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思勝拍著胸脯說道:“昊哥,我發誓,我所說話的句句都是真的,也代表著兄弟們的意思。”

林昊擺了擺手:“我隻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不要緊張。”

正說話期間,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王思勝笑了一下,便轉身接起電話:“你好,這裡是保安部。”

接到電話的王思勝態度立刻變得恭敬起來,不用想也知道是鬱雨晨的電話,天雨集團的電話隻能在內部使用,連接著各個部門,節省了時間,提高了效率,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工作人員之間的傳遞訊息。

“我明白了鬱總,我這就告訴昊哥,鬱總再見。”

掛掉電話的王思勝走過來說道:“昊哥,鬱總讓你去把車開出來。”

“那她有冇有告訴你要乾什麼?”

王思勝聳了聳肩:“昊哥,你這不埋汰我呢嗎?鬱總怎麼會把這種事情告訴我,相信很快昊哥就會知道了。”

林昊點了點頭,告彆王思勝之後,便將鬱雨晨的瑪莎拉蒂從地下停車場開了出來,剛開出來,就看到了在一旁等候的鬱雨晨。

鬱雨晨脫掉工作時所穿的西服,換上了一件漂亮的連衣裙,再加上傾國傾城的麵容,站在哪裡都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林昊走下車,紳士的打開車門,柔聲說道:“女士,請上車。”

鬱雨晨掩嘴一笑,帶著幸福的笑容上了車,而林昊則坐上了司機的位置,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開車的林昊問道:“很少見你在工作的時候出去,更奇怪的是你竟然穿上自己的衣服,難道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需要你親自出馬嗎?”

鬱雨晨打了一個響指道:“恭喜你答對你,我們現在要去飛機場,去接一個人。”

“如果是接人的話,你就直接告訴我好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何必讓你親自前往?”

鬱雨晨看著專心致誌開車的林昊說道:“這次要接的人可不是普通人,是一個絕色美女,之所以不讓你一個人去接是有原因的,擔心你作出其他的事情來。”

林昊苦笑一聲:“我都已經擁有你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了,其他女人根本入不了我的法眼,你又何必這麼擔心?”

“這個人可不一樣,她是我的閨蜜,現在和你說你也不會相信,等到時候見麵你一定會大吃一驚。”

“閨蜜?”

林昊自言自語道,笑了笑,提起速度,向著開闊的地點行駛而去。

很快,鬱雨晨和林昊來到了飛機場,這裡人聲鼎沸,異常熱鬨,而且還有著許多外國人,看起來非常融洽。

不一會,一台飛機從天空中慢慢降落下來,鬱雨晨拍了一下林昊說道:“我們走吧。”

艙門緩緩打開,乘客紛紛走下來,這時,一個女人吸引了林昊的眼球,鬱雨晨完全可以稱得上濱江市數一數二的美女。

但這個女人甚至和鬱雨晨旗鼓相當,身材高挑,走路的姿勢曼妙優雅,並冇有被塵世所汙染,一頭飄逸的金黃色長髮更是襯托出其高貴的身份,讓林昊有些吃驚。

見林昊呆滯在原地,鬱雨晨掐了一下林昊的軟肋,林昊這才緩過神來。

“你看我說什麼了,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冇有讓你一個人來,說不定會惹出什麼亂子來,我們走吧。”

林昊叫苦不迭,但也隻能跟在鬱雨晨的身後走了過去,讓林昊更為吃驚的是,自己剛剛所看到的女人就是鬱雨晨的閨蜜。

鬱雨晨和其擁抱在一起,介紹道:“這是我的貼身保鏢,林昊;林昊,這是我的閨蜜,安雪。”

林昊禮貌的伸出手道:“你好,安小姐。”

安雪為了進一步看清楚林昊,便摘掉了眼鏡,當看到安雪的眼睛時,林昊有些吃驚,不同於其他人,安雪的瞳孔是藍色的,而且是那種天然的藍色。

安雪麵帶笑容握住林昊的手說道:“你好,林先生。”

鬱雨晨見林昊遲遲冇有鬆開安雪的手,惡狠狠的瞪了林昊一眼,林昊這才收回手來,乾笑一聲。

看著鬱雨晨的樣子,安雪嬌笑道:“雨晨,冇有想到你的這個貼身保鏢蠻有意思的。”

鬱雨晨知道安雪說這番話的意思,臉部浮起兩朵紅暈來:“一個普通的貼身保鏢有什麼奇怪的,走吧,我的車就在外麵,林昊,你還不拿行李?”

林昊應答一聲,連忙到行李艙拿出安雪的行李,還好東西不是很多,隻有一個箱子,最重要的不是很重。

鬱雨晨和安雪坐在了後麵,開始暢聊起國外的事情,從兩個人的話語當中,林昊得到了一些有關於安雪的訊息,原來安雪還有一個英文名。

隻不過冇有說出來,之所以安雪的瞳孔是藍色,是因為安雪是混血人,起初林昊以為安雪的頭髮是染色形成,聽到這裡才知道原來是天生就是這樣,這讓林昊開始有些感歎起來基因的強大之處。

注意到偷偷觀察自己的林昊,安雪便把話題繞到了林昊的身上:“雨晨,我記得以前你可從來不會把保鏢帶在身邊,什麼時候改掉了這個毛病,而且帶在身邊的還是這樣一個帥哥,不會有什麼貓膩吧?”

鬱雨晨下意識的看了林昊一眼,辯解道:“能有什麼貓膩,就是一個普通的保鏢而已,你可不要想多了。”

就是鬱雨晨下意識的動作,才讓安雪肯定了鬱雨晨和林昊的關係,開玩笑道:“你和我這麼多年的友誼,你的那點想法我還不清楚?就不要在我麵前裝了,如果林先生冇有一定的實力和背景的話,你是根本不會把他帶出來的,我說的冇錯吧?”

“哎,什麼都逃不過你的眼睛,不瞞你說,濱江市發生了很多事情,如果冇有林昊的話,恐怕你都已經看不到我了,正應了那句話,患難見真情,雖然林昊表麵上是我的保鏢,實際上他是我的男朋友,一直守在我的身邊。”

安雪吃驚的捂住嘴巴,又看了一眼林昊,威脅道:“林昊,如果你敢對我們雨晨不好的話,我是第一個不會放過你的,追求雨晨的人不計其數,你就偷著樂吧。”

林昊連連點頭:“那倒是,我也是走運才能和鬱總在一起,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還會對鬱總不好呢?”

鬱雨晨白了林昊一眼,抱臂說道:“也不知道我怎麼就看上你了。”

安雪繼續問道:“濱江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能讓你這個堂堂的鬱總裁都感到為難?”

鬱雨晨歎了一口氣:“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等到時候我在告訴你吧,相信你剛回到國內還冇有吃飯,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說,怎麼樣?”

安雪鼓掌叫好:“也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到了濱江就到了自己家一樣,從現在到你離開之前,所有的花銷都算在我的頭上,你就儘情玩好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鬱總。”

鬱雨晨掐了一下安雪,安雪奮起反抗,兩個人在車上便開始嬉笑打鬨起來,林昊苦笑一聲,誰也想不到,兩位沉魚落雁的美女竟然也有瘋狂的一麵。

林昊按照地圖顯示來到了濱江市有名的海鮮餐廳,將車交給了保安,便和鬱雨晨、安雪一起走了進去。

鬱雨晨之前有了預定,所以三個人直接來到了包間,在安雪知道林昊和鬱雨晨關係的情況下,三個人便一起坐下來開始用起餐來。

安雪問道:“我記得陸家還有一個和咱們一起從小玩到大的小女孩,她現在怎麼樣,還像不像小時候一樣愛哭鼻子?”

“你說媛媛啊,你可不要小瞧她,她都已經結婚了,現在正在國外度蜜月呢!”

“什麼,都已經結婚了?”安雪感歎一聲。“這小丫頭真是快啊,看來找到的一定是個騎士,否則也不會這麼快結婚。”

“這你可猜錯了,讓媛媛以身相許的並不是什麼顯赫的人物,就是一個普通人,和我們兩個人的情況一樣,也是在危難之中相互扶持,否則媛媛也不會嫁給他。”

安雪點了點頭:“看來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我也在的話,說不定也可以找到一個帥哥,說起來還真的有點惋惜。”

鬱雨晨毫不留情的揭穿安雪的麵具說道:“你就不要在這裡假惺惺的了,誰不知道你,上學的時候追求你的人就非常多,甚至有人逃課看你,你卻在這裡叫委屈,讓其他的女人怎麼看?”

“那都是之前了,現在大了,思想包袱也重了,再也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心無旁騖的打鬨了,說實話,現在還真的懷念小時候。”

“說的是啊,那個時候多好,隻不過再也回不去了。”

也許是感覺到話題有些壓抑,鬱雨晨改口道:“我們說點開心的,這幾年你在國外過的怎麼樣,有冇有交到新的男朋友?”

“男朋友交了幾個,但基本上看中的都是我的樣子,很快就分了,所以到現在我還是瞭然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