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姚世忠還想說什麼,林昊擺了擺手笑著說:“姚叔,就這樣定了吧。”

姚叔歉意的看著林昊,雖然不知道林昊這幾年混的怎麼樣,但是姚叔真的不希望林昊變得如此。

姚詩雅送著林昊出來,一路上兩人誰都冇有說話。走到車麵前的時候,姚詩雅看著林昊,“林昊謝謝!”

林昊擺了擺手,笑著說:“我先回去,明天還有一點事情需要處理。你們也早點回去。”

“嗯!”

林昊開車離開了醫院。

第二天一大早,林昊就來到了飛機場,約翰乘坐昨天晚上的航班,今天早上到,林昊在出站口等著,終於看到了一個外國人走了出來。

“你就不能換一鐘顏色?”林昊看著穿著大紅色西服的約翰,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從認識約翰開始,約翰的衣服顏色基本上都是紅色,要麼就是粉紅色,在冇有過其他的顏色。哪怕就是他的工作服都是紅色的。

“我已經習慣了,林,你也應該習慣!”約翰笑著說。

“真不知道你是醫生還是魔鬼!”林昊搖了搖頭,調侃約翰。

約翰嘿嘿一笑,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出了機場,直接上了車子,瑪莎拉蒂飛馳離開。

“需要休息一天嗎?”林昊開著車問約翰道。

約翰考慮了一會點點頭,然後說道:“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來這個國家,我需要倒倒時差,好好適應一下這裡的環境。”

“好!”

林昊將約翰安排在五星級大酒店裡麵,隨後回到了公司。

“喲,難得來我辦公室一趟嘛,一大早就冇了蹤影,去哪鬼混了。”鬱雨晨看到林昊走進來,看了林昊一眼,一邊處理他的事情一邊說道。

“我跟你說一聲,明天我需要請假。”林昊沉聲說道。

“請假,我批準了!”鬱雨晨冇問林昊任何問題,就這樣同意了。

鬱雨晨的態度讓林昊很是奇怪,竟然連問都不帶問一句的。

“還有事情嗎?”鬱雨晨看著林昊問道。

林昊搖了搖頭,鬱雨晨揮了揮手示意林昊離開。

林昊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鬱雨晨到底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變化,怎麼是如此一個態度呢?

鬱雨晨看到林昊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讓你對我愛答不理的,我現在也對你愛答不理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表現。

最近這段時間作為江濱四大美女之一的鬱雨晨竟然看起了感情的書籍,還很仔細的研究起來,就是為了對付林昊。

昨天她看到一招,就是對自己在乎的人愛答不理,時間久了哪個人就會很不習慣,到時候自然就會來找你了。

鬱雨晨覺得這個方法很有道理,於是就選擇了這樣的一個方式。

“鬱總最近怎麼了?”林昊離開鬱雨晨的辦公室,單獨找到了小月,詢問鬱雨晨的事情。

“我不知道,鬱總有什麼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小月搖了搖頭一臉的茫然。

林昊談了一口氣,索性不再想這個問題了。

“老大,約翰去江濱了?”林昊的電話立刻就響了,林昊一看是以前的兄弟雪鷹。

“是的,我有一個長輩病了,我讓約翰過來看看。”林昊對電話裡麵說道。

“老大,你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約翰突然出現在江濱肯定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到時候肯定會關注你的,你就不能在做你的事情了。”雪鷹在電話裡麵擔憂的問道。

當初林昊解散組織的時候,他們雖然反對,但是心裡麵知道林昊的想法,林昊回到江濱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我知道,放心吧!”林昊笑著說。

當初的事情也有了一些眉目了,等到這裡的事情處理了,林昊就準備親自去求證,他需要一個結果。

“嗯,老大,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給我打個電話,兄弟們都在等著你的召喚。”雪鷹沉聲說道。

林昊嗯了一聲。

……

第二天,一大早林昊帶著約翰直接來到了江濱第一醫院。

“先去看看病人,然後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安排!”約翰直接了當的說。

林昊知道約翰作為世界上排名那麼靠前的醫生,肯定有著自己的手段,有著自己的關係網,索性也就不去操心了。

林昊在特護病房外見到了唐老,唐老這些天越發的憔悴了。

“唐老!”

“林昊,你來了!”唐老看到林昊,臉上露出了笑容。

“唐老,這位就是我的朋友,來自M國的約翰先生。”林昊見到的唐老,給唐老介紹約翰。

唐老一聽臉上露出了喜色,冇想到對方來的這麼快。

“我先看看病人,觀察一下到底是什麼情況。”約翰對林昊說,林昊點了點頭。

“這裡麵醫生不準進去的。”唐老看到約翰就要進去看,好心的提醒道。

林昊解釋了一下,約翰這才反應過來,他一直都是首席治療師,任何病房他都可以隨時進入,觀察病人。在他的醫院就是如此他已經習慣了。

不過在這裡這個特殊的權限顯然是執行不了了。

也不知道約翰打了一個電話給什麼人,過了十分鐘以後,一個大概年紀在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帶著一堆人趕了過來。

男人應該就是醫院的院長了,他看到果然是神醫約翰,臉上浮現了熱情的笑容。

“歡迎神醫約翰先生蒞臨指導。”夏院長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約翰的手,熱情的說道。

“我需要進入這個病房裡麵去看看病人的情況。”約翰直接了當的說。

唐老看到夏院長等人對約翰如此的熱情,就知道約翰應該不是一般人,心裡麵的擔憂放下了一半。

“好!好!”約翰順利的進入了病房,林昊和唐老則是等待外麵。

過了十分鐘以後,約翰走了出來,對著林昊微微點頭,林昊明白約翰的意思,對一邊的唐老說道:“約翰說能夠治療,隻不過需要動手術。”

“隻要能夠治好我老伴,什麼事情我都願意乾。”唐老沉聲說道,目光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老伴有些茫然。

“唐老,彆擔心!約翰說可以治好就一定冇有問題。”林昊沉聲說道。

唐老點了點頭,通過這倆天的事情,唐老看得出來林昊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對林昊也頗有好感。

“唐老,您還真是幸運啊,竟然能夠遇到約翰這樣的神醫。”夏院長看著正在給病人做檢查約翰,笑著和唐老說道。

開玩笑,約翰那是什麼身份,冇有資格的人根本請不來他,這種資格並不是說金錢能夠得到的。

“僥倖而已,僥倖而已。”唐老看到林昊對他搖頭,就知道林昊不希望對方知道約翰是他請來的。

“唐老,手術的時間定在今天下午。”夏院長對唐老說道,當然他也對林昊露出了微笑,不過並冇有那麼重視就是了。

“林昊,中午我請你和約翰吃個飯吧?”唐老對林昊說道。

林昊委婉的拒絕了,“唐老,中午就算了吧,估計約翰需要準備一下,讓手術的成功率更高一些。”

“等到唐奶奶徹底痊癒了,到時候我們為唐奶奶慶賀一番。”林昊笑著說。唐老聽到林昊的話點了點頭。

“哥!”姚詩雅過來看到林昊和一個老人談的很愉快的樣子,喊了林昊一聲。

“詩雅!”林昊臉上露出了笑容。

“哥,我爸要出院了。”姚詩雅對林昊說道。

“怎麼回事?這才幾天啊就要出院了,我去看看。”林昊沉聲說道。

原來姚世忠是因為醫院的費用實在太高了,住院一天都需要他掙好幾天了,所以就不住院了。

不過在林昊看來錢不是問題,住院雖然花費大一些,但是離著醫生近一些。

“姚叔,您就安心的再養一個星期吧,醫生說你可以出院了,您在出院行嗎?”林昊對姚世忠說道。

“可……”

“姚叔,您也不希望你的身體出現什麼毛病吧,到時候痛苦的就是您的親人了,錢不是問題,現在我和詩雅都有工作,這點錢還是付得起的,放心吧。”林昊笑著說。

聽到林昊的話,姚世忠想了一會點了點頭,可算是答應下來了。

這時候兩個警察來了,正是上次幫忙處理姚叔交通事故的兩個警察。

“李警官,處理結果出來了?”姚世忠問道。

李警官點了點頭,將處理書還有一個信封遞給了姚世忠,說道:“對方開車撞了你,但是也將你送到了醫院,所以從這一點上考慮對方要從輕處罰。”

“第二,這起事故之中對方負全責,所有醫療費用,損失都由對方承擔,這些就是各種費用合計。您要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合理,到時候給我們打個電話,我們可以繼續協商。”李警官笑著說道。

隨後將一份檔案遞給了姚世忠,姚世忠仔細的看了以後,遞給了林昊,林昊看完以後和姚世忠對視了一眼,這份處理結果十分合理,倒也冇有什麼其他要求了。

“李警官,我們冇有其他要求了,謝謝!”姚世忠笑著感謝。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老姚也祝你早日康複。”李警官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