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洽談當中的肯和楊玄兩個人,錢強也漸漸意識到事情不像當初所說的那樣簡單,回想起梁霸對自己的善意提醒,錢強下意識的感覺到一種不安,隻不過現在肯已經表明瞭態度,錢強想拒絕的話也不是可能的事情。

錢強臉上露出笑容,推脫道:“這是哪裡話,肯先生能把我們找回來,也從側麵說明瞭對我們的信任,我們怎麼會辜負肯先生對我們的期望呢?”

肯聽著錢強所說的好話,笑了笑,也冇有過多的停留,便離開了彆墅。

等到肯離開之後,錢強看著歡欣雀躍的楊玄和秦政兩個人說道:“難道你們不覺得肯和之前相比起來有所差彆嗎?”

楊玄手中拿著屬於自己的鈔票說道:“當然有差彆,差彆就是給錢更加爽快了,不在像之前那樣吞吞吐吐了。”

“是啊,我是真的冇有想到肯這次竟然會現在行動成功之前把薪酬付給我們,真是讓人出乎意料。”

錢強皺起眉頭說道:“肯在我們的印象當中向來不會做這種虧本的買賣,今天他這樣的做法的確超乎平常,不過這也從側麵說明瞭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這次執行任務的危險性非常高,否則肯也不會這樣急於把錢交到我們的手上。”

聽著錢強的見解,楊玄和秦政對視一眼,無奈的笑道:“錢哥,什麼時候你變得和梁霸一個樣子,這肯提前把錢給我們難道還有錯了嗎?”

錢強知道自己無法說服楊玄兩個人,所以在說出自己的意思之後,也冇有深說,以免像梁霸一樣,和楊玄兩個人產生隔閡,但至此,錢強開始變得謹慎起來,心中對肯也多多少少提防起來。

夜幕慢慢降臨,錢強帶著楊玄和秦政兩個人按照之前肯所告訴的地址駕車來到了一家麻將館,看著其守在外麵的小弟,就知道這裡麵的主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楊玄說道:“錢哥,我們還在等什麼,怎麼還不動手?”

錢強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說道:“先不要著急,等等再說。”

見錢強發了話,楊玄和秦政也不好多說什麼,隻能乖乖的坐在車裡,等待著錢強的行動命令。

不一會,周落、唐婉、何璐三個人從一輛奔馳上走了下來,三個人身後的小弟手中拿著沉甸甸的包袱,可以看出三個人一定是購物去了。

冇有意識到危險的周落說道:“我們先在這個據點休息一會再說好了,稍晚一些再回去。”

對於周落的主意,何璐和唐婉也冇有拒絕,畢竟在哪個據點都是一樣,都是屬於金翅鳥的管轄範圍內。

就這樣,周落三個人順利的走了進去,見到三個人的小弟紛紛打招呼,以表示尊敬。

等完全確定眼前的三個人是自己準備抓捕的目標之後,錢強一聲令下,楊玄和秦政紛紛走下車,開始實施起自己的計劃來,一隻漆黑無邊的大手正向籠罩向周落三個人。

另一方麵,被解救下來的卡爾經過治療之後,慢慢恢複過來,虛弱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天花板,根本不相信自己還活著,當看到周圍負責的儀器時,卡爾心中有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卡爾先生,看來你醒了。”

卡爾慢慢把頭轉過去,說話人的身份更是讓自己一驚:“怎麼會是你?”

唐紅軍的臉上露出笑容:“怎麼就不可能是我,難道卡爾先生對救命恩人就是抱著懷疑的態度嗎?”

卡爾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連忙把話題繞回來說道:“我倒不是這個意思,隻不過是冇有想到唐先生會對我伸出援手,畢竟之前我們也是針鋒相對的敵人。”

唐紅軍笑道:“說是敵人恐怕有些太難為情了,冇有想到的不僅隻有你卡爾先生一個人,連我也冇有想到林昊會預判的這麼準。”

卡爾更是麵露驚色:“你說什麼,林昊的預判,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唐紅軍自顧自的坐在一邊說道:“卡爾先生,我有什麼樣的實力你應該清楚,怎麼可能會提前知曉約翰的下一步行動,如果不是林昊提前叮囑我注意約翰的動作,可能你現在真的就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聰明的卡爾聽著唐紅軍的回答,試探性的問道:“這麼說來的話,你和林昊已經......”

“不錯,我現在已經成功和林昊聯手,一起對抗約翰,隻不過還冇有到徹底撕破臉的時候,一切都是在秘密進行當中。”

卡爾臉上的詫異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輕鬆的笑容:“果然還是唐先生識大體,如果我能有唐先生這番遠見卓識的話,也不會淪落到現在這種地步,不過話又說回來,林昊讓你把我救下來有什麼目的嗎?我現在隻不過是一個毫無權力的廢人而已。”

說到這裡,卡爾表現的十分不甘,畢竟自己是經曆過起落的人,心中還是難免有落差。

“如果真的要說原因的話,林昊是這樣告訴我的,那就是救人遠比殺人困難的多。”

唐紅軍的回答聽得卡爾露出了釋然的笑容:“冇有想到我和林昊明槍暗箭的爭奪了這麼長的時間,最後還要靠林昊的手把我救下來,這可真是莫大的嘲諷啊。”

“卡爾先生,你放心好了,這裡非常安全,我已經讓我的心腹對你二十四小時的保護,絕對不會有外人來打擾你,安心養病吧。”

卡爾伸出手,示意唐紅軍先不要離開,繼續問道:“這樣說來的話,看來把閆妍的事情告訴林昊也是你做的了?”

唐紅軍的嘴角掛上一抹理所當然的笑容回答道:“既然卡爾先生心中都已經有了答案,又何必親自問我呢?怪隻能怪約翰和獵熊兩個人太不把我放在眼中,雖然我冇有什麼實權,但出賣訊息還是可以做到的。”

說完,唐紅軍準備離開,就在已經把門打開的一霎那,卡爾道出了心中所想。

“原本我會以為徐界會看在以往的情麵上繞我一命,雖然約翰為了除掉我頗費了一番心機,但是我知道,依靠徐界的聰明絕對不會看不出來這是約翰作出的手腳。

與其說是約翰想除掉我,不如說是徐界借刀殺人,利用約翰來解決我,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我也看清楚徐界是什麼的人了。”

“卡爾先生,如果你是想感歎的話,那就儘情感慨好了,冇有任何一個人會打擾你,不過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等稍後我會回來看你的。”

“唐先生,我已經想清楚了,就像你所說的,既然他們已經對我痛下毒手,我也冇有義務繼續愚忠下去,麻煩你告訴林昊,就說約翰已經雇傭了拳王肯為自己做事,將會在近期采取行動,讓他小心一點。”

唐紅軍笑了起來:“謝謝你的情報,相信林昊知道後也同樣會很欣慰的,至少冇有白救你出來。”

伴隨著關門聲,唐紅軍離開了病房,在吩咐保鏢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當中。

得知一切真相的卡爾釋然的笑道:“約翰啊約翰,很有可能你真的會敗在林昊的手中。”

接到電話的林昊臉上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你說什麼,約翰雇傭了拳王肯及其手下為他做事,你能為你所說的話負責嗎?”

電話另一頭的唐紅軍回答道:“至於能不能負責我也不清楚,反正是被你救下來的卡爾是這麼告訴我的,讓我來為你提個醒。”

“看來約翰果然不會就這樣放過卡爾,卡爾除了說這些意外,還說其他的了嗎?”

“其他的無非都是一些對你表示謝意的話,無關緊要。”

“替我轉達卡爾,讓他好好養傷,傷好之後是走是留全聽從他一個人的安排。”

唐紅軍應答了一下,便掛掉了電話,等確認林昊聽不到之後,才放心的說道:“林昊,你知不知道有的時候對敵人的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對你的好感恩戴德,或許你很快就會後悔了。”

林昊縱然不會聽到唐紅軍後來說的這番話,在放下電話之後,林昊顯得有一些的苦惱,雖然成功預判到約翰會對卡爾下手,並且提前安好唐紅軍將卡爾成功救了出來。

但卡爾所提供給自己的訊息完全超乎了意料,拳王的名號林昊多多少少也聽過,雖然冇有見過肯的真麵目,但林昊相信拳王的稱號絕對不會給予一個冇有實力的普通人。

雖然唐紅軍在電話中說的輕描淡寫,不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但林昊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更讓林昊產生疑問的是。

既然約翰已經找到了這樣強有力的幫手,為什麼還遲遲不動手,還是說已經動手,而自己毫無察覺?

林昊越想越煩惱,最後抱著自己的頭部,這種敵人在暗處的感覺讓林昊感覺到十分的不爽,但儘管如此,林昊也冇有辦法,就在林昊一籌莫展的時候,林昊下意識的聯想到張躍進對自己所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