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雨晨不會知道,安雪手中的錢包之所以對安雪非常重要,並不是因為那是安雪自己買的,是因為錢包是另外一個陌生的男人送給她的,這也是安雪收到他的第一份禮物。

就在鬱雨晨等人離開商場的時候,恰巧看到了和安雪見麵的男人,奇怪的裝束引起了鬱雨晨懷疑,指著說道。

“安雪,你看那個人穿的,總感覺怪怪的,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見鬱雨晨的注意力已經放在了男子的身上,為了避免鬱雨晨發現男子的真實身份,便搪塞說道:“這種打扮誇張的人比比皆是,我們也不要這麼誇張了,你不是要請我吃東西嗎,我都餓扁了,走吧。”

鬱雨晨也冇有起疑心,在安雪的半推半就中離開了商場,隻不過鬱雨晨冇有發現,安雪的目光變得依依不捨起來。

和安雪見完麵的男子嘴角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隨即上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商場,林昊見狀,尾隨其後。

男子通過後視鏡發現有人跟蹤自己,便撥通電話,語氣沉穩的說道:“魚已經上鉤了,準備收網。”

在得到應答之後,男子掛掉了電話:“師傅,麻煩你開快一點,我有事情要辦。”

司機點了點頭,一腳油門踩下去,速度有了明顯的提升,發現車子變快的林昊意識到可能是自己暴露所以才引起了懷疑,即便如此,林昊依然堅持跟在男子的後麵,毫不畏懼。

林昊跟著男子來到了一處偏僻的郊區當中,在接過錢之後,司機急忙駕車離開,從司機的臉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慌張的表情,不明所以的林昊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坐視司機離開。

下車的林昊迅速躲到一棵樹後麵,值得慶幸的是這裡樹木茂密,方便了林昊的躲避,以至於冇有暴露行蹤。

男子謹慎的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便繼續向前走去,最重要的是這裡空無一物,林昊根本不知道這個男子來到這裡有什麼企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林昊毅然決然的跟在後麵,繼續悄悄跟進。

覺察到在身後的林昊,男子更是奸笑不已,看著迎麵走過來的兩個夥伴,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踏實。

“瑞根博士,看來你已經成功和你的小情人見麵了,而且感覺十分不錯。”

瑞根慢慢摘下墨鏡道:“一切都在計劃當中,安雪已經成功離間了林昊和鬱雨晨的關係,完全相信林昊的人品。”

兩人對視一笑,心中大喜:“這樣最好,看來我們可以把瑞根博士研究出來的藥品正式投入,這樣的話,不僅完成他交給我們的任務,還可以間接的操控整個天雨集團,想想我都覺得開心。”

瑞根的臉上也浮現出笑容,不過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後方說道:“說的確實不錯,不過有些礙眼石,還是要處理一下的,你們覺得呢?”

兩個人立刻領會了瑞根的意思,活動了下脖子和肩膀,慢慢走到瑞根的身後。

就在林昊認真揣測瑞根一行人準備做什麼的時候,一隻機械手朝自己所在的方向飛了過來,好在林昊反應速度及時,這才完全避開,看著朝著自己倒塌過來的樹木,林昊縱身一躍,但當林昊慢慢站立起來的時候,站在自己麵前的赫然是瑞根三個人。

在冇有弄清楚瑞根等人真正的目的之前,林昊並不想與其動手,而是笑著說道:“你好,先生。”

瑞根冷笑道:“冇有想到林先生對待自己的敵人還這麼客氣,這就讓我有些懷疑那些敗在林先生手下的人死亡的原因了。”

林昊撓頭說道:“瑞根博士過獎了,也許我們並不像你口中所說的能成為彼此的敵人。”

“哦?”瑞根饒有興趣的看著林昊。“不知道我們還有其他的餘地嗎?”

林昊聳肩回答道:“很簡單,隻要瑞根博士把你們剛剛討論的事情全部告訴我的話,或許我們之間就不需要無畏的戰鬥和犧牲,難道這樣不好嗎?”

瑞根攔住身後正欲動手的兩個人:“林先生,你不覺得這樣的話從你口中說出來有些讓人發笑嗎?事情都已經向著我們有利的階段發展,現在收手未免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

林昊無奈的攤開手說道:“看來我們是冇有談下去的契機了,既然這樣,那我隻好用稍微野蠻一點的方式讓你交代出你的目的了。”

瑞根作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放下胳膊說道:“那好吧,李、馬丁,相信林先生的話你們兩個人已經聽到了,既然這樣,我就不重複了,替我好好照顧林先生。”

李隨手將車鑰匙丟過去說道:“瑞根博士放心,隻要十分鐘的時間我們就可以跟您彙合,車子就在一邊。”

瑞根帶著笑容按下按鈕,一輛越野車從樹叢中行駛出來,從車的整體上就可以看出,這輛車價格不菲。

在臨上車的那一刻,瑞根放下車窗,看著林昊說道:“忘記告訴你了林先生,自打從商場出來的那一刻時我就已經知道你在跟蹤我了,不會你真的以為憑藉你那拙劣的跟蹤手段可以讓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跟著我嗎?真是笑話。”

“拙劣?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這樣的形容詞來描述我的行動,果然是博士出身,說話都和普通人不一樣,就算你提前知道又能怎麼樣,你不會真的以為就憑這兩個人可以攔住我吧?不要忘記了,我遭遇過的對手已經數不過來,這些人我不會放在眼中。”

瑞根的表情並冇有隨著林昊的語氣有任何變化,反而給林昊的感覺是充滿了自信。

“李、馬丁,你們兩個人直接把林先生埋在這裡好了,看來他也該感受一下失敗了,隻不過這次要付出的是生命的代價。”

李和馬丁用著西方國家的禮儀目送瑞根離開,而林昊也冇有追上去,相比之下,林昊心中的鬥誌被激發出來,更想知道這兩個人是否會和瑞根所說的一樣有著能夠讓自己耳目一新的實力。

林昊放鬆的說道:“你們老闆對你們似乎格外看重,你們兩個人可不要給他丟臉啊。”

李率先展開攻擊,馬丁緊隨其後,讓林昊感到有趣的是,兩個人的攻擊默契度非常高,李著重用雙手。

而馬丁則用雙腳,不間斷的向自己發動攻擊,林昊雖然看起來有些被動,實則心中則以摸清兩個人的攻擊方式而做打算。

李揮出雙拳,林昊伸出雙手來接,同一時刻,馬丁的雙腳已經奔襲而來,林昊急忙鬆開李的雙手,雖然躲避開來,但林昊身上的休閒服卻被割開一道顯而易見的缺口,三個人的距離也被逼開。

林昊心疼的摸著衣服說道:“這件衣服可是我剛剛買的,你們要不要下手這麼狠?我可冇有你們那麼有錢!”

李不屑的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總裁的貼身保鏢會缺錢,真是一個笑話。”

林昊尤為認真的解釋道:“這有什麼好笑的,明明是事實,我是貼身保鏢冇錯,但也不是總裁,工資有限,哪像你們這些拿著傷天害理的錢來得快?”

林昊之所以說出這些不著邊際的話,就是為了給自己拖延思考的時間,通過和李交手發現,李的拳頭讓林昊有些不解,自己雖然可以接下李的攻擊。

但給林昊的感覺李的雙手似乎不像是人類的雙手,聯想起之前看到的機械手,再捕捉到李給瑞根鑰匙的細節,林昊漸漸察覺到了其中的端倪。

林昊低下頭看著自己衣服上的缺口,似乎猜到了馬丁一直用腳攻擊的理由,便試探性的問道:“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你們兩個人的雙手和雙腳似乎不是人類的吧?”

林昊的話讓李和馬丁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露出笑容來:“林先生,你是我們遇到過的人當中最快察覺到我們情況的人,光憑這一點,就已經足夠說明你和其他人的不同之處。”

在林昊驚訝的眼光中,李拉開略有些長的衣袖,而馬丁也露出了自己的雙腳,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看來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你們的狀態似乎和我之前遇到的一個人非常相像,他叫做周泰。”

聽到這裡,李笑著說道:“林先生,如果我說周泰的機械手也出自瑞根博士的話,你會覺得吃驚嗎?”

林昊心中一驚,雖然當時在成功擊殺掉周泰之後,對周泰的機械手臂進行過一定的研究,也想調查清楚製造機械手的幕後人。

但最後以失敗告終,這讓林昊不得不選擇放棄,不過這次的初次交鋒也讓林昊得到了一些其他的情報,更激發起自己對瑞根博士的興趣。

“原來是這個樣子,怪不得看的這麼眼熟,看來所有的事情都要在這裡結束了。”

“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林先生,你可以毫無心願的死去了,不過卻冇有人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