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辜的蒲牢心中已經咬定就是唐紅軍給林昊告的秘,所以嘴上根本不會留情,義正言辭的說道:“我當然會為我的話付出代價,隻不過相比之下,你的代價要比我高的多,是生命的代價。”

唐紅軍笑了起來:“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出賣了你,你有什麼證據嗎?”

蒲牢拱起手,恭敬的看著約翰和獵熊,試圖得到兩個人的支援。

“這還用思考嗎?知道關押閆妍地方的除了約翰先生和獵熊隊長,就隻剩你一個人,不用腦袋想也能猜出來約翰先生兩個人根本不會作出這樣的事情,如此判斷下來,就隻有你一個人充滿了疑問。”

蒲牢的一番說辭頓時把矛盾全部聚焦在唐紅軍的身上,也說出了約翰心中的判斷,不過獵熊在乎的並不是誰纔是真正的背叛者,而是想看約翰怎麼把這件事情處理乾淨。

遭到質疑的唐紅軍不但冇有慌張,反而氣定神閒,鼓起掌來,似乎被懷疑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說的確實很有道理,不過既然林昊救出了閆妍,和你一起負責看押閆妍的人隻有你一個人逃了回來,這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倒是覺得你的可疑性要比我高出很多,據我所知,林昊這個人最恨的就是背叛,他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放了你呢?

蒲牢被唐紅軍的反問懟了回來,頓時啞口無言,隻能蒼白無力的解釋道:“約翰先生,我發誓,絕對是唐紅軍出賣了我們!”

唐紅軍笑了起來:“你空口無憑,卻隻能在這裡捏造事實,如果真的用言語可以給人定罪的話,那這裡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有著嫌疑,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原本站在蒲牢一邊的約翰在聽完唐紅軍的話後,也難免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蒲牢身上,用眼神打量著蒲牢整個人,心中有一半開始認定是蒲牢給林昊通風報信,而另一半仍然懷疑著唐紅軍。

蒲牢憤怒的指著唐紅軍說道:“唐紅軍,你真是一個卑鄙小人,敢做不敢當,這件事情明明是你做的,你為什麼不承認?”

“你的話越來越充滿搞笑性了,我明明什麼都冇有做,你讓我承認什麼?”

看著氣急敗壞卻無法證明自己無辜的蒲牢,唐紅軍繼續說道:“原來約翰先生深更半夜邀請我到這裡並不是慶功,而是懷疑我的所作所為。”

蒲牢的連連失利讓約翰漸漸理屈詞窮,聽著唐紅軍帶著責備的話語,老練的約翰臉上露出笑容:“唐先生這是哪裡話,就像我之前所說的,這件事情事關重大,當然還是調查清楚最為主要,相信唐先生也是這個想法吧。”

“這句話聽起來還能讓我舒服一些,不過這蒲牢口口聲聲說是我把訊息透露給了林昊,卻又冇有證據,我反而覺得這蒲牢出現在這裡有一些詭異,很有可能是林昊致使他來到這裡,引起我們的內訌,從而讓林昊漁翁得利。”

麵對著唐紅軍的誣陷,蒲牢辯解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明明是你,怎麼會是我出賣約翰先生?”

唐紅軍及其無奈的擺著手說道:“這種事情都已經做出來了,你就不要在裝的這麼淡定了,我猜你很有可能是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偷偷的找到了林昊,繼而把地點告訴了林昊,試圖得到林昊的原諒,在成功拯救出閆妍之後。

你又故意裝作死裡逃生的樣子返回到這裡,對我進行栽贓陷害,這一招離間計確實用的不錯,但你恰恰冇有想到我們根本不會上當,你這步明顯是一步錯棋。”

聽著唐紅軍的一番分析,蒲牢徹底處在下風,啞口無言,隻能無助的看向約翰。

這次連在一旁靜靜聆聽的獵熊也被唐紅軍一番精彩的推理所吸引,不由的拍手叫好:“唐先生分析的真是精確到位,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些都隻是推測而已,最主要的冇有證據。”

唐紅軍笑道:“如果冇有證據的話,我也不會在這裡信口開河,這個證據相信就在蒲牢的身上!”

蒲牢麵露驚色,拍打著身上的每一個部位說道:“真是好笑,我倒要看看你所說的證據到底在哪裡?”

唐紅軍不緊不慢的走到蒲牢的身邊,而不知真相的蒲牢則一臉傲慢的看著唐紅軍,坐等唐紅軍找出所謂的證據。

唐紅軍看著蒲牢,忽然出手,伸進了蒲牢的口袋,蒲牢冇有想到唐紅軍會把注意力放在這裡,當機立斷的抓住唐紅軍的胳膊說道。

“你要乾什麼?”

“當然是找證據,否則我還能乾什麼?”

“你找證據為什麼要把手伸進我的口袋?”

“你在心虛什麼,難道你的口袋中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嗎?”

感受著周圍人熾熱的目光,蒲牢之前的自信消退了一半,如果現在製止唐紅軍的話,就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繼而讓唐紅軍有了更加強有力的說辭,想到這一點的蒲牢索性鬆開了唐紅軍的手說道。

“我倒要看一看你能耍什麼花招!”

說著,蒲牢鬆開了唐紅軍的胳膊,有了蒲牢的允許,唐紅軍便放心大膽的尋找證據來,當摸到蒲牢口袋中的紙條時,唐紅軍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見唐紅軍還冇有收手,蒲牢不滿的笑道:“你什麼時候能把手拿出去?”

唐紅軍笑眯眯的把手拿了出來,在眾目睽睽之下,伸開手心,呈現在所有人麵前的正是紙條。

這一幕不僅讓蒲牢驚呆,連約翰也是一怔,獵熊更是冇有想到唐紅軍真的會找到證據。

看著唐紅軍手心中的紙條,蒲牢頓時感覺不妙,正欲動手,卻被約翰的手下攔了下來,左右不得脫的蒲牢喊道。

“約翰先生,這是唐紅軍嫁禍給我的,根本不是我的東西。”

“你可真是會說笑,倘若我真想嫁禍給你的話,你還會任由我搜尋你的口袋嗎?還不如說是你發現事情敗露,冇有藉口所以便推到我的身上吧?”

成為眾矢之的的蒲牢眼睜睜的看著唐紅軍栽贓給自己的證據,卻無能為力,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約翰的身上,用近乎求饒的語氣說道。

“約翰先生,真的不是我乾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約翰根本冇有把蒲牢的話聽進去,而是看著唐紅軍手中的紙條說道:“雖然這紙條看上去像是證據,但冇有公諸於眾之前,還是不要輕易下結論比較好。”

“既然約翰先生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自作主張的打開,是不是蒲牢出賣我們的證據,一目瞭然。”

就這樣,唐紅軍慢慢打開紙條,發現裡麵詳細記錄著關押閆妍地點的人員分佈以及人數,最重要的是,紙條的最下麵還寫著蒲牢的名字。

蒲牢看著紙條上的內容名,目瞪口呆,心中為自己辯解的千言萬語都化為了虛無,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靜靜的半跪在地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唐紅軍把紙條的內容展現給所有人看,最後撕成兩半,丟在地上,氣勢洶洶的說道:“蒲牢,現在證據確鑿,這紙條上也寫著你的名字,你還打算為自己辯解什麼嗎?”

自知難逃一死的蒲牢仰頭長歎:“我早就料到回來不會有好結果,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回到這裡,以為會揭發你的罪行,得到那一筆可觀的傭金,享受榮華富貴,但冇有想到最後還是被你擺了一道,事到如今我不怪彆人,隻怪自己太貪心,纔會有今天的下場。”

看著眼前的鐵證,以及蒲牢一番的懺悔,約翰不由心中大怒,推開把住蒲牢的人說道:“冇有想到你出賣閆妍還不夠,連我也出賣,像你這樣的人渣還有什麼資格活下去?”

蒲牢露出一抹苦笑道:“當初就是因為覺得你會戰勝林昊所以纔會出賣閆妍,現在看來,你也不過如此,縱使我知道自己會死,但我相信最後的後果你仍然不會戰勝林昊!隻不過再死之前,我要先解決掉一個人。”

話音剛落,蒲牢忽然向著唐紅軍衝了過去,由於唐紅軍冇有想到蒲牢在最後的關頭還會選擇如此手段,顯得猝不及防,隻能選擇後退,但和蒲牢即將逼近的拳頭比起來,唐紅軍明顯要慢了很多。

就在所有人認為唐紅軍會被蒲牢擊中的時候,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約翰站在了唐紅軍的麵前,輕鬆接住蒲牢的拳頭,並且將其慢慢挪走道。

“你之所以會死,不僅僅是因為出賣了我和陷害唐先生,最重要的是你侮辱了我的智商,既然你這樣想死的話,那我就成全你好了,反正你們龍之九子隻剩下你一個,我就送你去地下團聚好了。”

說著,約翰蓄力揮出一拳,擊中蒲牢的腹部,隻見蒲牢的背部向後一拱,明顯凸出一塊。

遭到重擊的蒲牢咳出一口鮮血‘噗通’一聲倒在地上,當即死亡。

約翰麵無表情的說道:“把這個廢物的屍體處理掉。”-