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準備夾菜的唐紅軍的手停留在了半空,繼而放了下來。

“楚警官,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也是無辜的受害者。”

看著仍然再為自己狡辯的唐紅軍,楚楠冇有絲毫的在意:“唐先生就當做是我無聊時所說的戲言罷了,不用放在心上。”

說完,楚楠站起身子,準備離開:“再次謝謝唐先生的盛情款待,我還有彆的事情要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唐紅軍拉住楚楠的胳膊,將其重新扶在了椅子上:“楚警官,你看你,好不容易忙裡偷閒能悠閒一段時間,何必這麼著急回去呢?”

唐紅軍一邊說一邊從公文包裡取出厚厚的信封,塞進了楚楠的手裡:“楚警官,這台北路的事情就麻煩你處理了,這是我們的一點意思,還請楚警官收下。”

楚楠看著手中的信封,隨手一摸,便感覺到其中厚厚的現金,保守估計怎麼也有五萬塊,再加上唐紅軍說話時提到了我們,楚楠便聯想到今天上午和自己見麵的年輕人。

楚楠一想到唐紅軍和張世等人同流合汙,便變得怒火中燒,憤怒的將信封甩在了桌子上:“我原本以為唐先生隻是一個貪生怕死,愛財如命的小人,現在看來不僅如此,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權力還成全匪人,你以為我會變得和你一樣不齒嗎?無論如何我都會把台北路的事情調查清楚,等到時候我會親手把你送進警察局!”

見楚楠發了怒,唐紅軍也毫不退讓的說道:“你一個小小的警察能掀起什麼波浪來?我收買你是看的上你,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就不要怪我們心狠手辣,很快你就會知道我們的恐怖之處了。”

楚楠憤而轉身,離開的包間,而唐紅軍將情況全部告訴了約翰,掛掉電話的約翰顯得有些憂慮,雙手支著下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傑瑞問道:“唐紅軍怎麼說?”

“這個楚楠果然是鐵麵無私,雖然答應了唐紅軍的邀請,但仍然不買我們的帳。”

漢姆問道:“會不會是我們給的好處有些太少了?”

約翰搖了搖頭:“不會的,如果因為錢的原因,就不會直接和唐紅軍撕破臉。”

傑瑞抱臂說道:“既然不能為我們所用,看來隻能送他一程,依我看,現在就解決他為好,以免夜長夢多。”

“不可以,現在警察的死已經弄得台北路人心惶惶,如果選在這個時候動手的話,估計唐紅軍也壓不下這件事情,等楚楠發現張世的蛛絲馬跡之後,我們在動手也不遲。”

所有人都聽從了約翰的建議,抱著靜觀其變的態度等待著楚楠的進展。

經過一番調查之後,林昊也猜出了傑瑞的打算,無非就是利用小媚來要挾楚楠為自己所用,繼而停止對張世的抓捕行動,然而楚楠並冇有買傑瑞的帳,不僅加大了搜查力度,而且用分出一批人手繼續追查小媚的下落,林昊對楚楠的做法非常滿意,也堅定了自己要幫助楚楠的決心。

又是碌碌無為的一天下來,楚楠揮手將台下的警察驅散,自己轉動椅子,閉上眼睛,如今不僅張世冇有一點訊息,而且連小媚也不知所蹤,唐紅軍也被人收買,再加上部下的死,這四座大山壓的楚楠連喘氣的機會都冇有,隻能暗自躊躇。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內的燈忽然全部熄滅,有的隻是明亮的月光。

楚楠拔出配槍,謹慎的看著四周,隨時準備開火:“誰!”

“楚警官,怎麼這麼快就把我忘記了?”

從聲音中楚楠便判斷出來這個人是上次的神秘人,而出場的方式也相差無幾。

楚楠歎了一口氣,把槍放在了桌子上:“真不好意思,我現在心情很不好,不想猜測你的身份,如果你不想被我的手下抓住的話,你還是走吧。”

林昊笑道:“楚警官,這才兩天不見,你怎麼變得如此消極?”

“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否則就算費勁千辛萬苦我也會把你揪出來!”

“楚警官,你不要總是對我保持著警惕心理,這樣的話,你讓我怎麼幫助你?”

楚楠雙手支著桌子質問道:“你幫我,你憑什麼這麼肯定我需要你的幫忙?”

“因為我知道小媚被綁架在哪裡。”

話音剛落,楚楠放下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追問道:“你說什麼,你知道小媚被關在哪裡?”

“當然,否則我也不會冒著暴露的危機來找你。”

“既然知道的話,那你就快告訴我。”

“楚警官放心,小媚現在並冇有生命危險,我可以把地址告訴你,但需要楚警官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說。”

“楚警官在成功解救小媚之後,打算如何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這還用問?當然是乘勝追擊,將盤踞在台北路的黑暗勢力一網打儘!”

“想必你現在應該比我還清楚,腹背受敵來形容應該不為過吧,如果這樣窮追猛打的話不僅取不到預期的目的,更會讓你陷入危險當中。”

“這個就不勞煩你費心了,既然是市長交給我的任務,我就會儘全力完成,儘管前麵艱難險阻,我也不會有絲毫的畏懼!”

林昊無奈的笑了起來:“那就隨你便好了,我隻不過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罷了,這是小媚被關押的地址,你最好馬上行動。”

說完,隻有一張紙條飄飄然的落在了地上,林昊已經不知所蹤。

四五名警察推門而入,拿出配槍,見楚楠冇有損傷,也就放下心來。

“楚警官,你冇事吧?”

楚楠撿起紙條,在心中默唸一遍:“你們怎麼進來了?”

“是這樣的,我們正在外麵巡邏,後來發現您辦公室的燈熄滅,也就冇有在意,以為你休息了,後來傳來了響聲,這才發現有情況發生,我們便走了進來,慶幸的是楚警官你冇有受傷。”

楚楠打開窗戶,看著外麵遺留的手機,便猜出聲音是從手機中播放出來,笑了起來。

“既然你們來了就不要走了,召集所有人,跟我出發!”

五名警察麵麵相覷,不知道這麼晚了楚楠在做著什麼打算,無動於衷。

楚楠將配槍彆在腰間:“難道我說的話你們冇有聽到嗎。還不快行動?”

見楚楠發了火,五個人才退出了辦公室,楚楠打開手機,發現裡麵隻有一個電話號碼,嘴角浮出一抹微笑。

“看來我們的關心正在朝著朋友的方向發展,儘管如此,我也要把你調查出來!”

楚楠帶著人來到了林昊所給的地址,果然在不遠處發現了一棟房子,經過一番檢視之後,隻有一個人看守,於是楚楠低下身子,開始分佈起任務來。

“為了避免嫌疑人溜走,我們分成三隊,左右各進,我帶一隊人從中間突進,出發!”

所有人鄭重的點點頭,開始營救小媚。

此時的劉信正在百無聊賴的坐在外麵欣賞著星空,雖然自己三番五次的想要申請歸隊,但都被約翰拒絕了,強製留在了這裡,心中多少有一些鬱悶。

正當楚楠等人行進的過程中,忽然踩到一根樹枝,清脆的聲音立刻引起了劉信的主意,而警察也趴在地上,儘量保持不呼吸的狀態。

覺察到有一絲奇怪的劉信並冇有走進檢視,而是大概看了一眼,便轉身走進了屋內,開始收拾東西。

看著手忙腳亂的劉信,小媚說道:“冇想到你也有倉皇逃竄的時候。”

劉信瞪了小媚一眼:“就算要走,也要把你帶走。”

說著,不由分說的拖著小媚離開,剛走出屋外,楚楠等人早已經等候多時,燈光照的劉信一時之間睜不開眼睛。

“放掉人質!”

劉信一隻手擋著燈光,另一隻手緊緊拉著小媚的胳膊,向後撤退,由於小媚還在劉信的手上,楚楠也不敢輕舉妄動,隻能跟著劉信向後撤退。

忽然,劉信站在原地,見自己已經被包圍,便用力一推,將小媚推向楚楠,而自己則按下了車鑰匙,一輛越野車從黑暗處衝了出來,將包圍圈打開個缺口,劉信敏捷的一躍而入,離開現場。

楚楠將小媚交給了手下人,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槍聲覆蓋了整個郊區,根本冇有把劉信留住。

楚楠一邊安排人去追,一邊將小媚扶到了車上,開往醫院。

小媚問道:“楚警官,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楚楠趴在小媚的耳邊,小聲說道:“其實我並不知道,是一個神秘人把地址告訴了我,所以我才找到這裡。”

“神秘人?”

楚楠說道:“總之能把你救出來就是好事情,你現在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吧。”

看著載著小媚的車安全離開,楚楠才上了警車,跟在先前車子的後麵,開始抓捕行動。

雖然冇有把劉信留住,但不長眼睛的子彈仍然擦傷了劉信的胳膊,劉信強忍疼痛,一腳油門踩下,將身後的警察拋離開來,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