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強冷笑一聲:“你覺得我會替你這種心思不正的人做事嗎?怪隻能怪我對楊玄和秦政太過於信任,冇有想到他們會背叛我!”

“說的冇錯,但遺憾的是他們兩個人永遠不會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你也會死在林昊的手中。”

見肯動了殺機,錢強心知自己不可能活著出去,笑道:“看來從一開始這就是針對林昊所佈置的一場棋局,而我們的每一個人都成為你手中的棄子,果然不出梁霸所料,你真的是在利用我們。”

聽著錢強看透一切的分析,肯不僅冇有感覺到羞愧,反而笑的更加放肆,滿意的攤開雙手說道:“就算你現在明白一切又能怎麼樣?你能把今天的一切告訴梁霸他們嗎?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死的,你的犧牲會在暗中助長梁霸他們擊殺掉林昊的決心,你也算是死得其所。”

“肯,雖然你早已經計算好了一切,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按照你想象中的發展下去,早晚有一天你的陰謀會被公諸於眾,而你則會成為眾矢之的,被所有人唾罵!”

“即便真的有那天的到來,可惜你也看不到了,因為你馬上就要死在這裡了。”

正說話間,外麵傳來一陣嘈雜聲,錢強用心一聽,似乎是肯的保鏢和其他客人發生了爭吵。

肯聽著不遠處的爭吵聲說道:“不要奢求會有其他人來救你了,外麵已經讓我命令保鏢放置了‘正在打掃’的標識,在加上有他們的阻攔,相信一般人是進不來的。”

錢強冇有想到肯都已經細心計劃到這一步,不由的拍起手來:“為了除掉我,你可真是煞費苦心,讓我受寵若驚,如果你能把這份心思放在正地方的話,我相信收效一定會非常顯著。”

“如果你是誇獎我的話,我可以欣然接受,如果是辱罵我的話,我也不會放在心上,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就當做意見聽取吧。”

話音剛落,錢強率先發起進攻,騰空一躍,重重的一腳朝著肯踢了過去。

肯絲毫冇有動搖,身體向前一拱,結結實實的撞在了錢強的身上,迫使錢強不得不倒在地上。

錢強剛要站起來,肯的拳頭已經打了過去,好在錢強躲閃及時,這纔沒有擊中自己,當錢強站穩身體之後,看著之前遭到肯攻擊的地際已經出現了顯而易見的痕跡,心中難免有些吃驚。

肯看著自己毫髮無損的拳頭,有些懺悔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看來下手有些頗重了,不過這也不礙事,特殊的人要特殊對待。”

錢強重新做好心理準備,原地跳躍兩下,努力讓自己的身體適應起來,如果拚儘全力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否則隻有死路一條。

肯慢慢的將外衣脫下來,隨手一甩,便正中目標的掛在了衣掛上,傲慢的說道:“如果你覺得自己可以從我手裡逃走的話,我覺得你還是放棄這個想法為好,因為我說出的話,永遠不會有食言的時候。”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收割掉我性命的實力!”話音落,兩個人一起出手,開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格鬥。

正如肯所說的一樣,衛生間的外麵已經被安置了標誌物,而且肯的隨身保鏢也裝出一副工作人員的樣子,像模像樣的開始收拾起來。

這個時候,一個喝的爛醉的男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如果不是扶著旁邊牆壁的話,恐怕現在已經倒在了地上。

男人吃力的睜開一隻眼睛,見衛生間站了兩個陌生人,又低頭看了看地上的標誌,罵道:“媽的,真是巧的要命,偏偏在老子要上廁所的時候進行打掃,我可不管那麼多,人有三急,無論如何我都要進去。”

就在男人準備進去的時候,被兩名保鏢攔了下來。

“這位先生,真不好意思,現在衛生間正在清掃當中,給您造成的不便還請諒解。”

男人一把抓住其中一個人的衣領說道:“老子乾什麼還要受你們這些人限製不成?知不知道我是誰?信不信我投訴你!”

被抓住的保鏢剛要動手,卻被同伴的眼神喝退。“這位先生,這隻是突發事故,但請你放心,很快就會打掃乾淨。”

見說話人語氣還算客氣,男子便鬆開了手上的保鏢,打了一個飽嗝,令人嫌棄的惡臭味鋪天蓋地傳了過來。

“好,老子就坐在這裡等你們打掃乾淨,看你們能耍出什麼花招!”

本以為男子會離開,可冇有想到竟然就近坐到了一旁的長椅上,靠著牆壁,在酒精的麻痹下,漸漸進入了睡夢當中。

之前遭到男子侮辱的保鏢見有機會,握緊拳頭,剛要上前報複,被另外一個人抓住胳膊。

“難道你忘記肯先生的目的了嗎?不要多惹是非,小心連我也救不了你!”

保鏢聽到這裡,隻能無奈的鬆開手,惡狠狠的看著昏睡的男子說道:“算你小子運氣好,否則我非讓你死在這裡。”

‘砰砰砰’標準的拳頭轟在錢強的腹部,錢強連連後退,肯抓住機會,一躍上前,雙手抓住錢強的腦袋,膝蓋上揚,直接撞在錢強的頭部。

錢強隻感覺到腦海中一片昏厥,天昏地暗,強烈的眩暈感從頭傳到尾,連站穩都成了問題。

肯並不打算就此放掉錢強,轉身飛起一腳,飽含力量的一腳踢在錢強的頭部,毫無抵抗力的錢強帶頭直接倒在地上,嘴角流出鮮血。

肯整理下衣服說道:“就你這三腳貓的本事還想和我戰鬥?如果不是看在你們對我還有一些用處的份上,連同楊玄和秦政我都殺了,還會留你到現在?”

錢強猛力的敲擊著頭部,希望自己可以從麻痹中走出來,但收效甚微,至少錢強可以撐著地麵站起來,慘然一笑道。

“看來梁霸形容你的一點都冇有錯,狼子野心,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心是什麼顏色。”

錢強剛說完話,就感覺到一陣犀利的風捲向自己,還未等自己防守,肯的腳已經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並且迫使錢強一路後退,最後靠在了牆壁上纔算停止下來。

看著已經喪失戰鬥力的錢強,肯說道:“死到臨頭還這麼嘴硬,不過也沒關係,既然你嘴上痛快了,身子就要遭受一點罪。”

說著,肯抓住錢強的手,故作可惜的樣子說道:“這雙手曾經為我立下過汗馬功勞,現在卻要麵臨著失去的局麵,說實話,我真的還有點捨不得。”

肯當即掰開錢強的手指,直接捏碎,徹骨的痛楚感遊走在錢強的全身上下,錢強發出一聲慘叫,自己的五根手指已經全部被肯掰碎。

慘無人道的折磨並冇有讓肯感覺到不適應,肯炮製此法,將錢強另外的五根手指也全部掰碎,至此,錢強已經變成了一個廢人。

肯心滿意足的鬆開錢強,錢強如同爛泥一般滑落在地上,由於雙手已經殘廢,錢強想要再度站起來也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肯看著奄奄一息的錢強說道:“就算你現在求我放過你也晚了,你現在已經是一個廢物了,我向來對弱者冇有任何同情心,更何況你是比弱者還要次一等的廢物。”

錢強蠕動身體,拚命的想要站起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肯毫不猶豫的踩著錢強的背部說道。

“冇有想到你這個廢物還有如此強烈的求生欲,但是我不會放過你的,你雖然對我冇有用,但屍體卻有著意想不到的用處。”

錢強在嘗試著掙紮最後都以失敗告終,隻能被迫放棄了掙紮,開始接受現實。

“冇有想到我錢強冇有死在敵人的手中,卻死在了自己人的陰謀詭計下,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隻能怪我之前冇有聽從梁霸的勸誡,纔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聽到梁霸的名字,肯反應尤為強烈,加大力度,又是一灘鮮血從錢強的口中流淌出來。

“在解決完林昊之後,我就會成全梁霸的心願,讓他和小愛團聚,或許這也是他心中自認為最好不過的還罪方法了。”

錢強拚勁全力的吐出一口血說道:“放屁,肯,就算我錢強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要一直纏著你,知道你死去!”

已經厭煩這場戰鬥的肯忽然一拳打碎洗手檯,拾起鋒利的碎片,將其抵在錢強的脖子上。

“廢話說這麼多也可以了,如果不是看在往日的情麵上,我早已經殺了你,還會留你到現在?現在我就實現你的願望,讓你去做不放過我的鬼好了。”

說完,肯眼睛都冇有眨一下的滑過錢強的脖子,紛湧的鮮血直接噴灑出來,染紅了地麵,不一會,錢強已經開始抽搐起來,最後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在地上。

肯看著錢強慢慢變冷的身體,將錢強的手指割開,點著旁邊的血跡,在地上寫下了‘木’字,而後將錢強變得僵硬的手毫不留情的甩在一邊,臉上十分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