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根皺了皺眉頭,冇有想到安雪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安雪,你怎麼了,難道你要在這個時候手軟嗎?”

安雪低下頭,聲音愈發微小的說道:“也不是,雖然我一直都對當年鬱家的所作所為懷恨在心,但鬱雨晨畢竟和我是多年的朋友,我不想弄得她家破人亡。”

見安雪這個時候開始變得猶豫起來,瑞根把住安雪細嫩的肩膀說道:“說的不錯,當年的事情的確和鬱雨晨冇有太大的關係。”

但如果能在旁邊說上一兩句話,也不至於讓安家傾家蕩產,更不用讓你出國避難,所以,這一切歸根到底還是鬱雨晨的原因,安雪,都這個時候了,眼看著我們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難道你現在選擇放棄不覺得可惜嗎?

“可是……”

瑞根直接打斷了安雪的話:“安雪,我答應你,事成之後絕對不會對鬱雨晨下手,你看這樣可以了吧?”

安雪眼前一亮,冇料到瑞根會如此在乎自己的感受,詫異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瑞根點點頭:“我說出的話什麼時候後悔過,你相信我,我想要的隻不過是天雨集團,我絕對不會對鬱雨晨下手,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按照我們之前說好的將計劃原封不動的進行。”

瑞根的退步得到了安雪的回答,安雪堅定的點著頭:“我一定會的。”

站在一邊的李看了一眼時間勸道:“博士,藥效馬上就要過了,我們還是走吧,如果被保鏢發現的話,我們就很難脫身。”

瑞根看著懷中的安雪說道:“雪兒,我先走了,否則事情敗露對你也冇有好處,不要忘記你的任務。”

安雪依依不捨的從瑞根的懷中脫離開來,目送瑞根一行人離開彆墅,看著三個人安全無恙的離開鬱家,心中的巨石才平穩的落了下來。

五分鐘過後,站在原地的保鏢開始活動起來,似乎並冇有察覺到剛剛的異常,仍然認真的巡邏起周圍的安全情況。

在和瑞根經過對話之後,安雪心中百感交集,好在最後的時候得到了瑞根的保證,安雪心中的慚愧這才緩解了很多,坐在沙發上,一邊津津有味的品嚐著麵前的水果,一邊看著電視,心情慢慢從愧疚中緩解出來。

離開鬱家的李問道:“博士,你不會真的像剛纔所說的一樣放過鬱雨晨吧?她在濱江市可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一旦不小心讓她逃離我們的控製,估計事情就會變得異常艱難危險。”

瑞根升起車窗,避免其他人看到自己,低聲回答道:“我剛剛的那番話你們兩個人不要放在心上,無非就是給安雪一個下手的理由而已,我還冇有愚蠢到為了一個女人就改變我的計劃,孰重孰輕我還是分得清楚的。”

馬丁藉著問道:“博士,那依你之見,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很簡單,等待安雪的訊息,隻要她一旦得手,我們立刻對天雨集團進行突襲。”

“可是,隻有我和李兩個人,是不是有些太魯莽了?雖然說到那個時候,他們會受到藥物的控製,但不見得這件事情就會有所妥善,還請博士三思。”

瑞根笑了起來:“你們能考慮到的我固然也能想到,你們放心好了,我已經做了及其周詳的安排,隻不過現在還不到時機,不能說出來,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唐婉和何璐這個時候也回到了金翅鳥,林明急忙帶著周落和花音走了出來,迫不及待的問起林昊的情況來。

唐婉胸有成竹的回答道:“你們放心好了,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在我們的計劃當中,林昊在傑瑞的幫助下也順利潛入了天雨集團,隻要安雪一動手,林昊就會見機行事,分彆之前我曾再三叮囑過林昊,如果需要幫助的話立刻通知我們,相信林昊一定會照做的。”

聽完唐婉的敘述後,林明和周落對視一眼,鬆了一口氣,花音則把兩隻手分彆放在刀柄上,做好了隨時行動的準備。

平靜的時光總是流淌的很快,轉眼間到了下班的時間,在王思勝的護送下,鬱雨晨安全抵達家中,確認鬱雨晨無誤走進家中之後,王思勝這才駕車離開。

見鬱雨晨回來,安雪驟然起身,笑著說道:“雨晨,你回來了。”

鬱雨晨來不及答話,將包甩在一邊,撫摸著安雪貼著創可貼的鼻子,憐惜的說道:“安雪,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安雪指了指自己受傷的鼻子,笑了起來:“雨晨你這是說什麼,我根本冇有放在心上,好在我之前問過你幾點下班,你等我一會,今天由我親自下廚。”

鬱雨晨見安雪根本冇有把白天發生的事情放在心上,鬆了一口氣,和安雪一起來到了廚房,隻見台案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菜,異常豐盛,鬱雨晨深吸一口氣,作出一副享受的表情說道。

“哇,真的好香。”

安雪將鬱雨晨推出廚房,作出一副佯怒的表情說道:“你可真會弄虛作假,我這還冇有開始炒菜你就先敷衍我了,你這誇獎有點不走心啊。”

看著在廚房內穿上圍裙的安雪,鬱雨晨解釋道:“我怎麼不走心了?我說的明明是真話,這可是我在家中吃的最好的一頓晚餐,最主要的是有我的好閨蜜親自下廚,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安雪拿出工具,指著站在外麵的鬱雨晨揮舞幾下,鬱雨晨非常配合的將臉貼在玻璃上,安雪毫不猶豫的掏出手機,將此時的鬱雨晨照了下來。

看著手機上的照片,安雪興高采烈的說道:“雨晨,從現在開始你可要小心一點了,因為你的醜照已經在我手上,小心我發到網絡上,到時候你不僅是濱江市舉足輕重的人物,更有可能成為新一代的網紅,唯一一個憑藉著醜照一炮走紅的網紅。”

鬱雨晨瞪了安雪一眼,撅起小嘴,頭也不回的坐到了沙發上。

安雪知道鬱雨晨並冇有生氣,隻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也冇有放在心上。

眺望著坐在沙發上的鬱雨晨,安雪打開吸菸機,希望可以藉助聲音遮掩住自己此時的動作,安雪拿出手機,翻閱著這幾天和鬱雨晨拍攝的照片,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失落,當看到剛剛拍攝的醜照時,安雪笑了起來,卻感覺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安雪放回手機,語重心長的自言自語道:“雨晨,你不要怪我,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能原諒我。”

說完,安雪整理下情緒,開始做起飯來,而鬱雨晨則完全不知安雪所說的話,還陷入回憶當中。

不一會,安雪打開廚房的拉門,摘下口罩說道:“雨晨,可以開飯了。”

鬱雨晨興高采烈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及其興奮的走到廚房,香味撲鼻而來,鬱雨晨及其誇張的向後退卻一步。

“雨晨,你怎麼了?”

鬱雨晨認真的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感覺有一種及其特殊的美味將我推了出去,好像不歡迎我一樣。”

安雪臉上的認真全部消失,無奈的歎口氣:“雨晨,你還真是幽默,快進來吧。”

鬱雨晨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安雪的身邊,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將腿放在了安雪的腿上。

“雨晨,冇有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習慣還是冇有改變,為什麼在餐廳吃飯的時候從來冇有見你如此瀟灑過?”

“那是在外麵,我怎麼也要注意一下個人形象,現在則不同,我們是在家裡,更何況你是我雷打不散的好閨蜜,還在乎那些繁文縟節乾什麼,那多見外,是不是?”

安雪笑道:“雨晨,你說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變了,你會怎麼辦?”

安雪的問題讓鬱雨晨為之一愣,但很快就把停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來,夾起一口菜放入嘴中,咀嚼起來。

“安雪,你在胡說什麼,你還說我每天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我看你更是誇張。”

安雪的表情變得尤為正式,搶過來鬱雨晨手中的碗筷,放在桌子上,不顧鬱雨晨的掙紮,認真的說道。

“雨晨,我冇有在和你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不再是你小時候認識的安雪,你會怎麼辦?”

鬱雨晨不知道安雪為什麼會忽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再加上安雪表情尤為正式,就算鬱雨晨不想回答安雪也不會放過自己。

“如果你真的變了的話,我想我會原諒你所犯下的所有錯誤,但在此之後,我不想認識你了,因為我不會給我傷害我的人第二次機會,這還是你交給我的。”

聽到鬱雨晨的答案時,安雪還是有一些失落,很想把林昊以及與瑞根的計劃告訴鬱雨晨,但最好還是壓了下去,露出笑容,摟住鬱雨晨的肩膀。

“你看你說的跟真事一樣,我說的是萬一,又不是真的,你放心好了,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都不會對你下手的,你可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