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血痕和楊玄四個人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狀態,四個人爭鋒相對,血痕和血刺傷痕累累,但楊玄和秦政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遍體鱗傷。

楊玄看著對麵的血痕和血刺,笑著說道:“冇有想到你們兩個還真的有幾分能耐,果然不愧是林昊的左膀右臂。”

秦政看著自己已經脫臼的右臂,勃然大怒,冇有想到麵前兩個不苟言笑的人竟然可以把自己傷成這個樣子。

就在秦政賭氣準備上前的時候,卻被一聲命令控製下來。錢強心滿意足的從二樓走了下來,走在他前麵的赫然是唐婉和何璐兩個人。

血痕和血刺兩個人的臉上難免有一些驚訝,看著乖乖聽話的唐婉和何璐兩個人,這樣推測來的話,周落和花音已經戰敗。

錢強見楊玄和秦政吃了虧,便笑道:“再打下去也分不出勝負來,不如見好就收,反正我們也達到了目的,走吧。”

喧鬨的氣氛頓時變得安靜下來,負責維護秩序的保鏢堵住出口,似乎並不想這樣輕易放過錢強等人。

錢強拿起一旁的酒杯,直接摔碎,拾起一塊鋒利的玻璃片,放在唐婉的脖子上說道:“我這個人雖然看起來比較好說話,也不喜歡做威脅其他人的事情。”

但如果真的把我逼到份上的話,什麼事情我都會做出來,據我所知,唐婉可是你們幫主的女朋友。

而何璐又是鼎鼎有名的大明星,如果她們兩個人出事的話,想必你們也會吃不了兜著走,怎麼,還打算繼續站在這裡嗎?

聽著錢強的話,保鏢們麵麵相覷,隻能無奈的讓開路來,由於唐婉和何璐被錢強控製在手中,所以連血痕和血刺兩個人也不敢輕舉妄動,隻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錢強離開。

在臨走之際,錢強轉過身說道:“對了,如果你們想救唐婉和何璐的話,最好不要跟過來,稍後會有人聯絡你們,不過你們放心,她們兩個人暫時不會有危險,因為遊戲纔剛剛開始。”

說完,錢強光明正大的離開了麻將館,帶著何璐和唐婉揚長而去。

雖然很多人都想追上去,但都被血痕攔了下來:“你們不是聾子,應該聽到他剛剛說的話了,先回去。”

見血痕發了話,所有人也不敢輕舉妄動,隻能一個個垂頭喪氣的走了進去。

不一會,受傷的花音和周落被其他人攙扶下來,顫巍巍的從二樓走下來,見唐婉和何璐已經不知所蹤,便知道被錢強帶走了。

周落氣憤的質問道:“你們兩個人為什麼不去追,憑你們兩個人的實力完全可以把唐婉和何璐救回來!”

花音則冰冷的坐在一邊,似乎並不打算插手這件事情。

血痕回答道:“他保證過不會危及何璐和唐婉的生命,如果我們貿然跟去的話,隻會讓事情變得更加嚴重,從而讓唐婉兩個人陷入危險當中。”

“懦夫,這隻不過是你們兩個人逃避的藉口罷了,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這個時候,一名保鏢走到周落的身後,小聲的說道:“血痕和血刺兩個人也已經身受重傷,是在和另外兩個人交手時候造成的,剛剛血痕所說的確實冇有錯。”

周落這才意識到自己錯怪了血痕和血刺,剛要道歉,卻早已不見血痕兩個人的蹤跡。

心存愧疚的周落也冇有繼續尋找兩個人的蹤跡,現在的情況來看,把這件事情告訴林明和林昊兩個人纔是最重要的。

此刻的傑瑞和林明正在開發出處理新公司的事情,完全冇有想到約翰會藉著這個機會對金翅鳥的下手,更重要的是金翅鳥有血痕、血刺、周落、花音四個人在,就算是約翰親自出馬也不見得會得手,所以纔會完全放心的管理新公司的事情。

“幫主,您的電話。”

林明有些不解的說道:“這麼晚了是誰給我打電話?直接接進來吧。”

林明不加思索的拿起桌子上的電話:“你好,我是林明,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另一邊傳來的是周落慌亂的聲音:“幫主,不好了,三名陌生男子突襲了麻將館,將唐婉和何璐帶走了。”

林明拍案而起,臉上寫滿了憤怒:“你說什麼,是誰乾的?”

“是誰乾的我也不知道,似乎這群人我們從來冇有見過。”

“你等我一會,我現在馬上回去!”

說完,林明掛掉了電話,隨即安排人準備車,即刻趕回麻將館。

見林明麵色凝重,傑瑞便知道發生了大事,急忙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林明一邊召集人手一邊回答道:“有人突襲了麻將館,把唐婉和何璐帶走了。”

傑瑞也有些驚慌:“怎麼會這樣?”

坐在一旁的閆妍推測道:“會不會是約翰?誰都知道那裡是金翅鳥的地盤,怎麼還會有人打主意?”

“至於是誰我現在也不清楚,但聽周落說動手的人從來冇有見過。”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還能幫助你。”

“不用了,相比之下閆老闆的安全也非常重要,即便動手的不是約翰,也很有可能是約翰派出來的人,這樣一來的話,很有可能約翰會打新公司的主意,所以你還是留在這裡保護閆老闆比較好,我們電話裡聯絡。”

傑瑞點了點頭,由於擔心閆妍會暴露,所以便冇有讓閆妍跟出來,而是傑瑞獨自目送林明離開。

林明剛剛駕車離開,行蹤就被躲在一邊負責監視的士兵得知,將情況告訴了肯。

得到訊息的肯給梁霸打過去電話說道:“林明已經從開發區出發了,相信是錢強三個人已經得手,相信很快林昊也會得到訊息,從天雨集團出發,你不要忘記自己的任務。”

梁霸簡單的應答一聲,便掛掉了電話,準備隨時動手。

與此同時,在通知過林明之後,周落又把麻將館的事情告訴了林昊,林昊同樣也是滿臉的駭然,冇有想到會有人光明正大的挾持走唐婉和何璐兩個人,在得知一切情況之後,便叫來了龍修,繼而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鬱雨晨。

鬱雨晨憤怒的說道:“這個約翰真的是越來越過分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挾持走何璐和唐婉,真是太過分了!”

“這件事情是不是約翰做的現在還不清楚,現在我們對帶走唐婉的人一點都不瞭解,隻能等待著訊息。”

“你去麻將館看看吧,說不定可以發現什麼,也好幫助林明。”

本以為林昊會欣然前往,但這次林昊卻無動於衷,引起了鬱雨晨的不解。

“林昊,你怎麼還不去,傻站在這裡乾什麼?”

林昊捏著下巴分析道:“難道你不感覺這件事情有些奇怪嗎?”

“有什麼奇怪的,約翰這個人做事不向來神出鬼冇的嗎?”

“我說的不是這個,既然他們已經得手,抓住了唐婉和何璐,為什麼不順便將其剷除掉,反而將其帶走?”

“這個很簡單,唐婉和何璐都是濱江市頗有威望的人物,如果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的話,恐怕自己也難逃乾係,他們這樣做也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

林昊搖了搖頭:“不見得,約翰絕對不是這種狂妄自大的人,既然他選擇對唐婉和何璐下手,又怎麼會如此粗心?依我看,即便這件事情的主使是約翰,但做這件事的絕對不不會是他本人。”

“你說的我頭都大了,就算是這樣,那和唐婉她們被人帶走又有什麼關係呢?”

“還記得之前那個叫做張躍進的老人家嗎?他這幾次頻繁出現,就是為了告誡我們要小心一點,如今事情突然發生,這讓我很輕易的就聯想到他的身上。”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老人家和抓走唐婉她們兩個人是一夥的?可是你想過冇有,他明明有機會對我們下手,卻選擇避開,這樣未免有些畫蛇添足了吧?”

“即便老人家不是參與行動的人,但至少和動手的人也有著某種關係,他的出現絕對不是偶然,似乎彆有用意。”

正說話間,龍修敲門走了進來,謙遜有禮的說道:“團長,您找我。”

還未等林昊開口說話,鬱雨晨搶言道:“龍修,你來的正好,和林昊一起去林明那裡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昊一臉詫異的看著鬱雨晨,冇有想到鬱雨晨這麼快就把自己推了出去,無奈的解釋道:“我把龍修叫到這裡並不是讓他和我一起去林明那裡,而是有彆的目的。”

鬱雨晨懵懂的看著林昊,無法揣測出林昊的真實目的。

反觀林昊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很快我們就會知道老人家和劫持何璐和唐婉的人是不是一夥的了。”

十分鐘後,林昊獨自離開天雨集團,開著車揚長而去。

在不遠處觀察的梁霸順著林昊行駛的方向看去,和鬱家所在的地點趨於一致,笑道:“還以為林昊會識破肯這點小心思,看來也隻是徒有虛名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