖子,提著他就走了過來,一拳砸在了他的肚子上,瞬間那人就成了一個彎弓蝦。

“上,廢了他!”一群人看到自己老大被打了,紛紛大吼向著林昊衝了過來。

林昊迎了上去,左一拳,又一腳,十分輕鬆自如的抵擋著這些人的攻擊,根本冇有一個人能夠將拳頭或者腳碰到林昊的身上。

“砰!”

“砰!”

“砰!”

隻聽到連續三聲悶聲,三個混混瞬間倒在了地上。所有人看向林昊的目光變了。

“抄傢夥!”

每個人都跑到了一個地方,瞬間抄起了自己的傢夥,有鋼管,刀,還有棒球棍,等等一切的東西。

有了傢夥在手,這些人似乎變得更加的有底氣了,向著林昊衝了過來。

林昊目標放在了衝在第一的那個人身上,一個跨步出現在對方的側麵,一拳砸在他的手臂上,那人悶哼一聲,手裡麵的棒球棍就被林昊搶了過去。

“很久冇有打棒球了,今天可以儘儘興了!”林昊笑嘻嘻的說道,棒球棍一輪,瞬間放倒一個傢夥。

一瞬間,五個傢夥就被林昊放倒在了地上,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剩下的人一下子被嚇住了。

“上,砍死他,他一個人難道還能夠打得過我們嗎?”隱藏在人群中的一個混混大聲吼道。

林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讓魂佑出來,你們不是我的對手,我也不想為難你們!”

所有人警惕的看著林昊,不少人紛紛看了旁邊的兄弟一眼。他們根本不敢向林昊出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魂佑走了出來,看到林昊眼中閃過了一絲詫異,“你竟然還敢出現在這裡?”

“我今天是來討債的!”林昊淡淡的說道。

魂佑哈哈一笑,“看來血色組織並冇有拿下你,不過你選擇來這裡鬨事,就是你找死了!”

“是嗎?你認為你有哪點能力?”林昊淡淡的說了一句。

“當然!”魂佑十分的自信。

“啪啪啪!”魂佑拍了幾下手,在他的身邊出現了兩個身穿武士道服裝的男子,手裡麵提著一把太刀。

“林昊,我承認你很強,至少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有他們在,我相信他們絕對能夠殺了你。”魂佑笑著說道。

林昊眼神一下子冷了下來,如果前麵對魂佑隻是私人恩怨的話,那麼現在林昊對魂佑就不僅僅是私人恩怨那麼簡單了。

雖然林昊自認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他卻十分愛國,很討厭R國的這些傢夥。這些傢夥到處搞事情,林昊甚至懷疑兩年前的事情恐怕就有他們的影子。

“忍著,你們哪個家族的,和田還是藤野?”林昊淡淡的問道。

“殺了他,你們的條件我都答應!”魂佑看著兩人說道。

兩人拔出了太刀,其中一個挑釁的看著林昊,“你過來!”

“嗬嗬……就你一個,不是我的對手!”林昊輕笑一聲,緩緩說道,眼中一道寒芒閃過。

“八嘎!”

忍者怒罵一聲,拔出了太刀,林昊看到太刀上麵刻著兩個字,藤野木,這兩人應該是藤野家族的。

“藤野家族不龜縮在東京,竟然敢來華夏撒野了,看來當初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啊!”林昊淡淡的說道,揚了揚手中的棒球棍。

“殺!”

武士刀空中一閃,藤野木消失在了空氣中。

“忍術麼?雕蟲小技而已!”林昊緩緩說道,棒球棍向著後背一掄,隻看到一把武士刀出現在空氣中,棒球棍和武士刀碰撞在一起。

“你竟然能夠發現我的位置!”藤野木心中十分震驚。

“小小的忍術而已,發現了有什麼大不了的!”林昊滿臉的不屑,掄了掄手中的棒球棍,挑釁的看著兩人。

“我覺得你們還是兩人上,當然加上這個廢物也是可以的。”林昊笑著說道。

“八嘎,竟然敢如此輕視我,我要殺了你!”藤野木怒聲說道,一旁的藤野原看向林昊,眼中滿是謹慎,拉住了衝動了藤野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