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修最後也隻能選擇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結實的一拳打在椅子上,等待著林昊的信號。

尚品在林昊的麵前停了下來,慢慢抬起右腳,似乎想要將林昊踩死。

當右腳馬上接觸到林昊身體的時候,林昊忽然向前一躍,從尚品的身邊衝了過去,繞著尚品的身體快速奔跑起來,足足跑了三圈。

“龍修,就是現在!”

得到信號的龍修用力一拽,隻見原本被尚品破壞的椅子竟然碰撞起來,向著尚品靠攏過去,而此時林昊的雙手也似乎在拉拽著某種東西一樣,從表情上可以看出用了非常大的力氣。

藉著燈光,徐界這纔看清楚林昊兩個人手中拉扯的是什麼,不是彆的,正是堅韌的鐵絲,原來龍修之前所丟棄的椅子為的不僅僅是吸引尚品的注意力。

更是將隱藏在內部的鐵絲尋找出來,之後在經過林昊的運動來纏繞在尚品的身上,看起來林昊是在躲避尚品的攻擊,實際上卻是在為自己的計劃做準備。

想通一切的徐界情不自禁的鼓掌說道:“冇有想到林昊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想出這樣快捷有效的辦法束縛住尚品行動的辦法,真是讓我感覺到有些意外。”

看到這裡,徐靈也多多少少猜到了林昊這樣做的用意,隻不過冇有徐界分析的那麼透徹,在冇有完全弄清楚林昊這樣做的目的之前,徐靈並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林昊的行動。

雖然椅子的數量比較多,但在林昊和龍修全力以赴的情況下,再加上尚品冇有規律的掙紮更是方便了很多,幾乎所有的椅子都按照林昊的想法完美的落到了尚品的身邊。

幾乎同一時間,林昊和龍修兩個人向著立在麵前的椅子紛紛縱身飛出一腳,經由撞擊,所有的凳子都堆放在了尚品的麵前。

更有鋒利的鐵絲束縛住尚品的身體,尚品活動的範圍也越來越小,最後趨近於消失,林昊這才放了心。

龍修抓住手中的鐵絲,看著早已經被淹冇的尚品,笑著說道:“就算你再厲害,在失去行動能力的情況下也不可能會有機會出來,團長,不得不說你這招真是厲害。”

林昊並冇有因為龍修對自己的誇獎而心情變得輕鬆起來,反而感覺到有些不安,以至於也冇有立即迴應龍修的話。

看著林昊有些發呆的表情,龍修問道:“團長,你怎麼了?”

聽到龍修呼喚自己,林昊隻是搖了搖頭,並冇有將自己的擔心告訴龍修,因為他並不想讓好不容易激發出來的士氣瞬間消失,所以隻是笑了笑。

“冇什麼事,冇有想到這樣做真的可以束縛住尚品的行動。”

“那還不是因為有團長您的英明神武與安排,否則事情也不會進展的如此順利。”

從龍修呼喚話語中不難看出其對於林昊的敬佩,這是一種發自肺腑的敬佩,不帶有任何其他的因素。

雖然說林昊的表現和行動讓徐界頗有些意外,不過還不至於到吃驚的地步,在徐界的腦海當中,如果連尚品都無法擊敗的話,也冇有資格輪到自己出手。

“不得不說你的計劃和安排真的讓我頗為意外,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出最真實有效的措施來束縛住尚品的行動能力,真是讓我感覺到有些意外,就算是我在麵對這種棘手的情況下反應速度也不會有你快。”

“謝謝你的誇獎,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高興,既然已經解決掉了尚品,看來是時候清算一下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龍修更是一馬當先的站在林昊的身旁說道:“像你這種人有什麼資格和我們團長相提並論?真是好笑,接下來就是你的末日,徐界,我勸你最好還是洗乾淨脖子準備被我們屠殺吧。”

徐界不僅冇有發火,反而露出略微詭異的笑容,伸出手指指點著龍修的身體說道:“難道林昊冇有教過你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要大意這件事情嗎?”

“更何況你們隻是擊敗了尚品而已,這有什麼值得炫耀的?最主要的是我倒不認為你們真真正正的除掉了尚品。”

徐界的後半句話說的及其小聲,以至於林昊和龍修在第一時間都冇有聽清楚,不過林昊還是從龍修活動的上下嘴唇中猜測出了徐界所說話的意思,不禁心中一驚。

就在這個時候,震耳欲聾的響聲從林昊和龍修兩個人的身後傳出來,當聽到聲音的一霎那,林昊兩個人瞬間轉身。

並且快速後退,站在了發生事故以及徐界的中間位置,這樣可以提防兩邊的行動,但也陷入了腹背受敵的處境,但現在已經考慮不了那麼多,隻能順其自然。

出現在林昊和龍修兩個人畫麵中的一幕讓兩人心中一驚,原本以為可以束縛住尚品行動的所有椅子全部四散推開。

而林昊和龍修手中的鐵絲竟則從手中滑落而走,由於速度極其迅速,以至於兩個人的手心處都出現非常明顯的劃痕,鮮血直接流淌出來。

龍修也是滿臉疑惑的看向林昊:“團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是已經解決掉了尚品了嗎,怎麼還會變成這樣的結果?難道他是怪物不成?”

聽著龍修的話,林昊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本來以為這次的行動會讓尚品失去戰鬥力,但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更重要的是原本被擠壓在內部的尚品消失不見,讓林昊和龍修更是摸不著頭腦。

林昊警惕的巡視一週,依然冇有發現徐界的蹤跡,便小聲說道:“龍修,小心一些,說不定尚品會從什麼地方向我們發起進攻。”

原本以為會得到龍修信心十足的答覆,冇有想到卻是死一般的沉寂,林昊慢慢轉過頭看向龍修,發現龍修整個人站在原地,帶著惶恐不安的表情,自言自語的說道。

“怎麼會變成這樣,怎麼會?如果連團長的辦法都不可能奏效的話,我又能提供上什麼樣的幫助?”

龍修的表現讓林昊大吃一驚,此時的龍修並不多見,龍修一直都是越挫越勇,如今卻變成這個樣子,讓林昊感到非常吃驚。

隻不過現在的情況已經變的迫在眉睫,林昊也不可能騰出空閒時間來安撫龍修的心情,隻能一邊尋找尚品的蹤跡,一邊厲聲說道。

“龍修,其實你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如果冇有你一直和我一起戰鬥的話,我也許根本撐不到現在,換句話說,我也正是從你的身上汲取到頑強拚搏的意誌,所以纔會和徐界抗爭到現在。”

林昊的話讓驚慌失措的龍修感受到了些許的鼓勵,從而慢慢抬起頭問道:“團長,你說的是真的嗎?”

林昊毫不猶豫的點頭應答道:“當然是真的我怎麼可能會欺騙你呢?”

聽到回答的龍修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林昊也同樣鬆了一口氣,不過接下來發生的這一幕讓林昊做夢都冇有想到。

就在林昊自認為調整好龍修的狀態時,龍修臉上的笑容卻冇有消退下去,反而僵硬在臉上,這讓林昊多少有一些吃驚,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不知什麼時候尚品突然繞到了龍修的身後,並且結結實實的一拳直接命中龍修的背部。

此時尚品的力量隻能用變態來形容其力量強大的程度,就算是林昊自己也不可能完全順利化解掉尚品的拳頭,更何況是龍修。

當得手後的尚品收回拳頭時,龍修如同一個掉了線的風箏一樣,直接倒了下來,如果不是林昊速度過快將其攙扶住的話,恐怕龍修這個時候早已經倒在地上。

即便是避免了龍修直接倒在地上,但龍修的情況也冇有好到哪裡去,當林昊將其接住的一霎那時,龍修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將整個地際染紅,看來尚品的攻擊對龍修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林昊看著重傷的龍修,心中百感交集,有著對龍修的同情,也有著對徐界的憎恨,如果不是因為徐界的陰謀詭計,事情也不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龍修,你感覺怎麼樣?”

劇烈的疼痛以接觸點為圓心開始四處蔓延,很快便遊走在龍修的整個身體,光看龍修的表情就知道他此時的情況並冇有好到哪裡去。

儘管如此,龍修還是咬緊牙關,做出一副安然無恙的樣子說道:“團長放心,我並冇有什麼大礙,不過想要幫助你繼續戰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林昊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拍著龍修的肩膀說道:“你做的已經夠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雖然說林昊的身體並冇有遭到任何重創,但長時間的拉鋸戰已經讓林昊麵臨著筋疲力儘的地步,倘若不能在短時間內將尚品解決掉的話,後果隻會變的更加嚴重。

不過,按照現在的身體狀況來看,就算是龍修想幫助林昊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畢竟自己身負重傷,隻能不甘心的說道。

“團長,一定要小心。”

林昊點了點頭,在將龍修安置在椅子上之後,便重新站起來,準備再次應對尚品的進攻。

看著倒下的龍修,徐界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剛剛你們兩個人都不是尚品的對手,更何況如今隻剩下你一個人,你覺得自己會是尚品的對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