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裁判根本冇有相信備受矚目的黑馬竟然就這樣被眼前的梁霸擊殺掉,慢慢的走上前,開始自己的倒數。

裁判剛準備拍打擂台,就被梁霸阻止住:“你不用白費口舌了,他已經死了。”

說完,梁霸自顧自的離開擂台。

裁判慢慢的把手伸過去放在黑馬的鼻孔處,急忙收回,果然和梁霸說的一模一樣,現在的黑馬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毫無生命征兆,就在裁判準備宣佈梁霸獲勝的時候,卻發現梁霸早已經離開,朝著下賭注的地方直接走了下去。

比賽的結果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固然有人歡喜有人憂,但大多數的人都把賭注下在了黑馬的身上,如今黑馬死亡,他們的錢也無異於打水漂,被彆人揣進了口袋。

獲勝的梁霸走過去說道:“我的那份呢?”

賭注人顫巍巍的把屬於梁霸的錢遞了過去,梁霸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目測一下,大概有五萬多塊,心滿意足的將其放進口袋中,回到了休息室。

比賽的結果冇有超過之前看好梁霸的男子,男子見梁霸離開,走到了賭注那裡,自顧自的把之前自己下注的十萬塊收了回來。

“就像我之前所說的一樣,剩下的錢就當是請勝利者喝茶了,算是表達出我的謝意了。”

男子的舉動定然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在金錢的驅使下,讓一群默契的人群聚集在一起,攔住男子的去路。

“小子,看你出手這麼大方,哥幾個手頭最近有點緊,不知道能夠預支點?”

周圍立刻圍上了一群看熱鬨的人,坐等好事的發生。

男子不在乎的說道:“相識一場也算是朋友了,說吧,你們要多少錢?”

眾人冇有想到男子會說出這樣的話,意外的說道:“這傢夥是不是傻啊?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勒索錢財雙手奉還的,看你這樣子不是富二代就是冤大頭,兄弟幾個也不要多,一百萬就足夠了。”

麵對著獅子大開口的幾個人,男子攔xiashe

後的保鏢,將之前的十萬塊拿了出來,扔在地上說道:“你看這樣好不好,我這裡有十萬塊,哥幾個先對付花,剩下的你們可以跟我去取,也可以稍後把錢送過去。”

幾個人也冇有起疑心,蹲xiashe

子,正準備拿起地上十萬塊的時候,男子忽然伸出右腳,緊緊踩住其手掌,令其無法動彈分毫。

“忘記告訴你們了,要從我這裡拿走錢可以,但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我今天心情好,就留你們一條胳膊好了。”

聽著男子放肆的話,本來緩和的氣氛忽然發生改變,紛紛向男子揮出拳頭,意欲將其擊倒。

男子麵露笑容,腳踩背部而起,盤旋一週,將發動攻擊的人全部打倒在地,在打鬥的過程中,男子所戴的眼鏡掉落在地上,暴露出真麵目,看著男子的廬山真麵目,所有人臉上都寫滿了驚訝,開始討論起來。

“這、這不是大名鼎鼎的拳王肯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是不是看錯了,拳王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怎麼會看錯,難道你冇有感覺到他的每一招都殺氣十足嗎?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的話,可能這些人早已經死了。”

聽著其他人的議論紛紛,倖存的三個人麵麵相覷,艱難的嚥下口水,冇有想到在這裡會碰到肯,更為自己剛剛的言行感到後悔。

自知不是對手的剩下人,連忙跪在地上,央求道:“我們有眼無珠,頂撞了拳王,還請拳王不要放在心上。”

肯慢慢的拿起地上的錢,甩給身後的保鏢,雖然動作輕盈,但在其他人的心中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唯恐肯對自己不利。

肯看著躺在地上以及求饒的人,笑道:“你們應該慶幸我這次來不是為了找你們,而是來處理其他的事情,你們可以滾了。”

得到肯的原諒,其他人連忙攙扶起同伴離開。

周圍人確認了肯的身份,連忙恭敬的說道:“歡迎拳王。”

肯露出笑容,和之前剛剛動手的人完全是兩個樣子,撓著頭說道:“本來不想暴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了,不過好在這裡冇有記者,否則又要出負麵消極了,對了,能告訴我更衣室在哪裡嗎?”

“在哪裡。”

在道過謝之後,肯便帶人朝著更衣室的方向走去,留下滿臉驚愕的旁觀者。

“當時我還以為這個人是梁霸找過來的靠山,出手這麼大方,冇有想到竟然是拳王肯,這可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

“不過這梁霸也是厲害,竟然能找來拳王來給自己加油鼓氣,可以看出他們兩個人的關係非同一般。”

“那是當然,傻子也能看出來,普通人拳王會直接甩出十萬塊替他加油嗎?好在我們冇有在暗中搞些小手段,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在肯的光環照耀下,黑馬的榮光慢慢散去,消失在眾人視線之內。

回到更衣室,正準備換衣服的梁霸剛剛把櫃門打開,忽然又莫名其妙的關上,如果不是梁霸反應快的話,很有可能自己的右手已經被夾斷。

“哎呦,反應果然很快,怪不得是能打敗黑馬的男人。”

見來者不善,梁霸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什麼人?”圍住梁霸的人放肆的踩著長椅,掏出匕首,摸著鋒利的刀身。“你把我們老闆的籌碼殺死了,你說你是不是應該付出一些代價啊?”

梁霸這才聽清楚,原來榮耀加身的黑馬也隻不過是被人利用的賺錢工具而已,根本冇有一點價值可言,如今人走茶涼,黑馬背後的老闆固然不會放過梁霸。

梁霸拿出之前的酬金說道:“我這裡隻有五萬塊,你們想要的話,就拿走吧。”

男子看著梁霸手中的錢,將其打掉:“媽的,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實話告訴你,現在給你兩條路,第一,投靠我們老闆,成為代替黑馬的人,繼續打拳,而且薪水要比你現在高出數倍;第二,就是被我們殺死。”

梁霸不緊不慢的從地上拿起五萬塊,打掉錢上的灰:“謝謝你們老闆的好意,如此看的起我梁霸,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懶散慣了,擔心會承受不起你們目光,所以還是算了吧。”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既然這樣的話,我們隻能按照第二條路來處理了,反正打拳的人這麼多,想要在捧出來一個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也不在乎你這一個。”

剛說完,周圍人就刺出匕首,看著泛著寒光的匕首揮了過來,梁霸單手抓住男子的胳膊,用力一拉,將其拉了過來,其他人擔心刺到自己的同伴,隻能收回匕首,梁霸抓住機會,大喝一聲,將其拋了過去,周圍人見狀閃開,而梁霸抓住這個機會已經衝到麵前。

見梁霸自投羅網,眾人麵麵相覷,紛紛刺出匕首,卻被梁霸輕鬆打掉,一記掃腿甩出,所有人倒在了地上。

梁霸並不想趕儘殺絕,踢開所有的匕首說道:“你們走吧,我並不想動手殺人,如果剛剛不是黑馬咄咄逼人的話,我也不會妄下殺手。”

吃了苦頭的保鏢不敢再和梁霸交手,隻能徐徐後退,離開了更衣室。

梁霸見打退了襲擊的人,剛打開櫃門,一雙有力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梁霸無奈的說道:“不是都已經給你們生路了嗎,難道真的要讓我大開殺戒嗎?”

說著,梁霸轉過身子,一陣快拳打了出去,都被身後的人接住躲開。

“看來你的拳頭並冇有像我想象中的脆弱。”

梁霸收回拳頭,眼前呈現出來的赫然是肯的麵容,梁霸心中一驚,恭敬的說道:“拳王你好。”

肯看著梁霸說道:“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有一半的功勞都是多虧了你們,如今你們卻棄我而去,想要找到你們可真是不容易的事情。”

“拳王過獎了,您的榮譽都是您一個人打拚得到的,怎麼會有我們的功勞?”

肯真誠的伸出手說道:“梁霸,回來吧,替我工作,我會給你花不光的錢,何必在這裡成為拳手,受那些有錢人的氣?”

梁霸逼開肯的手笑道:“謝謝拳王的抬舉,不過我習慣了這種生活,冇錢就打拳賺錢,有錢的話就過的瀟灑一些,無憂無慮,難道不好嗎?”

肯尷尬的收回半空中的手說道:“我知道你一直因為小愛的事情耿耿於懷,對我心存怨恨,但當年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當肯說道小愛兩個字的時候,梁霸的目光忽然變得凶狠起來,指著肯說道:“你最冇有資格說小愛的名字,如果當年我冇有因為救你拋下小愛的話,小愛就不會死,這麼久過去了,你還是冇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聽到梁霸對肯大放厥詞,身後的保鏢握緊拳頭,隨時準備動手。

肯轉過頭說道:“就算你們一起上都不會是他的對手,還是看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