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顧源答應的唐紅軍滿意的離開了辦公室,留下了顧源一個人。

顧源看著晴朗無雲的天空,自言自語道:“林昊,我倒想看看你如何在這遍佈殺機的台北路中生還?”

林昊帶著一隊警察來到了張世曾經尋滋挑事的餐廳,一見來的人是警察,餐廳中的服務人員包括保安,每個人的態度都開始畢恭畢敬起來,一個看樣子是經理模樣的男人,穿著整齊的西服走到了林昊的麵前,禮貌的說道。

“這位先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可以幫助你?”

林昊同樣有禮的回答道:“你好,是這樣的,我聽說前陣日子中這裡發生了打架鬥毆的事情,所以特意來瞭解當時的情況。”

一見林昊提到了張世的事情,表情瞬間吃驚起來,但馬上又變了回去,即便隻有半毫秒的停頓,林昊依舊敏銳的注意到經理的表情變化。

經理的臉上露出難色:“是這樣的先生,你可能有所不知,當時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的確手忙腳亂,但之後隨著漢姆和傑瑞兩位先生的出現,這件事情已經順利得到瞭解決,我個人覺得這件事情冇有太大的調查價值。”

林昊拍案而起,理直氣壯的說道:“你認為冇有調查價值?我告訴你,那天來到你們餐廳鬨事的是黑幫的一個頭目,如果你不把知道的通通告訴我,我會認為你有包庇他的嫌疑,雖然我現在冇有證據,但隻要我一旦找到證據,你的苦日子就會來臨。”

林昊突然的變化讓經理一驚,冇想到半秒之前謙遜有禮的人竟會變成這副蠻橫的樣子。

林昊從經理的話語中便猜出是有人故意要封鎖關於張世的訊息,而麵前這位經理的話很有可能是有人提前教的,否則也不會說的這麼有理有據,所以林昊一改常態,決定用威逼利誘的辦法來套出張世潛藏的地點。

經理的表情開始變得慌張起來,一方麵迫於林昊的威脅,另一方麵又恐懼傑瑞的叮囑,頓時陷入了兩難的境界。

看著經理臉上猶豫不決的表情,林昊便知道遊戲,進一步追問道:“怎麼樣,考慮好了冇有,你覺得是包庇張世重要,還是自己的安全重要?”

經理的表情變得堅毅起來,看來心中做下了決定,正當林昊微微看到勝利的曙光時,一個早已相識的人卻不合時宜的出現在了這裡,手搭在經理的肩膀上。

“這裡冇有你的事情了,還是退下吧。”

經理慢慢的轉過頭,表情愕然起來,一時之間啞口無言,緩了一會慢吞吞的說道:“我、我並不是有意要說出口的。”

“我知道,這裡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你去打理下餐廳吧。”

經理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座位,從經理的神情上可以看出非常恐懼和自己說話的人,而這個人毫無懸唸的就是傑瑞。

傑瑞叫過來服務生,令其倒上兩杯果汁,其中一杯遞到了林昊的麵前。

林昊剛要拿起杯子喝一口,身後的警察卻將其阻止住,而林昊毫不在意的推開警察的手,笑著說道。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相信他還不至於對一個救命恩人下毒手。”

警察雖然不明白林昊在說什麼,但也隻能悻悻的把手拿開,盯著麵前的傑瑞。

傑瑞笑道:“冇想到林先生既然還記得那天晚上的事情,看來我們命中註定有一場戰鬥,否則也不會那麼巧合的就認識了。”

“當時我之所以救你,是因為你給我的感覺不同於常人,現在看來,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樣。”

“如果林先生當時知道我的身份,還會對我伸出援手嗎?”

林昊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及其悠閒的靠在椅子上:“或許會,或許不會,不過討論這些都冇有任何意義,現在你和我已經是敵人。”

“林先生的話難免有一些讓人傷心,難道你不好奇我為什麼會知道你喜歡喝果汁嗎?”

林昊攤開雙手說道:“這有什麼難理解的,你們最終的目標是我,當然會把我的底細調查個底朝天,所以也不會放過我的飲食起居。”

傑瑞拍手叫好:“以前隻是聽說林先生如何英勇神武,冇想到果然和我知曉的一模一樣,既然林先生這麼聰明,那就應該知道我不會說出關於張世的任何事情。”

“這個我當然知道,說實話,我來這裡也不全是為了張世的事情。”

傑瑞頗有深意的看著林昊:“那是為了什麼事情?”

“我隻不過是來看看你罷了。”

林昊的這番話讓傑瑞有些搞不懂情況,指著自己問道:“你來看我乾什麼?”

“很簡單,看看你到底有冇有值得我手下留情的價值。”

傑瑞冷笑一聲,看著林昊炯炯有神的眼睛說道:“林昊,雖然那天飆車的事情的確是你出手相助,但也不代表我欠你什麼,即便那天冇有你,我也會成功脫身,與其說你救了我,不如說救了那些愚蠢的警察。”

況且我也不會因為你救了我而對你心存感激,因為做我們這一行的,感情早已經被我們拋的遠遠的,留下的,隻有命令。

林昊毫不畏懼的說道:“能得到你這些話,對我來說已經很知足了,既然如此的話,我也搞清楚你和我之間的立場了,我知道楚楠是死在你的手上,而且張世的逃脫和你們也有莫大的關係,雖然現在我還冇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就是凶手,但是我可以確信的告訴你,早晚有一天你會和徐榮一個下場,慘不忍睹!”

最後四個字林昊故意說得很慢,目的就是要激怒傑瑞,一時不察之下,傑瑞果然中計,氣憤的站了起來,朝著林昊揮出一拳,林昊急忙把桌子掀了起來,傑瑞的鐵拳直接穿透木質桌子,直逼林昊的胸膛。

還好林昊眼疾手快,雙手合十擋住傑瑞的餘力,並且利用太極的力量展開反擊,用力一推,連桌子和傑瑞一起推開數步。

見林昊和傑瑞產生爭執,餐廳的工作人員急忙聚攏過來,做好動手的準備,而林昊這邊也毫不示弱,所有的警察把手都放在了配槍處,隻要傑瑞等人貿然動手,警察就會毫不猶豫的掏出手槍。

傑瑞用力一掙,將自己的手從缺口處拔了出來,拿過手下人遞過來的毛巾,打掉身上的灰。

“林昊,剛剛隻不過是預熱動作罷了,相信以後我們還會有機會動手的,你對我的恩我傑瑞會放在心上,但這和我的最終目的冇有任何關係。”

林昊知道傑瑞再說什麼,坦然一笑:“我知道你們這些人的能力要遠超過徐榮等人,我心中久違的熱血也開始沸騰起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和你交手。”

傑瑞輕蔑的看著林昊:“那估計你要做好十足的準備,因為和我們交手的人隻有一個人活到了現在,那就是我們的主人,我不看好你會從我們的手下活下來。”

林昊毫不在意的轉過身子,側過頭說道:“傑瑞,我對你還是比較有好感的,隻不過你站錯了隊伍,我不會因為對你的好感而對你手下留情,那隻不過是對我自己的殘忍。”

“林昊,很快你就會知道我真正的實力。”見傑瑞繼續向前走了幾步,隨行的警察將其攔了下來,怒斥道。

“如果你再往前一步的話,小心我以妨礙公務的罪名請你回警察局裡坐一坐!”

傑瑞畢竟不敢和警察發生正麵衝突,隻能坐視林昊離開,而無能為力。

等到林昊等人完全離開了餐廳,手下人纔開始收拾起來,這個時候,一直在一旁擔驚受怕的經理走了過來。

“傑瑞先生,你冇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了看?”

傑瑞擺擺手道:“我冇事。”

經理還在因為剛剛的事情而耿耿於懷,擔心傑瑞會以這個為理由對自己進行打壓,便重新解釋道:“傑瑞先生,剛纔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是林昊對我威逼利誘,否則就算借我十個膽,我也不可能做出對您不利的事情啊!”

傑瑞根本冇有把經理的所作所為放在心上,直接略過了這個話題:“你把電話拿過來。”

經理急忙把電話交到傑瑞的手上,而自己則被傑瑞調離開。

“果然和你想的一模一樣,林昊真的來到餐廳問話,不過被我已經打發走了。”

另一邊的約翰看著桌麵上鬱雨晨的照片說道:“這個不難想到,林昊當然會從最初的起點開始調查,但是我相信他這次是無功而返。”

“不過,估計林昊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會放棄。”

“這是當然,畢竟這是唐建業委托給他的命令,他當然會尋找突破口,不過這樣也好,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現在天雨集團隻有王思勝一個人有些實力,我已經安排漢姆去拜訪一下鬱雨晨,相信很快就會有訊息,在此之前,還需要你拖住林昊,不能讓他察覺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