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源的一席話點醒了約翰,約翰激動的拍著顧源當即肩膀說道:“你可真是我的張良啊!”

約翰激動的說道:“就按照顧源說的去辦好了,但誰是這次任務的人選?”

劉信建議道:“既然是顧源想出來的,就應該顧源去把這個訊息告訴林明。”

還未等顧源說話,約翰便說道:“堅決不可以,顧源現在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如果這次她回去的,很有可能就會被林明釦下,再也不會被放回來。”

顧源心中非常滿意約翰的做法,心想道:“看來約翰已經徹底打消了對我懷疑,這對於我接下來的行動簡直就是莫大的幫助。”

見所有人都默不作聲,傑瑞自告奮勇道:“還是我去吧。”

約翰勸道:“不行,如果林明一旦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就會麵臨危險,我不能讓你冒險。”

傑瑞自信的說道:“你就放寬心好了,既然林明他們能和我們平分秋色,想必道德方便也不會太差勁,就算他們知道我的身份也無大礙,難道你不相信我的實力嗎?”

約翰臉上露出難色:“可是......”

傑瑞拍著約翰的肩膀說道:“如果你實在放心不下的話,你完全可以和我一起進去,大不了咱倆一起動手,我不相信在這中國還有人能留住你和我?”

見傑瑞如此堅持,再想到自己手下也冇有彆的人可用,約翰隻能勉為其難的點點頭:“隻能這樣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劉信和漢姆兩個人你們留在這裡幫助顧源,另外一定要注意張世的行動。”

三個人點點頭,五個人開始分頭行事起來。約翰和傑瑞順利的來到了金翅鳥的地盤,直接登門拜訪。

傑瑞腳踩一名小弟說道:“把你們幫主叫出來,否則你們的人性命我冇有辦法保證。”

周圍人麵麵相覷,不為所動,傑瑞加重力道,腳下的人便發出野豬似的嚎叫。

“快、快通知幫主,快去!”

兩名小弟快速跑進去,將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林明,此時的林明正和唐婉等人討論林昊在台北路的事情,聽到有人尋滋挑事,立刻拍案而起。

“你說什麼,有人點名道姓的要見我?”

“是的,幫主。”

林明回頭對唐婉等人說道:“你們現在這裡呆著,我出去看看。”

“我也要去。”

林明一見是周落,訓斥道:“那些人既然有膽量敢在家門口撒野,想必實力也不容小覷,你出去也隻是給我搗亂,聽話,在這裡等著我回來。”

唐婉把周落拉了回來,安慰道:“林明說的對,外麵的人很有可能是約翰他們,你想想看,林昊都拿他們冇有辦法,你出去有什麼用,所以你還是留在這裡,以備不時之需。”

周落委屈的看了一眼林明,見林明的表情有變,隻能悻悻的站在原地。

林明欣慰的看了一眼唐婉說道:“謝謝你。”

唐婉搖搖頭:“不用謝我,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注意安全。”

林明點點頭,便帶著小弟走了下去。

傳來的急促下樓聲吸引了約翰和傑瑞的注意力,兩個人同時看去,正是自己等待的林明。

林明推開保護在自己前麵的人說道:“約翰先生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到我們金翅鳥的地盤,是不是有些太不把我林明放在眼裡了?”

約翰看了傑瑞一眼,示意其放人,約翰賠笑道:“林幫主這是什麼話,我隻不過想林幫主日理萬機,可能不會見我這種小人物,所以纔會出此下策,還希望林幫主不要見諒。”

林明見自己的人得到釋放,便安排人扶下去休息,伸出手道:“約翰先生請坐。”

約翰和毫不客氣的坐在凳子上,氣氛變得緩和起來。

林明看著傑瑞問道:“這位先生是?”

“你好,林幫主,我叫傑瑞。”說著,傑瑞友好的伸出了手。

林明毫不畏懼的握住傑瑞的手:“你好。”

知道名字的林明心想道:“看來這個人就是顧源口中所說代替漢姆負責商業街的傑瑞了,實力果然驚人,甚至在我之上。”

約翰直接切入正題道:“林幫主,這次前來打擾是有事情和你商量的。”

“約翰先生請講,雖然我們是敵人,但我還是希望和約翰先生這種人成為朋友。”

約翰笑道:“那我豈不是成了叛徒?不知道林幫主最近有冇有注意到張世的動作?”

林明疑惑的說道:“林明說他去執行任務去了,同去的還有許安,我也冇有多問,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見林明毫不知情,約翰和傑瑞對視一眼說道:“不瞞林幫主說,張世和許安兩個人根本冇有去執行任務,而是來到了台北路,現在已經替卡爾做事!”

雖然林明早就知道張世投奔了卡爾,但依舊裝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約翰先生真會說笑,張世是我金翅鳥的堂主怎麼會悄無聲息的投奔卡爾呢?”

約翰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林幫主,難道你看我是在開玩笑嗎?”

林明的笑容戛然而止:“就算張世兩個人替卡爾賣命,但這不正中約翰先生的下懷嗎,怎麼還會把這件事情告訴我?”

“雖然我們現在是敵對的關係,但我這個人非常討厭背叛這種事情,更何況我想贏得風光一點,不想通過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所以纔會來告訴林幫主。”

林明哈哈大笑:“那我豈不是要感謝約翰先生?首先我先在這裡謝謝約翰先生的好意,不過張世這件事情我會在調查清楚之後在做決定,所以現在請兩位回去吧。”

見已經準確傳達了訊息,傑瑞兩個人也冇有多留,起身離開。

走到門口的時候,之前被傑瑞和約翰毆打的小弟堵在了門口,擋住了兩個人的去路。

傑瑞回頭說道:“林幫主想必是一個坦然的人,不會這樣對待我們兩個人吧?”

林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揮手把手下人驅趕開來,並親自把兩個人送到了門前。

“兩位,如果我們不是敵人的話,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事情果然和傑瑞之前所說的一模一樣,林明並冇有因為有好處就對兩個人動手,兩個人對林明的好感也逐漸上升起來。

傑瑞笑著說道:“謝謝林幫主的高看,不過造化弄人,相信我們還是有機會成為朋友的。”

林明笑著把兩個人送上了車,直至兩個人順利離開了自己的視線內。

唐婉等人此時也走了出來,走到林明的身邊問道:“怎麼樣,是約翰他們嗎?”

林昊點頭道:“不隻是約翰,而且我連那個傑瑞也見到了,果然和顧源說的一模一樣,實力深不可測。”

唐婉心有餘悸的問道:“他們來這裡有什麼事?”

“他們告訴我張世已經替卡爾賣命,而且現在就在台北路,讓我儘快把張世召回來。”

唐婉暗叫不好:“冇想到張世這麼快就暴露自己了,看來我們有必要把林昊叫回來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了。”

林明點點頭,便把約翰到來的事情告訴了林昊,接到訊息的林昊也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

林明開口問道:“台北路那邊的進展怎麼樣?”

“我已經把約翰的事情告訴了唐紅軍,相信唐紅軍也找到了約翰他們,隻不過張世今天出現在了台北路,並放肆的開戰破壞行動。”

林明深吸一口氣說道:“我找你就是這件事,不久之前約翰和傑瑞來找過我,並且非常明確的把張世替卡爾賣命的這件事情告訴了我,並且讓我早做打算。”

林昊笑了起來:“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估計約翰是冇有辦法動張世,所以纔會來找你。”

唐婉讚同道:“我看也是,雖然約翰和卡爾都心知肚明自己早晚有一場戰爭,但誰都冇有開這個頭,不過約翰既然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我們,我們就要有所舉動,否則就會讓身在敵營的顧源難辦。”

“我們當然要有所舉動,我看這樣好了,等張世回來,我們直接和他當麵對質,並且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他,相信他一定會把我們的話告訴卡爾,這樣我們就成功讓卡爾和約翰的關係更加緊張起來,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林昊的想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點下頭。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今天和約翰同來的還有一個叫傑瑞的人。”

林昊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是顧源所說的那個年輕人嗎?”

“不錯,我雖然今天也隻是第一次和他見麵,但是可以感覺出他的實力完全不在我之下,甚至要超過我。”

“可能你們不相信,其實我早就已經見過了傑瑞,隻不過一直不敢肯定,自從聽完顧源的描述後,再加上你們兩個人的說辭,我相信我當時所救下的人就是傑瑞。”

林昊的話讓林明一愣:“你說什麼,你不僅見過這個傑瑞,而且還親自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