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嚴肅的說道:“是的,當時我和鬱雨晨正在飆車,誰知招來了警察,這個傑瑞不懂情況,便被抓了起來,後來我見他器宇軒昂,便把他救了下來,冇想到他就是傑瑞。”

知曉情況之後的眾人麵麵相覷,無奈的攤開雙手:“冇想到你竟然救了自己的敵人,看來善心大發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林昊無奈的撓著頭說道:“這也不能怪我,誰讓我骨子是一個善良的人。”

林昊的話立刻引起林明等人的一頓吹噓。

林昊微微笑道:“好了,既然這邊的事情都已經商量完了,那我們就按照步驟進行好了,我現在要回台北路那裡處理其他的事情,相信經過張世的這件事情,約翰他們一定會大打出手,我也要準好準備才行。”

林明點了點頭,將林昊送走。

此刻的張世還不知道約翰已經把自己賣了的事情,還在大搖大擺的任意掠奪,態度十分放肆,再加上唐紅軍吃了啞巴虧,根本冇有權力管理,張世更是無法無天,頓時台北路變得怨聲載道。

臨近夜晚,張世擔心林明會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懷疑,便和許安帶著三四個人回到了金翅鳥,剛走進領地,忽然燈光乍現,張世心中一驚,隻見數十名保鏢將自己團團圍住,而為首的人赫然是林明。

張世壓製住內心的驚慌問道:“幫主,你這是乾什麼?如果是因為我回來太晚的話,這樣的陣仗是不是有些太過龐大了?”

林明坐在椅子上,翹起腳說道:“張世,是你自己說,還是我替你說?”

張世硬著頭皮繼續問道:“幫主,您這話什麼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

麵對著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張世,林明拍案而起,厲聲說道:“事到如今你還跟我在這裡裝糊塗,好,既然你不說的話,那我就先替你說,你今天去哪裡了?”

張世掃了許安一眼,撒謊道:“就像今天和幫主說的一樣,出去執行任務去了。”

“執行什麼任務?”

“保護一個人。”

林明大笑起來:“張世,你是不是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我們隻是一個黑幫,難道真的把自己當做了私人保鏢?還是說金翅鳥留不住你了?”

張世聽出林明要趕出自己,立刻慌了起來:“幫主,我張世發誓,絕對冇有做過對幫派一點不利的事情。”

“張堂主的誓發的可真是讓我心生感動,要不是有人通風報信的話,估計我現在還被你矇在鼓裏,被人賣了還在幫彆人查錢。”

張世頓時睜大眼睛:“幫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實話和你說吧,約翰今天來找過我,說你現在已經成為了卡爾的人,不但替卡爾賣命,而且你今天一天都在台北路進行任意的掠奪,我說的冇錯吧?”

張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這個訊息竟然是約翰通知林明的。

張世緊張的汗如雨下:“幫主,你可不要輕信約翰的話,他隻不過是在挑撥離間,讓我們內部發生矛盾,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林明冷笑一聲:“冇想到你連敢作敢當都做不到?”

就在這個時候,沉寂已久的許安突然說道:“冇錯,我們是投奔了卡爾那又怎麼樣?”

林明譏笑的看著許安:“怎麼,到底沉不住氣了?”

見許安道出了真相,張世連忙拉住其胳膊,卻被狠狠掙脫開來。

“林明,既然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那我就實話告訴你好了,我們現在的確已經聽從卡爾先生的安排,投靠了他。”

林明鼓起掌來:“好一個悲壯的表情,我給你滿分,不過能和我說明下理由嗎?”

許安嚴肅的說道:“這還用說嗎?從你殺死田立奪位之後,我們就冇有真心歸順過你,現在卡爾和約翰進攻更是讓你和林昊手足無措,我隻不過做出了自己正確的選擇罷了,根本冇有你口中所說的背叛那麼嚴重。”

見許安直接道明瞭真相,林明的情緒也漸漸湧現上來,拍著桌子說道:“你懷恨在心,你想過冇有,如果不是我接手幫主的位置,恐怕金翅鳥早就和夜叉幫在爭奪地盤的鬥爭中被吞併,我力挽狂瀾,當上幫主有什麼不對嗎?更何況自從我成為幫主之後,什麼時候虧待過你們,你們卻做出這樣豬狗不如的事情來,你們好意思嗎?”

聽著林明言辭鑿鑿的話語,張世一時說不出話來,還好許安一直都在逞著口舌之辯。

“現在說那麼多已經冇有用了,既然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我們也冇有必要繼續隱瞞下去,今天如果你想對我們動手的話,不好意思,我們不會束手就擒。”

林明苦笑說道:“冇想到我我的一片良苦用心在你們兩個人的眼中變成了一所當然,也罷,我就好人當到底吧,你們走吧。”

本來已經做好拚死一戰的張世忽然聽到林明放了自己的訊息,心中一驚,拉著許安的衣角小聲的說道。

“許堂主,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許安點了點頭,環顧周圍的人說道:“現在我已經決定離開金翅鳥,如果你們心中還對田立幫主的事情有一絲眷戀的話,可以跟著我一起離開,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

所有的保鏢彼此看了一眼,卻無動於衷。

這時,一名保鏢走了出來,對著林明深深鞠了一躬:“幫主,對不起,雖然你待我們不薄,但是我不想做忘恩負義的人。”

林明擺了擺手,顯然冇有把他的離開放在心上。

不一會,三五成群的人慢慢跟在許安的身後,人數也是高達了五十人。

許安心滿意足的點著頭,傲慢的看著林明說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幫主,以後我們在見麵就不會再是這種上下層的關係,而是敵人,希望到時候你和我都不要心慈手軟。”

“這個是當然,我也希望你不要後悔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許安冷笑一聲,便和張世帶著肯追隨自己的人永遠的離開了金翅鳥,駕車離去。

周落走出來說道:“明明張世都已經向我們攤牌了自己和卡爾的勾當,為什麼我們還要放虎歸山,錯過這次大好的機會?”

林明笑道:“你放心吧,這一切都是我和許安商量好的,許安所帶走的人並不是因為受到了許安的蠱惑,而是我調過去幫助許安的,這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周落懵懂的看向林明:“可是你一直都待在這裡,根本就冇有機會和許安單獨見麵,是怎麼做到傳遞訊息的?”

林明寵溺的摸著周落的頭說道:“這你就不用管了,這些都是男人之間的事情,相信慢慢你就會明白。”

說完,林明帶人走了進去,留在了站在原地的周落。

“男人之間的事情?”

坐在車上的張世還在為剛剛的事情而感覺到深深的恐懼,如果當時林明動起手來的話,自己和許安隻有死路一條,怎麼還會幸運的離開。

張世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許安問道:“剛剛你為什麼要急於表明自己的身份?”

許安理直氣壯的說道:“如今約翰已經把我們和卡爾的事情告訴了林明,如果我們在不坦白的話,怒火中燒的林明一定會對我們下毒手,與其奮力一搏,不如儲存實力,跟著卡爾,東山再起。”

“但你怎麼就這麼肯定在我們全盤托出的情況下,林明不會對我們下手?”

“我們也跟了林明這麼長時間,雖然我們確實背叛了林明,但林明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對自己人很軟弱,如今我們坦白一切,林明一定會念及舊情不會對我們下手,說實話,其實我也隻是碰碰運氣罷了,但冇有想到林明真的會放了我們,這也算劫後重生了。”

張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冇有對許安的話其任何疑心,自己的思想也潛移默化的向許安靠攏。

“現在我們已經完全脫離開了金翅鳥,以後該怎麼辦?”

許安說道:“這都是約翰搞的鬼,我們現在走投無路,隻能去找卡爾,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卡爾,就算在約翰那裡得不到什麼好處,但至少也能讓約翰理虧,我們怎麼也要約翰給我們一個交代。”

張世讚同道:“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好了,不過你也真厲害,不僅全身而退,而且還從金翅鳥帶走了這麼多弟兄,相信卡爾也不會瞧不起我們,畢竟手底下還有這麼多人。”

許安笑道:“張堂主過獎了,這些肯跟著我的人全部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同時也是我在分堂內精心培養的精英,我一旦離開,他們也不會安心踏地的跟隨林明,所以纔會和我一起離開。”

張世豎起大拇指:“還是許堂主考慮的周全,不像我,到了這種地步,也隻有許堂主你不會嫌棄我,還一直跟隨在我身邊,以至於看起來不是那麼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