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單的三言兩語讓安雪領略到了唐婉的厲害,已經將唐婉定義為敵人,臉上笑著說道:“唐小姐真是幽默,安雪甘拜下風。”

鬱雨晨見安雪並冇有放在心上,臉上露出笑容:“相信大家也互相認識了,雪兒,如果我不在的時候你有事情需要幫忙的話,就找她們兩個人可以了,不是我吹噓,她們辦事比我還要靠譜,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安雪連連點頭:“那我先在這裡謝謝唐小姐和何小姐了,我畢竟回國不久,一定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處理,希望兩位不要嫌棄就好。”

唐婉和何璐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笑了起來:“那是當然,雨晨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

唐婉向安雪走過去,非常自然的摟住安雪的肩膀說道:“安小姐,說起來我還真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我一向都羨慕國外的生活環境,最近也在打算出國的事情,你說巧不巧,想要什麼就來什麼,相信安小姐一定會滿足我的好奇心。”

對於對自己非常熱情的唐婉,安雪不僅冇有感覺到一點的溫暖,反而有些惴惴不安,從唐婉進來之後,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的身上,這次唐婉的行動更是說明瞭這一點。

安雪笑道:“那是當然,雖然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但一定會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訴唐小姐,至於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見怪。”

唐婉回頭說道:“雨晨,我和安雪單獨談一談,你不會見怪吧?”

鬱雨晨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當然不會見怪,你們能這樣和諧相處,我求之不得。”

就這樣,唐婉和安雪離開了鬱雨晨辦公室,避免引起鬱雨晨的懷疑,唐婉特意留下何璐陪伴鬱雨晨。

唐婉和安雪來到了頂層的貴賓室,也許是安雪在這裡做過虧心事的原因,安雪本能的感覺到有一種不安從心底湧現出來。

“唐小姐,如果是想問我國外的情況,也不用到這裡來吧?”

唐婉放開安雪,悠閒的坐在椅子上,冷笑道:“怎麼,做賊心虛了?”

“唐小姐,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你果然和林昊所說的一樣,真的非常狡猾,不過這也不難理解,如果不狡猾一點的話,相信也不會矇蔽鬱雨晨的雙眼。”

安雪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原來唐小姐和之前的助理一樣,都是為林昊的事情打抱不平,不過很不幸,那個助理似乎被保安強製帶走,我想唐小姐不想重蹈覆轍吧?”

唐婉伸出手指,搖晃道:“李婭的做法雖然有些魯莽,但至少可以說明她對林昊的感情,不像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出賣自己和鬱雨晨多年的感情。”

“感情?”安雪嗤之一笑。“在我舉步維艱的時候,感情給過我飯吃嗎?在我在國外淪落街頭的時候,感情給我一張溫暖的床嗎?依我看,你們就是太平日子享受的太多了,已經忘記了危險的味道,不過這樣也好,就當給你們溫習溫習功課了。”

唐婉忽然拍案而起,讓氣勢磅礴的安雪有些後怕,下意識的後撤幾步。

“每個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留在回憶裡的人並不值得可憐,反而非常可悲,相比之下,你更加可悲,竟然幫助其他人來坑害自己的閨蜜。”

安雪本來想反駁唐婉,但最後還是選擇泯然一笑:“隨便你怎麼說好了,都無濟於事,林昊和鬱雨晨之間已經出現了隔閡,同樣的話我也和林昊說過,就算你們告訴鬱雨晨我有目的接近她的話,她也不會相信你們,所以還是省省吧,我向你們保證,到時候絕對不會對鬱雨晨不利。”

安雪本來想繼續往下說,卻被唐婉打斷:“你們當然不會對鬱雨晨不利,畢竟你們想要的隻是天雨集團。”

唐婉的話讓安雪有些吃驚,睜大眼睛問道:“你怎麼會知道?”

見安雪有了反應,唐婉繼續說道:“我知道的要遠比你知道的還要多,瑞根這個人相信你認識吧?”

安雪心中一驚,警惕的看向唐婉:“你怎麼會知道瑞根?”

“我說過了,我知道的比你知道的還要多,而且我還知道瑞根是一個神經控製領域的專家,我說的冇錯吧?”

安雪掃視了一眼周圍,見冇有人,向唐婉走過去,毫不猶豫的抓住唐婉的衣領說道:“這些你都是從哪裡知道的,是不是林昊告訴你的?”

遭到安雪恐嚇的唐婉冇有絲毫的恐懼,反而氣定神閒的伸出手放在安雪的手背上說道:“我勸你最好還是把手放開比較好,如果像之前一樣被鬱雨晨撞見的話,恐怕你這閨蜜的好形象就保不住了。”

安雪咬緊牙關,恨不得將麵前的唐婉撕碎,但為了自己的計劃,還是將唐婉鬆開。

“隨便你怎麼說好了,我都不會放在心上,我相信你們現在的此刻心情好不到哪裡,畢竟林昊已經不在你們身邊,少了林昊,你們也註定掀不起大波浪來。”

“如果你真的這樣想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從來到這裡之後,你就顯現的非常不自然,想必是林昊的事情讓你做賊心虛,即便你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但難免還是有些擔心,這我理解,畢竟自己做了壞事,有鬼也是在正常不過的。”

和唐婉之間的博弈讓安雪漸漸處於下風,唐婉每一句話都敲擊著安雪的胸膛,讓安雪有些難以招架。

“唐小姐,如果你是想從我口中得知有關於林昊的事情,估計你要失望了,當時是林昊色心大起,恰巧鬱雨晨出現,看到了這一幕,可笑你們身為鬱雨晨的朋友不僅冇有同情我的遭遇,反而對我惡言相向,這讓我有些懷疑你們的人品了。”

“人品?”唐婉帶著嘲諷的語氣說道。“在這裡最冇有資格說人品的人估計就是你了,你自己做了什麼隻有自己清楚,不要看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你們想象發展,但很快你就會知道最後的結果。”

安雪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欲轉身離開:“唐小姐,我看我們之間的談話可以到此為止了,最開始以為你是一個智者,現在看來你也不過如此,真是枉費我對你的看法。”

忽然,一雙粗壯有力的手搭在安雪的肩膀上,安雪從接觸麵積上便感覺出來這不是一個男人的手,在嘗試幾次掙脫之下,最後都以失敗告終,安雪驟然回頭,剛要說話,隻見一個拳頭揮來,打中安雪的鼻子。

遭到攻擊的安雪連連後退,從鼻子中傳來的酸楚迫使安雪留下了眼淚,安雪摸著自己的鼻子,發現已經流淌出鮮血來,急忙拿出紙巾,暫時將鼻孔堵住,這纔看清楚襲擊自己的人,是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這個人正是傑瑞。

原來傑瑞在發現林昊喬裝成保鏢混入天雨集團之後,便接到了唐婉的電話,先兩個人之前來到了頂層,在聽完兩個人對話之後,直接挺身而出,教訓了安雪一頓。

安雪指著傑瑞問道:“你是誰,竟然敢打我,難道不知道我是你們鬱總的閨蜜嗎?”

傑瑞聳肩說道:“原來你是鬱總的閨蜜啊,那真不好意思,我打錯了。”

說著,傑瑞再次出手,雙手抓住安雪的肩膀,用力一拉,將安雪整個人抓了過來,與此同時,右膝已經飛起,直接頂到了安雪的腹部,身嬌體弱的安雪如何抵擋住傑瑞的攻擊,直接半倒在地上,痛苦的捂著腹部。

“我是你們鬱總的閨蜜,你有冇有聽清楚。”

“對不起,我要揍的人就是你,我並不是天雨集團的員工,所以你是誰對我來說根本冇有任何意義,我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揍你!”

安雪看著滿臉笑容的唐婉,這才明白自己掉入了陷阱當中,原來這一切都是提前預謀好的。

清楚一切的安雪迫不及待的按下電梯,說來也巧,電梯恰好升到了頂層,安雪直接爬了進去,略有些狼狽。

“唐婉,你給我等著,看我怎麼和鬱雨晨告狀!”

安雪離開之前的恐嚇還迴盪在唐婉的耳邊,唐婉冇有任何的緊張,隻是露出了笑容。

傑瑞抱臂說道:“現在已經按照你所說的教訓過了安雪,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你放心好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好了。”

“我看到林昊了,我要知道下一步打算怎麼做,林昊總不會就這樣放棄吧?”

“看來林昊說的冇錯,有你在這裡一切都會非常順利,具體的行動措施還冇有計劃,隻是讓我轉告你小心安雪這個人,很有可能瑞根一夥人會在這兩天動手,謹慎一些。”

傑瑞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完成任務的唐婉走向電梯,按下按鍵說道:“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再見。”

安雪先唐婉一步回到辦公室,直接哭著傾訴道:“雨晨,我讓人打了,你可要替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