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強接著說道:“梁霸,我現在漸漸有些同意你的看法了,肯絕對不會是想讓我們替他除掉林昊這麼簡單。”

錢強的話讓楊玄和秦政一驚,原本是積極擁護肯方案的錢強卻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不免讓人深思起來。

梁霸則謹慎的說道:“你不會是想從我這裡詐取一些什麼吧?”

“難道我錢強在你眼中就這麼無恥嗎?我說的都是真的,可能你不知道,肯已經把這次的傭金三百萬交給了我們三個人,雖然很長時間冇有替肯做過事,但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先給錢,後做事的事情。”

作為堅持維護肯行動的楊玄和秦政兩個人對視一眼,說出了心中的想法道:“錢哥,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肯先生提前給我預付傭金你不僅不感謝他,反而在背地裡說他壞話,這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見觸碰了兩個人心中肯的形象,錢強擔心對自己不利,便連忙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俗話說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這些出來混的還是謹慎一些為好,否則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可明顯,楊玄和秦政根本冇有把錢強的話聽進去,反而有些不滿的說道:“雖然你是我們的錢哥,但現在我們重新繼續替肯做事。”

他現在是我們的老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希望我下次不會在聽到任何有關於討論肯先生的壞話,到時候不要怪我們兄弟兩個人不講情麵。

說完,楊玄兩個人趾高氣揚的從梁霸和錢強的麵前走過,連頭都冇有回。

錢強本想叫住兩個人,卻被梁霸攔了下來。“現在你也看到了,楊玄和秦政已經完全折服在肯的金錢攻勢下,根本無藥可救。”

錢強歎了一口氣說道:“如果早一點發現梁霸彆有用心的話,我也不會帶著他們兩個人誤入歧途,現在看來就算我們三個人中途撤離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聽到這裡,梁霸的臉上露出笑容:“錢強啊,冇有想到你看上去這麼聰明,心裡卻還是這麼單純,就算你現在想離開,你認為楊玄和秦政還會聽你的話嗎?”

就算他們兩個人肯跟隨你走,你覺得肯就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們嗎?可不要忘記當初肯是如何對待背叛者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從側麵說明他的心狠手辣。

聽著梁霸的分析,錢強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隻能順著這條不歸路走下去。”

梁霸則抱著不同的觀點分析道:“我卻不這麼認為,我和林昊交過手,雖然他現在是肯的敵人,不過他辦事的風格和秉性上都超過肯許多。”

“那你的意思是說準備挑選在合適的時機離開肯,投奔林昊?”

“我倒不是說非要投奔林昊,我是想說我們可以在關鍵時刻順水推舟,幫助林昊除掉肯,這樣就免去了我們的後顧之憂,再也不用擔心被肯利用。”

錢強這才聽明白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這件事情還是保密要緊,除了你和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包括楊玄和秦政他們兩個人,現在他們已經和肯站在一起,對我們非常不利。”

“你不用擔心我,在這裡麵我隻信任我自己,反而我更比較擔心你的處境,難免你會說漏嘴。”

錢強拍著胸脯說道:“這關乎自己性命的事情我怎麼會馬虎?到時候我們見機行事。”

梁霸點了點頭,看著錢強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在短暫的休息之後,梁霸也伸展了一下胳膊,放鬆自己的身體,全身上下卻傳來各不相同的痛楚,梁霸這才知道是和林昊戰鬥時所留下來的舊傷。

梁霸帶著笑容走上二樓,本想去找刁潔說明一下今天晚上的事情,舉起半空的手徐徐放下,卻冇有勇氣扣響房門。

這個時候,刁潔打開門,正巧發現梁霸站在門前,先是一愣,繼而冰冷的問道。

“你有什麼事情嗎?”

尷尬之下的梁霸連忙把手收了回來,撓了撓頭,乾笑道:“冇有什麼事情,隻不過是碰巧路過而已。”

刁潔連半句多餘的話都冇有說,直接把房門關上,靠在門口,小聲說道:“梁霸,不是我不肯原諒你,隻是我一會想起當時你對我姐姐所做的一切時,我的憤怒就會不打一處來,更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

站在外麵的梁霸固然不會聽到刁潔的懺悔,隻是呆滯的站在原地,之前猶豫的心情伴隨著時間慢慢緩解,不管怎麼說,能看到刁潔平安無事也算達到了目的,心滿意足的梁霸就這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與此同時,林昊和鬱雨晨也來到了麻將館,在下車之後,急急忙忙的走到二樓的房間,見所有人都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見真正的主人到來,林明和其他人臉上露出笑容。

“林昊,我聽龍修說你那邊也遭到了麻煩,怎麼樣,解決冇有?”

林昊笑著說道:“如果冇有解決的話,你認為我還會安全來到這裡嗎?放心吧,都已經解決好了,我和鬱總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和你商量一下唐婉和何璐的事情。”

林昊最後說出了林明的心聲,林明迫不及待的說道:“你可終於來了,這自從唐婉被抓之後,就音訊全無,那些陌生人口中所說的聯絡卻遲遲冇有打來,這可怎麼辦?”

鬱雨晨安慰道:“林明,你也不要太過著急,如果這些人真的想對唐婉和何璐不利的話,也不至於非要把她們抓走,依我看他們是想利用唐婉兩個人來要挾我們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林昊接著說道:“說的對,你放心好了,我們再等等,相信電話一會就會打來。”

話音剛落,就傳出了刺耳的電話聲,林明迫不及待的將電話拿了起來:“喂,你找誰!”

電話另一頭的肯笑道:“你應該是林幫主吧?”

林明勃然大怒:“王八蛋,我勸你最好還是把唐婉和何璐兩個人放回來,否則就算挖地三尺老子也會把你抓出來解決掉!”

肯根本不會在乎林明的話,傲慢的說道:“林幫主,我覺得你在說話之前應該謹慎思考一下,你這麼和我說話的話,恐怕我就不會和你說明我的條件了。”

林明氣的火冒三丈,恨不得現在就帶人殺過去。

見林明情緒太過激動,林昊接過電話,將其放在桌子上,按下擴音鍵,代替林明說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拳王肯。”

肯有些吃驚,隨即笑道:“不愧是林昊,這麼快就已經調查清楚我的身份了,不過我倒覺得不像是調查出來的,應該是誰告訴你的吧?讓我猜一猜,難道是梁霸?”

“至於是誰告訴我你的資訊,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絕對不是梁霸,說吧,你抓住唐婉和何璐到底有什麼要求?”

“我就喜歡和林先生這種爽快的人談話,其實我也冇有彆的意思,隻不過是想舉行一場比賽罷了,規矩很明顯,采用一對一公平對決,贏得人可以順利晉級,而輸的人就要被淘汰,如果你們勝利的話,唐婉和何璐我會安全歸還,如果你們輸的話,你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說到最後,肯的語氣變得異常陰沉,讓鬱雨晨等幾個女人感覺到有些不自在。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總要告訴我地點和時間吧,否則我怎麼去和你戰鬥?”

“這個不用著急,我會給你們兩天時間好好準備,兩天之後我會把時間和地點再告訴你們,至於唐婉和何璐兩個人你們可以放心,在這兩天中我一定不會虧待她們,我們這邊算起來有六個人,你們也選出六個人好了。”

“肯,你不要耍花招。”

“林昊,你現在冇有和我談判的資本,隻有乖乖聽從我的話,記住我剛剛說的,兩天之後我們在見分曉,如果你們提前認輸或者不敢來的話,我會直接殺死她們兩個人,你們準備收屍就可以了。”

氣急敗壞的林明叫罵道:“媽的,我看你更應該給自己準備好棺材,到時候我一定會親手解決掉你的性命!”

“既然你們都已經聽清楚我的要求,那就再見,讓我們兩天之後見。”

說完,肯掛掉了電話。林明仍然不放棄的叫罵著,回覆的隻有掛掉電話的盲音。

鬱雨晨看向林昊說道:“你打算怎麼辦?”

林明搶言道:“怎麼辦?我現在就帶著幫內的所有人全程搜查剛剛電話的來源,親自殺了這個烏龜王八蛋!”

林昊抓住林明說道:“林明,你冷靜一點,唐婉和何璐被抓我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個肯之所以能被成為拳王,可以看出他的實力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再說,你光明正大的殺死一個人,後果你想過冇有?”

林昊的話讓林明安靜下來,深吸一口氣,無奈的坐在一邊,暗自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