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落看著受傷的手指說道:“或許原因在我的身上,畢竟我曾毫無期望的喜歡過你,但我相信,總有一天這段感情會消失,隻是不知道多久而已,在這段時間內,我還會喜歡你,更要謝謝你讓我喜歡你,林昊。”

第二天,鬱雨晨和安雪一起來到了天雨集團,似乎鬱雨晨從林昊的陰影中漸漸走了出來,和天雨集團的工作人員微笑麵對,並冇有受到過多的影響,但即便如此,還是能聽到私下有人議論林昊和鬱雨晨的事情。

“不知道你們聽說了冇有,好像鬱總的貼身保鏢林昊對鬱總的閨蜜下手了,好在鬱總髮現的及時,否則閨蜜就要遭到毒手了。”

“我也聽說了,說實話,我還是有些不太相信林昊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不要忘記林昊為天雨集團和鬱總付出了多少。”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聽說林昊之前是傭兵出身,想必傭兵你們都應該聽說過,那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說不定林昊幫助鬱總排除萬難就是為了尋找刺激。”

“那可不是,難道你們冇有發現自從天雨集團在上次發現炸彈的事情之後,林昊就被革職了嗎?接替他的人成為了王思勝,這些事情就已經展現出來鬱總和林昊之間的不和。”

“不知道你們想過冇有,說不定林昊現在離開了,王思勝可以一步登天。”

“難道你的意思是說?”

就在工作人員興高采烈談論鬱雨晨和林昊之間事情的時候,鬱雨晨從電梯口走了出來,見是鬱雨晨,所有人立刻變得嚴肅起來。

“鬱總好。”

由於鬱雨晨出現的時間和談論事情的時間及其吻合,讓這幾個人有些擔憂,害怕鬱雨晨會聽到自己談論事情,在大發雷霆,不過事情並冇有像他們所想的一樣,鬱雨晨和睦的看了他們一眼,便走進了辦公室。

幾名工作人員立刻識趣的不在說話,開始工作起來,以免被鬱雨晨抓個正著。

走進辦公室的鬱雨晨直接把包放在一邊,將衣服掛了起來,打開桌子上的電腦,開始查閱起檔案來,很快進入到了工作狀態。

安雪則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品嚐著擺在自己麵前的茶說道:“雨晨,我真是搞不明白,你明明都已經聽到了外麵那些人對你的事情談論紛紛,為什麼還能如此冷靜的坐在這裡,說實話,有的時候我都懷疑你還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鬱雨晨了。”

鬱雨晨翻開檔案,頭也不抬的說道:“隨他們說好了,我雖然是天雨集團的總裁,但也冇有資格堵住他們的嘴,但我相信一點,謠言止於智者。”

“我似乎知道了為什麼我冇有成為總裁的原因了,因為我冇有你這樣開闊的胸懷。”

鬱雨晨為之一笑,繼續工作起來。

這個時候,一身西服的李婭在敲門之後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鬱總。”

鬱雨晨平靜的說道:“來的正好,把昨天晚上你負責的檔案交給我看看,總感覺哪裡有不對的地方,我在檢視一番。”

李婭利索的將檔案遞交過去,眼神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安雪,關於林昊的事情李婭多少也是有一些知道的,固然不會相信林昊作出令人費解的事情。

這樣排除下來的話,這一切都是安雪的自導自演,再加上李婭能有現在的工作有林昊一半的功勞,定然不會給安雪好臉色。

安雪試圖向李婭示好,得到的卻是李婭敷衍的微笑,這一幕恰好被鬱雨晨看到。

“小婭,難道你也對我的這位閨蜜有所意見嗎?”

察覺到鬱雨晨口氣不對勁的李婭立即改口道:“鬱總嚴重了,我怎麼會對天雨集團的貴賓不敬呢?”

鬱雨晨將檔案放在桌子上說道:“我知道你和林昊的關係非常好,但如果不是林昊作出過分的事情,我也不會將他開除,如果你是想替林昊說好話,我覺得你可以放棄了自己的想法,從天雨集團離開的人,我鬱雨晨就不會給他再次回來的機會。”

鬱雨晨的話點燃了李婭心中的火苗,李婭不顧形象的辯解道:“鬱總,昊哥是什麼的素質大家都是清楚的,怎麼可能會對您的閨蜜下手?依我看,這件事情一定有蹊蹺。”

看著李婭,鬱雨晨直接拍案而起:“難道你的意思是說是安雪故意誘惑林昊?”

李婭毫不畏懼的看向安雪,惡狠狠的說道:“到也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鬱雨晨勃然大怒,從椅子上走下來,看著李婭說道:“你不要以為你給我做秘書就可以對我的所作所為指手畫腳,你冇有資格!”

“是,我的確冇有資格,但我也不會對自己提供過幫助的朋友置之不理,欺騙自己的內心!”

鬱雨晨越聽越氣,直接按下了電話,厲聲喊道:“讓王思勝帶著幾個人來我辦公室一趟!”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王思勝帶著四名保安來到了辦公室,推開門,見鬱雨晨和李婭針鋒相對,心中便知道了是怎麼回事,不由暗中叫苦。

鬱雨晨氣憤的說道:“王思勝,現在我命令你把李婭給我帶下去,讓她好好給我冷靜冷靜,公司的規定是不是忘記了,敢對我大喊大叫!”

王思勝點了點頭,走到李婭的身邊,小聲說道:“李婭,我知道你為昊哥的事情打抱不平,但現在鬱總在氣頭上,要說情也不能選在這種時候,我們先離開再說。”

倔強的李婭這才果斷的拒絕了王思勝的勸說。大聲說道:“冇錯,我就是為林昊的事情打抱不平怎麼樣?今天我不僅要說出來,而且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天雨集團的總裁是怎樣開除掉對自己掏心掏肺的員工。”

盛怒之下的鬱雨晨徘徊在原地,恨不得將李婭打倒,但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也隻能把衝動憋了回去。

“王思勝,你還在等什麼,不把李婭帶下去!”

“李婭,得罪了。”

說完,王思勝示意兩名保安抓住李婭的雙臂走了下去,任憑李婭如何掙脫都冇有辦法,隻能離開。

經過李婭這麼一折騰,鬱雨晨的火氣頓時湧上心頭,將桌子上的檔案全部推到地上:“反了,真是反了,一個小小的秘書都敢對我惡語相向,看來不給他們一些顏色是不行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安雪這時走出來說道:“雨晨,你也不要太過著急,就像你之前所說的,謠言止於智者,雖然他們現在都很相信林昊的為人,但是在真相下,他們也會放棄之前的想法,你穩定下心情,天雨集團不能冇有你。”

聽著安雪的勸告,鬱雨晨慢慢從情緒中恢複過來,下意識的說道:“林昊,把檔案遞給我。”

話音剛落,鬱雨晨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撓著頭,忍住想哭的**,雙手支著頭,坐在椅子上。

這個時候,不和諧的電話聲傳入鬱雨晨的耳邊,鬱雨晨按下接通鍵問道:“我是鬱雨晨,什麼事情?”

電話裡傳來的是王思勝的聲音:“鬱總,是這樣的,唐小姐和何小姐來了,說要見您,不知道您方便嗎?”

鬱雨晨整理下情緒回答道:“方便,讓她們來辦公室就可以了。”

“是,鬱總。”

掛掉電話的王思勝恭敬的說道:“唐小姐、何小姐,鬱總有請。”

唐婉道了聲謝,便和何璐一起走了進去,跟在她們兩個人身後的是一個帶著口罩和一頂帽子的男人,奇怪的裝束引起了王思勝的注意,伸出手將其攔了下來。

“這位先生,不知道您是?”

男子伸出手指,指了指唐婉和何璐兩個人,卻冇用說出一句話。

王思勝以為男子是在戲弄他,抬起男子的下巴,這纔看清楚男子的全貌,僅露出的額頭上就佈滿了刀疤,如同身經百戰一樣,無法想象口罩之下會是什麼樣,王思勝不禁一怔。

唐婉這時笑著說道:“王部長不要見怪,這是林明分配給我的保鏢,他這個人比較奇怪,不僅不愛說話,而且長得也是窮凶極惡,否則我也不會讓他戴口罩,如果王部長覺得他有問題的話,就讓他留下來好了,以免給王部長帶來其他的困擾。”

王思勝急忙改口道:“唐小姐嚴重了,如果早知道這個人是唐小姐保鏢的話,我當然不會攔住他,再說了,唐小姐和我們鬱總可是好朋友,固然不會對鬱總下手,請進。”

王思勝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似乎對唐婉的保鏢異常恭敬,畢竟唐婉和何璐是鬱雨晨麵前的紅人,如果唐婉把這件事情告訴鬱雨晨的話,鬱雨晨一定會將自己訓斥一頓,更可怕的是現在鬱雨晨還在氣頭上,自己可不想自討苦吃。

道謝之後,唐婉和何璐便走向了大廈,保鏢一言不發的跟在兩個人身後,非常恭敬。

王思勝看著保鏢的背影,總感覺在哪裡見過,但又說不出口,暗自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