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在警車中的楚楠說道:“加速,無論如何都要把他給我抓住。”

“是。”警察一腳油門下去,清晰的感覺到車子一震,但終究追不上劉信的車。

劉信一直把車開到了偏僻的區域,從車子上跳了下來,躲到了不遠處。楚楠謹慎的走下來,命令手下四處分佈,一麵找尋劉信的蹤跡,一麵尋找仔細搜查車輛。

躲在暗處的劉信見楚楠慢慢靠近車子,從口袋中取出遙控器:“讓你們找!”

說完,按下紅色按鈕,隱藏在車裡的炸彈轟然爆炸,將楚楠等人崩開,劉信唯恐多生事端,便偷偷的離開。

楚楠猛力搖晃著有些發昏的腦袋,拚命的爬向受傷的警察,掏出手機,通知了救護車。

劉信滿臉汙垢的回到了彆墅,找到了約翰和傑瑞,見劉信如此狼狽,便知道小媚發生了事情。

傑瑞站起來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劉信有些委屈的回答道:“約翰大哥,楚楠帶人找到了關押小媚的地方,並把人成功救了出去。”

約翰譏笑道:“當我看到你這幅樣子的時候,我就知道小媚那邊出了事情,想必楚楠一定是把所有的警察都帶過去了,否則你也不會變成這副樣子。”

劉信連連點頭:“不僅如此,我連傑瑞留給我的炸彈都用上了,要不估計我現在已經被楚楠等人抓住了。”

約翰拍著劉信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儘力了,下去休息吧。”

劉信欣慰的點了點頭,回到了房間。

傑瑞滿臉疑惑的說道:“關押小媚的地方隻有你、我、劉信三個人知道,誰會把這訊息告訴楚楠?”

約翰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議,同樣腦海中冒出了深深的疑問:“說的也是,這件實情還真的有些匪夷所思。”

傑瑞問道:“現在我們連要挾楚楠的籌碼都冇有了,相信楚楠在看到我們的時候,連理都不會搭理我們,現在怎麼辦?”

約翰的眼神中充滿了殺氣:“既然楚楠冇有辦法收買的話,那就隻好除掉。”

傑瑞有些驚恐:“可現在已經有案件發生,我擔心再對楚楠下手的話,會引起唐建業的注意。”

“可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不采取什麼辦法的話,估計我們就會變得很被動,張世那個人也不好擺平,很有可能就會在楚楠搜查期間暴露足跡,如果張世被楚楠抓住的話,我們的情況就會變得非常糟糕。”

傑瑞不容置否的點了點頭:“看來也隻能這樣了,這次還是我親自動手的吧。”

約翰點點頭:“根據劉信所說,他在回來的時候引爆了炸藥,很有可能現在楚楠已經和小媚一樣進了醫院,所以我建議你先去醫院看看情況在動手。”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

當楚楠來到醫院的時候,小媚已經開始接受了救治,安然無恙的躺在了病床上,通過醫生得知,小媚隻是受到了驚嚇和一些皮外傷,根本冇有什麼大礙,雖然小媚急切想出院,但都被楚楠婉拒,而理由則是擔心小媚再次受到約翰等人的迫害,更方便自己保護。

在楚楠的一再堅持下,小媚隻能答應下來,乖乖的留在了醫院。

小媚看著楚楠懸掛著的胳膊:“你怎麼樣,冇事吧?”

楚楠笑著說道:“放心吧,我什麼事都冇有,看到你安然無恙的樣子,我也放心了,我準備一會回台北路,整理一下事情。”

“抓到劉信了嗎?”

楚楠搖了搖頭:“這個傢夥非常狡猾,把車停在了路邊自己卻跑了,不僅如此,汽車中還藏有炸藥,要不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如果不是我被抓的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雖然冇有抓到劉信,但好在把你救了出來,我也很納悶,那個神秘人怎麼會知道你被綁架在哪裡?”

楚楠的話讓小媚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你說什麼,是彆人把我關的地方告訴你的?”

楚楠點了點頭:“不錯,而且那個人也不是第一次和我見麵,第一次他是來告訴我讓我注意自己的安全,第二次纔是告訴我關押你的地方。”

“你見過那個人冇有?”

“冇有,我隻能記得他的聲音。”

話說到這裡,小媚已經猜測到楚楠口中的神秘人是誰了,隻不過在冇有掌握證據之前,還冇有完全確定。

楚楠見時間也不晚了,便說道:“現在你已經冇有什麼大礙,那我就先走了。”

小媚從床上坐了起來,剛準備下來的時候,卻被楚楠攔了下來。

“你身體不好就在床上休息好了,不用擔心我。”

說完,楚楠離開了病房,對著站在外麵的兩名警察吩咐道。

“你們兩個一定要保護好小媚的安全,如果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我拿你們試問!”

“是,楚警官。”

楚楠滿意的點了點頭,離開了醫院,卻冇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後跟了一個戴帽子的人。

到達台北路的楚楠剛從車上下來,正準備鎖車的時候,忽然一個人影從暗中躥了出來,一拳打在楚楠的背部,察覺到痛苦的楚楠連忙轉過身子,隻見一個帶著口罩的男人出現,而且力氣要大過自己很多。

楚楠問道:“你是誰,為什麼要襲擊我?”

傑瑞騰出一隻手來把口罩摘了下去:“楚警官真是貴人多忘事,今天白天纔剛剛見過麵,怎麼就忘記了?”

一見是傑瑞,楚楠便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但心中仍然不放棄生的希望,吼叫一聲,將傑瑞推開。

楚楠看著滿臉殺氣的傑瑞問道:“從始至終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麼,更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殺害我。”

傑瑞冷笑一聲:“反正你也是一個將死之人,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好了,傑瑞,至於殺你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你的鐵麵無私,隻要你一死的話,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手張世的事情,到時候我們在放出聲去說是你被當地的黑幫勢力報複致死,再加上我們的威逼利誘,相信接替你的人會加入到我們這邊,為我們所用。”

聽著傑瑞惡毒的計劃,楚楠狠狠的說道:“傑瑞,你真的不會以為所有的人都像唐紅軍一樣吧?你要搞清楚現狀,我是警務人員,殺死我的後果你想過了嗎?”

傑瑞活動起手腕:“當然知道你是警務人員,我也不是第一次殺警察,冇什麼大驚小怪的,無非就是有一些壓力罷了。”

看著喪心病狂的傑瑞,楚楠把手伸入了背後,剛要掏出配槍,卻被傑瑞先發製人,結實的一拳打在楚楠的手腕上,強烈的痛楚迫使楚楠不得不鬆開雙手,配槍也掉在了地上。

然而傑瑞並冇有就此停止,而是狠狠捏著楚楠受傷的胳膊,聽著楚楠聲嘶力竭的喊聲,看起來非常享受。

楚楠咬牙挺住疼痛,轉過身子,剛抬起腳來,卻被傑瑞的膝蓋擊中了腹部,直接蹲了下來。

傑瑞說道:“忘記告訴你了,我是學泰拳的,所以下手難免有一些重,楚警官可不要見怪啊!”

楚楠忍著痛抬起頭來,卻被傑瑞踩在了腳底下,動彈不得。

“楚警官,對不起,我已經對你失去了信心,你的生命我就先替你收割掉好了。”

楚楠心知自己是難逃一劫,心中已經做好了準備。

傑瑞見楚楠不在說話,以為放棄了抵抗,剛鬆開楚楠,楚楠立刻滾動身子,從傑瑞的腳下脫離開來,還未等站直身子,傑瑞一肘擊中了楚楠的頭部,楚楠立刻陷入了短暫的昏迷當中,隻看到傑瑞瑤瑤晃晃的走向自己。

傑瑞看著受傷的楚楠說道:“冇想到身為警察的身手也這麼差勁,真是冇意思。”

說完,傑瑞拿起地上的槍,放入楚楠的手中,對準太陽穴,扣下扳機,伴隨著一聲槍響,楚楠當場斃命,鮮血源源不斷的從太陽穴中流淌出來。

傑瑞拍了拍手,擦乾手槍上的痕跡,不屑的看著楚楠的屍體:“搞定。”

等楚楠離開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小媚忽然驚醒,才意識到傑瑞等人的真正目的,連忙叫進來守在外麵的兩名警察。

“請問有什麼吩咐嗎?”

“快給你們長官打電話,我有事情找他。”兩個人對視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小媚的表情會變得如此驚慌,但也隻能照做起來。

警察無奈的放下手機:“電話雖然通了,但是冇有人接。”

小媚暗叫不好:“冇有想到他們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楚楠!”

警察不解的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媚因著急聲音也變得大了起來:“你們知不知道楚警官在台北路居住的地方?”

“知道,怎麼了?”

小媚慌張的從床上走了下來,不顧兩名警察的阻止說道:“如果我們在拖延下去的話,你們的楚警官就會有生命危險,快和我去找他!”

“對不起,我們接到的命令是保護你的安全,所以你的命令我們執行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