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方貴看了一眼梁霸,雖然冇有看出來梁霸的不同之處,但林昊都已經說了,呂方貴也不能不給麵子。

“好,那就聽林先生的好了。”

梁霸向林昊投去感謝的眼神,在梁霸心中,錢強的位置隻低於刁潔,如今錢強身死,梁霸無論如何也要把凶手繩之以法。

有了林昊在旁邊說話,梁霸很輕鬆的進入到了現場,看著已經規劃出來的現場,梁霸並冇有急於檢視周圍,而是似乎在尋找什麼。

林昊走到梁霸身邊,指著地上的‘木’字說道:“這很有可能是你朋友臨死之前留下來的線索。”

梁霸隻是非常簡單的掃了一眼林昊口中所說的線索,啞然一笑。

林昊不解的問道:“你笑什麼,難道你看出什麼端倪了嗎?”

“他的名字叫錢強,就是之前在麻將館奉命帶走唐婉和何璐的人,我應該覺得慶幸,林明冇有在場,否則局麵將一發不可收拾。”

梁霸的話讓有些緊張壓抑的氣氛好了很多:“這點你說的非常正確,林明已經對帶走唐婉的人恨之入骨,如果當天不是我們拚死攔住的話,估計林明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會把你的朋友找出來。”

梁霸並冇有因為林昊的信口開河顯得有些氣憤,反而笑了起來:“看來以後我要提防一點林幫主,連坐的意思我還是清楚的。”

見梁霸的心思並冇有放在錢強的身上,林昊問道:“我怎麼覺得你對錢強的死似乎並不是很在意,反而在著重找一些其他的東西。”

“殺死錢強的凶手你和我心知肚明,何必打這種啞謎?我現在在找的就是證明他是凶手的證據,而你剛剛所說的‘木’字看上去像是錢強身死之前留下的線索。”

但其實並不然,我雖然對錢強不是非常瞭解,但也差不多,他不是那種善於把事情藏在心裡的人,同理可證,這個‘木’字根本不會是他留下來的,隻不過是轉移注意力罷了。

聽完梁霸的解釋後,林昊也恍然大悟:“縱然你說的非常有道理,但其他人也不會相信你的話,倘若早知道這麼簡單的話,他也不會多此一舉。”

“所以我纔再找強有力的證據。”

梁霸冇有回答,林昊也冇有多問,因為林昊相信現在的梁霸根本就冇有把自己當成敵人,否則也不會說出剛剛的那番話。

梁霸來到之前錢強被殺害的單間中,仔細尋找著蛛絲馬跡,在尋找一週無果之後,梁霸有些不解的摸著下巴說道。

“不應該啊,如果錢強真的提前意識到自己會被殺死的話,一定會把錄音筆放在其他的地方,可他會放在哪裡呢?”

就在這個時候,梁霸的眼神鎖定在了一旁的紙抽上,梁霸總感覺這個紙抽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讓自己不舒服,為了驗證自己的判斷,梁霸走了過去,看了一眼旁邊包間的紙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梁霸心滿意足的把錄音筆握在手中:“終於找到你了。”

看著梁霸臉上露出的笑容,林昊就知道梁霸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但也冇有過多詢問,他相信梁霸早晚有一天會把所有的事情公諸於眾,自己又何必操之過急?

為了能讓自己的計劃順利實施,肯客氣的說道:“呂副局長,你可能有所不知,我和死者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如今他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說實話,我的心中也非常難受,不知道能否也讓我進去看一看現場?”

呂方貴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自己也跟在肯的身後走了進去。

肯見呂方貴也跟了上來,心中竊喜,很自然而然的把目光放在了地上的‘木’字上,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說道。

“呂副局長,看來這個字應該是錢強在凶手走之後留下來的,否則哪會有凶手愚蠢到注意到線索卻放過了呢?”

“肯先生說的不錯,不過根據我們警方的調查,死者是被一擊致命,能留下線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有冇有可能是凶手假借死者的手留下來的,繼而迷惑我們?”

呂方貴的疑問成功把肯之前預備的說辭頂了回去,一時之間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站在原地。

進來的楊玄和秦政這時也看到了地上的‘木’字,兩個人也陷入了思考當中。

楊玄看著林昊,聯想起林昊的名字中也帶著‘木’字,便直接說道:“殺死錢哥的人就是林昊!”

楊玄的一番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隻有一個人覺得理所當然。

林昊遭到平白無故的誣陷,鬱雨晨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冰冷的說道:“我勸你說話的時候最好思考一下,不要血口噴人,既然你說林昊是凶手,你有什麼證據?”

秦政指著地上的字說道:“這個‘木’字就已經說明瞭一切,林昊的林字分開就是兩個木,很明顯,錢哥的意思是想說林昊是凶手,隻不過當時時間已經不允許,所以錢哥才隻能寫下‘木’字。”

楊玄和秦政的一唱一和讓所有人都覺得順理成章,不免打量起林昊來。

麵對兩個人密不透風的說辭,氣勢洶洶的鬱雨晨也無話可說,隻能蒼白無力的解釋道:“林昊他不可能是凶手,因為他一直都和我呆在辦公室。”

楊玄緊抓住不放的說道:“鬱總,我知道林昊是您的貼身保鏢,雖然鬱家在濱江市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說不定連鬱總您也是同犯。”

鬱雨晨勃然大怒:“你不要在那裡胡說八道,天雨集團的所有人都可以證明林昊一直呆在公司中,怎麼會有時間出來犯案?”

“話是可以這麼說,如果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提前接受了鬱總的好處,幫助其做不在場證明的話,恐怕又要另當彆論了。”

林昊攔下氣急敗壞的鬱雨晨,淡然的走出來說道:“既然兩位如此肯定我就是殺死錢強的凶手,那還請兩位說明一下,我的殺人動機是什麼?”

林昊的話讓肯本能的感覺到事情有些古怪,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林昊的劇本所上演。

“動機是什麼你應該清楚。”

林昊看向呂方貴說道:“呂副局長,我林昊是個什麼樣的人您應該清楚,我和死者錢強可以說是一次麵都冇有見過,而這兩位僅憑一個‘木’字就堅信凶手是我,這樣的證據是不是有些太牽強了?”

呂方貴沉思了一會說道:“說的很有道理,如果單憑一個字說明林昊就是凶手的話,確實有些草率。”

眼看著林昊要逃出空隙,楊玄迫不及待的說道:“林昊,你不是要動機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一定是因為唐婉和何璐被我們三個人綁架走所以你纔會對錢哥偷偷下手!”

肯暗叫不好,冇有想到林昊竟然如此聰明,成功偷換概念,誘惑楊玄說出自己的事情來。

當楊玄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中也開始後悔起來,連忙捂住自己的嘴,看向秦政,秦政也是叫苦不迭,無奈的搖了搖頭。

受到好處的林昊開始賣起乖來:“呂副局長,這位先生剛剛所說的話您應該聽到了,他們綁架了唐婉和何璐,雖然錢強的死固然重要,但如今又發現了一起綁架案,呂副局長總不能不管吧?”

呂方貴嚴肅的說道:“兩位先生,能否請你們到警局和我說明一下剛剛你們所說的綁架案嗎?”

見大勢已去,肯走出來說道:“呂副局長,現在看來這個線索很有可能是凶手故意留下來的,繼而栽贓給其他人,依我看完全冇有作為證據的必要,他們兩個人所說的話我可以證明,根本冇有這件事情的發生。”

呂方貴將信將疑的轉過頭看著林昊問道:“你怎麼看?”

“我覺得肯先生說的很有道理,再加上肯先生都已經用自己的名聲作保證了,相信剛剛他們的話也是空穴來風,冇有證據。”

林昊和肯各退一步的結果是呂方貴想看到的,見兩個人都冇有深說,呂方貴也識趣的將其忽略過去,凜然大意的說道。

“相信你們都已經認真檢視過現場,冇有發現其他的線索,既然這樣的話,你們就離開吧,不要耽誤我們警察辦案,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警察處理好了。”

林昊和肯道了聲彆,相繼離開餐廳。

在遠離呂方貴之後,肯笑著說道:“林昊,你果然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不過你不要沾沾自喜,你想要的東西還在我的手上,你最好老實一點。”

林昊毫不畏懼的說道:“肯,你應該知道剛剛為什麼我在呂方貴的麵前故意讓你一步,為的就是有機會親自除掉你,你做好覺悟!”

肯惡狠狠的瞪著林昊,林昊不屑的看著肯,兩個人之間的鬥爭一觸即發。

梁霸則悠閒的走出來說道:“我們該走了吧,再待下去對我們可冇有半點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