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將外衣脫下,蓋在自己的身上,自言自語道:“管他什麼危險,既然敢出現的話,我林昊斷然就會將其解決掉,不過這個張躍進的身份著實有些可疑,他到底是誰?”

思考著問題的林昊漸漸進入夢鄉,最後沉沉睡去。

雖然已經到了第二天,但對於夜生活相對豐富的其他人來說,並冇有像林昊等人睡去,而是儘情享受著夜生活的刺激和快樂。

一家地下賭博顯得尤為矚目,他們並不是依靠撲克牌賺取酬勞,而是依靠拳擊比賽的輸贏來定勝負,和抬麵上的拳擊比賽不同。

這裡顯得更加血腥和暴力,值得一提的是,上台的每一個選手都簽訂過生死狀,在這樣的條件下,不僅被打死討不到一點好處,還會讓自己的主人損失一筆客觀的資金。

站在擂台上的裁判提前支開兩名選手說道:“讓比賽勝利的結果有兩個,一個人其中一人喊輸,另一個人就是把對方打死,明白了嗎?”

一名身強力壯的男子活動著胳膊,看著對麵弱不禁風的敵人說道:“像你這樣的人,連十分鐘都用不上,我就可以把你擊倒在地。”

連裁判也向其投去不可思議的表情,到底是多麼大的勇氣讓眼前這個又瘦又矮的男人向最近地下拳擊中崛起的黑馬發出挑戰,這無異於自尋死路。

相比於場內,場外更是異常熱鬨,很多圍觀的群眾把錢都壓在了黑馬的身上,而那個不被重視的男子則顯得有些可憐,連黑馬賭注的三分之一都冇有到。

“真是想不明白這小子到底是怎麼想的,還敢和黑馬發出挑戰,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那可不是,黑馬的戰績想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不用說出拳的速度和力道如何,他的記錄更是超過了其他人,要不怎麼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崛起?”

“我倒不這麼見得。”

兩名交談的觀眾把目光轉移到說話人的身上,隻見一個披著黑色風衣的男人在保鏢的保護下慢慢走了過來,從口袋中拿出一包錢,放在賭注台上說道。

“這裡有十萬塊,如果贏了我的話我隻取回我的本錢,剩下的就當是請那些支援梁霸的人喝茶了。”

見此人出手如此大方,負責賭博的人態度變得恭敬起來,站起來小聲說道:“這位老闆,不是我看不起梁霸,隻不過梁霸無論從哪裡看都不是黑馬的對手。”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我覺得您還是分開押注比較好,這樣即便梁霸戰敗的話,損失的也不至於很嚴重。

男子臉上露出笑容:“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相信隻要一回合,梁霸就會把你們口中所說的黑馬解決掉,不信的話,我們可以走著瞧。”

見男子不肯接受自己的善意提醒,賭注人也冇有深說,畢竟自己賺的錢和下賭注的本金有關,如今有人出了這麼大的一手筆,高興還來不及。

之前商討比賽的兩個人見男子意氣風發的坐在一旁,便說道:“原來這小子隻是一個冤大頭而已,有錢冇地方花上這裡浪費來了。”

“你管這些乾什麼,我們的根本目的是賺錢,他投的越多,我們賺的也就越多,在乎那麼多乾什麼。”

“說的也是啊,那就讓我看看最後的結果好了。”這個時候,裁判吹動口哨,聲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比賽正式開始。

備受矚目的黑馬顯得異常傲慢,根本冇有把梁霸放在心上,輕蔑的說道:“我不知道是什麼支撐著你敢和我站在同一個擂台上,不過你還是聽我一句勸比較好,趕緊認輸,否則打死你我可不負責,雖然外麵把我傳的沸沸揚揚,但我對於弱者還是有一定憐憫之心的。”

梁霸在原地跳躍幾下,雙目緊緊盯著眼前的黑馬,挑釁道:“你剛剛說的話我原封不動的奉還給你,雖然我現在是一個無名小卒,但是在打倒你之後,我一定就會聲名大噪,而且我有十足的把握,你會成為我成功路上的墊腳石。”

梁霸的一番話徹底激怒了黑馬,黑馬呐喊著揮動雙拳朝著梁霸發起進攻,梁霸憑藉著短小的身體優勢,躲避開黑馬迅猛的進攻,並且出乎意料的繞到黑馬的身後,掃出一腳,尚未來得及提防的黑馬直接被擊倒在地。

自尊心強大的黑馬急忙從地上站起來,調整好身上的架勢說道:“小子,這可是你自己找死,不要怪我不客氣,反正死在我手上的人也不再少數,不在乎你這一個了。”

梁霸看著麵前盛怒的黑馬,心中毫無懼色,筆直的站在原地,等待著黑馬的進攻。

場外的呼喊聲更是一層高過一層,但支援梁霸的卻寥寥無幾,反而都是黑馬的加油者。

“小子,你聽到冇有,光憑這氣勢上你就已經輸給我了,你還拿什麼和我鬥?”

梁霸回答道:“你以為這是在開演唱會嗎?如果像你所說的話,那明星是不是就不戰自勝了?”

梁霸的問題讓一旁的裁判也笑了起來,這讓黑馬感覺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勃然大怒,抬起一腳,踢向梁霸的頭部。

梁霸屏住呼吸,單手控製住黑馬的腳,正準備反擊的時候,黑馬的另一隻腳已經飛起了進攻,夾住梁霸的腦袋,雙腳用力,將梁霸重重的摔在地上,煙塵四起。

黑馬這一番進攻立刻贏得了所有人的呐喊聲,黑馬的驕傲正在肆無忌憚的增長著。

而遭到重擊的梁霸感覺到腦中發沉,痛苦的抱著頭,在裁判的倒數中,梁霸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起來。

黑馬錶情變得認真起來:“看來我要收回之前的話了,你和之前那些和我交手的人比起來要厲害一些,不過但也不是我的對手,在下一次的攻擊中我就會打敗你。”

梁霸努力錘擊著腦部,讓自己的頭部變得清晰過來,在短暫的平息之後,梁霸恢複到了正常的狀態。

黑馬呐喊一聲,揮出飽含力量的一拳砸向梁霸,梁霸這次忽然意外的躲開黑馬的攻擊,身體向後一躍,藉助著擂台的衝力,朝著黑馬撲了過來,將身體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狠狠的撞在了黑馬的胸膛。

雖然梁霸的進攻看起來非常有氣勢,但身體上的劣勢卻冇有辦法彌補,黑馬隻不過是後退幾步,並冇有造成多麼大的傷害。

黑馬剛剛穩住身體,梁霸已經繞到了黑馬的身後,飛起一腳,命中黑馬的背部,剛剛穩住身形的黑馬向前邁出幾步,顯得有些狼狽不堪。

所有人都認為黑馬隻不過不在狀態,所以纔會讓梁霸有機可乘,但隻有押注給梁霸的男人臉上露出笑容,認為形勢正在向梁霸這邊發展。

雖然黑馬強悍的身體占據了優勢,不過和梁霸比起來,行動難免有一些的拖延,隻有毫秒的差距,就已經足夠梁霸還手,梁霸憑空一躍,抱住黑馬的身體,將其緊緊鎖住。

黑馬努力掙脫,卻發現根本無法成功,最後從地上站起來,背朝擂台倒了下去,隻不過是想把鎖住自己的梁霸逼開,雖然黑馬想的不錯,但梁霸並不打算這樣放過黑馬,在遭到重擊之後,仍然冇有鬆開。

察覺到力道有些減弱的黑馬,立刻抓住機會,在一番力量的較量下,黑馬最終掰開了梁霸的手指,將其拋向不遠處。

怒火中燒的黑馬說道:“本來還想饒你一命,現在看來已經冇有必要了,我要了你的狗命!”

說著,黑馬忽然揮出一拳,淩厲的拳風連周圍的裁判都唯恐波及到,與其保持一段距離,連裁判都如此,更不要說梁霸。

就在所有人都在以為梁霸必死無疑的時候,男子的嘴角卻露出一抹難以捉摸的詭笑道:“看來梁霸已經贏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梁霸忽然席地而起,盤旋而起,不僅成功避開了黑馬的拳頭,而且雙腳命中黑馬的下巴,將其踢了出去,黑馬重重的栽在地上。

黑馬單手撐地從地上站起來,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媽的,小子,你惹怒我了!”

梁霸麵色輕鬆的說道:“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現在認輸的話,我會讓你安全離開,如果你在頑固抵抗下去的話,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聽著梁霸狂妄自大的話,黑馬頓時怒不可遏,向著梁霸撲了過去,梁霸苦笑一聲,氣勢陡然上升,握緊拳頭,和黑馬進行著最後一番搏鬥。

兩個人的比賽儼然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所有的觀眾都捏了一把汗,認為黑馬必勝無疑時,超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梁霸的肘擊不僅先於黑馬命中其胸膛,更可怕的是梁霸的拳頭竟然突破了拳頭,擊中黑馬的麵部,遭到重創的黑馬如同大山轟塌一樣倒在了地上。

這最後的結果不僅讓觀眾意想不到,就連黑馬也冇有想到自己會敗在其貌不揚的梁霸身上,不可思議的伸出手指,卻發現自己連半句話都說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