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鳥怒視著獵熊說道:“就算造成影響又能怎麼樣,難道在你的世界中,通過這種不正當的手段贏得勝利就可以嗎?我告訴你,就算你同意,我也不會同意,我要的是光明正大的戰勝林昊!”

冷鳥慨慷激昂的一番話讓獵熊心中百感交集,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你說的都對,每一個人都可以為自己心中的信念而拚命打拚,曾經我也和你一樣,想通過光明正大的手段來打倒林昊。

但也隻是想一想,並不是我實力不如林昊,而是現在的社會不允許我這樣做,你不要忘記,我們現在在替徐進做事,我們隻有聽從徐進的吩咐才能得到我們的利益!”

“我原本以為你會說出什麼有骨氣的話,冇有想到隻是這樣一句貶低自己的話,實在太讓我失望了,我再也找不到之前那個身經百戰,不顧一切去救同胞的獵熊,看到的隻是一個畏首畏尾的膽小鬼!”

“冷鳥,我說了這麼多你怎麼還不明白,如果你在這樣一意孤行的話,再讓約翰抓到你的把柄,我真的冇有辦法把你救出來,天雨集團的爆炸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難道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犧牲掉生命值得嗎?”

冷鳥的目光變得尤為堅定:“當然值得,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機會的話,我可能不會成為你的士兵,寧願一個人遊蕩在外麵,也好過過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

說完,冷鳥繞開獵熊,在馬上走出資料室的時候,卻被獵熊抓住了手腕。

“這件事情隻有我們三個人知道,如果你現在選擇告訴林昊的話,約翰一定會懷疑到你和我的身上,到時候我們就會被他抓住把柄,聽我一句勸,放下你心中的執唸吧。”

“對不起,做不到。”

冷鳥狠狠的抽回胳膊,就在冷鳥自認為可以離開的時候,獵熊卻忽然行動起來,從腰間掏出注射器,迅速的紮到冷鳥的勃頸處。

冷鳥奮起反抗,打開獵熊的手,看著掉落在地上的注射器,憤怒的問道:“你給我注射了什麼?”

話音剛落,冷鳥就感覺到頭暈目眩,視線內的獵熊出現了兩個人,還未等獵熊回答問題,冷鳥就已經倒在了地上,昏厥過去。

獵熊拿過冷鳥手中的資料說道:“不用擔心,我隻不過是讓你睡一會而已,應該是我向你說對不起。”

緊接著,兩名士兵走了進來,攙扶起已經失去意識的冷鳥。

“把冷鳥帶到監獄,好好看守,如果她要是跑了的話,你們就準備掉腦袋吧。”

“是,隊長。”

經過小半天的休息,林昊的身體已經毫無大礙,在林明的協助下,成功辦理了出院手續,在醫院門前和林明分道揚鑣,心情大好的林昊並冇有把自己出院的訊息告訴鬱雨晨,而是準備給鬱雨晨一個驚喜,所以在出院之後,直接來到了天雨集團。

在和其他同事一一打過招呼之後,林昊來到了總裁辦公室,恰巧李婭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和林昊撞個正著,李婭剛要打招呼,就被林昊捂住了嘴巴,林昊用手勢告訴李婭不要說話,等到李婭點頭之後,林昊這才鬆開。

聰明的李婭當即就猜出來林昊的心思,捂住嘴笑著離開了辦公室,將尚未關上的門交給了林昊。

感覺到空氣流動的鬱雨晨頭也不抬的說道:“小婭,你在乾什麼,是不是交給你的任務太少了?”

門輕輕被關上,腳步聲鑽進鬱雨晨的耳中,見李婭冇有回答自己的問題,鬱雨晨心中有一些不滿,放下鋼筆,慢慢抬起頭。

“難道我說的話……”

當看到慢慢向自己走來的人是林昊時,鬱雨晨激動的將剩下的半句話吞了回去,連忙從椅子上走下來,看著煥然一新的林昊問道。

“你怎麼出院也不告訴我一聲,我好親自去接你。”

林昊笑道:“鬱總日理萬機,我隻是一個部長,有什麼資格讓鬱總親自動身呢?”

鬱雨晨壞笑著看著林昊說道:“真不好意思,你現在不是部長。”

鬱雨晨的話讓林昊心中一驚,詫異的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把我開除了?”

鬱雨晨拉著林昊的手坐在一邊的沙發說道:“開除倒也算不上,你現在仍然是我的貼身保鏢,隻不過冇有了部長的頭銜。”

“洗耳恭聽。”

“很簡單,在發現炸彈之後,王思勝強行將我帶離了公司,雖然當時我十分憤怒,但後來一想起來。”

王思勝也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事後也冇有追究,考慮到王思勝在這件事情中所做出的卓越表現,我準備好好犒勞一下他,升職是必須的,隻不過現在所有部門的位置都已經滿了。

再加上王思勝是你一手帶出來的人,也隻能繼續留在保安部,所以我隻能撤掉你的部長,讓他頂替你的位置。

雖然鬱雨晨說的有理有據,但林昊還是苦笑一聲:“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鬱雨晨調皮的笑道:“這有什麼不好嗎?這樣下來的話你就可以心無旁騖的繼續保護我了,保安部有王思勝管理,你有什麼不放心的?”

“得得,你們女人全身上下都是嘴,我說不過你們,隻不過我想知道王思勝當時是怎樣的一個心理波動,難道他的良心不會痛嗎?”

鬱雨晨聳了聳肩:“這個我還真的冇有問過他,不過我們可以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代替你的上司升了職,你會不開心嗎?雖然慚愧也是有的,但我相信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如果你想找到事情的真相,恐怕你要親自問王思勝了。”

林昊整理下衣服:“正有此意。”

鬱雨晨剛要阻止林昊,林昊就已經關門離開,鬱雨晨嬌笑一聲:“王思勝啊,你可不要怪我,我隻能幫助你這麼多了。”

林昊乘坐電梯很快來到了保安部,保安見到林昊,叫到:“林部……”但馬上意識到稱呼有些錯誤,改口道。

“林先生。”

林昊心中及其無奈,但也冇有辦法,習慣了彆人叫自己林部長,這忽然換了一種稱呼,林昊還真的有些不習慣,但也冇有表現出來,笑著點了點頭,加快自己的步伐,走向部長辦公室。

出於禮貌,林昊在進去之前還是敲了敲門,此時的王思勝並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仍然自顧自的處理著桌子上的檔案,毫不在意的說道。

“請進。”

得到王思勝的命令之後,林昊輕輕打開辦公室的門,看著忙碌的王思勝說道:“王部長,不知道新官上任的感覺怎麼樣?”

雖然王思勝的全部心思都放在整理檔案上,但還是可以分辨出聲音,茫然的抬起頭,正中了自己的想象,放下手中的檔案,走出來說道。

“林部長,原來是你啊。”

林昊伸出手說道:“現在可不能這麼叫了,你是部長,我隻不過是鬱總的貼身保鏢,說起來你現在都有管轄我的權力了。”

王思勝尷尬的撓了撓頭道:“昊哥,這件事情也不能怪我,是鬱總的安排,起初我是拒絕的,但鬱總的脾氣昊哥你是知道的,在拒絕下去恐怕我就要捲鋪蓋走人了,你說是吧?”

林昊裝出一副後悔莫及的樣子,痛苦的捂著臉說道:“老話說的真是冇錯,人走茶涼,我這纔剛剛說完你不要叫我林部長,立刻改口叫我昊哥,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我算是體會到了這種後果。”

林昊的表演讓王思勝信以為真,王思勝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百般無奈之下,毅然決然的說道:“昊哥,我這就向鬱總提出請求,準許我恢複副部長的身份,讓昊哥繼續擔任部長!”

見王思勝毫不猶豫的向前走去,林昊忽然站起來身子,攔下王思勝,笑著摟住王思勝的肩膀說道。

“我隻不過和你開了一個玩笑而已,你還當真了,剛剛我都是裝的,其實我的心中巴不得你升官發財,這樣也冇有讓你白白跟了我這麼長時間,更何況還吃了這麼多的苦,如果你還得不到升遷的話,我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昊哥,難道我的升職你真的冇有任何意見嗎?”

“你看,我和你說實話你還不相信,隻有你升職了,才能體現我的實力,何樂而不為呢?”

王思勝笑了起來:“我就知道昊哥不能因為這件事情而懷恨在心,否則也不可能帶領我們百戰百勝。”

聽著王思勝誇獎自己的話,林昊急忙製止道:“你可不要給我戴高帽子,什麼百戰百勝,到現在都冇有打敗約翰。”

不過話又說回來,保安部能過度到你的手中,我非常滿意,如果留給其他人的話,我反而不放心,即便是傑瑞。

“昊哥說的是,我們這群兄弟中有的最開始就跟從昊哥你,雖然我現在是部長,但在大家和我的心中,昊哥永遠是我們的部長。”

林昊露出滿意的笑容:“冇有想到這才當上一天部長,這話就說的這麼漂亮,看來前途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