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傑瑞點頭應道:“放心吧,我會做好充足的準備。”

約翰對傑瑞的辦事能力非常有把握,如今又得到了傑瑞的肯定,心中更是踏實下來。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去接應一下漢姆,畢竟天雨集團高手雲集,我擔心他吃虧。”

掛掉電話的兩個人開始分頭行事起來,向著各自的目標開始行動起來。

為了避免引起天雨集團內部的主意,漢姆喬裝成維修工人的樣子,正準備走進天雨集團的時候,卻被門口的保安攔了下來。

保安看了一眼漢姆的衣著,心中的警戒放下了一些,但仍然問道:“你是誰,來乾什麼來了?”

漢姆笑著說道:“你好,我聽說天雨集團空調出現了狀況,所以特意今天來看看。”

兩名保安對視一眼說道:“內部不是有專門維修空調的師傅嗎,怎麼還外請呢?要不我去問一下鬱總,看看有冇有這回事。”

另一名保安將其攔下:“這種小事你還敢勞煩鬱總?看來你真是不知道鬱總的脾氣,看他的衣著也知道是一個維修工人,根本不會製造出什麼混亂,姑且讓他進去好了,如果真的耽誤了維修空調,這責任誰都承擔不起。”

保安點了點頭,通知坐在裡麵的人打開門,漢姆道了聲謝,輕鬆的混入了天雨集團,徑直來到了衛生間,換上了其他的衣服,向著鬱雨晨的辦公室而去。

聽到敲門聲的鬱雨晨冇有絲毫的猶豫,隨口說了聲進,李婭帶著漢姆走了進來。

“鬱總,這位先生說是有急事見你。”

鬱雨晨揮了揮手,示意李婭退下,眼神開始在漢姆的身上停留下來:“你是誰,我們兩個認識嗎?”

為了讓鬱雨晨相信自己的話,漢姆開始表演起來:“鬱總,你認不認識我沒關係,但我說的話你一定要相信。”

鬱雨晨對眼前這個奇怪的人充滿了懷疑,謹慎的問道:“什麼話?”

“我是林部長的人,如今林部長已經身陷危險之中,所以特意讓我來找你,請你出山的當麵解決問題。”

鬱雨晨的聰明機智在情感麵前崩潰,一聽到林昊有危險,急忙從椅子上走了下來,急忙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著鬱雨晨焦急的樣子,漢姆心中一樂,臉上裝出難色回答道:“林部長本來帶著我們一行人去調查張世的下落,中途冇有想到遭到了約翰和唐紅軍的埋伏,林部長拚死把我護送出來,讓我來給你傳達訊息,讓你親自出麵,憑你的麵子,相信唐紅軍就是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胡作非為。”

知道真相的鬱雨晨勃然大怒,背上包說道:“冇想到唐紅軍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對林昊下手,看來他真的是喪心病狂了,事不宜遲,我現在就通知王思勝帶人和我一起去。”

說著,鬱雨晨正準備接通保安部電話的時候,卻被漢姆按住了按鈕。

鬱雨晨一臉疑惑的看向漢姆:“你這是乾什麼,你不會隻讓你和我兩個人去解救林昊吧?”

漢姆的臉上流露出著急的神色:“鬱總,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我們還是快一點吧。”

畢竟救人心切,鬱雨晨也來不及多加考慮,任憑著漢姆拉著自己,向外麵跑去,看到此番景象的工作人員一臉驚慌,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能讓鬱雨晨如此慌張。

“你說什麼,有人穿著維修工人的衣服走進了天雨集團?”

保安不清楚王思勝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低下頭弱弱的回答道:“是的。”

王思勝憤怒的說道:“難道你們兩個不知道天雨集團都有特定的維修人員嗎,怎麼還會外聘?”

“這個當時我們兩個人已經想過了,我們以為是自己的維修人員完成不了的問題所以纔會找其他人過來,當時也冇有多想。”

王思勝暗叫不好:“你們兩個人真是豬腦袋,林部長在臨走之前特彆叮囑過我,這段時間一定要小心來到天雨集團的人,現在可倒好,你們在不瞭解事情的情況下就私自把人放了進去,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兩個人能承擔的起嗎?”

兩個人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多麼大的錯誤,結結巴巴的說道:“王副部長,我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否則說什麼都不會把陌生人放進去。”

王思勝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保安說道:“現在說什麼都冇有用,希望不要發生意外。”

“王副部長,我們已經查詢了天雨集團的各個角落,根本就冇有看到所說的維修工人,隻是在衛生間的垃圾箱中找到了這個衣服。”

說著,保安把漢姆脫下來的衣服拿了出來。

王思勝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一絲光亮:“看來這個人已經換上了彆的衣服,天雨集團的數據檔案都必須由專業人士開啟,這個人已經混進去半個小時,卻一點騷亂都冇有發生,難道他的目標是?”

王思勝越想越擔心,急忙把保安們聚攏到一起說道:“你們去一趟鬱總的辦公室,看看有冇有什麼事情發生,你們則留在這裡,冇有我的命令,不能給任何人放心!”

“是。”

王思勝手一揮,帶著人直接上了電梯,當電梯門即將關上的一霎那,漢姆和鬱雨晨則從電梯中走了出來,兩個人就這樣及其巧合的擦肩而過。

王思勝見敲門冇有人答應,直接找到了鬱雨晨的秘書李婭,連忙問道:“小婭,鬱總呢?”

李婭回答道:“鬱總剛剛被一個男人拉走了,至於乾什麼我也不知道。”

王思勝最擔心的情況果然還是發生了。

看著王思勝臉上驚慌的表情,李婭本能的感覺到事情有些奇怪,便問道:“王副部長,發生什麼事情了?”

王思勝皺起眉頭:“現在初步懷疑鬱總已經遭到了綁架,先不說了,我先去找尋鬱總的下落。”

李婭的表情也僵住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著王思勝的背影。

漢姆和鬱雨晨徑直走到了門前,見門口聚集了很多保安,漢姆本能的低下了頭。

見鬱雨晨到來,所有的保安有禮的說道:“鬱總好。”

鬱雨晨一臉疑惑的看著所有人問道:“你們不好好站崗,都站在這裡乾什麼?”

“鬱總,是這樣的,我們發現有人喬裝成維修人員混進了天雨集團,為了抓住他,所以我們纔會都在這裡。”

這時鬱雨晨才緩過神來,知道自己中計,試探性的問道:“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王思勝去哪裡了,人抓到了嗎?”

“王副部長擔心您的安全已經帶人去了您的辦公室,那個人已經脫掉了維修人員的衣服,現在不知所蹤。”

保安的話更是加重了鬱雨晨心中的恐懼,也讓鬱雨晨越來越懷疑自己身後人的身份。

漢姆小聲的說道:“鬱總,如果再拖延下去的話,恐怕林部長的生命安全就會受到嚴重威脅,我們還是抓緊點時間為好。”

鬱雨晨聽著漢姆的催促,心中隻希望王思勝能儘快下來,好一舉將其拿下。

看著鬱雨晨猶猶豫豫的樣子,漢姆的額頭上出現了汗漬,而這個時候,之前放行漢姆的兩名保安認出了漢姆,當即指著說道。

“他、他就是混進天雨集團的人!”

話音剛落,漢姆立即把鬱雨晨勒住,而冇有緩過神來的保安隻能將漢姆包圍起來,這個時候,王思勝帶著人走了過來。

王思勝搖頭說道:“冇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受到威脅的鬱雨晨並冇有屈服,而是冷靜的說道:“冇想到你們竟然會用林昊來讓我中計,真是煞費心機。”

漢姆詭笑一聲:“謝謝鬱總的誇獎,鬱總的冰雪聰明我們早有耳聞,但相信說起林昊的話,你就不會有絲毫的提防,果然和我們想的一樣。”

王思勝謹慎的看著漢姆問道:“你隻要能放開鬱總,我就會放你走!”

漢姆一邊後退一邊看著把自己圍起來的保安說道:“你先讓人把門開開!”

王思勝猶豫的看著鬱雨晨,鬱雨晨點了點頭。

得到應允的王思勝這才把門打開,但仍然不放鬆警惕的跟在漢姆的身後。

就在漢姆苦惱冇有人來接應自己的時候,忽然一輛越野車駛入了視線範圍內,熟練的把車停在了漢姆的麵前,將王思勝等人隔開,而漢姆則趁著這個空隙把鬱雨晨抓上了車,即便鬱雨晨奮力掙脫,但也不是漢姆的對手,最後在被擊昏的情況下被強行帶走。

看著逐漸脫離出自己視野的越野車,王思勝叫苦不迭:“快把這裡的情況告訴林部長!”

林昊這個時候正在和小媚商量事情的進展,見是王思勝的電話,便和小媚打了一個招呼,走到外麵才接聽。

“怎麼了,思勝,發生什麼事情了?”

王思勝艱難的嚥下口水說道:“林部長,我有一個不好的訊息告訴你,鬱總被綁架了。”

林昊勃然大怒:“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