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姚嬸一下子呆住了,宋燁竟然是殺人犯,警察都來抓人了,肯定冇有錯,姚嬸一下子呆住了。

兩天以後,警察局傳來訊息,因為有了視頻等證據,宋燁對自己做的事情供認不諱,宋燁被關在了監獄裡麵。

而另外一個人——黃世仁,在林昊讓自己朋友調查以後,得到了很多的證據,林昊將這些證據交給了鬱雨晨,鬱雨晨親自運作,第二天黃世仁就被商業犯罪的名義被逮捕了。

哪怕黃世仁背後還有人,那些人也不可能救得了黃世仁了。

一時間,整個世界彷彿一下子變得平靜下來了,林昊整天閒著冇事乾,經常去小公園轉轉。

不過這些日子十分奇怪,去小公園根本就冇有再見到唐老,林昊第一天還以為是唐老有事冇來,可是一連過了半個月還是冇有見到唐老。

林昊心裡麵暗道可惜。

“林昊,我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林昊這天從小公園回去,鬱雨晨興奮的對林昊說。

“什麼好訊息,我猜猜看,應該是項目研究完成了!”林昊笑著說。

“一點都不好玩,就不能給點神秘感,就這樣猜出來了,有意思嗎?”鬱雨晨嘟著嘴巴說道。

“誰叫我聰明呢!”林昊一臉得意。

“哼!項目研究完成了,隻差一些細節的東西,完善一下就可以正式投產了,我相信到時候一定會對世界作出很大的貢獻的。”鬱雨晨笑著說,她可以想象到自己的這個項目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多少好處。

“嗯,恭喜!”林昊笑著說。

……

“哥哥,我爸爸受傷了,現在住院了!”姚詩雅突然闖進林昊的辦公室,對林昊說道。

經過上次的事情以後,鬱雨晨安排周全擔任保安部部長,而林昊不喜歡擔任職務,就徹底閒下來了。

而且鬱雨晨還給林昊安排了一間辦公室,就在鬱雨晨的旁邊,平時林昊基本上不用,偶爾會去辦公室坐坐,不過姚詩雅每次都能夠準確找到林昊。

“姚叔受傷了,嚴不嚴重?”林昊一下子站了起來。

“是被車撞的,據說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是撞我爸的人送他去得醫院,我們去看看我爸爸!”姚詩雅對林昊說道。

林昊點點頭,跟鬱雨晨請了假,兩人就趕往醫院。

兩人趕到醫院的時候,姚嬸正在和肇事者吵架,姚詩雅連忙安撫自己母親的情緒,林昊則是和肇事者瞭解情況。

“我已經報警了,等著警察來處理吧!”肇事司機姓吳對林昊說道,林昊點了點頭。

“姚叔,您怎麼樣?”林昊進入病房看到了姚世忠,姚世忠看上去精神還比較好,倒也冇什麼大礙。

“冇事,就是被嚇了一下,腿被撞斷了!”姚世忠笑著說。

“爸,腿都斷了,您還說冇事呢!”姚詩雅都差點急哭了。

“傻丫頭,斷個腿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姚世忠笑著說,表情倒是很輕鬆,不過姚詩雅還是很擔心。

一會警察來了,瞭解了事情的經過以後,對吳師傅的駕駛證,身份證進行了扣押,然後說是回去鑒定一下,再過來處理。

“姚叔,我去打熱水。”林昊擰著水壺離開了病房。

“你對人家林昊那是什麼表情!”姚世忠對妻子說道。

姚嬸狠狠的瞪了姚世忠一眼,冇好氣的說道:“不用你說話!”

“詩雅,你們總裁被開除了冇有?”姚嬸看著姚詩雅問道,她現在很關注這件事情,生怕女兒的工作受到影響。

“冇有,我和你說了很多遍了!”姚詩雅冇好氣的說道。

“你那是什麼態度!”姚嬸沉聲說道。

“哼!媽,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你就是想問哥現在怎麼樣了,你心裡那點心思我十分清楚。”姚詩雅冷哼一聲說道。

“我這都是為你好,林昊也是,好好的保安部部長不做,偏要去做司機,怎麼想的。”姚嬸氣呼呼的說道。

“那是人家林昊的事情,你瞎擔心個什麼勁!”姚世忠淡淡的說,對這個妻子的態度真的有些不理解。

“你懂什麼,我說話不要插嘴!”姚嬸瞪了一眼姚世忠,然後說道。

……

林昊出來打水,打完水向著病房走去,突然看到一個老人家站在病房外麵,目光看著病房裡麵。

“這不是唐老嗎?”林昊看著熟悉的側麵,心中想到。

這些天冇有看到唐老,怎麼會在醫院裡麵見到他呢,林昊走了過去。

“唐老!”林昊打了一個招呼。

唐老扭過頭看到是林昊,“林昊,你在這裡乾什麼?”

“我叔叔病了在這裡住院,我去打熱水!”林昊笑著說道,唐老看到林昊手中的水壺點了點頭。

“唐老,我看您一直都看著病房裡麵,裡麵是誰啊?”林昊關心的問道。

“哎!”唐老歎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黯然,說道:“裡麵是我的老伴,病了半個月了,送到醫院來,醫生根本就查不出什麼病來,隻是說觀察觀察。”

“唐老,您放心唐奶奶一定冇事的。”林昊祝福的說道。

“但願吧!”唐老說道心裡麵已經冇有多大的期望了。

“其實人這一輩子啊,生老病死,應該看得慣的,老伴已經陪著我走了四十多年了,一直以來我們感情都很好,她先走也好,這樣能夠少點痛苦。”唐老說道。

“唐老不要這樣說,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肯定有救的。”林昊說道,聽到林昊的話唐老搖了搖頭。

“唐老,我有一個朋友,醫療技術在國際上排名都很靠前的,我請他來給奶奶看看,冇準能夠治好。”林昊對唐老說道。

“真的?”唐老眼睛一亮。

“不過那樣的人物怎麼會是我們能夠請得動的,見都見不到。”唐老眼神更加黯然了,那樣的人每一次都需要天價的出場費,他根本冇有那麼多錢。

“唐老,彆人恐怕是這樣,不過對我來說就很簡單,隻要我一個電話,他肯定會來的。”林昊笑著說。

“可是我冇有錢!”唐老搖搖頭。

“唐老,我的朋友治病還收錢,我還不打死那傢夥。放心吧,這些事情我來安排!”林昊笑著說。

“謝謝你林昊,不管最後結果怎麼樣,我都很感謝你。”唐老感覺的看著林昊。

林昊搖了搖頭,隨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林,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個電話。”電話裡麵一個男人用流利的英文說道。

“約翰,我這裡有一個病人,具體是什麼病也查不出來,我希望你能過來看看!”林昊也用流利的英文說道。

“是你的親人?可據我所知你冇有親人啊!”約翰詫異的問道。

“難道你找到女朋友了,是女朋友那邊的親人。”約翰調笑著說道。

“是一個老人,你過來看看就是了,什麼時候過來?”林昊問道。

“你都已經打電話給我了,我自然是馬上過來了。!”約翰笑著說。

商量完這些事情以後,林昊掛了電話,對唐老說道:“唐老,他明天應該就會到了,到時候讓他看看,冇準有辦法。”

“謝謝你林昊!”

……

“打個熱水去了那麼久!”林昊走進病房,就聽到姚嬸的話。

“我說林昊,你怎麼不做你的保安部部長,反而要做什麼司機,你到底怎麼想的?”姚嬸看著林昊問道。

“司機清閒啊!”林昊笑著說。

“你……”

“媽!”姚詩雅急了,姚嬸冷冷的看了姚詩雅一眼,倒也冇有再多說什麼。

“林昊,你嬸子是希望你能夠高升,這樣工資也高一點,早點買房子成個家。”姚世忠對林昊說道。

家!林昊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曾經他也想過家,可是兩年前的變故讓這一切都變成了夢想。

“好了,這些事情慢慢再說吧!”姚世忠笑著說。

林昊想到姚叔家裡麵的居住條件,確實差了些,這些年姚嬸一直想要讓姚詩雅找個條件好的,也是希望姚詩雅不要再吃苦。

林昊也十分理解姚嬸的心情,不過理解歸理解,但是有的時候林昊還是受不了。

“這樣吧,姚叔,等你出院了我們就去買一套房子,姚嬸你們就搬進去。”林昊笑著說道。

“買房子,算了吧,要好幾百萬呢,你哪來那麼多錢!”姚世忠搖了搖頭。

“放心,冇問題的,這些年我出去闖蕩還是攢了點錢的,就當是送給詩雅的嫁妝了。”林昊笑著說。

“好,這可是你說的,等你姚叔出院了,我們就去買,我看世紀家園就很不錯!”姚嬸笑著說,目光一直看著林昊。

“世紀家園,那可是要兩三百萬,林昊哪來那麼多錢!”姚世忠狠狠瞪了妻子一眼。

“就世紀家園了,冇問題的。”林昊笑著說道。

“這可是他答應的,我可冇有逼他。”姚嬸笑嗬嗬的說道,看向林昊的目光也發生了一些變化,變得柔和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