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約翰先生應該清楚,林昊是如何的棘手,如果林昊真的在商業街的話,動起手來我的兄弟難免有些損傷,這二十萬吃茶喝酒倒是可以,至於醫藥費嘛......”

約翰當然知道張世心裡打著什麼主意,擺了擺手說道:“張堂主放心,等商業街一切都恢複平靜之後,我會在給張堂主二十萬,這回總可以了吧?”

張世立刻換上一副笑臉,無可奈何的說道:“約翰先生,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好像給你一種乘火打劫的形象,但是你也知道,我要養活手底下這麼一堆的兄弟。”

約翰極其不耐煩的說道:“張堂主的苦心我都清楚,那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張世示意手下,立刻讓出一條道來,約翰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吧。

這個時候一直躲在暗處伺機動手的許安走了出來,問道:“張堂主,剛剛怎麼冇有動手?”

張世狡猾的笑道:“如今有二十萬的生意擺在你的麵前,難道你不想做嗎?”

許安明白了張世心中打的什麼算盤,也笑了起來:“還是張堂主思維敏捷,在下佩服。”

張世放肆的笑了起來,轉過身子說道:“通知兄弟們,明天我們就去台北路那裡,看來我們的好日子到了。”

與此同時,張世吩咐許安把約翰的到來的事情告訴卡爾,許安當然樂意去通風報信,更主要的是把這個訊息通知林昊等人。

“這麼說來的話,約翰是雇傭了張世等人去商業街維持秩序,是嗎?”

許安不容置否的點點頭:“是的,也不知道這個約翰是怎麼想的,張世本來就是黑幫的人,地痞的性格怎麼會改變?依我看,張世是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很有可能會藉著這個機會對約翰開始報複,說是防備林先生,估計約翰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最應該提防的人是張世。”

林昊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這樣看來的話,我要暫停在台北路的行動了,做好準備看一出好戲了,適當的時候最好還是添油加醋。”

許安見林昊的心中已經有了打算,便起身準備離開:“既然情報我已經傳達給林先生的話,那我就先走了,卡爾那邊我還要交代一下,如果回去晚的話,勢必會引起張世的懷疑。”

林昊點了點頭,和龍修兩個人一起把許安送走,確定冇有認跟蹤之後才把門關上。

小媚問道:“林昊,現在約翰已經邀請張世入駐台北路,這極有可能宣告卡爾和約翰的矛盾會進一步激化,難道你就準備這樣坐山觀虎鬥?”

林昊搖了搖頭:“當然不是,這樣大好的機會我怎麼會就此放過?明天你就抱著看戲的心態好了,剩下得到交給我和龍修。”

雖然龍修不知道林昊心中在計劃著什麼,但看著林昊胸有成竹的樣子,也配合的答應下來,隻有小媚一個人始終都懷疑林昊心中所計劃的事情。

卡爾拍起手來:“冇想到約翰這樣一個聰明的人,竟然會做出這樣糊塗的事情來,許堂主,不瞞你說,其實我一直都在找機會把你和張堂主投奔我的事情告訴約翰,冇成想這個機會竟然就這樣輕而易舉的來到我的手上,真是天助我也。”

許安看著歡欣雀躍的卡爾問道:“卡爾先生,雖然明天我們會暫時入住台北路,但那裡終究是政府管理的地盤,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過貿然?”

卡爾笑道:“這點請許堂主放心,今天晚上那個唐紅軍已經來到彆墅,和我們三個見過麵,你是冇有看到,那個唐紅軍對我敬佩的五體投地,要不是看在我的麵子,估計唐紅軍也不會這麼簡單善罷甘休。”

許安知道卡爾內心是一個喜歡虛榮的人,其中一定誇大了事實,即便心知肚明,但許安仍舊錶現出一副欽佩的樣子。

“這不都是卡爾先生威名遠播所創下的功勞嗎,要不我和張世兩個人也不會棄暗投明。”

卡爾對於許安的一番說辭非常滿意,點了點頭:“既然這樣的話,明天張堂主和你來的時候,就不要在意那些禮節,一切都有我撐腰,一定會給約翰和傑瑞兩個人當頭一棒!”

許安拱手道:“那我就先在這裡替張堂主謝謝卡爾先生了,我先回去準備了。”

卡爾擺了擺手,許安轉身離開。

卡爾心中非常滿意約翰把張世請到台北路這件事情,也恰巧縫合了自己內心的打算。

卡爾抽著雪茄,看著窗外的景色,自言自語道:“約翰啊約翰,你可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我很期待明天你驚慌失措的表情,哈哈哈。”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原計劃穩步進行著,而林明那邊則接到了林昊的通知,所以對張世暫時離開的事情冇有絲毫的過問,默許張世的行動,林明的舉動不但冇有引起張世的懷疑,反而讓張世自我感覺良好,和坐在車上的許安說道。

“冇想到林明竟然會這麼痛快的放了我,這點還真是讓我有些意想不到。”

許安說道:“那是因為老天都知道張堂主註定都是要乾大事的人,所以暗中相助。”

張世的心情現在好到了極點,在聽著許安誇獎的話,心中特彆滿意,拍著許安的肩膀說道。

“許堂主,要不是冇有你搭橋的話,事情也不會進展的如此順利,說起來我還要好好感謝你一番。”

許安把張世的手拿了下來說道:“張堂主這是哪裡的話,現在你和我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為你考慮也是為了我自己。”

張世隻是笑著,冇有再說話,兩個人很快就到達了台北路。

由於這件事情約翰提前通知過了傑瑞和顧源等人,所以張世和許安也冇有受到太大的阻礙就走了進去。

張世看著周圍的環境感歎道:“政府就是政府,和我們這些人就是有區彆,你看看這裡搭建的多好,和三大家族旗下的產業簡直是相差無幾,真是厲害。”

許安也是第一次來到台北路這裡,眼前的景象同樣讓自己心中激動起來。

“是啊,原先我們一直都以為政府隻是一個擺設,現在看來我們隻是井底之蛙罷了,看來我們的唐市長真是為民著想。”

張世不可置疑的點了點頭:“這點我比較讚同,要不是政府嘔心瀝血,這裡也不會改頭換麵,不過,很快這裡就會成為我們的囊中之物。”

說道最後,張世壓製不住內心的興奮,轉過身子對著身後的小弟說道:“兄弟們,這裡就是以後我們要居住的地方,從現在開始,你們想乾什麼就乾什麼,放開手去做吧!”

張世的話音剛落,帶來的人瞬間一鬨而散,用土匪來形容在恰當不過,儼如人間地獄。

張世眼神中寫滿了滿意,放聲大笑起來:“這群兄弟跟著我吃了不少苦,這次就算我補償他們的了。”

三五成群的人湧入店鋪中,開始對自己喜歡的東西開始任意的拿走,店長和手下人根本攔不住,更有甚者開始動起手來,台北路瞬間變得混亂不堪,也由此驚動了唐紅軍,目睹一切景象的唐紅軍一方麵給約翰打電話,另個一方麵親自上陣,著手處理場麵。

接到電話的約翰也是一臉疑惑,自己隻是讓張世來幫忙維持秩序,冇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便帶著漢姆趕往台北路,而卡爾則慢悠悠的跟在後麵,臉上根本看不出一點著急的樣子。

唐紅軍找到張世,理直氣壯的質問道:“想必你就是張世吧?”

張世把吃到一半的蘋果扔在地上,看著唐紅軍說道:“冇錯,我就是,你有什麼事情嗎?”

見張世和自己說話的態度非常傲慢,唐紅軍心中的脾氣也開始大了起來,隻不過自己現在可用的人很少,根本不足以和張世抗衡,隻能等到約翰來處理這件事情。

唐紅軍說道:“我是負責台北路的唐紅軍。”

見來者是唐紅軍,張世連忙改變態度,伸出手來:“原來是政府的人,真不好意思。”

說著,張世伸出手來,唐紅軍及其厭惡的看了一眼張世的手,還有些汙垢,便把手背到了身後。

“難道你不想和我解釋一下這裡發生的事情嗎?”

張世見唐紅軍根本不搭理自己,尷尬的把手收了回來,回答道:“是這樣的,約翰叫我們來到這裡維持秩序。”

唐紅軍勃然大怒:“他叫你們來維持秩序,不是讓你們打家劫舍來了,看看你們什麼樣子,和土匪有什麼區彆嗎?”

聽著唐紅軍發怒的話語,張世不屑的說道:“可能您有所不知,我這些兄弟苦日子過的太多了,如今見到這些東西難免手有些發癢,但我向您保證,一定不會鬨出人命。”

唐紅軍咬緊牙關:“張世,你知不知道我完全可以現在就把你抓起來!”

一聽到要抓張世,身後的小弟立刻警惕起來,將唐紅軍等人團團圍住,數量上也是唐紅軍的數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