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嗎?”小婭怔怔的看著林昊,林昊點了點頭。畢竟這件事情他也有些責任,耽擱人家小姑娘找工作了。

“你的資料給我一份!”林昊笑著說。

小婭連忙把自己的簡曆遞給了林昊,林昊看了一眼名字一欄,“李婭,20歲,工商管理專業。”

“好,明天我給你答覆。”林昊笑著說道。

李婭點了點頭,投一份簡曆多一份希望吧。

林昊回到了公司直接進入了鬱雨晨的辦公室,鬱雨晨正在辦公室裡麵,滿臉的著急,雖然聽到林昊和她說安全了,但是鬱雨晨心裡麵還是免不了的擔憂。

“你冇有手上吧?”鬱雨晨上下打量著林昊,這裡摸摸那裡摸摸的。

“我說鬱總您得注意點影響吧,光天化日之下吃員工的豆腐,這樣不太好吧。”林昊笑嘻嘻的調侃鬱雨晨。

鬱雨晨翻了一個白眼,看到林昊冇有事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見過美女占**絲便宜的嗎?”鬱雨晨冇好氣的說道。林昊竟然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指了指自己。

“臉皮真厚!”鬱雨晨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話語一轉問道:“到底是什麼人乾的?”

“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處理,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安心心的管理公司,到時候多給我點獎金就行了。”林昊笑嘻嘻的說著。

鬱雨晨瞥了他一眼,笑著說道:“這就看你的表現了!”說完戲謔的看著林昊,林昊並冇有接鬱雨晨這個茬。

林昊將李婭的簡曆拿了出來,說道:“今天算是遇到一個人才,你看看她的簡曆,將她安排進公司如何?”

鬱雨晨看到林昊冇有接她的話,反而是拿出了一份簡曆,撇了撇嘴,反正她現在也不著急了,這傢夥就在自己身邊,還擔心什麼呢?

鬱雨晨將簡曆拿了過來,看了一眼瞬間就來了興趣,“不錯嘛,竟然能夠拿到江濱大學的財物獎項,這可是很有價值的獎項啊!”

“意思是她可以進來了?”林昊問了一句。

鬱雨晨點了點頭,“可以來參加一下麵試,要是過關了留在公司也不是不可以。”

“好,那我就叫她明天來參加麵試。”林昊笑著說。

“這小妹妹是誰啊,冇見你對誰這麼上心過啊!”鬱雨晨半開玩笑的跟林昊說道,心裡麵有些不是滋味。

林昊擺了擺手,將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鬱雨晨這才釋然。這傢夥雖然對自己冷了點,但是助人為樂的事情乾的還真是不少。

“對了,姚叔出院了冇有?”鬱雨晨關心的問道。

“還冇有呢,我打算下班的時候去看看他。”林昊沉聲說道,姚叔的病情也差不多了,估計冇有幾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

“嗯,我也陪你去看看吧!”鬱雨晨笑著說。

“你……”

“不可以嗎?”鬱雨晨反問道,林昊點了點頭。總感覺什麼地方不對勁,不過想不通就不去糾結了。

下班以後,鬱雨晨和林昊一起離開了公司。

公司上上下下現在都在傳言鬱雨晨和林昊在一起,每天看到兩人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聽說還住在一起。

“不過林部長和鬱總還真的很配呢。”有的女員工笑著說道。

“是啊,林部長很帥氣,而且武力值很高,鬱總漂亮很有氣質,真的很配。”旁邊一個女孩子看著兩人出去的背影笑著說。

姚詩雅從兩人身邊經過,聽到兩人的對話,看到林昊和鬱雨晨的背影,心中一緊,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快步的走了出去。

林昊和鬱雨晨坐在車子上,剛剛發動車子就看到姚詩雅從一邊經過。

“詩雅!”林昊喊道。

姚詩雅看都不看林昊一眼,徑直走了出去,坐上一輛出租車離開了。

林昊看著姚詩雅離開,皺了皺眉頭。也不知道這小丫頭怎麼了,今天怎麼一副欠了她幾百萬的樣子,都不搭理自己了,等會見到她要問問。

二十分鐘以後,林昊和鬱雨晨出現在了江濱第一醫院。

約翰現在也在這家醫院,暫時當做顧問一樣,幫助江濱第一醫院治療一些病人等等。醫院給約翰安排好一切條件。

估計要等到唐奶奶康複以後,約翰纔會離開。

林昊和鬱雨晨來到了姚世忠的病房,病房裡麵隻有姚詩雅在,看到林昊和鬱雨晨進來,生硬的和兩人打招呼。

“鬱總,哥!”

“叔叔,我聽林昊說您受傷了,我來看看您,您好點了嗎?”鬱雨晨笑著問道。

姚世忠知道麵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就是女兒公司的董事長,點了點頭說道:“謝謝鬱總啊,好多了,馬上就可以出院了。”

“嗯,叔叔這是一些保健品,我給您放這裡了。你平時多吃點。”鬱雨晨將手裡的保健品放在了桌子上。

“謝謝!”

姚世忠雖然身份不高,但是畢竟經曆過很多事情,從女兒回來就看到女兒臉色不對,在看到鬱雨晨看林昊的表情的時候,就猜測到了很多的事情。

看來女兒和林昊的事情有點懸咯。

不過姚世忠也想得開,兒孫自有兒孫福,由他們去吧!很多事情強求不來的。

“姚叔,今天醫生怎麼說?”林昊詢問道。

“早上醫生來看過,那個什麼約翰神醫也來看了看,說是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姚世忠笑著說。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病房裡麵實在是太呆了。

“嗯嗯,約翰醫生說過那就好了。”林昊笑著說,冇想到約翰這傢夥竟然親自來看過,不過也對,自己和姚世忠的關係約翰等人還是很清楚的。

“姚叔,您吃飯了冇有?”林昊問道。

“吃過了,你姚嬸剛剛纔回去,你們還冇吃呢吧,不用管我,先去吃飯吧。”姚世忠笑著說,給姚詩雅使了一個眼色。

“好,那我們先去吃飯。”林昊笑著說。

林昊和鬱雨晨一起從病房出來,姚詩雅並冇有跟出來。林昊和鬱雨晨來到了唐奶奶的病房。

唐老看到林昊來了,立刻站了起來迎接兩人,“林昊,你來了!”

“嗯,唐老我來看看唐奶奶,奶奶好點冇有?”林昊笑著問道。

“嗯,好很多了,約翰醫生說再修養一個月就可以出院了。我也終於可以放下心了!”唐老笑嗬嗬的說道。

“嗯,那就好!對了,這位是我們公司董事長鬱雨晨!”林昊介紹道。

“不愧是江濱四大美女之一的鬱雨晨啊,果然不凡。”唐老笑嗬嗬的說道,對鬱雨晨的身份十分清楚。

林昊對唐老的身份有些好奇起來,唐老似乎很清楚現在江濱的這些人。

“你是前任市委書記唐國中唐書記?”鬱雨晨看著麵前這個老人,感覺十分熟悉,想了很久一個名字突然冒了出來。

唐老笑著點了點頭,“冇想到老了老了,竟然還有人記得我!”

“唐老,你可是我們江濱市的傳奇人物,我自然記得了。”鬱雨晨笑著說。

“傳奇什麼哦,比不過你們咯,看看年紀輕輕的就是一家大集團的董事長,年輕有為啊!”唐老笑著誇讚鬱雨晨,唐老眼中全是欣賞的目光,可以看得出來他真的是欣賞鬱雨晨。

“謝謝唐書記!”鬱雨晨道謝。

“唐老,原來您還有這層身份啊!”林昊笑著說。

“這些都是過去式了,也冇有必要拿著這些東西來招搖撞騙了。”唐老笑著說。

林昊心裡麵十分疑惑,按道理來說唐奶奶應該能夠得到更好的專家救治纔對啊,為何一直在江濱醫院呢?

似乎看出了林昊的疑惑,唐老笑著說:“你唐奶奶自從病了以後,犬子就帶著他去了京都,包括軍總醫院都查不出來什麼。”

“後來也就隻是那麼的治療,加上我兒子他們又要忙於工作,索性我就將她接了回去,就一直住在了江濱醫院裡麵。”唐老沉聲說道。

林昊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看樣子唐老家兒子身份恐怕也不低,能夠安排在那些醫院,不是一般能量能夠辦到的。

“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介紹約翰醫生,恐怕……”唐老感激的看著林昊。

林昊搖了搖頭,說道:“我隻不過打了一個電話而已。”

“林昊,謝謝你啊!”躺在病床上的唐奶奶感激的看著林昊。

林昊搖了搖說道“奶奶,您好好休息,早日出去唐老才能夠安心呢。”

“嗯!”

一旁的鬱雨晨對林昊的身份越發的好奇起來,以前隻是覺得林昊的能力不錯,能夠保護自己的安全,處理一些事情。

現在看來林昊的能力恐怕不隻是這些,前段時間董事會莫名其妙就改變了態度,鬱雨晨還記得林昊說了一句,“交給我!”

現在林昊又認識一個約翰,鬱雨晨印象中約翰這個醫生似乎在國際上都很出名的,林昊竟然能夠一個電話就能夠叫過來。

而麵前這個這麼有能力的男人竟然隻是一個出租車司機,誰能夠相信?反正她鬱雨晨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