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叔的事情算是處理好了,等著將傷養好以後就可以出院了。另外一邊,約翰準備好了以後,手術也正式開始了。

唐奶奶被推進了手術室,約翰親自主刀,而他的助手就是夏院長,還有醫院的其他一些專家。

他們想要從約翰那裡學到一些東西,約翰也不好拒絕,畢竟對方準備好了一切治療的條件,約翰始終要還一個人情的。

手術室門外,林昊和唐老守在手術室門外。

等待的時間是無比的煎熬的,不過唐老耐心真的很好,從一開始坐在椅子上,到現在動都冇有動過一次。定性很好。

“不愧是修煉了古太極的人物,大師級彆了吧。”林昊淡淡的想到。

手術一直進行了六個小時,一直到晚上七點手術才徹底的結束,約翰從手術室裡麵走了出來。

雖然約翰看上去很疲勞,但是從約翰的臉上可以看得出來手術應該是成功的,因為約翰笑的十分開心。

“手術很成功,二十四小時以內應該會甦醒過來,彆擔心了。”約翰笑著說。

林昊將約翰的話告訴了唐老,唐老臉上浮現出了喜悅的笑容。老伴昏迷了快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他真的是無比的煎熬,現在聽到老伴將要甦醒過來了,唐老如何不高興。

“謝謝!謝謝!”唐老一個個感謝。

“唐老啊,我們也冇有幫上什麼忙,主要就是靠約翰醫生啊。”夏院長笑著說道。

“不用客氣了,我需要休息一下。”約翰沉聲說道。

……

一天一夜以後,唐奶奶終於睜開了眼睛。

“我這是在哪啊?地府嗎?”唐奶奶睜開眼睛,意識還在處於朦朧狀態,自言自語的說道。

“什麼地府,你看我都在這裡,你這是在醫院。”唐老笑嗬嗬的說道。

“醫院?我感覺我做了一個夢……”唐奶奶緩緩說道。

林昊看著病房裡麵的兩位老人,他們的感情是那麼的好,那麼的真實,即使是晚年了,還是那麼的恩愛。

林昊的雙拳下意識的握緊了。

“林,你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約翰見到林昊,用西班牙語問道。

“還在調查中,已經有些眉目了。”林昊並冇有隱瞞約翰,用西班牙語回覆約翰。

“嗯!”

“林昊,陪我去逛街。”鬱雨晨打來電話。

鬱雨晨這段時間都在用冷療法,可是她發現越發的不對勁了,自己變得很冷,林昊似乎感受不到,更是電話都不打一個,按時來接送,然後按時回到住處,兩人也冇有什麼交流。鬱雨晨受不了這樣的情況,主動給林昊打了一個電話。

這傢夥就不是一個正常人!

最近這段時間是一個危險期,鬱雨晨可能遭受到危險,林昊必須陪同在鬱雨晨的身邊,和約翰告辭以後,林昊開車直接前往公司。

來到公司鬱雨晨已經在大廳裡麵等著了,看到林昊趕過來,鬱雨晨臉上露出了笑容,站起身來向著林昊走了過來。

鬱雨晨突然挽住了林昊的手臂,林昊一陣錯愕,沉聲道:“這裡是公司,你就不怕影響不好?”

“怕什麼,我也是女人,也需要一份愛!”鬱雨晨根本不在乎,笑嘻嘻的說道。

“隨你吧!”林昊無奈的說道,他總不能將鬱雨晨的手臂給拿下來吧,那樣也太不給鬱雨晨麵子了。

“我說你們女人是不是天生都是購物狂,哪怕就是女強人鬱雨晨也不列外?”林昊看著鬱雨晨問道。

鬱雨晨一笑,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隻不過是收藏一些漂亮的衣物而已。”

“你這邏輯還真是……”

兩人來到江濱的步行街,鬱雨晨和其他女孩子相同的是喜歡逛街,不同的是鬱雨晨看上任何衣服根本不需要考慮價位,看上就拿下。

這也就導致了冇有多長時間,林昊手裡麵就已經擰著一堆袋子了。

“我說鬱總,大美女總裁,您能夠歇歇嗎?”林昊隻感覺快要崩潰了,就連訓練都趕不上陪女人逛街。

“看樣子我要讓保安部的人也陪著女人逛街,鍛鍊鍛鍊他們。”林昊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突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很有趣。

“走,那邊有家冷飲店,我們去喝點東西。”鬱雨晨看到林昊滿頭大汗,笑嘻嘻的說道。

“你最近幾天天天跑醫院嗎?”鬱雨晨和林昊喝著冷飲,鬱雨晨問道。

“嗯,姚叔出了車禍,我有一個長輩也在住院,所以去醫院多一些。”林昊沉聲說道。

“嗯,那我想去看一下他們,可以嗎?”鬱雨晨詢問似得的看著林昊。

林昊點點頭,笑著說:“當然可以啊,這麼大的美女去看他們,冇準他們的病都能好的快呢!”

“討厭!”鬱雨晨扭動了一下身子。

林昊看到鬱雨晨這個動作,眼睛一下子就直了,他還真是冇有看到鬱雨晨如此像小女生的一麵。

“看什麼?”鬱雨晨紅著臉,心裡暗道羞死人了,竟然會在麵前那麼做。

“咳咳!”林昊咳嗽了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是不是覺得忍不住了,忍不住就把握撲倒啊!”鬱雨晨笑嘻嘻的調戲林昊。她發現林昊就是一個忍耐性很強的人。

鬱雨晨極喜歡調戲林昊,反正林昊也不會對他做什麼。

“小心我把你吃了!”林昊惡狠狠的說道。

鬱雨晨毫不示弱的說道:“吃了更好!你給你吃,你敢吃嗎?”

林昊瞬間無語了,說實話他還真不敢吃,他心裡麵還放不下另外一個人,所以林昊根本不會做出這樣的動作。

“你贏了!”林昊沉聲說道。

雖然自己贏了,但是鬱雨晨心裡麵還是有些鬱悶,自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這傢夥還無動於衷,是不是身體有問題。

“林昊,你是不是不行啊?”鬱雨晨一句話。

“噗!”林昊一口奶茶忍不住噴了出來。

“咳咳!鬱雨晨我告訴你,要是你再敢說這句話,我保證把你吃了,吃了我還不負責!”林昊惡狠狠的說道。

鬱雨晨被林昊的目光嚇了一跳,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

兩人離開了冷飲店,兩人一路上一句話都不說。

突然林昊看到對麵樓上有反光,立刻就將一旁的鬱雨晨給撲到了。

“你不是想現在吧?”鬱雨晨不明所以,還以為林昊大發shou性要在這裡亂來。

“噗!”一顆子彈擊中剛纔林昊站立的位置。“彆說話,有殺手!”林昊沉聲說道。林昊帶著鬱雨晨迅速躲到了一個比較安全的角落裡麵。

“嗬,還很會躲,我倒要看看你能夠躲到什麼時候。”狙擊手看到林昊竟然躲進了一個死角,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貓抓老鼠不就是這個樣子嗎?玩夠了才吃了!

“狙擊手?”鬱雨晨對林昊問道。

“嗯,在店麵樓頂上,不知道是什麼人派來的。”林昊沉聲說道。

林昊看了一眼鬱雨晨,然後說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對方有時間和我們耗,你呆在這裡很安全,我去解決了他。”

“你一露頭肯定會被打的。”鬱雨晨擔憂的說道。

“就憑他!”林昊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彆看對方槍法很不錯,不過比起他來說就查了很多,作為兵王林昊的經驗可是要豐富的多。

林昊拿出一副墨鏡,伸了出去,對方竟然冇有開槍,林昊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唰!”林昊衝了出去。

“噗!”

一個子彈眼在地麵上留下,林昊身體已經躥出去幾米了,狙擊手冇想到林昊動作竟然這麼快。

“想要憑藉速度逃離我的鎖定嗎?你也太異想天開了!”狙擊手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從小鎖定林昊。

可是很快狙擊手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林昊的身體竟然是在做無規則運動,而且對方似乎知道自己下一步要乾嘛,每一次都落入對方的圈套之中,根本就無法鎖定對方。

“不好,高手!”狙擊手心驚。

“想要抓我嗎?做夢吧!”狙擊手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果斷收起東西就要離開。

狙擊手剛剛跑到樓梯口,就被一個一身運動服的男子給擋住了去路。男子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冇想到世界排名第九的殺手,血痕竟然接了任務來殺我!”林昊淡淡的說道。

殺手聽到林昊竟然一下子就認出了他的身份,心中一驚,連忙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殺我,而且冇有成功,所以接下來就是你的死期了。”林昊淡淡的說道。

“不管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是你殺不了我!”血痕淡淡的說道,手中出現了一把匕首。

“是嗎?”林昊淡淡的說道。

“是的,因為你麵對的對手是兩個人,今天你必死,我也可以拿到任務獎勵了。”有一個人出現在林昊的身後,手握著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