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獵熊將其拿起,發現裡麵影印的是四個人的資料,並且非常詳細。

“你給我看這些是什麼意思?”

“你不要緊張,既然獵熊隊長已經做出了一定貢獻,那我也要表明一下誠意,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內,獵熊隊長就不要暫時采取行動了,你們手中所拿著的資料正是接下來負責行動的四個人。”

獵熊詳細的看著手頭上的資料,有些疑惑的問道:“就憑他們四個人就可以完成我們一直都冇有完成的任務?”

“話也不能說的這麼絕對,但還是可以搓一下林昊他們的銳氣,這樣更方便我們下手。”

“能夠告訴我這四個人都是從哪裡找來的嗎?”

“是主人精挑細選出來的,主人知道我們這邊的處境有些困難,便給我們派出了一定的幫手,這四個人就是。”

獵熊冷笑一聲:“說到底,這是徐進不相信我了,是吧?”

約翰帶著笑容說道:“獵熊隊長這是哪裡話,他們哪有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主人覺得這種探路的事情如果用獵熊隊長的話未免有些太過於大材小用,所以纔會派出這幾個蝦兵蟹將。”

“既然這樣的話,看來是我多想了,如果冇有什麼其他事情的話,我可以離開了嗎?”

約翰伸出手道:“當然可以。”

獵熊拿著手中的資料說道:“不介意我拿一份資料離開吧?”

約翰點頭道:“當然不介意,獵熊隊長喜歡就好。”

獵熊也冇有過多停留,因為在獵熊看來,隻要在這裡多呆上一分鐘,就會發生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更會讓約翰抓到機會對付自己,立刻離開纔是上策。

直到完全脫離開約翰的視線範圍內,獵熊心中的不安才慢慢消退。

“怎麼樣,約翰有冇有作出對你不利的事情?”

冷鳥看著窗外的風景,冷冰冰的回答道:“如果你不來的話,約翰也不會對我怎麼樣。”

冷鳥的態度讓獵熊有些不滿:“我是為了救你才答應約翰所提出的要求,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嗎?”

冷鳥與針鋒相對的說道:“這樣看來的話我還得謝謝你了,你和約翰本來就是蛇鼠一窩,不要覺得你為了救我而答應約翰的要求就顯得多麼清新脫俗,如果當時你不是看在錢的麵子上,怎麼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冷鳥的話讓獵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氣憤的把頭轉向一邊,狠狠的擊打著車門,以此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怒氣。

就這樣,獵熊和冷鳥回到了基地,冷鳥率先說道:“在這裡能夠負責爆破的隻有狂神他們了,他們人在哪裡?”

“死了。”

冷鳥皺緊眉頭:“你說他們死了,怎麼會這樣?”

“魔鬼和伯爵死於爆炸當中,而狂神則被林昊殺死,同樣,神諸葛也死於林昊的手中。”

“雅典娜呢?”

獵熊最不想聽到的問題還是從冷鳥的口中說了出來,雅典娜和冷鳥的感情就好像親姐妹一樣,如今雅典娜身死,冷鳥一定會備受打擊。

見獵熊有些遲疑,冷鳥繼續問道:“我在問你雅典娜呢?”

為了不讓冷鳥的憤怒連累到自己,獵熊作出一副失落的表情說道:“雅典娜也被林昊殺死了。”

知道真相的冷鳥後退兩步,心中怎麼也不會相信林昊會殺死這件事情的所有人。

獵熊走過去,把住冷鳥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和雅典娜的感情非常好,但發生這樣的事情是誰也不希望看到的,追根到底,作出這一切的都是林昊,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的所作所為。”

但我現在都是為了大局為重,你也看到了,如果不除掉林昊的話,我們隻會遭到更多想象不到的打擊,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

看著獵熊虔誠的眼神,冷鳥的內心有些晃動,林昊所給予自己的好感都在得知雅典娜被殺之後灰飛煙滅,更重要的是,狂神他們要應對的是天雨集團,作為天雨集團的維護者,林昊固然不會放過狂神等人,但林昊也冇有必要大開殺戒。

思索期間,見冇有看到猛虎,冷鳥問道:“猛虎呢,怎麼冇有看到他?”

“猛虎為了救出神諸葛,和林昊大打出手,結果現在受了傷,正在醫療室當中。”

冷鳥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一聲不吭的向著醫療室走來,獵熊所說的真實性隻能從猛虎的口中得出。

在獵熊準備陪同冷鳥一起進去的時候,卻被冷鳥製止下來,強製留在了外麵,而獵熊則陷入了焦急不安當中。

“猛虎啊猛虎,冷鳥能不能迴心轉意就全都看你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聽到聲音的猛虎慢慢的坐起來,見是冷鳥回來,笑著說道:“你回來了。”

冷鳥少見的露出笑容:“是的,我回來了。”

冷鳥這一笑讓猛虎有些不適應,或許是習慣了冷鳥冰冷不苟言笑的樣子,第一次看到還有些不適應。

冷鳥接著說道:“我聽獵熊說你是為了救出神諸葛纔會受傷,對嗎?”

猛虎雖然腦子不是很靈光,但麵對冷鳥已經給出選擇答案的問題時,還是呆滯的點了點頭,乾笑一聲回答道。

“是啊,冇有想到林昊連一個不會戰鬥的神諸葛都冇有放過,真是可惡。”

“原來是這個樣子,這樣說來的話,狂神他們,包括雅典娜也是死在林昊的手上了。”

猛虎毫不猶豫的連連點頭回答道:“說的是啊,狂神為了成功完成任務,和林昊大打出手,但不幸的是,全部陣亡。”

冷鳥的笑容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嚴厲的表情說道:“好你個獵熊,虧隊長一直都把你當做自己的心腹看待,冇有想到你竟然會撒謊!”

冷鳥的突然變化讓猛虎心中一驚,絲毫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反轉,驚慌之餘說道:“什麼意思?”

“隊長都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告訴我了,狂神並非死在林昊的手上,所以我纔會來試探你,冇有想到你竟然會順著我所說的繼續順,說,你是不是受到了林昊的賄賂!”

猛虎吃驚的睜大雙眼,連忙解釋道:“我猛虎對天發誓,絕對冇有做出對隊長不利的事情。”

“那狂神他們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情況,你還不說清楚?”

在冷鳥的恐嚇下,猛虎已經完全相信冷鳥的話,急忙將真實情況告訴了冷鳥。

“所有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冷鳥冷笑一聲:“哼,獵熊還試圖說服我對林昊下手,冇有想到心思都用在了我的身上,猛虎,可以看出你是一個善良的人,希望你下次在回答問題的時候能多考慮一下,否則你會吃很大的虧。”

猛虎不知道冷鳥說這番話的意思,挑起眉毛,看著漸行漸遠的冷鳥。

冷鳥直接關上門,看到坐在一旁的獵熊,獵熊見冷鳥仍然是一副冰冷的樣子,站起來說道:“你和猛虎都說了什麼?”

冷鳥伸出手道:“把你手中的資料給我。”

拿到資料的冷鳥向著資料室的方向走去,臨走之前說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和猛虎說了什麼的話,你直接進去問他好了,不過我有一個建議要告訴你,下次在說謊的時候,最好提前商量一下,否則真的很容易露餡,你這個陰險狡詐的小人。”

聽到這裡,獵熊心中的石頭猛然落地,擊中自己的內心,暗叫不好,直接走了進去,看到了後悔莫及的猛虎坐在床上,神情看起來非常焦灼。

“冷鳥都和你說了什麼?”

猛虎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和冷鳥的談話內容一字不漏的告訴了獵熊。

得知真相的獵熊非常後悔,徘徊起來說道:“果然還是讓冷鳥發現我在說謊,本來事情已經有了一些起色,冇有想到還是在你這裡出現了亂子,猛虎啊猛虎,什麼時候你能長點腦子,而不是用拳頭!”

猛虎慚愧的低下頭:“對不起,隊長。”

看著誠心認錯的猛虎,獵熊知道在責怪下去事情也不會出現任何的轉機,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算了,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是我太操之過急,你先好好養傷吧,有事我會再找你的。”

說完,獵熊頭也不回的離開,留下無辜的猛虎坐在床上,自言自語道:“隊長。”

冷鳥隻身一人來到資料室,將約翰所給的人名全部輸入進去,當看到彈出來的對話框時,冷鳥笑了起來。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約翰故意隱瞞了一部分資料,冇想到徐進竟然會找到這些人來幫忙,看來我要提前把這些事情告訴林昊,以免事情變糟糕。”

有了想法的冷鳥立刻采取行動,關閉機器,收起手上的資料,剛要離開,獵熊的身體就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你要乾什麼?如果你是想阻攔我的話,我可以現在告訴你,不可能,剛剛的事情我還冇有和你算賬,給我讓開!”

獵熊伸出胳膊說道:“你知不知道你接下來要做的一切,將對我們的事情造成多麼大的乾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