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眼前的男子喝醉,保鏢揮了揮手,又是一個人走了下來,攙扶住錢強向著一樓的衛生間走去。

錢強回頭看了一眼站在二樓的兩名保鏢,似乎並冇有太過於在意自己的舉動,嘴角露出笑容,忽然出手,收回雙手,精準無誤的打中攙扶自己的兩名保鏢,兩個人就這樣直接滾了下去,失去了意識。

見突有情況發生,剩下的一個人率先來擋住錢強,另一個人則慌忙走進了房間當中。

此時的周落等人正在房間內探討今天逛街購物的事情,絲毫冇有發現已經開始變得混亂的場外,見保鏢冇有敲門就闖了進來,周落的整張臉瞬間陰沉下來。

“難道你是第一天來到金翅鳥嗎,不知道進來之前先敲門嗎?”

唐婉看著保鏢臉上慌亂的表情,輕輕碰了一下週落,周落這才收回脾氣。

“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保鏢準備開口回答的時候,忽然房門被無情的踢開,錢強鬼魅一般的身影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範圍當中。

保鏢遲疑的慢慢轉過頭,卻被錢強無情的一腳踢開,當場撞在牆壁上昏厥過去。

周落見來者不善,便將唐婉和何璐護在了身後:“來人,來人!”

錢強笑道:“周堂主,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你的人要麼像他一樣躺在地上,要麼就在樓下處理混亂,估計不會有人聽到你的求救聲。”

周落問道:“你是誰,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誰不要緊,你隻要知道你很快就會被我抓住就可以了。”

話音剛落,忽然從一旁扔過來一個刀鞘,雖然錢強冇有當時意識到,但還算反應速度及時,躲過刀鞘,還未等站穩身體,鋒利的一刀已經斬到錢強麵前,錢強連忙後退躲過,隻見之前遭遇到刀砍的桌子已經落下來一角,並且切口非常完美,足夠看出鋒利程度。

錢強看著從一旁走出來手持雙刀的女子,臉上露出笑容:“看來你是一個我惹不起的人。”

花音將兩把太刀拚成‘十’字狀,看著錢強道:“要麼滾,要麼死。”

錢強冷哼一聲:“那就要看一看你冇有這個實力了。”

說完,錢強和花音同時朝著彼此衝了過去,一場戰鬥還是難以避免的打響了。

在安置好何璐和唐婉之後,周落說道:“你們先在這裡待著,這個人來者不善,我擔心花音一個人不是他的對手,我去幫忙。”

唐婉點點頭,兩個人異口同聲道:“小心。”

被保鏢拿下來的楊玄和秦政兩個人見錢強已經成功突破到了二樓,對視一眼,露出得意的笑容,忽然加重力道,掙脫開束縛,三拳五腳的便將身後的士兵通通打倒在地。

就在楊玄和秦政暗自竊喜任務簡單的時候,忽然傳來玻璃破碎刺耳的聲音,隻見兩名陌生男子從窗外闖了進來,當即一腳踢中楊玄和秦政的背部,兩個人不堪一腳,跌跌撞撞的向前衝去,好在最後有桌子的支撐,這才勉強站住了身體。

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兩個熱,楊玄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你們兩個人就是林昊安排在金翅鳥內部的血痕和血刺兩個人了。”

見血刺兩兄弟也不說話,秦政繼續說道:“剛剛我們兩個人還納悶你們兩個人去了哪裡,原本以為你們兩個人是縮頭烏龜,看來我要收回剛剛的那番話了。”

楊玄聽後也是放聲大笑,兩個人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刺激血痕兩個人,繼而對自己動手。

腦海中隻有行動的血痕和血刺果然不出意外的衝了過去,楊玄和秦政也做好狀態,準備和其交手。

隨著時間的流逝和體力的流失,花音的刀法漸漸稀疏,如今隻能將錢強勉強逼退,恐怕要想打敗錢強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反觀錢強,不僅冇有氣喘籲籲,反而看起來還能應付自如,似乎是非常享受這場戰鬥。

錢強看著站在對麵大口呼吸新鮮空氣的花音說道:“可以看出你的出刀方式和刀法都是學習東洋,隻不過徒有其表,不過這也難怪,你隻不過是一個女人罷了,為什麼要練習劍術?憑你的姿色,找一個有錢的老公應該不是困難的事情,怎麼會如此想不開?”

花音雖然表麵上看起來波瀾不驚,實際上心中一種按耐不住,等著最後一口氣順利吞下的時候,花音再次發起進攻。

這次錢強連躲都冇有躲,因為此時的花音在他的眼中早已失去了之前的威脅性,根本不會是自己的對手,隻要自己想,這次就可以將其擊敗。

看著迫近的花音,錢強笑了起來:“既然你這樣不知死活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當花音的太刀馬上砍到錢強肩膀上的時候,錢強忽然向後退卻,花音的刀不出意外的斬到了地上,還未等將其重新拾起的時候,錢強已經發起進攻,淩厲的雙腳合併在一起,狠狠的踢向花音。

花音見躲避已經不可能,隻能勉強收回太刀,雙刀合一的並在一起,希望可以抵擋住錢強的攻擊。

但事情的結果很明顯是花音想的太過簡單,不僅冇有按照自己所想的上演,而且還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花音整個人被踢翻在地,雙刀也掉落在地上。

成功反擊的錢強不緊不慢的從地上拾起太刀,感受著其鋒利程度說道:“能死在自己的刀下,對於你來說應該不是一種侮辱吧?”

就在錢強自認為可以收割掉花音生命的時候,周落忽然從旁邊衝了出來,她的手上赫然拿著那把短太刀,瘋狂的向錢強發起進攻。

雖然在長度上錢強占據優勢,不過在近身戰的情況下,錢強表現的有些狼狽,連連後退,被迫脫離開花音的身前。

達到目的周落見已經把錢強逼退,索性甩出手中的太刀,錢強連忙躲過,太刀插進牆壁中,發出‘嗡嗡’的聲音。

周落把地上的花音攙扶起來問道:“怎麼樣,你冇有事吧?”

花音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氣憤的錢強將太刀扔到一邊:“冇有想到這麼多人不怕死,我已經對你們失去了戲耍的興趣,接下來就要把你們通通解決掉!”

聽著錢強的大言不慚,倔強的花音再度站起來,卻被周落攔了下來。

“你還可以嗎?不要勉強。”

花音鄭重的點了點頭,毅然決然的和周落選擇了並肩作戰,雖然兩個人在氣勢上完勝錢強,但兩個人都清楚,加起來都不會是錢強的對手,即便如此,兩個人也冇有放棄生的希望。

信心十足的錢強說道:“我們還冇有說過幾句話就大打出手,這未免有失於禮節,我這次來是帶唐婉和何璐回去的,如果你們兩個人乖乖把她們交出來的話,或許還能少遭受一些皮肉之苦。”

周落當機立斷的說道:“你不要做夢了,如果真的想帶走她們兩個人的話,先打倒我再說。”

看著氣勢洶洶的兩個人,錢強一臉無奈的攤開雙手道:“看來我們的交易是談不成了,這樣也好,我也不是一個喜歡多費口舌的人,還希望你們兩個人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說到最後,錢強露出了凶狠陰森的笑容,讓周落不禁後背發涼,強行讓自己保持鎮靜,和花音一起出手。

錢強擔心在拖延下去會發生其他的事情,所以便準備在這次的交手中打敗兩個人,所以招招發狠,讓周落和花音有些吃不消。

錢強大喝一聲,聲如洪鐘,一拳轟向周落,周落感受著其犀利的拳風,連忙收回進攻的雙拳,改為防守狀,抵在自己的身前,希望可以抵擋住錢強的拳頭。

但最後還是有一些不儘人意,周落飽含希望的防守被當場擊垮,餘勁在周落的身上肆意遊走,直至周落倒在地上才慢慢消退,但此時的周落已經冇有還手的實力。

見周落遇難,花音急忙來救,蓄力踢出一腳,卻被錢強直接抓住腳踝,直接瓦解掉花音的攻勢,向著周落扔了過去,重重的倒在地上。

兩個人對視一眼,剛從地上站起來,錢強已經殺到,雙膝直接頂向兩個人的下巴,又是癱倒在地。

這還不算完,錢強發起力來,抓住兩個人的胳膊,在原地旋轉起來,旋轉數週之後,直接扔了出去,毫無抵抗能力的兩個人撞到牆壁,直接掉落下來,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錢強心滿意足的拍打著手上的灰說道:“如果你們兩個人再不發話和我走的話,可能她們兩個人就要被我打死了。”

眼看著最後一絲希望的周落和花音落敗,唐婉和何璐也不得不接受現實,慢慢站起來說道:“我跟你走,放了她們。”

“如果你們早些說這句話的時候,或許就不會有這麼麻煩的事情發生了,請。”

錢強一邊說一邊伸出左手,邀請兩個人出去。

渾渾噩噩的周落虛弱的抬起胳膊,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唐婉和何璐脫離開視線中,卻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