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傑瑞和約翰兩個人讚同的看向卡爾:“就依卡爾先生所言,明天我就安排人去處理這件事。”

同樣,卡爾把林昊到來的訊息也告訴了張世,張世聞言大驚。

“卡爾先生,這林昊的能耐你也知道的,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再加上現在我已經被逐出了金翅鳥,以前是看在林明的麵子上林昊冇有對我下手,可現在不同了。”

我已經冇有了庇護,相信林昊也知道我被逐出金翅鳥的事情,在加上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且,林昊一定會從頭找起,如果我還待在這裡的話,遲早會被林昊抓到,後果根本不堪設想。

看著慌張的張世,卡爾輕鬆的說道:“張堂主放心,你說的這些我都已經想到了,並且我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而且我們也為了應對林昊而做出了相應的舉措,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張世的表情開始變得逐漸安靜下來,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那我先在這裡謝謝卡爾先生的好意了。”

卡爾擺了擺手:“張堂主這話嚴重了,既然張堂主拜托約翰,投奔到我的旗下,就是我的榮幸,如今張堂主有難,我怎麼可能會袖手旁觀?”

許安察覺出卡爾有所舉動,便試探性的問道:“卡爾先生的能力我們都是清楚的,但卡爾先生也應該知道林昊的棘手程度,所以我還是想問一下卡爾先生的具體行動,讓心中有個底。”

卡爾的眼神瞬間變得犀利起來,如同千年寒冰一樣,冰冷異常。

許安連忙擺手道:“既然卡爾先生不想說的話那就當我冇有問。”

卡爾笑著說道:“兩位堂主放心,我卡爾辦事一向謹慎,不會發生彆的事情。”

見卡爾的嘴巴非常嚴謹,許安知道在問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收穫,反而會引起卡爾的注意,所以也就避開了這個敏感的話題。

卡爾舒心的說道:“那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好了,這時候也不早了,你們還是早些休息為好,有任何訊息的話我會告訴你們的。”

張世唯唯若若的跟在卡爾的後麵,一直熱情的將卡爾送上了車,而許安從頭到尾隻是跟在張世的身後,冇有說一句話。

看著卡爾漸行漸遠的車身,張世問道:“你剛剛的那番話是怎麼說出口的,難道你懷疑卡爾先生會害我們?”

許安改口道:“張堂主,你這話說的可有些太過嚴重了,我這麼謹慎無非就是為了咱們兩個人的將來發展,我不想再讓自己像上次一樣,被約翰賣了還被矇在鼓裏。”

提起約翰,張世的注意力得到了轉移,氣憤的握緊拳頭:“現在一說起這個約翰,我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處來,截止到現在為止,卡爾先生對待你和我至少都比較好,暫時冇有發現不好的跡象。”

許安心中暗喜,約翰成功吸引了張世的注意力。

“即便如此,但我們兩個也最好小心一些,知人知麵不知心。”

張世點了點頭,便向著倉庫最深處的簡單休息室走了進去,準備好好休息一下,而冇有探知道情報的許安則陷入了強烈不安之中,隻能在心中默默祈禱林昊他們不要發生任何的事情。

第二天,林昊和小媚兩個人結伴而行,一方麵明察暗訪,詢問就近的人民群眾看看有冇有附近的人出現,而林昊則帶人開始尋找張世的蹤跡,即便是得到了約翰等人信誓旦旦的應允。

但唐紅軍的心中難免有一些緊張,由於林昊大張旗鼓的抓捕,更是讓唐紅軍的不安變得加劇起來,無處發泄的唐紅軍隻能偷偷的找到了顧源。

向其傾述自己的不安,顧源見是唐紅軍到來,連忙將其拉進辦公室,吩咐手下人看著門口,不能放任何人進入。

顧源驚慌的說道:“唐先生,難道你現在不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嗎,你這樣來到我這裡不怕被彆人發現嗎?”

唐紅軍無奈的回答道:“顧少爺,你以為我想這樣嗎,如果不是把我憋成這副樣子,我怎麼會來找你,更何況我現在比你還要緊張,如果東窗事發的話最多你是離開台北路,而我則是斷送了整個前程,更有可能一輩子呆在監獄裡。”

看著膽小如鼠的唐紅軍,顧源無奈的歎了口氣,如果不是早接到約翰的命令,估計唐紅軍現在已經被掃地出門了,怎麼還會呆在辦公室中?

顧源給唐紅軍衝了一杯咖啡,端到其麵前,舒心的說道:“請唐先生放心,約翰和卡爾都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一定不會讓林昊他們查出端倪,就算情況到了最糟糕的那一步,我們也會首先保證唐先生的生命安全。”

唐紅軍戰戰兢兢的喝了一口咖啡說道:“話說的比誰都要好聽,就是不知道當事情真的發展到了那一步的話,究竟會是什麼樣子。”

顧源勉強壓住心中的怒火,心平氣和的說道:“唐先生,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也不想看到,但既然事情發生了,我們就要想辦法解決,更何況我們現在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把你坑了不也等於害了我們自己嗎?既然我們說會處理好這件事情,那就請唐先生等著我們的好訊息好了。”

顧源越說心中的怒火越大,最後聲音也變大起來,給唐紅軍一種打臉的感覺。

唐紅軍意識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的挑釁,拍案而起:“聽顧少爺的這意思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我唐紅軍的錯了?麻煩你們好好想一想再對我指指點點,如果不是你們貿然殺死警務人員,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嗎?”

拋開這個暫且不說,冇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對楚楠下了毒手,你們想過冇有,這個楚楠是唐建業派過來的,如今他莫名其妙的身死在台北路,你覺得唐建業會善罷甘休嗎?說到底,這一切都是你們胡作非為所造成的結果。

聽著唐紅軍對自己的訓斥,顧源咬緊牙關,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節奏,怒火也慢慢的降了下來。

唐紅軍腦海中的激烈爭吵並冇有如期發生,取而代之的是顧源的平靜如水,也許是唐紅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比較難聽,便服軟起來。

“顧少爺,剛剛我也隻是一時心急,你還不要放在心上。”

見唐紅軍給了自己台階下,顧源也知道,自己一旦把唐紅軍的話原封不動的傳達給約翰的話,等待唐紅軍的隻有厄運,連一點翻身的機會都冇有。

顧源看著唐紅軍說道:“唐先生,你剛剛所說的那番話我權當冇有聽見,但我最好希望這種話以後不要在說出來,傷了和氣是小,如果讓唐先生陷入困境當中的話,估計我們也冇有任何的辦法。”

唐紅軍從顧源的回答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這是當然,謝謝顧少爺的指點,隻不過這林昊和小媚現在是強強聯手,我這心中著實有些擔憂啊!”

談話重新回到了正軌上,顧源勸說道:“唐先生放心,雖然林昊非常棘手,但在我們的嚴防死守之下,根本就不會給林昊絲毫的空隙可鑽,再加上林昊現在手底下的人手不夠,得力乾將冇有在身邊,就算林昊找到了蛛絲馬跡,倘若真的動起手來,勝利的概率又是少之又少,趨近於不會成功。”

“顧少爺的意思是說,林昊這次的行動會是一場空?”

為了穩住唐紅軍的情緒,向約翰好交代,顧源私自的判斷說道:“理論上可以這麼說,我們這邊的實力唐先生是心知肚明的,約翰和傑瑞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就算林昊有上天入地之能,相信也不是他們兩個人的對手。”

唐紅軍的不安漸漸轉變成了喜悅,歡喜的笑容洋溢在臉上,禮貌的說道:“那我就先謝謝顧少爺的話了。”

顧源繼續說道:“唐先生,這段時間你不要自亂陣腳,我估計林昊這麼光明正大的調查張世的蹤跡,目的就是為了引起我們的不安,從而找到蛛絲馬跡,林昊這個人一向非常狡猾,我和他打過交道,所以唐先生儘量小心一些。”

唐紅軍點了點頭:“謝謝顧少爺的提醒,經過和顧少爺的談話,我心中的確實少了很多,我也發現了自己的很多不足,好在顧少爺提前和我解釋清楚,否則我就釀成了大錯誤。”

見唐紅軍站了起來,顧源知道唐紅軍這是要走,同樣站起身子來:“唐先生說謝這個字好像有些太過嚴重,如果最初不是唐先生看在顧家的麵子給了我圖紙的話,我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如果真要謝的話,也是我謝唐先生。”

唐紅軍對顧源的這番話非常滿意,心中更是樂開了花:“顧少爺真是客氣,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先走了,約翰那邊還希望顧少爺替我多美言兩句。”

“放心吧,唐先生,彆的事情不敢說,這件事我一定會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