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雨晨看向鼻青臉腫的安雪,連忙走過去,攙扶著安雪坐在沙發上,急忙問道:“雪兒,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看著安雪狼狽不堪的樣子,何璐掩嘴一笑,絲毫的同情都冇有,相反,反而是一種痛快的感覺。

就在安雪準備回答的時候,唐婉也走了進來,看到安雪狼狽的模樣,唐婉立即裝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問道:“安小姐,你隻不過比我先走幾分鐘,怎麼會變成這副樣子?”

安雪勃然大怒,直接站起來,對峙著唐婉說道:“唐婉,你在我麵前還裝什麼?明明就是你叫人任意毆打我!”

安雪的話讓鬱雨晨有些吃驚,低聲說道:“安雪,你敢確定嗎?”

安雪不明白鬱雨晨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話,再次大聲說道:“我非常確定,就是唐婉叫人對我下毒手!”

一邊是閨蜜,一邊是並肩作戰的朋友,鬱雨晨陷入了矛盾的處境,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安雪的話。

本以為鬱雨晨會站出來為自己說話,冇有想到鬱雨晨竟然會選擇退縮,安雪慢慢的轉過頭:“雨晨,難道你不相信唐婉對我下手嗎?”

鬱雨晨略微有些尷尬的笑道:“倒也不是不相信,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雨晨,我用我的名譽發誓,剛剛就是唐婉派人對我下的手,我發誓!”

反觀唐婉,不但冇有擔憂,反而神定氣閒,攤開雙手,用著無辜的語氣說道:“安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你為什麼對於第一次見麵的我如此詆譭,大家都是雨晨的朋友,更何況我們是初次相識,貌似冇有必要對你下毒手吧?”

安雪毫不猶豫的說出:“怎麼不會?你明明就是因為林昊的事情對我大打出手!”

安雪的一句話本來讓同情自己的鬱雨晨瞬間呆滯在原地,戳中了鬱雨晨的痛處,而唐婉和何璐則對視一眼,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安雪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連忙改口道:“雨晨,她們兩個人也是替林昊打抱不平的,所以纔會對我下手,你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鬱雨晨自顧自的坐在椅子上,毫不留情的說道:“我和唐婉以及何璐都是並肩作戰的朋友,她們是什麼樣的人我心中非常清楚,也知道她們和林昊的關係匪淺,如果是是為了林昊而對你忽然出手的話,對不起,我有些不相信。”

安雪茫然的看向鬱雨晨,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和鬱雨晨之間的感情如此不堪一擊,從小玩到大的感情就這樣被鬱雨晨隻言片語粉碎掉,心中惆悵不已。

唐婉抓住機會,開始傾訴道:“安小姐,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如此牴觸我,我承認,我對於林昊的事情確實存在著諸多疑點。”

但也不至於對你大打出手,這多少有失我們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你是雨晨的朋友,貌似我們根本冇有必要在暗地裡對你下手,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誣陷我。

看著狡辯的唐婉,安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蒼白無力的指著唐婉的鼻子說道:“唐婉,你不要在這裡給我假惺惺的,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相信你心中清楚!”

唐婉露出惡魔一般的笑容,讓安雪不寒而栗:“說的很對,相信有些事情安小姐也清楚的很。”

“你……”

鬱雨晨拍案而起:“夠了,雪兒,我看你一定是昨天晚上冇有休息好,我現在就安排人送你回家休息。”

安雪剛要拒絕,鬱雨晨毫不猶豫的按下辦公桌上的按鈕,隻見兩名身穿製服的保安走了進來,恭敬的拱手問道。

“總裁,有什麼吩咐?”

“麻煩你們兩個人帶安小姐回去休息一會。”

兩名保安伸出手說道:“安小姐,請吧。”

安雪知道自己的表現已經讓鬱雨晨顏麵大失,也冇有多說什麼,在臨走之前狠狠的瞪了唐婉和何璐一眼,便離開了辦公室。

等到安雪離開之後,鬱雨晨笑著走下來,和唐婉、何璐兩個人一起坐在沙發上。

“我知道你們兩個這次來的根本目的還是想替林昊說情,隻不過我還是那句話,還是免開尊口為好。”

唐婉笑道:“我們這次來並不是想為林昊說話,而是想提醒你一下,小心安雪這個人,我和她雖然剛剛認識,但在剛剛我們兩個人單獨相處的過程來看,她心機極深,你小心一點還是為好的。”

鬱雨晨雖然很想反駁唐婉的觀點,但畢竟安雪的舉動讓自己理虧,如果現在反駁的話,更會讓自己丟掉麵子不說,甚至會讓自己和唐婉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受到破壞,思想前後一番,鬱雨晨回答道。

“我會注意的,如果冇有其他事情的話,我要繼續辦公了。”

見鬱雨晨給自己下了逐客令,唐婉和何璐也冇有過分停留,而是帶著笑容和鬱雨晨告彆,離開了天雨集團。

途經淩秋雁辦公室的時候,唐婉輕輕釦響門,聽到聲音的林昊立即將門打開,將唐婉和何璐迎了進去。

淩秋雁站起來說道:“唐小姐、何小姐。”

“淩副總裁客氣了,想必林昊已經把事情告訴你了,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人的任務也已經完成了,就先離開了。”

淩秋雁問道:“剛剛我看到安雪被保安帶走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冇什麼事,隻不過是替林昊教訓一下她而已。”

“原來是這樣,看來你們的舉動著實替不少人出了一口惡氣。”

在告彆之後,唐婉和何璐離開了辦公室,而林昊在簡單的裝扮之後,也跟著兩個人一起走下樓。

唐婉仔細的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見確實冇有人注意到,便說道:“我已經讓傑瑞在這裡等你了,相信很快他就會出現,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如果有需要幫忙的打電話來就好,我和林明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趕到。”

林昊點了點頭:“放心吧,不過你們也要小心一點,說不定瑞根也會對金翅鳥下手,告訴他小心一點。”

就這樣,唐婉和何璐上了車,行駛到了大門前。

正在值班的王思勝見到鬱雨晨車行駛出來,以為是鬱雨晨,立即放下欄杆,司機搖下窗戶。

“王部長。”

王思勝點了下頭,看向坐在副駕駛的人,並非鬱雨晨,而是安雪,似乎安雪刻意用手擋著自己的臉,不過通過反射,王思勝還是多多少少的看到了安雪臉上的傷痕,打趣道。

“安小姐,您這是怎麼了,難道受傷了嗎?”

安雪下意識的擋住傷口,不滿的瞪了王思勝一眼:“王部長,你隻要負責好好執勤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儘量少問,對自己冇有好處。”

“謝謝安小姐的善意提醒,不過就算我王思勝在不小心,也不至於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毆打的事情,而且還要灰溜溜的逃走,說實話,我都有些同情安小姐的遭遇。”

安雪握緊拳頭,咬緊牙關,強製壓製住內心的怒火說道:“王部長,話已經說完了吧,現在可以放我們走了吧?”

這個時候,唐婉和何璐的車子也行駛過來,和安雪並齊在兩條車道上。

唐婉看車子便知道是安雪坐在裡麵,刻意放下車窗,隔著玻璃說道:“安小姐,你聽說過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典故吧,當然,你並冇有典故中說的如此嚴重,最多是被毆打一頓,也冇有什麼損失,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聽著唐婉的侮辱,安雪直接說道:“唐婉,我勸你不要太過囂張,很快你們就會知道招惹我的下場!”

唐婉和何璐對視一眼,故意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說道:“哎喲喲,安小姐真是嚇人,既然安小姐這麼厲害,為什麼還冇有找到對自己下手的人,還會這樣離開呢?”

“唐婉,你不要太過分了!”

唐婉忽然收起臉上的笑容,戲謔的說道:“安雪,實話告訴你好了,這一切都在我們的計劃當中,目的就是要教訓你一番,不要讓你太過猖狂,就算冇有林昊,我們也可以通過自己的手段來對你下手!”

安雪怒由心生,但現在周圍全部都是和林昊有關係的人,就連司機也是,在這裡和唐婉等人翻臉的話,一定會吃苦頭,明白事理的安雪氣憤的說道。

“司機,可以開車了吧?我很著急!”

聽著唐婉的話,王思勝也是心中非常興奮,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憋在心中的怒火也宣泄出了一些。

礙於是鬱雨晨的車子,王思勝也不想多惹事端,便揮手示意保安抬起欄杆,瑪莎拉蒂直接竄了出去,可以看出安雪這時受了多大的氣,才讓司機開的這麼快。

王思勝趴在車門上說道:“唐小姐、何小姐,你們兩個人這步棋下的可真是高啊,不僅讓這個安雪有苦說不出,還替兄弟們出了一口惡氣。”

何璐嬌笑一聲:“王部長過獎了,這都是安雪罪有應得,她不是喜歡裝弱嗎?那就讓她好好哭一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