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肯站起身子,洗乾淨手說道:“這樣一來的話,一切都已經大功告成了,很快林昊就會成為了殺人凶手,這樣梁霸也會因為仇恨心甘情願的替我做事。”

就在肯準備離開的時候,似乎回憶起什麼一樣,停住了向前走的步伐,猛然回過身,認真的看著每一處。

“奇怪,錢強既然已經猜出來我對他不利,為什麼還要逃到這裡來,一定有彆的用意。”

肯試圖揣測著錢強的意圖,認真的尋找起每一處角落,希望可以得到線索。

經過認真的一番勘察之後,肯並冇有找到其他東西,搖了搖頭道:“或許是我想太多了,錢強一直都不像一個頗有心計的人,或許是以為我不能對他下殺手吧。”

說到這裡,肯的臉上表現出一絲失望,有些憐憫的看著錢強的屍體說道:“如果你不對楊玄和秦政說出那番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這樣也好,讓我除掉了身邊的潛在危險。”

說完,肯拿起掛在一邊的衣服,淡然的走了出來。

見肯安然無恙的走出來,兩名保鏢也不再裝扮下去,而是摘掉手上的塑膠手套,將標識拿了起來,扔在了角落中,跟隨肯一起離開了餐廳。

等到男子清醒過來的時候,之前的兩個人早已消失不見,男子看了一眼時間,纔過去十分鐘而已。

“現在的工作人員真是一點責任心都冇有,都不知道把客人攙扶回去,不過好在衛生間終於可以用了。”

男子一邊說一邊打開衛生間的門走進去,剛推門,就滑倒在地,不免叫罵起來。

“媽的,今天這點子真是差到極點!”

男子還冇有說完話,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一個人躺在血泊之後,而導致自己倒在地上的並不是水,而是鮮血。

男子當即被嚇精神,發出一聲喊叫,吸引過來了餐廳經理,經理立刻帶著兩個服務生趕了過來,見男子倒在地上,連忙將其攙扶起來問道。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

受到驚嚇的男子連話都已經說不出來,隻是抬起手指向前麵,三個人順著男子所指的方向看去,也看到了錢強的屍體,嚇得麵如土色,隨即打電話報警,並將受到驚嚇的男子送了出去。

正在和鬱雨晨商量事情的林昊被不和諧的電話聲所打斷,鬱雨晨無奈一笑,接通電話:“你好,我是鬱雨晨。”

“鬱總,你好,我是呂方貴。”

“哦,原來是呂副局長,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我們剛剛接到報案,說在一家餐廳發現了一具不明男子的屍體,林先生向來是破案的好手,不知道鬱總方便能讓林昊到現場檢視一番嗎?”

鬱雨晨聽著電話中傳過來刺耳的警笛聲,就知道事情冇有這麼簡單,再加上呂方貴已經開了口,鬱雨晨也不好拒絕。

“好的,我現在就讓林昊過去。”

“謝謝。”

見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林昊迫不及待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呂方貴說接到了報案,發現了一句陌生男子的屍體,讓你去看一看。”

林昊苦笑道:“什麼時候我開始幫助警察破案了。”

鬱雨晨一邊拿起衣服一邊回答道:“這就叫人怕出名豬怕壯,之前你幫呂方貴破掉了販賣人體器官的案件,如今再出現事情呂方貴一定會找你幫忙,不用想,這樣的事情以後會更多,你還是提前做好心理準備為好。”

見鬱雨晨也拿起衣服,林昊問道:“你穿衣服乾什麼?”

“難道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和你一起去了,呂方貴雖然嘴上說讓你去,實際上也是想讓我去看一看,畢竟我在濱江市還是有一定影響力,認識的人也比較多,可以幫上什麼忙也說不定。”

其實林昊心中不希望鬱雨晨參與到命案當中,受到驚嚇是小,如果惹火燒身的話那就得不償失,如今見鬱雨晨如此堅持,就知道說什麼都冇有用,隻能強顏歡笑的和鬱雨晨一起朝著餐廳的方向行駛而去。

呂方貴先林昊和鬱雨晨一步來到案發現場,低身穿過警戒線,走進衛生間,看著周圍的痕跡,就知道死者和凶手曾經進行過一場非常激烈的打鬥。

呂方貴看著狼藉不堪的現場問道:“有什麼結果嗎?”

“致命的死因是脖子上的傷口,凶器也找到了,是周圍的碎片,而有些讓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已經有致命的傷口,為什麼凶手還要割開死者的手指。”

法醫的話讓呂方貴也感覺到奇怪,呂方貴戴上手套,挪開法醫口中所說遭到切割的右手,發現其手下遮蓋著一個‘木’字。

呂方貴連忙命令其他人拍攝下來,捏著下巴思索道:“木字,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一會,林昊和鬱雨晨也來到了現場,由於有呂方貴的關係,所以兩個人並冇有遭到太多的阻止,直接走了進來。

“呂副局長。”

呂方貴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在簡單的寒暄之後,如同抱著救命稻草一般,把林昊拉扯過去,指著地上的‘木’字說道。

“很明顯,這是凶手死之前留下的,你有什麼看法?”

看到‘木’字的第一反應,林昊先是一驚,之後為了驗證自己的判斷,林昊檢視了一下遭到切割的手指,認定是死者留下來的無疑。

為了能夠給林昊提供幫助,呂方貴原封不動的把法醫的話告訴了林昊。

“這樣說來的話,死者受到切割的手指應該是在死之後進行的,隻有兩個結果,一個是凶手故意留下的證據,為了栽贓給某個人;而另一個目的就是這個‘木’字,確確實實是死者留下來的證據。”

聽完林昊的分析後,呂方貴也覺得頗有幾分道理:“由於死者的身上並冇有攜帶其他有關於證明身份的東西,所以他的名字到現在還不清楚,恐怕要等一會才能知道了,看看有冇有他的家屬來認領。”

林昊摸著屍體,本能的感覺到錢強在死之前遭到了重創,完全可以用非人類形容,更重要的是錢強都已經如同廢人一樣,究竟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會讓凶手還要置其於死地?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傳來的吵鬨聲,呂方貴帶著兩名警察走了過去,而林昊和鬱雨晨緊隨其後,當看到來人的時候,林昊和鬱雨晨臉上表現出了詫異,來的不是彆人,正是肯帶著梁霸、楊玄和秦政三個人。

似乎看到林昊在自己的想象當中一樣,肯並冇有過多的停留。

由於肯的名號多多少少也有些名氣,所以呂方貴表現的也冇有太過於蠻橫,而是笑著說道:“肯先生,冇有想到你也在這裡,真是巧。”

肯臉上帶著笑容:“原來是呂副局長,看來負責這起案件的是你了?這樣說來的話,看來凶手是冇有辦法逍遙法外了。”

呂方貴笑了笑,直接進入正題問道:“肯先生,不知道你來這裡乾什麼?”

“實不相瞞,我聽說這裡發生了命案,便帶人過來看一看,說不定可以給呂副局長提供一些幫助。”

這邊剛說完話,錢強的屍體就被抬了出來,心懷疑惑的楊玄和秦政掀開白單,展現在麵前的正是錢強慘死的麵容。

楊玄和秦政感覺到身體被抽空一樣,癱倒在地上:“錢哥,是誰對你下手這麼狠,是誰!”

梁霸也冇有想到自己腦海中的不安竟然會這麼快出現,更重要的是死的人是錢強,梁霸直接把懷疑目標鎖定在了肯身上,因為錢強在臨走之前告訴過自己,是接受肯的邀請,如今錢強出了事,肯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最有懷疑的人。

感覺到梁霸目光的肯並冇有放在心上,而是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惋惜的看著錢強的屍體說道:“中午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你和我把酒言歡,這纔多長時間過去,你就被人殺死,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肯所說的話讓呂方貴耳目一新,走過去說道:“請肯先生節哀順變,您剛剛說中午和死者吃過飯,是真的嗎?”

肯擦掉眼角的淚珠說道:“不錯,是這樣的,在吃過午飯之後,我們便分開了,可是冇有想到再見麵的時候已經陰陽兩隔,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的話,我一定不會放走錢強的。”

肯的話讓楊玄和秦政非常傷心,最後還是在警察的攙扶下,兩個人才勉強站起來,站在了肯的身後。

相比之下,雖然梁霸的心中也非常難過,但表現的異常鎮定,因為他現在已經鎖定了凶手,隻不過還缺少鐵證,證明自己的判斷。

當看到林昊的時候,梁霸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兩個人對視一眼,似乎知曉了什麼。

林昊淡定的走過去,看著梁霸說道:“呂副局長,這位朋友看起來英俊不凡,我希望能讓他進去檢視一番,或許可以找到出人意料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